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抗食人病毒基因或为尼人灭亡非洲智人生存的分水岭

有英国学者的研究认为尼安德特人可能灭绝于一种类似疯牛病的神经性疾病,治病病毒为prion病毒,而让人吃惊的是这种病毒的传播是因为吸食人脑,而尼人很能可能并没有产生相应的抗prion病毒基因而最终灭亡,可能出于便于理解的原因,看到有报道写为抗食人病毒基因,这里也在标题引用一下,吸引一下眼球:)

根据这种理论,尼人很可能在恶劣的自然环境下,因为食物短缺而相互残杀。然而,尼人如果确因食人脑而灭亡,也并不意味着非洲智人因为其较为文明而生存下来,事实上很可能恰恰相反,有研究表明几乎全部现代族群都有抗prion病毒基因PRNP,这个基因固着于20号染色体上,该基因有很高的多样性,欧洲人群与亚洲人群(印巴次大陆、日本等东亚人群)类型不同,前者为M129V,后者E219K。据估计PRNP有着50万年的历史。如果进一步的研究确实明确表明prion病毒造成的某种类疯牛病造成尼人灭亡,那么很肯能的情况就是,非洲智人有着至少50万年的食人历史并产生了抗prion病毒基因PRNP,当他们到达欧洲与尼人共生时,可能发生了严重的灾荒,造成人类相互残杀并吸食人脑,从而感染prion病毒,非洲智人因为其免疫基因PRNP得以幸免,而尼人不幸灭亡。另一种可能是,非洲智人带了可怕的食人脑病毒,从而造成尼人灭亡。

巴布新几内亚著名的食人族Fore部落有着最高的PRNP频度,此部族妇女容易患一种名叫Kuru的神经系统疾病,由prion病毒引起,因为人脑主要由妇女吸食而肌肉组织由男性吃掉,因此基本无男性患此病。日本等东亚族群比例相对高于欧洲等地。

PRNP除作为抗prion病毒基因外,还具有其他的功能,尽管具体的生理功能还不明确。德国学者的研究认为,PRNP可能对人类认知能力有少量影响(2.7%),文献Cognitive performance influenced by gene for prion protein,只看到了摘要,免费的全文还没找到。

因为北京猿人也可以肯定是食人族,所以,也不排除亚洲(东亚和印巴次大陆)独特的PRNP基因类型E219K来自于亚洲原住族群的基因渗入。PRNP的谱系尚未建立起来。

[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09-3-1 01:15 编辑 ]
以前看到过类似报道,看来,我们的祖先吃人早,所以产生了抗病毒基因,所以后来大家一起吃人的时候别人死了而我们没死,看来“好人有好报”这话不对啊
也不排除亚洲(东亚和印巴次大陆)独特的PRNP基因类型E219K来自于亚洲原住族群的基因渗入。PRNP的谱系尚未建立起来。
-------
为什么疑似“原住族群渗入的基因”的清晰谱系都没有建立起来? 是根本研究不出来呢还是没有人去研究?
自问,于民于家何用?
人们通常有一种先入为主的观念,就是我们的祖先之所以生存下来,就是因为相对其他灭绝的古人类更加文明和先进,但越来越多新的研究与我们的这种观念背道而驰,就比如说,这个抗食人病毒基因PRNP,很可能的情况就是因为我们的直系祖先吃人早产生了抗食人病毒基因,因此当这种可怕的疯人病爆发时,那些吃人早且产生抗食人病毒基因的野蛮人幸运的生存下来了,而那些根本不吃人的文明族群反而可能成为了食人病毒可怜的牺牲品,就比如尼人就很能很晚才迫不得已才吃人,或者干脆就不吃人,而是被吃人的非洲智人带来的病毒给消灭的。

再如,相关更大脑容量的Hg D基因可能是在3.7万年前后从某个消失的族群中继承而来的,那么很可能的情况就是,小脑容量、野蛮的非洲智人捕获了某个文明族群的女性,他们的后代获得了Hg D基因,从而获得了飞速的进化,这个混血的后代,通过其后的正向选择,又迅速的将Hg D基因传递给今天绝大多数的欧亚现代族群。

再如,澳洲4-6万年前Mungo湖人(LM3)的mtDNA属于一个消失了的世系,但他们的体质学特征则在现代人体质范围之内,而LM50甚至有着比绝大多数现代人更大的脑容量。而大约一万年前左右的体质原始的KOW沼泽人则基本都属于mteve的世系,是现代澳洲人的直系祖先。因为还没有人任何亚洲的相关古代DNA研究,所以还不好定论亚洲的情况如何,但很可能澳洲并不孤立,而是亚洲人类演化的一个缩影,如果我的猜测没错的话,那么,当非洲智人与亚洲智人相遇时,还是非洲智人更加原始。
尼人与非洲智人有一定的基因交流(又见:http://konglong.5d6d.com/thread-1135-1-1.html)。欧洲的混血人可分为3种:1、新尼人,由尼人获得少量非洲智人的抗病基因所形成;2、新非洲智人,由非洲智人获得少量的尼人基因所形成;3、半尼人半非洲智人,尼人、非洲智人基因各半。尼人、非洲智人都有石器(都是石器时代,差别能多大,更何况但都是石器的时候,可能体质上的优势才是最关键的—— Yungsiyebu语),尼人骨格又比非洲智人粗壮。相互竞争的结果将是“新尼人”获得优势成为现代欧洲人的祖先。非洲智人在现代欧洲人中”留下少量基因贡献“。

[ 本帖最后由 guwei0001 于 2009-3-1 12:38 编辑 ]
原帖由 ranhaer 于 2009-3-1 12:23 发表
也不排除亚洲(东亚和印巴次大陆)独特的PRNP基因类型E219K来自于亚洲原住族群的基因渗入。PRNP的谱系尚未建立起来。
-------
为什么疑似“原住族群渗入的基因”的清晰谱系都没有建立起来? 是根本研究不出 ...
我一直觉得中国测aDNA的水平还是非常领先的,比如北方世系的族群如契丹\鲜卑\元上都蒙古等等最主要的北方族群,现在基本一个都不少的给测了,可超过1万年的好像从来没动过,咱是外行,不懂得人家行业内的潜规则如何,我猜这种东西受政治因素影响应当不少,比如当年的新疆遗骨密而不发多年。更过分的就是全世界最关注的古埃及DNA,相信从技术层次上说,埃及人的古代DNA肯定是保存最完好,最容易成功提取的,但就是知道分子人类兴起了这么多年了,还是一直密而不发。

我个人觉得,1万年以上的古代人骨标本都在传统体质人类学家的手上,这些坚定地多地区起源论者,肯定接受不了手上的这些被奉为圣祖的遗骨,真是直系非洲祖先的手下败将,而对于那些少壮派的分子类人学者很可能有不愿意看到亚洲智人要比非洲智人文明,或者二者有混血的事实。
原帖由 guwei0001 于 2009-3-1 12:32 发表
尼人与非洲智人有一定的基因交流(又见:http://konglong.5d6d.com/thread-1135-1-1.html)。欧洲的混血人可分为3种:1、新尼人,由尼人获得少量非洲智人的抗病基因所形成;2、新非洲智人,由非洲智人获得少量的尼人 ...
我读到的资料来看,尼人的石器更具杀伤力的,而尼人体质上的优势自然不言而喻。而尼人(至少部分直系)远比非洲智人有着更大的脑容量,而相关基因即使未必来自尼人的某个支系,而非洲智人的这个HgD也是从某个其他未知族群汇入的,虽然智力未必直接决定于脑容量,但从一般的经验来看,的确是大脑容量的族群有着更高的智力水平,不如现代人种间,脑容量大小和IQ的采样测量结果大体是成正比的。另外一个重要的相关语言的基因,可不能排除是非洲智人从某个消失族群那里捕获的,尼人为候选人之一。所以,以非洲智人比尼人更聪明来解释尼人的灭绝,也很难说的通。所以,我更倾下于某种疾病导致的灭绝。在这个问题上我是这样想的,比如从非洲猴子传给人的艾滋病病毒,这也就是在这个医学和传媒教育高度发达的今天,否则很可能就造成非洲人群的一次近于灭绝的大洗牌,但在另一个方面,我还是认为疾病本身应当是双向的,非洲智人肯定也有不适应欧亚大陆疾病的一面,所以,我个人倾向混血种族具有最大的生存机率,当然这种混血的程度很复杂,从mt和Y的世系来看,这种混血程度可以忽略为零,而初步的常染色体分析来看,在欧洲应当有5%,但不管多少,从HgD等初步研究的基因来看,即使其混合程度微乎其微,这些捕获的重要基因都很能对我们直系祖先的生存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楼上,你没法解释你认为3.7万年前由尼人传给新智人的基因,为何会出现在澳洲新智人当中?
傻逼太多,懒得理会。
原帖由 roxsan 于 2009-3-1 18:00 发表
楼上,你没法解释你认为3.7万年前由尼人传给新智人的基因,为何会出现在澳洲新智人当中?
那篇文献中,澳洲没有测,没有他们的数据,另外,hg D有着110万年的历史,可能很多族群都有此基因,而3.7万年是个粗略的估计,记得文中说在6-3万年间,这个基因的世系还上尚未建立起来,很可能不同地区的hg d类型也是有差异的。
6楼是根据 Yungsiyebu的理论做的推测,结果与事实洽洽相反!
:L :L :L :) :) :)
prion朊病毒不一定要靠食人来传播,食用动物的内脏和脑也可以。为什么一看到这个就想到食人呢?
不过,这倒印证前人的一个推论,我们的祖先是食腐动物,经常捡拾食肉动物吃剩下的东西。很少有食肉动物喜欢吃被厚厚头骨包裹的脑袋,而这对使用工具的人来说不成问题。
原帖由 Yungsiyebu 于 2009-3-1 18:23 发表


那篇文献中,澳洲没有测,没有他们的数据,另外,hg D有着110万年的历史,可能很多族群都有此基因,而3.7万年是个粗略的估计,记得文中说在6-3万年间,这个基因的世系还上尚未建立起来,很可能不同地区的hg d类型 ...
很可能,很可能,又是一个很可能。
这种假说不值一驳。尼人经历了若干次气候循环,为什么就最近一次才开始食人?并且因此而灭亡?
难道政治对学术能施那么大的压力?但是,纸能包住火吗?
未必是吃人吧。非洲有哪买缺猎物么
远古人吃人很正常啊,人类那么贪婪,在考古学上就发现人类多次处于绝灭边缘,现代人的祖先曾经像新几内亚土著那样由于预见灾难的能力不足而多次陷入粮食危机,在没有足够的食物时,人肉是唯一食物,尼人看不下去了,会决定不生那么多孩子,那样尼人自然逐渐灭绝。而原始社会的父系制度确立后,人类已经有了比较好的智力和情商(不再像原始的母系社会那样乱贪乱吃乱挥霍),这时人吃人渐渐少了,而尼人还处于低情商状态,仍然在吃人,我觉得现代人不一定比尼人更坏! 相反,极可能是尼人不懂得节约粮食,更经常处于人吃人的恶性循环中。有没有新几内亚土著的道德观研究报告?我一直觉得尼人的情商不如现代人
人类是一种很难存活的动物,所需食物非常多,因此早期由于低智商而陷入种种人吃人的饥荒,后期虽然智商足够了但由于社会制度不合理,导致坏祭司引导部落贪婪地破坏大自然的规律,导致人类为这一小撮贪得无厌的精蝇付出惨重的代价,直到民煮的原始社会末期时,才避免了坏人专权,避免了全部落陷入危机,那时起人类才逐步步入正轨,不过某些地区一直到农业社会时仍固执地沿用北京猿人时代的社会制度,不在此范围内。举个例,比如今年要种多少粮食,猎多少动物,肯定不是酋长等一两个人能算准的,必定要全部落的人都参与讨论才能获得最准确的数据,凯尔特人和日尔曼人在农业社会发展得很好的时候仍然是原始社会,所谓奴隶社会才有文明根本就是某些专制暴君YY的
在罗马时代,仍处于原始社会的日尔曼人已经能够正确估算粮食的亩产和地力的衰竭速度,这是在凯尔特人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他们的农业已经进入铁器时代,明显优越于中国商周时代的青铜农器农业。奴隶社会未必比原始社会发达,青铜怎能对抗铁?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