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乌鲁木齐萨恩萨依墓地出土头骨的人种学研究

本帖最后由 ranhaer 于 2011-1-23 19:40 编辑

乌鲁木齐萨恩萨依墓地出土头骨的人种学研究
Racial Types of Ancient Human Skulls from the Saensayi Cemetery,Urumchi,Xinjiang

【作者】 付昶; 阮秋荣; 胡兴军; 王博;
【Author】 FU Chang1,RUAN Qiu-rong2,HU Xing-jun2,WANG Bo3 (1. Chongqing Normal University,Chongqing 400047; 2. Xinjiang Cultural Relics Archaeological Institute,Urumchi 830011; 3. Xinjiang Uigur Municipality Museum,Urumchi 830011)
【机构】 重庆师范大学历史与社会学院; 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

【摘要】 本文研究了乌鲁木齐萨恩萨依墓地出土的人头骨材料,这些材料大部分属于公元前七世纪左右的墓葬。通过观察其颅、面部特点,对其颅、面部进行测量分析,结果显示萨恩萨依墓地出土头骨的人种总体来说属于蒙古人种类型
【Abstract】 This paper is a study of 26 human skulls excavated from ancient tombs in the Saensayi cemetery,Urumchi,Xinjiang,most tombs belonging to circa 700BC according to isotope carbon dating. By observing nonmetric characteristics such as sex,age and morphological freatures, these skeletal materials look European,especially some of the nasal bone features. Comparison of measurements,indices and angle measurements with that of the three major human races,the Saensayi skeletal materials shows a distinct inclination towards the northern Mongoloid type.
【关键词】 萨恩萨依墓地; 头骨; 测量; 人种;
【Key words】 Saensayi cemetery; Skull; Measurement; Racial type;

发表阅读
自问,于民于家何用?
本帖最后由 ranhaer 于 2011-1-23 19:11 编辑

http://www.ebud.net/new-news/cul ... ure_20100430_5.html
http://info.gift.hc360.com/2010/04/291330150828-3.shtml
http://www.sh1122.com/news/index.php?wenxueid=99086&mulu=201004

为配合乌鲁木齐市大西沟水库枢纽工程建设,2006—2008年,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与乌鲁木齐市文物管理所共同对萨恩萨伊墓地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清理,三个年度共计发掘墓葬180座,出土各类文物300余件(组),获得大量宝贵的考古资料和精美文物。
                                    
     萨恩萨依墓地位于乌鲁木齐市,系全国第二次文物普查发现。墓地依山傍水,地势平坦、开阔,北距乌鲁木齐市xx公里,南距乌鲁木齐市X厂约X公里,地理位置为东经XXX,北纬XXX,海拔1800米左右。整个墓地共计墓葬约200座,墓葬地表均有明显呈丘状的石堆或石围地表标志。墓室形制多样,有竖穴土坑、竖穴石室、竖穴偏洞室、竖穴偏室等;葬式有仰身直肢、仰身屈肢、侧身屈肢等,分单人葬和多人葬。墓葬类型多样,文化面貌复杂,时间跨度较大,延续较长,上至青铜时代下至汉唐时期,分布态势早晚夹杂,较大墓葬均分布在墓地东部即地势较高的山脚下,各类型的墓葬又相对集中分布。
                                    
     早期墓葬,数量较少,计16座。分布在墓地的中部,地表无封堆,仅见圆形窄石圈,墓室为圆形或长方形竖穴土坑,墓室底部往往在中部有东西向生土隔梁或“十”字形隔梁,人骨零散,无一完整,大部分散乱在隔梁上,或填土中。均为单人葬,随葬品一般放置在底部两端凹槽中。出土随葬品有陶器、铜器、石器,陶器器型特殊少见,为夹砂灰褐陶,平口、深腹、平底,个别口沿部见三角戳印纹;铜器有素面铜镜、权杖头、铜碗等,石器为石臼。此类墓葬在新疆尚属首次发现。据碳十四测定年代距今约3890年左右,属于青铜时代文化遗存。
                                    
     中期墓葬为该墓地主体文化墓葬,数量众多,约占墓地数量的三分之二。大致呈东西向3列分布在台地稍隆起的山梁上,从发掘看地位身份较高的埋在东部,其封堆、墓室规格相对较大,随葬品也较丰富;一般墓葬规模较小。墓葬封堆均为圆形石圈石堆,墓室为长方形竖穴土坑或者竖穴石室,墓坑中均填大小均匀的小卵石,墓主一般头西脚东,多仰伸直肢,头枕石片,右侧及头部处放置陶器(彩陶居多)、铜刀、铜(骨)箭镞等随葬品,左侧放置羊头,足部放置马头及蹄骨,少量马嘴中残留有铜质马衔,并伴有少量马镳出土。墓葬大部分遭到早期严重盗扰,墓室人骨零乱、随葬品残损移位。据碳十四测定和相关遗物分析,应是公元前7世纪左右的文化遗存。
                                    
     大中型墓葬封堆直径在15米以上,高1米左右,墓室较大较深,墓坑长约4、宽约2、深约3米左右。墓底及四壁砌一周片石,有的还在东西两壁留有二层台。其中两座墓底四角还发现有4个圆柱洞,洞内以小片石相砌,应为棚架之用。随葬品中出土精美铜镜、铜刀、彩陶、石杯及化妆等饰品。与一般墓葬在殉牲数量上有明显区别,马头、羊头、蹄骨数量明显多于一般墓葬。普通墓葬封堆直径在10米以下,高0.5米左右,墓室则较小较浅,墓坑长约2.2、宽约1、深约1.5米左右。有单人葬,也有多人合葬。随葬品中箭镞数量较多,分铜质和骨质,单翼或多翼(无铤)骨镞,形制独特少见,在新疆尚属首次发现。

晚期墓葬出现洞室墓和偏室墓,开始出现铁器,个别墓葬出现丝绸残片。偏室或偏洞一般开在墓室的南壁,多为单人葬,葬式多为仰身直肢,头东脚西,随葬陶器、铜刀、铜镜、磨刀石、金饰、玉珠、海贝及复合弓的骨质弓弭等。墓葬中随葬羊骨,已无随葬马头、羊头习俗,出土的彩陶器形、纹样等与吐鲁番地区的极为相似。其时代为公元前后。





      另外还发现零星几座唐时期墓葬,土石封堆,墓室呈南北向椭圆形或半月形,墓底西部留二层台,在二层台上放置人骨,东侧坑内则随葬一匹整马。墓葬均遭严重盗扰,出土有铁马镫、铜带饰、金戒指等,出土的铜带饰有方形铜銙饰、半圆形铜銙饰、拱形铜銙饰、铜带环和铜铊尾,与宁夏及内地唐代墓葬出土的完全一致。
                                    
     天山地区是早期游牧民族活动的重要场所,萨恩萨依沟墓地地处天山腹地,夏季雨量充沛,水草丰美,是游牧民族的理想栖息之地。从墓地发掘资料分析,墓地规模较大,分布较为集中,墓葬类型多样复杂,文化面貌错综复杂,沿用时间超长。早期墓葬类型,从其铜器、陶器器型和纹样看,可能和中亚著名的安德诺罗沃文化存在密切关系。中期墓葬出土的铜镜、铜刀、铜锥、管銎戈、马衔、马镳等马具,与欧亚大陆草原早期游牧人所使用的兵器、马具,特别是其中的衔和镳有惊人的相似之处;出土地“球形陶罐”与北亚叶尼塞河中游米奴辛斯克盆地塔加尔文化、阿勒泰地区的克尔木齐文化器类相似;墓葬中普遍以马、羊的头和蹄殉牲,仅发现一例殉牛头的现象,未见相关的居住址及从事农耕的生产工具等,而不同质地,不同形制的箭镞数量较多,充分反映欧亚大陆草原斯基泰游牧文化的特色。晚期墓葬,一个显著特点就是出现铁器,某些陶器器型、纹饰与相邻的吐鲁番地区的苏贝希墓地、洋海墓地、乌鲁木齐柴窝堡墓地出土陶器器型、纹饰较为一致。体现了随着丝绸之路的昌盛,与周边考古文化甚至中原文化联系的加强。
                                    
     欧亚大陆草原地域广阔,民族关系错综复杂,各部族之间存在频繁的迁徙和征战,各种文化之间存在着相互影响和彼此渗透,文化族属较难判断把握。该墓地大部分墓葬虽都经过早期严重盗扰,但从墓地各类遗迹现象和出土各类遗物来看,体现了各时期游牧民族发展、活动的缩影,对研究天山中段乃至整个欧亚大陆草原早期游牧文化发展、演进序列以及探讨诸多相关领域课题提供了极为珍贵、翔实的考古新资料。(发掘单位: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乌鲁木齐市文物管理所    执笔:阮秋荣、胡兴军、梁勇)
新疆乌鲁木齐萨恩萨依墓地1.jpg
新疆乌鲁木齐萨恩萨依墓地2.jpg
自问,于民于家何用?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