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既然是姓孙的,那么O3a下的几路孙子都少不了。。O3a1是占了西北山头,他儿子03a1c-002611到了中原爆发,在向东南扩张。。。)O3a2占了西南-喜马拉雅 藏缅山头,他的儿子们向东沿长江东下,早就占领了长江一线,向南,向北,分别驱逐并融合了O2a。O1a。这也是长江南北测出那么多F444,M7,M117原因,本来就是他们的地皮。。。03a1c-002611从西北到东南这一路上,联合了部分F444,M7,打散了M117,F444,M7大联盟.。淮河一带是O2的地皮,山东的那帮O2,O1早就被这几个孙子来来回回折腾了好几回,还有多少剩下的。。姓孙的是基本没有O2,O1的。  山东是半岛,靠海,O3a自有来路。。。C3和O3a一样,一起走的,共享一个母系。。在中亚和中国沿海地区有几块飞地。
65# 雄镇散人 于姓(如本人祖上)是清末从胶东闯关东的,当时的辽宁属清的发源地,政策上不易移民,闯关东人群更多的进入吉林和黑龙江。这可能正是长春、哈尔滨于姓比例多于沈阳的原因吧。
有机会想去复旦测一下Y-SNP序列,个人猜想002611的可能性更大,谁知道呢!
65# 雄镇散人 于姓(如本人祖上)是清末从胶东闯关东的,当时的辽宁属清的发源地,政策上不易移民,闯关东人群更多的进入吉林和黑龙江。这可能正是长春、哈尔滨于姓比例多于沈阳的原因吧。
有机会想去复旦测一下Y- ...
kyleyut 发表于 2014-2-12 10:08
我就说说两点吧:
1)我很赞同整个北方东部的于姓O3-002611比例很可能很高。我曾研究过包括于姓在内的部分姓氏的人名用字,发现于姓字辈/范字的多样性相对单一(也就是大量人口集中在少数几个范字上。例如,于姓同姓人群中取双字名者,姓名中字用“海”的比例很高,举个直观的例子:于姓人中叫于海鹏、于海伟、于海X的比例,显著高于郭姓人中叫郭海鹏、郭海伟、郭海X的比例),这显示于姓的家系复杂性较低(同范字率高,其中很可能有在同姓人群中占了较大比例的大簇。所以我在这里曾提到:
占领胶东以外的广大冀东、东北地区几乎只有区区几百年的时间[今天冀东鲁中北、东北的于,从根子上都是来自波非常晚近的胶东人扩张],在受胶东人影响很大的东北地区,于姓甚至把前面这五个甚至马和郭都统统干掉了,所以综合而言能跟吴周徐韩宋平起平坐)
2)黑龙江大部、吉林西部大中城镇的土著性不如辽宁大中城镇,辽宁尤其是辽西地区,有着很强的类东蒙特征(可能有比较多的红山土著成分)。但黑吉西部的农村则是另一回事,土著性可能较强(其土著成分可能主要是类北通),而辽南的东北土著性最低,至于辽东、吉林东部和南部,则是山东沿海+朝鲜双重外来成分叠加的地方吧

所以东北一带的土著性浓厚程度,除辽南和黑龙江东部一小块属胶辽官话的飞地外,东北官话内部总体是东西差异大于南北差异。越靠近东蒙的地区,土著性越强。说胶辽官话的南部和东北官话东南部(也就是吉林南部和辽东一带)农村地区的土著性最低。
62# sahaliyan 榆次前10姓,2000年的数据:
王   张   李   刘   赵   郭   杨   郝   陈   侯


是不是更离谱?
116# snelheid 于姓的地域性集中非常明显,胶东和东北为据点。而东北于姓的来源可以追述,一般应是胶东地区为源头,移民都为近晚期,从而可以认为于姓因该是胶东的土著,东夷族群后裔的可能性极大。而来自复旦的数据显示,于姓的002611比例畸高,达到44%。因此,可以认为东夷集团主体为002611人群的可能性很大,即002611是东夷集团的主要成分的概率很高。
匈奴也有于姓,鲜卑也有于姓,于谨,甚至是八柱国之一。我认识一位山东人是.  瘀字没有两点的,也是于,好像是匈奴后代。
傻逼太多,懒得理会。
既然是姓孙的,那么O3a下的几路孙子都少不了。。O3a1是占了西北山头,他儿子03a1c-002611到了中原爆发,在向东南扩张。。。)O3a2占了西南-喜马拉雅 藏缅山头,他的儿子们向东沿长江东下,早就占领了长江一线,向南, ...
fengheng7 发表于 2013-5-8 23:05
O1露头下。
一些三晋姓氏和一些湘川至闽西内陆一线姓氏举例:

三晋类姓氏:
江苏宝应,F444
内蒙某地,F444 (谱载祖籍山西,参见该帖楼顶中的说明)
河北某地,F444
不明来源,F444
江苏邳州,F444

湘川类姓氏:
江苏泰州,F444
福建宁化,F444
广东某地氏、福建宁化谢氏,F444
广东潮汕,F444
广东珠三,F444
浙江杭州氏、江西某地蓝氏,F444
广东鹤山,F444
湖南某地,F444 (谱载远祖福建[很可能是闽西],参见该帖9#的说明)

相关讨论见此帖此帖此帖

石宏文章中关于O3a5b的图片似乎也有问题,没把陕北晋蒙交汇区(白、乔主频区)的疑似高发区画出来。而O3a5a2那个图没把东南闽瓯潮沿海的高频区画出来,也是个问题(因为石文中采的“福建”样本采的是闽西内陆长汀客家,而没有采沿海闽语区。因此他的“福建”样本中M134 Overall比例偏低[该文只分到M134,未区分O3-M117和O3-F444。实际上谁都知道两者是两码事,完全没交集可言],只有24/148)。总之石宏早期文章中的图只可采信一半,不可全看

第四幅的O3a5-M134是包含了当时O3a5a2-M117(xM162)和O3a5b-F444(即M134D)之后的图,没什么参考价值

http://www.ranhaer.com/viewthread.php?tid=23340&page=7#pid326418

因为石文中采的“福建”样本采的是闽西内陆长汀客家,而没有采沿海闽语区。因此他的“福建”样本中M134 Overall比例偏低[该文只分到M134,未区分O3-M117和O3-F444。实际上谁都知道两者是两码事,完全没交集可言],只有24/148
呃补充说明一下,样本并不是直接来自石宏本人的文章,而是由于《Y-Chromosome Evidence of Southern Origin of the East Asian–Specific Haplogroup O3-M122》该文是石宏和文波合作撰写的,在References参考文献列表里引用了文波的如下文献,也就是所谓《遗传学证实汉文化的扩散源于人口扩张》一文:

Wen B, Li H, Lu D, Song X, Zhang F, He Y, Li F, Gao Y, Mao X, Zhang L, Qian J, Tan J, Jin J, Huang W, Deka R, Su B, Chakraborty R, Jin L (2004a) Genetic evidence supports demic diffusion of Han culture. Nature 431:302–305 [PubMed]

可见石宏文章中的部分数据出自文波的《汉文化》,而从《汉文化》一文附件中的Supplementary Table 1来看,其所采的“福建”样本是来自福建内陆长汀的客家方言群体而非福建沿海的闽方言群体,因此M134 Overall仅占24/148,而石宏依据文波文献数据画出的上述O3a5a2图中也未标出该高频区,是不奇怪的
71# 雄镇散人

微基因2例晏氏,其中1个是C2e1b1,F1319-F3777-。晏氏出自子姓,不是姜姓。
中华源流探寻QQ群:493631709。
分子人类学基客联盟QQ群:463619584。
49# 雄镇散人

QQ截图20180425003519.png
2018-4-25 00:36
中华源流探寻QQ群:493631709。
分子人类学基客联盟QQ群:463619584。
49# 雄镇散人

QQ截图20180425011201.png
2018-4-25 01:12
中华源流探寻QQ群:493631709。
分子人类学基客联盟QQ群:463619584。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