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水稻起源于珠江流域?

http://t.cn/zlaxv3z
1

评分次数

O3a3c* (M134+, M117-)
看了文章介绍,仍然是热带粳稻,又叫爪哇稻。没看到原文,不知温带粳稻的来源。
O3a3c* (M134+, M117-)
日语的 の(no) 指田野,也应该是来自侗傣的na,属方言变音。na也演化出 だ(da) た(ta) 等。
据《尔雅》对黄河先民居处方位的诠释——西南角谓“奥”、东南角谓“窔”、西北角谓“屋漏”,东北角谓“宦”:

西南角的“奥”是黄河先民居处最尊贵的方位,“奥”是供家族中长辈生活以及敬奉主神和祖先牌位用的室位。

东南角的“窔”也是黄河先民居处的尊贵方位,家族中的主要成员就是住在“窔”。

至于东北角的“宦”,“宦”古通“颐”,居处东北角是黄河先民外出觅食、劳作,以及族内聚餐的位置。

之前有看到所谓“商朝宫殿东北缺角 暗示商朝统治者祖先来自东北部”的奇谈怪论,完全颠倒逻辑。东北缺角正是因为屋主需要向东北方出外觅获生计物料,而不是反过来“屋主从东北方向迁来”。

基于黄河先民居处西南角“奥”是如此尊贵的事实,那我干脆说“屋主从西南方向迁来”好了。


而事实上,日本民间传说,确实是奉西南和东南吹来的风是吉祥之风,西北吹来的风是灾邪之风。日本神话认为 稷、稻 等谷粒农业都是从南部传来的,尤其是稷,很可能是从 吕宋-琉球 传过来的。而西北方的 肃慎、朝鲜 是与古日本人为敌的。
天照大神的丈夫是“疯癫神”素盏呜尊(这个癫神最後被赶出高天原 逃到出云),两位生育了天皇的父系祖先。

学界有观点认为,天皇的母系祖先“高木神”(高御产巢、高皇产灵)其实是从朝鲜渡去日本的,而且比伊奘诺尊兄妹更早到达日本,但被 伊奘诺尊兄妹——天照大神/素盏呜尊 这些南系民族征服了。

神武天皇 是日本第一代天皇,他一生多数时间在北伐(神武东征),从九州日向出發,攻入了畿内(大和)。从日向的地理位置(日向是南海黑潮洋流的主要冲击点之一)足以看到,天皇的父系祖先不是东北亚人,而是东南亚人。

上古朝鲜陆续有神话人物渡海去日本,如新罗的红玉女神“阿加流比卖”逃去了大阪,新罗王子“天日枪”苦苦寻觅红玉女神无果,最後定居在但马。

根据另一些古文献,“天日枪”代表东北亚的“出石”系神话人物,曾尝试跟代表东南亚的“出云”系神话人物争夺日本治权,但失败了,其居住地被压缩在但马一小块地方。

亦有传说,应神天皇的母亲 神功皇后 是“天日枪”的後代,而且相当勇猛,亲自带兵征讨“祖国”朝鲜,击败了三韩,掳掠了很多朝鲜人到日本南部做奴隶。所以近现代日本南部仍有很多“同和社区”,但“同和社区”里居住“被差别待遇”的“部落民”後代,很多“部落民”是东北亚人长相,应该就是这个原因。

如 大阪市长、大阪维新会 的首脑 桥下徹,他们桥下家就是大阪“同和社区”出身的“部落民”,祖辈是混黑社会的泥水工,桥下徹本人的长相就很有特色。

综合上述,实际上东北亚朝鲜“渡来人”带去日本的根本不是什么“农业”“先进生产技术”等等之类吹到天花乱坠的牛皮,而是女人。日本的农业是从东南亚北传过去的。


神功皇后肖像:

1

评分次数

  • 强强

据德国文化大师 黑格尔 对远东早期铜鼓的考究,最早出现的铜鼓是沱江鼓(交趾东山文化),然後是开化鼓(滇东南石寨山文化),开化鼓继承沱江鼓。广西贵港罗泊湾铜鼓是属开化鼓一路。

史前半岛东南亚出现过好些不可思议的青铜文明,如古代属孟高棉文明、现代属泰国管辖的isan地区班清文化,其青铜和陶器上的水纹漩涡浮雕样式技术就很高超。所以属百越体系的交趾东山文化能做出精细的铜鼓也不出奇。

沱江鼓出土于奠边府西部的 沱江卫(Sông Đà),在元江流域中上游谷地里,接近寮国,亦接近滇东南。沱江鼓本身的工艺很优秀,股壁厚度达毫米级,质地均匀平顺,上面雕刻的图案高度对称工整,线条细密,是自成一系的青铜文明,完全不同于其他远东地区的 厚重、立体 青铜器样式。




而且很关键的一点——沱江鼓,开化鼓,乃至宁波鄞州出土的青铜钺,其上面都有 羽人揖舟 的主题元素表达(但鄞州钺无翔鹭 仅有悬蛇),而这些元素恰恰正好体现在古日本“出云系”神话的 诸手船(天鸽船、天之摩罗船)、天鸟船神(少彦名) 处。

据古日本神话,天鸟船神为出云带去农业、酿造食品、手工业、市场商业繁荣,船身有鸟纹,划船者作批羽打扮。同时天鸟船神也被日本神道信仰视作三大国土守护神之一(另两个是大国主和“国魂”)。

出云早期统治者大国主(素盏呜尊後裔)在天鸟船神初登陆日本时(伴随天鸟船神的雷神 很可能是指当时乘舟的百越人在雷暴天气抢滩登陆日本),无法跟天鸟船神沟通,这很有可能是因为天鸟船神使用侗傣语;恰好青蛙为大国主起到启示作用,而侗傣民族也确实拜蛙神。

大国主曾有很长时间跟天鸟船神共治出云;但最後似乎發生剧烈内讧斗争,大国主的儿子惨被天鸟船神“沉江”,而天鸟船神也被迫乘舟出逃(即所谓去了“常世国”);于是九州日向的天照大神的後裔趁乱收拾了出云。


正因为百越的天鸟船神为日本带去农业,所以日语的稻作名词才会有很多 na/ta/da 的發音。

岛根、和歌山 都有 诸手船 的庆典,模仿当年天鸟船神东渡日本的风采,确实是百越羽人揖舟的一套:

还有一些间接的证据可以证明,日韩的稻作,并非由航海的南太平洋岛屿民族传过去,而是由不善航海的陆地民族因某些特殊原因(如战争迫迁压力)而从江淮出海口“漂流”过去的。

比如,日韩的稻作是粳稻,但很老实的一句话,南海诸岛的原生稻作确实没有粳稻(所以我不知道“热带爪哇粳”是谁搞出来的),粳稻跟它祖先“普通野生稻”的遗传距离比籼稻大,籼稻相对更接近“普通野生稻”。粳稻穗粒的粗短形态是专门为了适应冷凉气候的,是自然选择的结果。

而且,台湾原住民确实没有發展出原生的稻作。菲律宾出现稻作的历史顶多是三千年,是籼稻。所以日韩的稻作应该不是来自南海诸国。

另外,贯穿朝鲜海峡的 对马暖流,主要是从长江出海口(东海)接收闽台海峡和琉球岛链送去的黑潮暖流,再进一步蓄滞加热,北上推进的。而黑潮暖流自身,也在九州分开东西两支,西支伴随东海海水,一并插入朝鲜海峡。而日本西岸和朝鲜东南岸,确实都有最丰富的稻作农业神话。

吃过寿司饭团的人都知道,饭团是用粳米做的,粳米本身就有较强的黏性,米粒粗短。比粳米黏性更强的是糯米,全世界唯一主要种植食用糯米的地区是 西双版纳、清迈、寮国、掸邦、奠边府、滇东黔南 一带。泰南、孟邦、柬埔寨、金瓯半岛 则是吃籼米。

糯米是从籼米之中筛选育种得来的,穗粒比籼稻粗壮很多,自然也具备更佳的抗冻力。在粳米身上可以看到很多糯米的影子。如果学界长期搞不清为何 籼、粳 之间差异大,不妨检测一下糯米的基因,应该会找到答案。

其实,现在籼米的“籼”字,古代应写作“稴”,是合口-m韵尾的,它对应的就是占城稻(Cham)。占城稻能适应较干旱的气候。占城稻在宋朝时的大陆扩张相当成功,整个长江主干流上的粳稻都被取代成占城稻的後裔籼稻,即便是江淮淮北的粳稻也因被占城稻杂交而降低黏性。所以现在大陆出产的粳米是偏“稴”的,而日本的粳米是偏“糯”的。

吃过韩国石锅饭的人都知道,朝鲜粳米的黏性是低于日本粳米的,咬感相对日本粳米爽一点,朝鲜粳稻也更耐旱。日本的稻作词汇多“na”,跟侗傣关联。而朝鲜的稻作词汇是 ssal(孟高棉关联)、byeo(达罗毗荼关联),是有籼稻渊源的。半岛东南亚 和 南亚大陆 并非全部沼泽雨林气候,而是有相当多一部分土地是干旱的盐碱地。
爪哇稻偏粳是你的日本爹搞出来的,还有啊,你的日本爹还说了,爪哇稻也就是热带粳稻更接近其原始祖先,河姆渡人种的就是热带粳稻。
O3a3c* (M134+, M117-)
日本西岸腰部地带的 高志国(koshi “越国”),有一个著名的 阿倍(abe) 家族负责镇守,阿倍 亦写作 安倍、阿部,除了为天皇家族开拓北疆、统合虾夷诸部之外,abe氏还专门负责攻打来犯的肃慎人。

石川、新潟 有很多虾夷人和战败的肃慎人俘虏後代,他们有的跟姓了abe,其中还有部分被天皇迁移到南部的山口居住,成为“秽多”“部落民”之类;有的则继续留在原籍。

安倍晋三的父亲安倍晋太郎就是山口出身,安倍家族以前世代卖酱油,比较贫困潦倒,社会地位低下;是因为岳父 岸信介 的大力提拔,安倍晋太郎才得以上位。岸信介是当年日治满洲国的实际统治者,号称“满洲之妖”。安倍晋太郎长得像狨狄,而岸信介长得像南岛人。

abe是古日语,相当于现代日语的ame。ame有 老天爷、雨水、甜蜜、恩惠 之类的意思。毫无疑问地,日本西岸的雨水来自南风,这股南风生成自菲律宾和大陆东南沿海。

还有很多日语方言称ame为ama(阿妈),ama通常指渔夫或海女。何谓“海女”?看看闽粤沿海疍家渔民崇拜的“妈祖”天后宫,不就明白了?

所以,abe氏的来历,不言而喻。

而且,新潟一带是重要的稻作基地,当地出产的 越光米、鱼沼米,是寿司店老板的至爱。
另外,菲律宾的他加禄语也出现有趣的词汇,称父亲为ama(相当于古日语的“天”“雨”),称母亲为ina(相当于古日语的“稻”)。


除了abe家族被天皇派往西海岸镇守外,还有一个家族是伴随北征的,渡边氏。渡边 最先是为天皇做杂役内勤的侍卫,後跟随abe家族北上。渡边氏在北征过程中也吸收了很多战败的肃慎人俘虏後代。自然,肃慎人本身就是狨狄胡类。满洲语甚至韩语底层词汇都能找到少量西域语言成分残留。

比如,渡边谦,新潟出身,他长得比较像辽源人 雪村:



比如,渡边淳一,北海道西侧出身,毫无疑问,是胡类:

提到辽源,忽然發现,吉林西部人跟吉林东部人似乎长得不太一样。满洲东部尤其邻近长白山脉一带,“偏南”“偏土著”相貌者比例提升,这些很有可能是当年稻作的 沃沮、貊(mak) 向西扩张进入满洲後留下的人种。

满洲的稻作品种全部来自日本和朝鲜,没有原生稻种,也没有来自关内的稻种。晚清满洲耕地开禁後,仅得朝鲜移民种稻,关内移民都种小麦高粱玉米。


汉朝有太守张堪在北平顺义的 胡奴山 附近带领农民种稻,由于张堪之前曾在蜀地任职,而张堪的老家宛(南阳)没有原生稻种且稻作产量低到忽略不计,所以张堪带去北平的稻种有较大可能来自蜀地。

张堪在胡奴山播撒的稻种是 胭脂米,颗粒较细长,米身带红色,咬感爽硬,有特殊清香味,很明显是来自南亚的Basmati品种,不是粳米或糯米。所以张堪的米种应该就是从蜀地带去的;而且能够进一步证明,南亚的稻种在古代就成功地扩张进入了蜀盆地

又到了清朝,康熙在胡奴山附近的玉田县郊野發现了张堪那时留下的胭脂米稻株,被指定为“贡米”,但始终产量很少。
至今为止,我对 粟(稷)、黍 二者的总结是:

粟其实是东南亚和东亚农田里常见的杂草——狗尾草(foxtail);古东南亚人在习得稻作之前都曾吃过粟,因为种粟几乎不需要什么耕作技术,种粒洒在背风旱坡地上就可以等收获,可说是最原始的作物;但在掌握了稻作之後,就嫌粟口感太粗糙,且粟产量太低,故弃之。

黄河流域可能由于本身气候不太适合稻作,所以仍视粟为贵族食物,由于粟产量低,平民多食用口感更差的野黄豆和麻籽;未磨成麵粉的麦粒,口感比粟粒更粗糙,产量很大,也属平民档次粮食;直到西域的麵粉磨制调理技术正式普及开後,小麦才不被视作粗粮。

而黍则是中亚东欧干旱草原里常见的杂草——扫把谷(proso),牧民们认为它太难吃,而且缺乏高筋蛋白(磨粉後搓成的麵团很松散 拉不出麵条),咬感不如麦麵般“弹牙”,所以拿去喂畜牲。


“黍”是会意字,上中下“禾入水”,就是用来酿酒糟的材料,因为它有黏性;“粟”也是会意字——上西下米,莫非是来自西方的米?

黍 可读作“暑”或“穗”。

在“粟”的古字里,有“𥸫”(饭构件)、“𥹟”(贞构件)、“𥾄”(卤构件) 等写法;“饭”就是吃的意思,今天侗傣语仍称粟为fang;在白话里,贞(jeing)、稷(jeik)近音,所以粟=稷应该无问题;至于“卤”,本义就是西方盐碱地

黍这种黏性特质不是从粟(狗尾草属setaria)那里选育出来的,而是有自成一派的生物属——黍属panicum。黍属植物多数分布在热带亚热带,且《逸周书》有所谓“黍在南方”的记述。但矛盾之处正是在于,现在种黍的地方却主要分布在长城沿线干冷地带。

《逸周书》本身的记述也很混乱:“稻在中央 麦在东方 粟在西方 菽在北方 黍在南方”。菽是黄豆。又据《战国策》,韩地(嵩山)祗产野黄豆不产麦,人民也以黄豆为主食。但韩地的位置不算北。黄豆属(Glycine)的品种多数分布在澳洲,黄豆的祖先野黄豆(Sora)也广布东南亚东亚,且黄豆的发酵加工产品在东南亚土著语言里也有自己的词汇。

上古时的关中气候湿润,竹林密布,连宗周也安置在关中,所以关中不可能是大片盐碱地,也不可能大量种粟(粟株最怕水浸),而且粟黍本身的产量很低,综合上述,粟黍根本不可能供给秦国大量平民食用,更别提支撑严重消耗人口的战争。秦国挖通郑国渠是为了灌溉秦国东部渭南一带的耕地,以增加粮产。由于前面已提到,粟黍不能靠灌溉增产,而小麦需要灌溉;不灌溉的小麦产量很低,但适度灌溉後的小麦产量比粟黍大很多,更略高于稻,所以我怀疑秦国士兵的主食其实是小麦。

现在所见的史料文献说秦时关中“不喜种麦”,第一它可能仅反映当时贵族的饮食,第二它可能是今人为“强国史观”而杜撰。

至于“秦”本身,“秦”是一种禾本植物。秦文化的發源地在陇西,属高寒气候盐碱土壤。“秦”既有可能是一种粟,也有可能是一种大麦。因为高原主要生长青稞,青稞是大麦的一种。
朝鲜有 粟(jo)、黍(gijang) 两种作物,两种的词源都暂不明确。但东南部的釜山有“机张郡”(gijang),该郡古称“甲火粮谷”。韩国官方对“机张”给出解释是“若虞机张”(弩机既张)的缩写,说它是“边城”“车城”,是抗敌的前线。

照此类推,朝鲜的黍就不是来自陆路满洲,而是来自某些乘舟沿朝鲜海峡北上的未知人群。

日本也有 粟(awa)、黍(kibi) 两种作物,粟是来自菲律宾无疑(他加禄语dawa 爪哇语jawa),黍的来源则不明确。kibi在古日语是“黄色”之意。

关于杂谷类(非稻麦)崇拜的日本神社,主要有 淡岛神社(和歌山)、粟岛神社(鸟取/熊本)、气比神宫(福井) 等。“淡”就是粟。

鸟取县的粟岛神社坐落于 米子市(yonago),yona 直译是“好田”,引申义“火山灰”“谷粒”。在稻作出现之前的粟作农业,由于尚未掌握精耕轮作的水稻土培殖技术,所以相当依赖火山灰做肥料。琉球与台湾交界处的 与那国岛(yonaguni),就是火山活跃带,也是古代从事粟作的南岛人北上占领日本的出發点之一。

鸟取的粟岛神社供奉少彦名,也就是天鸟船神,但天鸟船神应该是传授稻作的,可能是当地古神话记载有点错乱。

和歌山的淡岛神社供奉一位女神,她是治疗妇科病的医圣。

至于福井的气比神宫,“气比”就是kibi,亦即黍。气比神宫供奉保食神(据传说 保食神被夜神杀掉後 全身冒出各种作物种子 被天照大神拿去种植)。保食神亦称“伊奢沙別”(iza-sawake),sawage直译是“泥沼底下”,引申义是“骚动”,有万物萌發之意。

气比神宫除供奉保食神外,还供奉 武尊、武内宿祢、神功皇后,这三位都是当年攻打朝鲜的关键人物。福井是“越国”的核心地带,天皇建立“越国”就是为了收拾来犯的朝鲜和肃慎人。
正是因为稻作的 沃沮、貊 族群向长白山扩张,使得 扶余(高句丽)、濊(ye “旧”之意) 这些长白山原居民族都混入了稻作的词语,如“土地”称为na,“方国”称为nara。日本奈良的nara在古日语是“平原”之意。现代日语的nana除了指“七”,还指“很多”。这种na+na叠词的构词法在南系民族语言之中很常见。


福井、岐阜、长野 一带,有很多关于稻作的地名。如 饭田市、饭地町、惠那市(ena)、伊那市(ina) 等,应该是古日本稻作的重要扩张中心地带。

日语的“地”是ji,“土”是tsuchi(土地),应该是借词。

现代日语的“饭”是ii,有“好东西”之意;古日语是ihi(噫嘻),是美好的感叹。稻作对日本的文明有巨大提升作用。

炒股的人都知道“K线图”,K是日语的kei“碁”“罫”,K线图对炒短线的股民是相当有参考价值的。炒长线的巴菲特则表示从来不看K线图,但巴菲特的那套“价值投资”单纯依靠看公司业绩的理论,根本不适合亚洲股市,因为欧美股市是跟随经济增长稳步上升,而亚洲股市则是庄家操纵上落巨大波动。

K线图是德川幕府时期的新潟县米商 本间宗久 發明的。新潟曾经是很荒芜贫穷的地方(“越中”“越後”),但当普及了稻作後,社会發展一日千里,尤其是当地交投畅旺的米市。

德川幕府虽然是闭关锁国的时期,但日本国内的贸易还是有相当不错的發展,已经出现了原生的资本主义经济。比如米市,出现了“相场”的机制,相场 即类似今日的 期货证券交易所。当时日本相场的主要交投商品就是稻米。

K线图独特而细腻的“蜡烛棍”画法,阴线(青)、阳线(红)、烛头、烛底、上影、下影,配合 时曲线、日曲线,可以看出很多价格波动趋势,当年 本间宗久 就是凭这套独特的K线“战法”在日本各地米市赚大钱。

福井 是“越国”的中心地带,“越国”是 统合虾夷、征讨朝鲜肃慎 的军事战略地带,同时福井所在的“越前”地区又有相当丰富的 稻、粟、黍 农业神话传说。


这是福井当地的 板取宿,入围《秘境百选》。强国的暴發户游客,祗喜欢到秋叶原和新宿抢名牌,对“小日本”这些沉闷的历史题材不会感兴趣,所以该景点相当幸运,不会像浅草寺那样沦落到变成满地垃圾和喧哗声浪的“菜市场”,能保持清净和整洁,等待有心者去發现。

板取宿的架构尤其屋顶风格相当特别,可以在东南亚大量找到类似的屋顶:




这位是 松平春岳,福井藩的统治者,他的生父来自德川家,他的养父姓松平,松平春岳是东南亚人的体貌,这点应该没疑问,他自然能代表统治近古日本的幕府将军基因:

从福井当地社会上层精英人士的体貌,可以大致配对其当地古代神话传说。


这位,冈仓天心,明治时期的著名鉴赏家,福井出身,他青年时轮廓尚有点土著特征,到中老年就成了“狨狄”:






由利公正,明治维新运动的改革派主力成员,福井出身,典型的“粤西卜佬”、“珠三角疍家佬”相貌:




菱田春草,明治时期的著名画家,也是福井出身,他长得像 宋子文 宋美龄 宋氏家族的父亲——“海南岛矮黑土著”宋嘉树:

1

评分次数

  • 强强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