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20# xfcookey 四川也同时用二和两呀,不管是成渝还是岷江。二er这个音对四川人来说也不是啥难事。因为有大量儿化。
不过我也注意到四川很多儿化其实和鼻音有关系,人名的儿化系统只能儿化是鼻音的字,比如根ger,俊jer。
没啥事
康熙字典:-

丽:又《玉篇》偶也。 《易·兑卦》丽泽兑。 《注》丽,犹连也。 《周礼·夏官·校人》丽马一圉。 《注》两马也。 《又》束帛丽皮。 《注》两皮也。 《史世纪》太昊始制嫁娶丽皮为礼。 《释义》丽,偶数也。

离: 《礼·曲礼》离坐离立。 《注》离,两也。两相丽谓之离。
个人认为,文字的重合可能是在表示某些既一致又不一致的事物,又顺便

关联双

,比如:


两手空空  


   至于语音,洒家普通话里“二”一直是“饿”音,“两”一直是“俩”音。。。
玉林话

和普通话一样,

也是不同的音。。。


  如果是纯粹的数目发音,那就该分开说了。。玉林话里一和二都不止一种发音:


“一楼”里读ran去鼻音 一锤(动作)读ren去鼻音(都是普通话第四声)

如果不算挖坟,那我也说一句,我觉得这就是同一个概念,有不同的方言,最后不同的方言被不同的字表示出来了。
二 应该是本字; 两 应该是一个借字表音

标题

24# 我方队友
    只有数目概念是一样的,具体表达是不同的,一双手套可以同两个手套,成对才成双的。估计是双手大量处理事务,二就淡化了。。。
某些表达似乎很固定,第二天,过两天。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