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史记》为什么始于黄帝?

燧人氏-->太昊(伏羲氏)德-->炎帝(神农氏,传八世(一说17世,石年之前还有),石年->临魁->承->明->直->来->衰->榆罔(失去盟主地位的应该是榆罔德-->黄帝(传十世,勗其->巨駓->芒昧->夷栗->柏坚->节->赫胡->封胥->依卢->启昆->轩辕(成为盟主的应该是轩辕氏)德-->少昊(传八世)(金天氏)德-->颛顼(传九世)(高阳氏)德-->帝喾(高辛氏,传十世德-->帝尧(陶唐氏)德-->帝舜(有虞氏)德,三皇五帝数个朝代构成了五行中的木火土金水木循环相生的完整链条,但《史记》中的五帝本纪,却始于黄帝,掐头去掉伏羲氏和神农氏,中间裁剪掉少昊金天氏,中间必有缘故,现在一般认为少昊金天氏为当时的东夷,源自太昊伏羲氏,而伏羲氏应该是自西往东迁移的,其活动轨迹应该是从今甘肃到豫东。是不是司马迁认为去掉的那几个部族父系上不是华族呢?或者说《史记》实际上是司马迁以华族的首领为正统作为主线撰写。
更可能司马迁认为黄帝是最早有确切资料的.同理年表只从共和元年开始.
1

评分次数

物变天汰,余者生存
这就不好解释为什么要去掉少昊金天氏了,少昊比黄帝轩辕氏更晚。
你觉得是为什么呢?
狗肉滚三滚,神仙站不稳
黄帝是中央大地之神,当然以他为尊
黑帝是北方神,北方都成游牧的地盘了,所以黑帝无人拜祭吧。

黄黑青炎古代都是有祭拜的,时至今日,只剩炎黄了,应该和地理因素

有关,
黑帝是北方神,北方都成游牧的地盘了,所以黑帝无人拜祭吧。

黄黑青炎古代都是有祭拜的,时至今日,只剩炎黄了,应该和地理因素

有关,
9985916 发表于 2013-3-20 17:07
五帝被后人按五行配方位并不意味着其真实在那里生活或受那里人祭拜。比如少昊金天氏显然生活在东方而不是五行所属的西方。
你觉得是为什么呢?
性手枪 发表于 2013-3-19 03:56
少昊金天氏虽和黄帝后裔有部族间婚姻联系,但父系不属于黄帝世系,因而被以黄帝世系为正统的司马迁剔除,这点有点儿像后世以宋为中国朝代正统而置辽金于不顾。
五帝被后人按五行配方位并不意味着其真实在那里生活或受那里人祭拜。比如少昊金天氏显然生活在东方而不是五行所属的西方。
雾里看花 发表于 2013-4-11 14:57
少昊等于金天氏吗?
O3a3c* (M134+, M117-)
燧人氏-->太昊(伏羲氏)木德-->炎帝(神农氏,传八世(一说17世,石年之前还有),石年->临魁->承->明->直->来->衰->榆罔(失去盟主地位的应该是榆罔)火德-->黄帝(传十世,勗其->巨駓->芒昧->夷栗->柏坚->节->赫胡 ...
雾里看花 发表于 2013-3-17 23:50
借先贤成果做一初步解答。1,伏羲作为三皇之一,出现时间很晚,约在西汉,2,神农出现于战国后期,是人为创造的一个人物。神农与炎帝合二为一是在东汉末年。3,少昊与金天氏的结合,很晚。
    至于为什么司马迁把少昊剔除五帝,自黄帝始呢?因为三皇五帝的实指化、排序化都很晚。司马迁选取的随意性较大。但为什么偏偏把少昊除去,自黄帝始?我想与司马迁的严谨态度、文献记载、实地调查有关。尤其是中国历史自黄帝始,更显司马迁的学识。
少昊等于金天氏吗?
hercules 发表于 2013-4-11 16:11
就像黄帝十世并不都是轩辕氏一样,不敢说少昊八世都是金天氏,但这并不影响黄帝之后其所处的盟主地位,甚至和颛顼世系有并存的时间。
      借先贤成果做一初步解答。1,伏羲作为三皇之一,出现时间很晚,约在西汉,2,神农出现于战国后期,是人为创造的一个人物。神农与炎帝合二为一是在东汉末年。3,少昊与金天氏的结合,很晚。
    至于为什么司 ...
山戎地带 发表于 2013-4-11 18:06
叫不叫什么帝不是重点,那只是后世给予的一个代号。神农氏作为一个部族是司马迁都认可的吧?至于该部是不是有那么一个神奇人物另当别论,难道大家都认为黄帝本人真的发明了那么多东西?
叫不叫什么帝不是重点,那只是后世给予的一个代号。神农氏作为一个部族是司马迁都认可的吧?至于该部是不是有那么一个神奇人物另当别论,难道大家都认为黄帝本人真的发明了那么多东西?
雾里看花 发表于 2013-4-12 15:30
你的回复意思让我匪夷所思。这些与你的主题有何关联呢?这个老问题,先辈们研究的都很透彻了。我卖龙一下,秦朝以前,诸子百家多谈很多帝,如====。但把帝排序的基本不见,且虚化,无实指。最早提及五帝的是《庄子 外篇》。外篇大家基本认为是战国后期所作。《庄子》 是什么,大家很清楚。就是庄子所提的五帝是什么,庄子也没说。到西汉司马迁写史记时,他认为《大戴礼五帝德》是孔子所传,可能有所本,再加上他亲自游访,所以,他认为应该有所本,所以采纳了黄帝、颛顼、帝喾、尧、舜的五帝排序说。与他同时代的孔安国,却主张少昊、颛顼帝喾尧舜五帝说,但他的说法,基本无人支持。
  另外,让我们重温一下司马迁的原话:
太史公曰:学者多称五帝,尚矣。尚书独载以来;而百家言黄帝,其文不雅驯,荐绅先生难言之。孔子所传宰予问五帝德及帝系姓,儒者或不传。余尝西至空桐,北过涿鹿东渐於海,南浮江淮矣,至长老皆各往往称黄帝之处,风教固殊焉,总之不离古文者近是。予观春秋、国语,其发明五帝德、帝系姓章矣,顾弟弗深考,其所表见皆不虚。其轶乃时时见於他说。非好学深思,心知其意,固难为浅见寡闻道也。余并论次,择其言尤雅者,故著为本纪书首。
1

评分次数

夫圣王之制祀也,法施于民则祀之,以死勤事则祀之,以劳定国则祀之,能御大灾则祀之,能扞大患则祀之。非是族也,不在祀典。昔烈山氏之有天下也,其子曰柱,能殖百谷百蔬;夏之兴也,周弃继之,故祀以为稷。共工氏之伯九有也,其子曰后土,能平九土,故祀以为社。黄帝能成命百物,以明民共财,颛顼能修之。帝喾能序三辰以固民,尧能单均刑法以仪民,舜勤民事而野死,鮌鄣洪水而殛死,禹能以德修鮌之功,契为司徒而民辑,冥勤其官而水死,汤以宽治民而除其邪,稷勤百谷而山死,文王以文昭,武王去民之秽。故有虞氏禘黄帝而祖颛顼,郊尧而宗舜;夏后氏禘黄帝而祖颛顼,郊鮌而宗禹;商人禘舜而祖契,郊冥而宗汤;周人禘喾而郊稷,祖文王而宗武王,幕,能帅颛顼者也,有虞氏报焉;杼,能帅禹者也,夏后氏报焉,上甲微,能帅契者也,商人报焉;高圉、大王,能帅稷者也,周人报焉。凡禘、郊、祖、宗、报,此五者国之典祀也。----《国语-鲁语》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似乎周人原来并不重视‘黄帝’~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裘錫圭:新出土先秦文献与古史传说 - 文化考古 Cultural Archaeology - 分子人类学论坛 Forum of Molecular Anthropology - Powered by Discuz!  http://www.ranhaer.com/thread-15146-1-1.html

     三、关于各族同源的古帝王世系

顾颉刚早在1923年发表的《答刘胡两先生书》中就指出,要推翻伪古史,必须“打破民族出于一元的观念”。他说:
在现在公认的古史上,一统的世系已经笼罩了百代帝王,四方种族,民族一元论可谓建设得十分巩固了。但我们一读古书,商出于玄鸟,周出于姜,任、宿、须句出于太,郯出于少,陈出于颛顼,六、蓼出于皋陶庭坚,楚、夔出于祝融、鬻熊(恐是一人),他们原是各有各的始祖,何尝要求统一,自从春秋以来,大国攻灭小国多了,疆界日益大,民族日益并合,种族观念渐淡而一统观念渐强,于是许多民族的始祖的传说亦渐渐归到一条线上,有了先后君臣的关系,《尧典》、《五帝德》、《世本》诸书就因此出来。……我们对于古史,应当依了民族的分合为分合,寻出他们的系统的异同状况【28】

顾氏在1933年所写的《<古史辨>第四册序》中有一段论“帝系”的话,意思跟上引那段话大致相同,而说得比较详细,我们也摘引于下:

……从古书里看,在周代时原是各个民族各有其始祖,而与他族不相统属。如《诗经》中记载商人的祖先是“天命玄鸟”降下来的,周人的祖先是姜“履帝武”而得来的,都以为自己的民族出于上帝。这当然不可信,但当时商、周两族自己不以为同出于一系,则是一个极清楚的事实。《左传》上说……太与有济是任、宿诸国的祖先……颛顼是陈国的祖先。至于奉祀的神,各民族亦各有其特殊的。如《左传》说鲧为夏郊。又如《史记·封禅书》上说秦灵公于吴阳作上,祭黄帝;作下,祭炎帝。这原是各说各的,不是一条线上的人物。到了战国时,许多小国并合的结果,成了几个极大的国;后来秦始皇又成了统一的事业。但各民族间的种族观念是向来极深的。……疆域的统一虽可使用武力,而消弭民族间的恶感,使其能安居于一国之中,则武力便无所施其技。于是有几个聪明人起来,把祖先和神灵的“横的系统”改成了“纵的系统”,把甲国的祖算做了乙国的祖的父亲,又把丙国的神算做了甲国的祖的父亲。他们起来喊道:“咱们都是黄帝的子孙,分散得远了,所以情谊疏了,风俗也不同了。如今又合为一国,咱们应当化除畛域的成见!”……本来楚国人的舌之音,中原人是不屑听的,到这时知道楚国是帝高阳的后人,而帝高阳是黄帝的孙儿了。本来越国人的文身雕题,中原人是不屑看的,到这时知道越国是禹的后人,而禹是黄帝的玄孙了。……最显著的当时所谓华夏民族是商和周,而周祖后稷是帝喾元妃之子,商祖契是帝喾次妃之子,帝喾则是黄帝的曾孙,可见华夏的商周和蛮夷的楚、越本属一家。……【29】

顾氏认为我国古代各族都出自黄帝的大一统帝王世系,是战国以来各族不断融合、各国逐渐趋于统一的大形势的产物。这显然是很有道理的。当然,他过分强调“几个聪明人”在这一大一统帝王世系形成中的作用,则是不够妥当的。
顾氏认为黄帝原本是秦国特有的神,又借“聪明人”,之口,说“咱们都是黄帝的子孙”“如今又合为一国”等等,显然把大一统帝王世系形成的时间,定在秦统一后。这恐怕也有问题。《五帝德》和《帝系》(今传本皆见《大戴礼记》,《史记》称《帝系》为《帝系姓》),是今天所能看到的集中反映以黄帝为始祖的大一统帝王世系的最早作品。顾氏在《(古史辨)第一册(自序)》中,置《五帝德》的出现时代于汉【30】,又批评王国维《殷周制度论》“据了《帝系姓》的话”,说“舜、禹皆颛顼后”,“汤、武皆帝喾后”,“全本于秦、汉间的伪史” 【31】。在顾氏1929年编的《中国上古史研究讲义》中,《五帝德》和《帝系》都列为“西汉时的儒家的记载”【32】。这些都反映了他的大一统帝王世系形成于秦统一以后的观点。《五帝德》和《帝系姓》为《史记》所采信,很可能是战国晚期作品。把它们定为西汉作品,显然失之过晚。
不过,顾氏也清楚地认识到大一统帝王世系有一个较长的形成过程,并不是在秦汉间突然出现的。他在《中国上古史研究讲义》中,把《国语》中关于古代帝系的那些说法,列为“战国秦汉间的非儒家的记载”【33】。在这一《讲义》的“《帝系》”节中,他指出《国语》的一些记载似乎已有把诸夏和四夷各族都归为一系的意思,并认为“这是在战国的大时势下所应有的鼓吹”【34】。在“《国语》”节中,他指出《鲁语上》关于虞、夏、商、周所举行的禘、祖、郊、宗、报等祭祀的那段话,实际上已把颛顼当作虞、夏的共同始祖,并以颛顼为出自黄帝;而商的始祖契和周的始祖稷,据这段话则应是同出自帝喾的【35】。《郑语》里有一段讲楚之先世的话,跟《帝系》中讲楚先世的一段话相表里【36】。据顾氏的学生王煦华说,顾氏晚年“在《周公东征考证》中对《帝系》的祖先同源说出现的时代作了考证”,认为《帝系》讲楚先世的那一段“和《郑语》说的‘惟荆实有昭德,若周衰,其必兴矣’,正是一鼻孔出气。这就表明写作这篇文字是为楚取得中原统治张目的。因此,它的出现当在楚能问鼎中原的时期。战国中期,在秦还没有称王之际,楚威王灭越,统一了南方中国,有力量统一中国,所以作家们纷纷为它装点,把黄帝、颛顼等大神推到楚祖吴回、陆终的顶上,使楚的一系和唐、虞、夏、商、周同条共贯,以取得统治中原的法统,因而就把无数族类的祖先熔化成为一个整体,这就是《帝系》的祖先同出一源说出现的历史背景”【37】。
总之,顾氏认为中国古代大一统的帝王世系并非实录,而是进入战国时代以后,在各族不断融合、各国不断并合的形势下逐渐形成的。

我们可以用《子羔》篇来检验一下顾氏关于大一统帝王世系的见解。
在《子羔》篇写作的时代,尧舜传说已广泛流传,所以夏、商、周三族的始祖禹、契、后稷都已被当作舜的臣下。不过子羔与孔子关于禹、契、后稷出身的那段问答,却肯定了以他们为天帝之子的降生神话。这段问答见于9至13号简。陈剑《上博简〈子羔〉、〈从政〉篇的竹简拼合与编连问题小议》,指出《子羔》11号简上段、10号简与11号简下段可拼合为一简,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藏战国楚简第3号与《子羔》2号简也可拼合为一简【38】。这对简文的通读起了很大作用。现在就把陈文对这段简文所作的释文抄录于下(个别处有改动,皆在注中说明):

子羔问于孔子曰:三王者之作也,皆人子也,而其父贱不足称也与? (抑)亦成(诚)天子也与?孔子曰:善,而问之也。久矣,其莫……〔禹之母…(简9)女也,观于伊而得之, (娠)三(简11上段) (年)而画(?)于背而生,生而能言,是禹也。契之母,有 氏之女(简10)也,游于央台之上,有燕衔卵而措诸其前,取而吞之, (娠)( 简11下段)三 (年)而画(?)于雁(膺),生乃呼曰:(中文大学藏简3)“钦(?)!”是契也。后稷之母,有邰氏之女也,游于玄咎之内,冬见芙 而荐之,乃见人武,履以祈祷曰;帝之武,尚使(简12) 是后稷之母也。三王者之作也如是。子羔曰:然则三王者孰为 (简l3)【39】
在这段简文里,子羔向孔子表示了他对当时流传的禹、契、后稷是天帝之子的说法的怀疑。他怀疑这三位其实是凡人所生,只不过其父地位卑贱,不为人所知而已。孔子为他讲述了这三位的降生神话,肯定他们是天帝之子。前面介绍《子羔》篇时所引的那句总结全篇之语中的“三天子”,就是指禹、契、后稷而言的。

上引简文所说的契和后稷的降生神话,跟大家所熟悉的“天命玄鸟”和“履帝武”的神话大体相合;禹的降生传说跟见于《山海经》等书的“鲧复(腹)生禹”的神话不同【40】,而跟见于下引的汉以后书中的禹生神话很相近(各书中契生神话也一并引录,引《春秋繁露》并及后稷降生神话,以便比较)。《春秋繁露·三代改别质文》:“……至禹生发于背……谓契母吞玄鸟卵生契,契先〈生?〉发于胸。……谓后稷母姜原履天之迹而生后稷。”【41】《淮南子·脩务》“禹生于石,契生于卵”高诱注:“禹母脩己,感石而生禹,坼胸而生。契母,有娀氏之女简翟(‘翟’‘狄’通)也,吞燕卵而生契,倡(副)背而出。《诗》云‘天命玄鸟,降而生商’是也。”【42】《三国志·蜀志·秦宓传》注引《帝王世纪》:“鲧纳有莘氏女曰志,是为修己,上山行,见流星贯昴,梦接意感,又吞神珠臆圯(他书引作‘薏苡’),胸坼而生禹于石纽。” 【43】《太平御览》卷371引《帝王世纪》:“简翟浴玄丘之水,燕遗卵吞之,剖背生契。”【44】《史记·楚世家》“陆终生子六人,拆剖而产焉”句,《集解》引干宝曰:“若夫前志所传,修已背坼而生禹,简狄胸剖而生契。”高诱和《帝王世纪》以出自母胸属禹,生自母背属契,与上引简文、《春秋繁露》和干宝所据“前志”所说的相倒。这是神话流传过程中的变化。《子羔》篇的出土,证明见于上引汉以后书的说禹、契生自母背、母胸的降生神话,有颇为古老的来源。《诗·大雅·生民》说姜嫄生后稷十分顺利,“不坼不副(‘坼’‘拆’可通,但本应作‘坼’。‘副’,《说文》训‘剖’。‘剖”副’音义皆近),无菑(灾)无害”【45】,应该就是以“修已背坼而生禹,简狄胸剖而生契”这类神话为背景的【46】。《帝王世纪》叙述禹出自母胸的神话时,以禹母为鲧之妻,显然是牵合大一统帝王世系的后起附会之说。这跟《史记·周本纪》叙述后稷降生神话时,以姜嫄为帝喾元妃,《商本纪》叙述契降生神话时,以简狄为帝喾次妃【47】,是同类的情况。

从《子羔》篇可以看出,在此篇写作的时代,作为大一统帝王世系重要组成部分的、契和后稷皆为帝喾之子以及禹为颛顼之孙鲧之子等说法尚未兴起。在此篇中,孔子完全是从禹、契、后稷都是天帝之子的角度,来叙述他们的降生神话的。从中一点也看不到上举那些说法的影响。子羔提问时,对禹、契、后稷的出身只说了其父为天帝或为“贱不足称”的凡人这两种可能,从中也看不到那些说法的痕迹。
《子羔》篇不像是子羔跟孔子问答的实录,应该是作者借孔子之口鼓吹尚贤和禅让的一篇作品。它的写作时代当属战国早期或中期。所以至少在战国早期,契和后稷皆为帝喾之子、禹为颛顼之孙鲧之子的说法尚未兴起。退一步说,即使把《子羔》篇当作子羔跟孔子问答的实录,也可以得出在春秋晚期这些说法尚未兴起的推论。总之,这些说法应该是在进入战国时代以后才兴起的【48】。大一统帝王世系的最后形成当然更晚,大概不会早于战国晚期。

从上面的讨论来看,顾颉刚关于大一统帝王世系的见解,应该是相当接近事实的。
讲古史的《容成氏》,讲尧之前历史的部分,竹简残损较严重,但可以看出并不存在《五帝德》所说的那种五帝系统。这也是对顾说有利的。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黄帝名声比较大? 哈哈
汉朝时期搞大一统史学观,复兴伟大的中华文化,一定要增强道路自信、理论自信、文化自信,还有啥自信来着。。。虽然有五帝,但必然只能有一个被尊为中华正朔,至于是黄帝白帝还是什么,那都是一样的,只是一个符号而已。就象现在要抵制资产阶级文化入侵,就要把过去几十年那些破铜烂铁都找出来,人人都是老艺术家,都到CCTV去做一代宗师缅怀状,显得俺们并不只会背世界名著的书名,俺们祖上也是阔气过的,好莱坞宝莱坞算个鸟
傻逼太多,懒得理会。
黑帝是北方神,北方都成游牧的地盘了,所以黑帝无人拜祭吧。

黄黑青炎古代都是有祭拜的,时至今日,只剩炎黄了,应该和地理因素

有关,
9985916 发表于 2013-3-20 17:07
四川的白帝城还在。玄武大帝应该就是黑帝。不过青帝倒是没听说了,不知是不是道教的东华帝君
Until you make the unconscious conscious, it will direct your life and you will call it fate.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