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韩国野鸟完成致命一鸡! --禽流感的路线图

http://tech.ifeng.com/discovery/ ... 18/24335396_0.shtml

H7N9禽流感病毒源头究竟在哪里?昨天,华中科技大学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薛宇教授通过基因推断H7N9源头来自韩国野鸟。而此前的4月11日,一名中国学者和一名日本学者同时发表论文,前者称H7N9源头来自韩国野鸟,后者称来自捷克野鸭。究竟谁的研究更准确?薛宇教授的基因推断结论有力地支持了中国学者的观点。“首先声明我并非是研究病毒学的,而是研究生物信息学的。”在华中大生科院办公室,33岁的薛宇教授说,他对病毒的兴趣开始于10年前的非典,当时还在中国科技大学读研究生的他花了两天时间,利用生物信息学对SARS病毒进行了分析,证明该病毒是一种冠状病毒。
“H7N9有8个基因,其中两个最重要的基因,一个是Ha,一个是Na,另外6个全部是打酱油的。”薛宇教授称,真正有毒性的是Na,而其中一个打酱油的基因Ns1负责抓人,但不杀人,而由Na来执行杀人,仅仅这样看,毒性并不厉害,但事实上并非这样,8个基因合力后,H7N9已经不需要打酱油的小兵来抓人,而是自己独立完成抓人杀人的任务,所以H7N9已经具备强大的害人能力。
通过进化树推演,薛宇教授发现,离得最近的生物是韩国野鸟,而不是捷克野鸭。也就是说,H7N9病毒演变路径:由花雀、家禽与野鸟携带病毒重配而成,逐渐演变成对人具有危害的H7N9病毒,演变路径为韩国的野鸟——北京的花雀——长三角家禽。这个路径成果最大的好处是给防控带来了方便,是防控亚洲而不是欧洲。
基因推演全部借助世界病毒基因库,在电脑上完成,起始于4月8日,4月17日凌晨1点结束,8个人的团队整整工作了9天。“可以说是夜以继日的工作,一刻也没放下。”薛宇教授称,假若一个人要完成这项工作,至少要连续工作2个月才可以,团队精神很重要。
“武汉人大可不必担心患上H7N9,目前很难传到武汉来。”薛宇教授称,不要随便怀疑自己是禽流感,人传人目前还没有演化出来,但不能排除明年不能人传人,不过那个时候疫苗已经出现,最迟年底就会有疫苗出现,所以大家不必惊慌。即使发现H7N9也要早治疗,目前源头已被有效监控,H7N9随人流通也不容易。
据悉,薛宇教授率领的研究团队名为“the cucloo workgroup”,直译为“咕咕团队”,类似于布谷鸟的叫声,之所以叫这个名字,薛宇认为,他的团队都是“一群不聪明的人,精神也有点不正常,否则也不能做科研。”
极品猥琐凤凰眼镜生物党棍左棍五毛愤青爱国
eight代 poor农 root正 shoot
哇,俺们工科学校也有这个专业了,
我师弟
O3a3c* (M134+, M117-)
发这种PAPER是发国难财。
极品猥琐凤凰眼镜生物党棍左棍五毛愤青爱国
eight代 poor农 root正 shoot
4# 一统浆糊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