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聽過越南語,感覺較接近泰語,與閩南語聽感完全不同態樣。
Y染色體:O3 M134+ M117- 應屬F444+
mtDNA:D5a2
聽過越南語,感覺較接近泰語,與閩南語聽感完全不同態樣。
natsuya 发表于 2014-11-30 15:57
你的意思是越南话跟闽语不同
.
    自从某斯基推出‘汉藏语系’西洋大餐,国内捧香港脚者大有人在,尽管二者在形态学上的差异丝毫不亚于nordid之于Negritoid,可是没关系,这丝毫不影响捧脚客的热情,其中的狂热分子更是可着劲地按照藏语的音素结构狂想proto汉语的原始模样,于是我们在早几年的东方语言学网站上看到一大堆藏式上古汉语词汇(近来稍好,可能是退烧的缘故)。更有甚者,某些狂热分子再以此为基础去构建所谓的proto汉语的swadesh list,于是愈发“证实”二者无比的亲缘性(循环论证难道是大陆人的“遗传优势”吗?)。
      近些年,汉藏语系大牛凡大力van Driem再次推波助澜,说在这个“语系”中汉语与藏语支亲缘性最强,根据是他在藏语支中发现了15个swadesh同源词和7个雅洪托夫同源词,我晕,如此可怜的同源性就足以令他如此激动提出“汉-蕃语族”设想,真可谓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吖,呵呵。
       从汉-蕃语族”学派提及的汉语的稷(tsik)与藏语支Lokpu语的cakib(狐尾草籽,一种祭酒的本草)的同源性可以看出,即使是属于同源词,也说明二者是在北方农业文明兴盛之前就分开了,则更加说明二者语言学上的非近亲同属性。所以另一个汉藏语系学派大牛老马matisoff 就嘲笑凡大力van Driem先生搞不清语言的历史层次,所以才会得出一个大胆的‘汉-蕃语族’概念。

      其实即便是排除汉语,剩余的藏缅语其内部的差异非常大(尤其是藏语族与缅彝语族之间),据我这几年持续不断的观察(仍需要更多的证据),极有可能是多源合流的结果,我认为这也是为什么至今国际东语界仍然对proto藏缅语的构拟无法统一意见的原因所在。目前仅有matisoff提出了他的初步构拟方案(限于部分swadesh词汇),可惜我看呼应者并不多。而且搞笑的是,老马的部分构拟是参照了所谓的‘上古汉语发音的构拟’,可见是‘流沙之塔’。
        
       我看杜冠明2014的《汉藏语系:谱系传承、接触以及历史变化》相对而言就比较客观,尽管他依然难以免俗地把“汉语支”列在“汉藏语系”之下。
      
      另外,可能我们需要重新定义一下“古羌语”。是类似古藏语或现在‘羌语’类型的语言?还是类似有籍可查的古汉语或古缅语? 或者它本身就是一种sprachbund,二者兼而有之吧。这个对厘清所有的臧缅语语言与汉语关系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所以,我依然坚持之前的观点,某一种‘古羌语’肯定是proto汉语的主要源头之一,但绝不是唯一的,也不构成汉语作为某语系成员的要件。

      顺便说一句,就目前看得到证据,我认为相对其他任何一种语言,汉语与缅语Burmish languages(以Burmese为代表)具有更多亲缘性,换言之,楼主这里列出的几种选项,缅甸语应该排在第一。
      另外,很遗憾楼主没有列出日语这个选项,不然有可能排入前五,甚至可以与藏语齐头并进,如果按照基础词汇的角度来观察的话~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
    自从某斯基推出‘汉藏语系’西洋大餐,国内捧香港脚者大有人在,尽管二者在形态学上的差异丝毫不亚于nordid之于Negritoid,可是没关系,这丝毫不影响捧脚客的热情,其中的狂热分子更是可着劲地按照藏语的音素 ...
imvivi001 发表于 2015-8-15 15:46
把汉藏语系分成【汉】和【藏缅】确实应该是不对的
但具体要怎么分好像现在也还没人知道

有的时候这种二分法是可遇不可求
Y-SNP可以,但语系好像大部分都做不到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24# imvivi001
对龚煌城的《The System of Finals in Proto Sino Tibetan》 对原始汉藏语韵母的构拟怎么看
山不走到我这里来,我就到它那里去。
26# 剪径者
没看原文,看了他关于这篇论文的自述,声称终于解决了长期困扰‘汉藏语系学派’关于proto“汉藏语”的-d/-g/-b塞尾音重大历史问题。不过看了之后范德林van Driem在喜马拉雅地区做的田野调查,发现藏语支语言的塞尾音本身就非常混乱,因此不知道龚大学者是如何解决的~~
    顺便说一个关于龚大学者的学术笑话:老龚觉得月这个核心词汉藏不同源简直是天理不容,于是他想象早期汉语的月(甲骨文的夕tsik)的原始形态绝对应该是和藏语的sla-ba差不多),于是他构拟了一个sliǝp。我倒,尽管negroid的模样经过努力也能变成nordid模样,但是总得需要和mt-U不断地杂交才行吧。俺实在想象不出在短短的3千年间sliǝp是如何演变成zik的? miracle,没有天空一样的想象力看来是不行了,呵呵。(所幸日语的月tsuki给我们保留了一条非常好的线索,不然真的无法戳穿某些汉藏派的真实的谎言了)

    当然,必须承认龚先生以及他的同行在梳理上古汉语的鱼部与臧缅语同源词对应关系方面所做的出色工作,也再次证明二者之间的确存在密切的亲缘关系。不过令人疑惑的是,为啥上古汉语的歌部字与臧缅语几乎不存在对应关系,似乎再次证实为一种混合语寻找近亲也的确是一件费时费力的工作,呵呵~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刚才偶然间看到一个单音节日语词hi(晒),而扬雄的《方言》中恰恰这样说道:秦晋之间谓之曜,东齐北燕海岱之郊谓之唏。卷 十三:唏,燥也。 看来与半岛和列岛土著语混合而形成原始倭语的那种神秘的语言与proto汉语的另一个源头关系非常密切~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28# imvivi001
日本语的h-来自原来的p-
1

评分次数

29# bacerlona
嗯,这个词似乎不是很好,日语晒hi应该来自日pi。不过上古晓母似乎也可以与帮母互谐,会不会是更远层次的同源词?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标题

26# 剪径者
没看原文,看了他关于这篇论文的自述,声称终于解决了长期困扰‘汉藏语系学派’关于proto“汉藏语”的-d/-g/-b塞尾音重大历史问题。不过看了之后范德林van Driem在喜马拉雅地区做的田野调查,发现藏语 ...
imvivi001 发表于 2015-8-18 17:35
不造谣会死啊,龚煌城先生啥时候弄过这个玩意?人家会像你那样不知道夕的声母韵母?像你这样基本的东西都不知道的人,还是不要去看那些高深的东西了。
O3a3c* (M134+, M117-)
那个大力 ,俺拜服你了好不?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早一点说嘛,何必等到现在才发脾气~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不造谣会死啊,龚煌城先生啥时候弄过这个玩意?人家会像你那样不知道夕的声母韵母?像你这样基本的东西都不知道的人,还是不要去看那些高深的东西了。
hercules 发表于 2015-8-19 17:39
夕-龚煌城.jpg
2015-8-20 09:00



提高一下查资料这种完全没有技术含量的能力是不会死的,知道不?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标题

44189
提高一下查资料这种完全没有技术含量的能力是不会死的,知道不?
imvivi001 发表于 2015-8-20 09:00
于是他想象早期汉语的月(甲骨文的夕tsik)的原始形态绝对应该是和藏语的sla-ba差不多),于是他构拟了一个sliǝp。我倒,尽管negroid的模样经过努力也能变成nordid模样,但是总得需要和mt-U不断地杂交才行吧。俺实在想象不出在短短的3千年间sliǝp是如何演变成zik的
这个兄台的记性不太好啊。
O3a3c* (M134+, M117-)
WK,联想到英文lunar=月亮,这难道是出非洲时就有的一个词?
傻逼太多,懒得理会。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