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66# 红山人 绵阳地区属于主要吃大米的秦岭以南的南方人。这里稻麦都种,米产量大一些,麦也不少。但是有好些又恰好和六安的习俗相反。

这边的农村传统上没有米粉,米酒(只有醪糟),没有糍粑,没有粽子,没有年糕。不过在渐渐扩大,现在米粉,糍粑,粽子都渐渐流行起来了。
面食则很多,挂面,扯面,各种各样的馍饼,大包子馒头,小笼包,应有尽有。现在面食处在衰退的时期,感觉吃的越来越少。

我觉得绵阳是个主要吃大米,

连稀饭只用大米,因为本地根本没有人种小米。

但是却是一个米食文化很欠缺的地方,真是诡异。

1

评分次数

  • Vietschlinger

没啥事
随着历史时期的气候变化,这三个带北移或南移
宋室南迁之后因面食的需求,对小麦的种植推广很上心。
顿悟 抑或 渐悟 自我 启蒙 Enlightenment,Insight & Outlook
文化与信仰——
QQ高级群81955422。
以小麦为原料的面食加工启发了以米为原料的米粉类食物的加工;最早的米粉类食物的制作尝试应该就是想以米为原料,来复制面食制品的丰富多样;另外,小麦发源地地区最早出现的手搓“面条”外形和粑粑差不多,可能早期先民们可恨发愁,用小石磨出来的麦粉该怎么吃好,于是乎,加点水,再不断揉搓,不所有的可食用部分全都揉搓到一起,而这样的产物... 大概是最早的面食了;不过,问题来了,这种面食是怎么吃呢?火烤?水煮?总不能生吃吧?
主食是气候环境具像化的一个很好的出发点
本帖最后由 litis 于 2016-12-24 03:15 编辑

@Vietschlinger http://ranhaer.s47-56.myverydz.com/space-uid-8366.html为什么V大不发言,但是各种留言评论呢?一路爬楼过来发现的,只能在off topic看见您的论点了。
您评论是巴中唐代有僚人,其实最北到汉中也有僚人;古代四川的故事还是很精彩的,一会儿是汉族方言类似西北方音,一会是僚人入蜀,一会儿是氐人入蜀,还有两次大战乱和大移民,关系剪不断理还乱;不过私以为和山东东北也有福建移民妈祖庙一样,我认为太远的片段化历史并不是很可靠(也包括那些语言的痕迹,人物的性格之类的)。近代移民对四川汉族形成才是决定性作用的事件。

不过这与米面的文化关系大吗,有点不太理解您的逻辑。绵阳平均降水量也就800多毫米,勉强持平徐州;而且春干秋湿凉,绝缘双季季稻。令外关于麦作平原的说法我不是很赞同;绵阳小麦产量最高的反而是南部丘陵众多的三台县和隔壁的盐亭县,其中三台县小麦播种面积比水稻还多不少,对当地人吃面远不是广东那种点心的材料,而是作为重要的主食;当地不管是平均脸或者姓氏结构都是绵阳最南方的一个县,我虽然脸长得偏北一点,但是祖系血缘也来自这个县。绵阳中部山前的小平原河坝交错的地区水稻产量倒是非常丰富(也是最后一个山前的多雨带,再往西过了平武降水量都不足800mm了),然而这些地区北方移民比例按照地方志记载又比三台高不少。
另外现代四川汉族居民除了盐亭等少数几个县以外都是移民为主了,姓氏比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之前写过一个脚本统计了遂宁地区宋代的第一大姓,现代直接掉出了前三十名。

我的wegene模型中56%是北方汉族,28%是南方汉族,7%的纳西和彝族,3%拉祜,3%高山,1.7%苗瑶,1.5%韩国,0.3%柬埔寨;基本上囊括了南北汉族,南北藏缅,南岛,苗瑶,日韩,孟高棉;东亚所有语系中唯独缺了僚人所属的侗台民族,想必怪我不够土著咯

不过既然您思维很发散,我可以帮您开个脑洞。根据史书地方志记载,绵阳东南部的盐亭县宋代还延续着五胡乱华时期的风俗说氐羌语(盐亭是盆地内部的一个县;盆地边缘的北川则是清代才汉化的)。正好“僚”通“佬”又通“辽”;“羌族"自称“Rrmea”,“rr”失去颤音变成卷舌近音“ɻmea”,声母再简化一点变成l,韵母再学汉语歌部单化成“a”后再裂化成“lmao”,和“liao”又神奇的接近了;这不一个在巴蜀,一个在老挝,一个在内蒙;古蜀国被灭了后,开明王子还带着人跑到现在说孟高棉语的越南去建立了一个国家,结合四川有人wegene测出来高比例蒙古语族成分,都是不错的题材,相信您可以给我们讲一个把侗台,阿尔泰,藏缅,孟高棉全部串起来的精彩的故事。
-1s
没啥事
虽然吃的比较多元 发现我的最爱 还是干性的籼米 可能来自祖先的饮食记忆
顿悟 抑或 渐悟 自我 启蒙 Enlightenment,Insight & Outlook
文化与信仰——
QQ高级群81955422。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7-1-8 10:38 编辑

老挝原称僚国或寮国。
@Vietschlinger http://ranhaer.s47-56.myverydz.com/space-uid-8366.html为什么V大不发言,但是各种留言评论呢?一路爬楼过来发现的,只能在off topic看见您的论点了。
您评论是巴中唐代有僚人,其实最北到汉中也有 ...
litis 发表于 2016-12-24 02:21
僚人的僚跟契丹的辽没关系,八杆子打不着。
虽然吃的比较多元 发现我的最爱 还是干性的籼米 可能来自祖先的饮食记忆
kl_david_sun 发表于 2016-12-29 10:20
高淳离沪宁杭那么近 可说也算是一体的  竟然最爱是籼米  这和太湖流域主食粳米差别较大   看来高淳更偏皖南黄山一带
高淳离沪宁杭那么近 可说也算是一体的  竟然最爱是籼米  这和太湖流域主食粳米差别较大   看来高淳更偏皖南黄山一带
留声机 发表于 2017-1-5 15:58
我的祖源有很多南方成份。
顿悟 抑或 渐悟 自我 启蒙 Enlightenment,Insight & Outlook
文化与信仰——
QQ高级群81955422。
南方聚族而居的多,我觉得这才是导致差别的主要原因
吃饭这东西,还是要看具体情况,平时米饭东北的粳稻好吃。。。炒饭却一定要江西产的籼稻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