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人类基因编码与上帝创造

http://hi.baidu.com/james1/item/56818f37b2e9bdb9633aff3d让人惊讶的"垃圾" DNA新发现  
   New findings about "junk" DNA may bring some surpirses
author unknown
Abridged version
垃圾DNA的新发现会让人吃惊!
来源 : http://www.gewo.applet.cz/health/DNA_1e.htm
翻译:萧光航
A group of researchers working at the Human Genome Project will be announcing soon that they made an astonishing scientific discovery: They believe so-callednon-coding sequences (97%) in human DNA is no less than genetic code of an unknown extraterrestrial life form.
一个致力于人类基因工程的研究小组很快将要宣布一项让人震惊的科学发现:他们相信在人类的DNA中存在的所谓“非代码”基因序列(97%)即是一种地外生物形态的遗传代码。

从霉菌到鱼类到人类,这组非代码基因序列在所有地球生物组织中皆常可见。小组组长Sam Chang教授说,在人类的DNA中,它们(非代码基因)在总的基因数中占有更大的比例。




非代码基因又称作“垃圾DNA”,多年前即被发现,它们的功能仍然是个迷。它们不像正常的基因那样载有合成蛋白、酶及其他人体产生的化学物的信息,非代码基因序列没有任何使用目的。它们不作表述,就是说它们承载的信息无法读取,也没有合成物质,它们根本没有任何功能。我们存在于我们3%的DNA之中。垃圾DNA只是喜欢搭在活跃的功能性基因上面,一代代地往下传承。它们是什么?为什么这些闲置的基因会在我们的基因组里?这些问题不断地被科学家们提出来,却无法找到答案--现在终于被Sam Chang教授和他的小组取得了突破。



要想明白垃圾DNA的起源及意义,Chang教授觉得他首先需要一个对“垃圾”的定义。是否垃圾DNA真的就是垃圾(无用且无意义的),或者由于某种原因它包含了其他DNA所不具有的信息?他的熟友Lipshutz博士是位年轻的理论物理学家,现在转行在华尔街搞衍生证券,他跟他提到了这个问题。


“这好办”Lipshutz说“我把你的基因序列用我那个市场数据分析软件分析一下,马上就知道你的那些序列是完全的垃圾,还是'白噪值(空值)'或者里头有什么信息。”




Lipshutz在晚上及周末进行测试,他得以证实了非代码序列并不全是垃圾,它们是有承载信息的。“让我感到惊讶的是,代码与非代码的熵差距没有那么大”,Lipshutz说,“两者都有空值,但绝不是垃圾。如果市场信息能像这样整齐,我可能早得退休了。”




最后Chang教授找到了Adnan Mussaelian博士,他是前苏联共和国的天才编码破译员。可怜的家伙现在靠一个月15块美金的工资苟活,偶尔也给富家子弟上课赚点外块。对他来说有一万美金的研究经费是走了财运,他像一只勤奋的海狸,开始卖力地工作。




Adnan很快肯定了前面那位华尔街伙计的发现:代码的熵显示出的信息几乎是清晰的,这不是什么复杂的加密系统,不像是很难解决的问题。Adnan开始进行差异性密码分析及执行相关的标准密码分析技术。





他在这个项目上花了两个月时间,这时他注意到所有非代码序列都以一段短的DNA序列开头,而在这些垃圾代码的结尾也有类似的代码。 这些部分,生物学家都知道是ALU序列,其遍布于整个人类基因组之中。作为非代码、垃圾序列本身,Alu序列是所有基因中最常见的。




Adnan受过的是密码破译员及电脑程序员的训练,他没有任何的微生物学知识,他把基因代码当作电脑程序代码来研究。在试着类推分析时Adnan将源码放入短序列符号统计程序中进行分析,这个分析工作常用来破解信息。最常见的符号是什么?当然,它是“/”号,这是一个注释的符号!在Pascal语言里,这个符号是{ 和 }!当然,在C语言里,在两个斜杠之间的代码永远不会被执行,也是永远没有要被执行的意思;它不是代码,它是代码的注释!




无法抵挡的诱惑使Adnan更进一步地进行类推,他开始比较电脑程序注释与基因代码之间的统计性状的区别。这里头肯定有很大的不同。在统计的结果中应该会显现出来。然而,垃圾DNA与活跃的代码序列没有什么不同。为了确定一下,Adnan在分析中加了一个程序:惊异的是,代码与注释的统计结果几乎是一样的。他检查了一下源代码,明白了原由:在斜杠之间只有很少的注释,将其排除在执行之外,这与C语言码的程序员通常的做法差不多。




Adnan是一个有宗教倾向的人,他想到了神的创造之手---但是当分析了序列内部的编码之后,他觉得这段编码不管是谁写的,这肯定不是出于上帝之手。这些人类基因的小段有效代码写得不是很工整,编写得相当随意,就像微软某个人写的一样。只不过写基因代码时,地球上微软还没出世呢。




地球上?这想法就像一道闪电划过...是不是这些基因码是地外文明的编写者为所有生命形式所编写,然后就以某种方式存放在这里,以备执行?这种想法真是又疯狂又怕人,Adnan一连几天使劲让自己别这么想。然后他决定继续。如果非代码序列是程序的一部分,且被作者放弃或丢弃,有一个方法可以使它们执行。唯一要做的就是将注释的符号去掉。如果在/*......*/中间的部分是有意义的,它将会被编译并执行!他选择了最类似基因的200组非代码序列,将它们类似/*,*/的去掉,犹豫了几天后他发邮件给他的美国老板,叫他想办法将这组基因植入螺旋杆菌或其他的宿主,以便使代码运行起来。




多年来生物学家一直试着解释这些垃圾序列意义,但没有多少进展。有时是无功而返,有时得出来的又仍然是垃圾。这个毫不奇怪。随手抓一把被隔离的电脑代码,然后又要把它编译出来。这当然会失败。最多它只能得出一些奇怪的结果。仔细分析代码,从整个注释中摸索出其功能,你还说不定能让其运行起来。Mussaelian选了200组序列进行了一番细致的统计分析后,从中又选了4个,开始着手研究,结果产生了少量的化学合成物质。




我那时一直急着等待Chang的回音,”Mussaelian博士说,“大体上来说这个是不是一种蛋白,或者是一种罕见的东西?答案很让人惊讶:据知这种物质只有在患上了白血病的人类及动物体内才会产生。怪的是,其他三种序列也产生了与癌症性质有关的蛋白。这个看起来已经不再是碰巧的了。当一个人唤醒了这个潜在的活性的基因的时候,它会产生癌性蛋白。研究人员开始搜索人类基因工程数据库,把这4种从垃圾DNA中分离出来的基因资料从中找出来。最后,找到了4个中的3个,列明为活性非垃圾基因。这个倒不是很奇怪:既然癌组织产生蛋白,那在某处肯定有一个基因含有这个功能代码的!后面的才叫怪:在活性的、非垃圾的基因代码部分,有问题的基因(研究人员称之为“jhlg1”,意思是垃圾人类白血病基因)并不是以逻辑序列打头。如“/*”这组符号就不在这里。但是“JHLG1”的结尾处却仍然带着"/*"。这个说明了为什么jhlg1在垃圾DNA部分里毫无意义,却在正常的、活性的基因组里发挥作用。编写人类基本基因代码的那位,将大代码用/*...*/隔离了出去,但是写漏了开头的那个/*. 并且他的编译器好像也很垃圾。任何一个好的编译器,即便拿地球上的微软来说,也很可能拒绝编译这样的程序。




Sam chang教授和他的学生开始寻找各种癌症有关的基因组,几乎所有他们所发现的这类基因都是以逻辑序列结尾的(比如将蛋白作为注释的“*/”号表示结尾),但是却都缺乏注释的头半部分的“/*”符号!这个表明为什么疾病最终会细胞损坏并死亡,而癌症细胞却能进行细胞复制并生长。因为只有少部分大代码是被意体化,它们不会协调地生长。我们从癌症中可以看到的是,只有少量异质的人类基因与一些寄生菌基因形成共生状态,从而造成非逻辑而又怪异的,并且很明显是无意义的生命细胞块。这些细胞块有自己的血管、动脉及它们自身的免疫系统,强有力地抵御抗癌药物。


我们的推论是有一种更高级的地外生命形态参与了这个新生命体的创造并且将其培养于各个星球上。地球只是其中一个。也许,在生命程序编写之后,我们的创造者培养我们就像我们在培养皿中培养细菌一样。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动机是什么-可能是一种科学的实验,或者是在新的星球上殖民前的一种准备方法,或者也可能在宇宙中培育生命体是一种长期实行的惯例。如果我们在人类的角度想一下,地外的生命编写者很可能只在一个大代码上同时做好几个项目,这些项目应该已经在不同的星球上产生了各种形态的生命体。编写者们很可能做得很急,他们把大代码功能大量地削减,并保留了用于地球的基本编码。不过,那时他们(可能)不太确信究竟大代码里哪些是以后用得到的,哪些是用不着的,所以他们把所有的代码都保留了下来。他们没有用删除的方法将代码行清除,而是把它们全变成注释,在赶工的过程中他们这一块那一块地漏写了一些“/*”号,就这样使得人类体内生长出了大量我们称为癌的非逻辑细胞。




有三种方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一是将所有的/*号及中间的注释删除,以此清洁(人类)基本代码,或是将遗漏的/*号全部添加回去,以防非逻辑的大代码与(人类)基本代码相混合。也可以采用第三种方法,将所有的/*符号清除,让基本代码与大代码作为整体程序运行。但遗憾的是,这三种方法都不是我们能做到的。如果我们可以有效地将基因插入到人类活体的染色体中,至少从编写者的角度来年,这种技术突破意味着我们可以立刻治愈所有未来的癌症。神秘的“垃圾DNA”及癌症问题看上去得到了解决,但不必期望有什么速效的疗效。我们能做的是尽量培养新的,带有癌免疫的人类基本调试代码。这要花费漫长的时间。对于我们及我们的子孙来说,在地平线上,还看不到希望。


“不过,从编写者的角度来看,仍然是有其积极的一面的。我们从我们的DNA中可以看到,它是由两个版本组成的:基本的人类代码及大代码。首要的事实是,完整的代码绝对不是在地球上完成的,这是经过确认的一件事。其二、基因本身不足以说明其进化性;这里头肯定还有更多的内涵,内涵是什么,在哪里,我们不得而知。其三、参与新项目的创造者,不管是编写者,工和师或是程序员,不管是在火星还是在微软,他们都会为其后的改善及升级预留余地。这里巧的是升级程序已经被包含在里面了--就是“垃圾DNA”本身就是隐含的及潜在的使我们基本代码升级的程序!我们已经知道某种宇宙射线有能力改变我们的DNA。知道了这个,有就有令人称道的方案。地外的代码编写者可以只消用一束相关的能量,在宇宙的某处就可以让基本代码将所有的/*号移除,将整个大代码(“垃圾DNA”)融为一体,一下激活我们所有的DNA。此举将会永久地改变我们,我们有的人会在几个月,有的人会在几代人的时间内改变。这种改变在形态上不会有很大变化(只是没有了癌症、疾病及短促的寿命),但会使我们的智慧突飞猛进。突然之间,我们会暂时有一个类似于石器时代尼安特猿人与(古石器时代)克鲁麦农人共存的阶段。老的循环会被更替,产生新的循环。整个程序是一套为高度生物电脑准备的带有内嵌的永不老化的能量及宇宙智慧的软件,其性能优雅、非常聪敏而又能自我调节执行、自我进化自我纠正。而我们现在的则是短促多病的生命代码,或者说是具备超级智慧、长寿健康的超级生命体潜力的生命。这就引发了一些令为迷惑的问题--基础代码的删减是因马虎的编写者仓促所为(我们看来),还是有意将部分大代码功能废除,却可以在任何时候在需要时通过“遥控”将其取消?


我们迟早会了解,每个地球的生命体都有着地外族人同样的基因代码,而进化并不是我们所想的那样,这是种令人难以置信的观点。这个发现或许会撼动人性的根基--我们的信仰中意识形态的上帝,及我们自身凌驾于命运之上的能力。只要模式没错,某天我们会发现所有的生命形态及整个的宇宙只是一整个巨大的设计或创造者智慧的思想的数学实践。  

别扯了,如果破解了垃圾密码,那肯定是诺贝尔奖了。
另外,这个匿名作者提及的前苏联编码破译专家Adnan Mussaelian博士,这个名字就比较喜感。本坛许多人都知道Adnan是哪个民族的常见名字,居然冠一个高加索地区的姓氏,然后在成为前苏联的专家,难道不觉得很怪异吗?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诺贝尔奖不见得就是权威吧,而且是很多年以后才会认可颁奖。可是这个令人震惊的发现还没有正式宣布呢。
文章只是说取得了突破,没有说完全破解。从文章看,研究人员确实付出了努力,发现了“垃圾”DNA是含有信息的,也能表达一定的蛋白。前苏联那么大,什么人没有呢?难道你认为这篇文章造假?从文章披露的研究过程看,造假可能性不大。
我也一直认为垃圾DNA片断是含有特殊信息的,关键是目前还无法解读~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这篇文章看起来引人入胜,但是细究起来,应该还是一篇 假消息。
我刚才上网搜了相关的2个人名,全部显示只有这一篇文章才有他们,不见于其他任何网页。
Sam Chang是一个典型的华裔名字,wiki显示相应名字的主人是一个酒店业的老板。
google一下,可判定故事为虚构。我告诉你们:同样此2个名字只显示于这篇文章,没有其他任何迹象表明世界上有这么一个Sam Chang教授和这么一个有伊拉克姓名阿德南的前苏联天才。
这里有一个贴子:
https://sites.google.com/site/na ... mpanies-own-our-dna
里面有这么一段话:
THE CANADIAN ARTICLE:  - ‘SCIENTISTS FIND EXTRATERRESTRIAL GENES IN HUE-MAN DNA’

Most researchers are familiar with the article published in Canada’s journal, ‘The Canadian’ – which describes itself as a ‘cross-cultural national Newspaper’ and ran an article entitled; ‘Scientists find Extraterrestrial genes in Human DNA’ http://www.agoracosmopolitan.com ... 07/01/08/01288.html

The article begins: ‘..A group of researchers working at the Human Genome Project indicate that they made an astonishing scientific discovery: They believe so-called 97% non-coding sequences in human DNA is no less than genetic code of extraterrestrial life forms..’

Although the article is a fascinating read, no one can assume that - because hue-man DNA is programmable - it must be of alien origin. Especially considering that they don’t have alien DNA to compare it with. No serious journalist or scientist would assume only ONE conclusion when the the information is at best, theoretical and at worst, based on fantasy. The article is well written using a mixture of scientific data, theoretical analysis and quotes from non-existent scientists. The article has gone viral on social networking sites and people are presenting it as the ultimate scientific proof that ET's created hue-mans.  

The Canadian article names the ‘GROUP LEADER’ of the ‘HUMAN GENOME PROJECT’ [responsible for non-coding sequences or Junk DNA] as,   Prof. Sam Chang...problem is, HE DOESN’T APPEAR TO EXIST – you won't find any listings for him on google; and other geneticists have never heard of him. The article is based on fantasy because Prof Chan doesn't exist and the article relies heavily upon a discussion with him. If you want a more balanced view from those who worked on the genome project, you should read the following article: http://www.bibliotecapleyades.net/ciencia/ciencia_adn07.htm

牛津大学专门研究神秘现象的Dr. Joseph P. Farrell在其主页上也有评论此事:
链接是:http://gizadeathstar.com/2011/05 ... o-dying-the-waters/

虚构的方法不可接受,即使有可能为真。
傻逼太多,懒得理会。
谢谢各位澄清,网上信息真是真假莫辨呀。我也认为文章某些地方有一定错误。例如编码写得随意,所以应该出自外星文明而不是上帝。这种逻辑似乎有问题,而且怎样判断出是随意呢。
但是编码的复杂程度如果按随机概率计算组合为人的DNA,恰好出现高级生命的DNA已经超过了宇宙年龄。所以,人是被创造出来从信息编码角度来看还是正确的。
很多DNA片断是起结构作用,而不是起信息作用。
Until you make the unconscious conscious, it will direct your life and you will call it fate.
目前已经确定某种狸藻是不含垃圾DNA的。
物变天汰,余者生存
也可能这个研究是机密研究,这位教授可能属于保密单位。从研究过程看似乎比较真实。
这种研究有啥好保密的?目前已知一种狸藻不含垃圾DNA,说明没有垃圾DNA是可以的。
顺便介绍一下狸藻,是一类食虫植物,属于唇形目,被子植物发展的顶峰之一。这类结构复杂的高等植物可以不含垃圾DNA更具有代表性和说服力。
物变天汰,余者生存
科学家在2013年完成了对丝叶狸藻基因组的测序工程。其基因组只含有8千2百万个碱基对,这相对于其他多细胞植物来说极为短小。[5]然而基因组容纳了整整2万8500个基因,这数量比基因组大得多的其他植物还要多。相比其他植物来说,丝叶狸藻基因组含有的非编码DNA非常少。[6]丝叶狸藻只有3%的DNA非基因,而相比之下,人类的DNA有98.5%是非编码DNA。[7]大部分开花植物的基因主要是以反转录转座子组成的,但丝叶狸藻只有2.5%的DNA是反转录转座子。[5]该发现可能预示着非编码DNA(俗称垃圾DNA)并不是生物必须的。[8]参与这项研究的维克多·艾伯特(Victor Albert)表示:“至少对于一种植物而言,垃圾DNA真的只是垃圾,它不是必须的。”研究基因组大小演变的T·莱恩·格雷戈里(T. Ryan Gregory)说:“这项研究进一步质疑了基因生物学对于大部分或所有DNA序列功能假定的简单化解释,却忽略了动植物间基因组大小的巨大差异。”

丝叶狸藻与番茄在大约8千7百万年前从两者的共同祖先分离开来。之后这两种植物都经历了全基因组复制(WGD),使其DNA组倍增。丝叶狸藻的基因组至少经过三次增大。后来大部分无用的DNA都已消失了,但番茄并未如此,以致其基因组大小只有番茄的十分之一。[8]

与拟南芥相比,丝叶狸藻每个基因的内含子都较少,且其启动子的保守顺式转录调控元件也被压缩。最关键的基因都回到了单拷贝的状态。但丝叶狸藻的线粒体及叶绿体基因组并未出现类似其他被子植物的压缩。核DNA通过大量的微缺失及一些大型的重组缺失进行压缩。据推测,在“马虎”的基因重组过程中,无用的序列随着时间的推移会被逐渐剔除。丝叶狸藻整个核基因组存在大量GC序列,其被认为已建立起了一种倾向于缺失的分子机制,但这并不排除存在导致保持该缺失的选择压力。节约能源或节约磷素的选择压力可能导致丝叶狸藻减少其核基因组大小。丝叶狸藻形成捕虫囊是由于环境缺磷而非缺氮,所以磷利用率的高低决定了在环境中的优势与否。先前已有证据说明更大的环境诱变量下会增加突变率,从而增加自然选择中缺失不必要的DNA的可能性,但没有证据说明该现象存在于丝叶狸藻及拟南芥的相对突变多样性中。
物变天汰,余者生存
DNA分析中通过统计技术推断人类起源存在很多问题,例如独立性假设:
http://daxianggonghui.baijia.baidu.com/article/28860
DNA分析中通过统计技术推断人类起源存在很多问题,例如独立性假设:
http://daxianggonghui.baijia.baidu.com/article/28860
shuibian 发表于 2014-11-26 17:17
没有可比性。人类起源的过程在分子人类学之前就已经有个大概的框架了。文中案例是因为完全没有实际证据,此种情况下再精密的推理也难免出错。
物变天汰,余者生存
线粒体只会遗传自母亲,以哺乳类而言,一般在受精之后,卵子细胞就会将精子中的线粒体摧毁。 1999年发表的研究中显示,父系精子线粒体(含有mtDNA)带有泛素(ubiquitin)标记,因而在胚胎中会被挑选出来,进而遭到摧毁。 不过某些细胞外的人工受精技术可直接将精子注入卵子细胞内,可能会干扰摧毁精子线粒体的过程。
又做梦了,如果真那样生物信息公司可以全部倒闭了。
没啥事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