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用卫星看微子开与商和藏族祖源》原创

作者:丁丁哥 2014/12/27

我很早就推测先夏应该有一个“开部族”,因为东北就有“开原”这个地名,另外还有“新开岭”(还有“新开镇”等,“新”可能是“兴”),以及朝鲜境内的“开城”,但没找到更多的支持,后来,我又联系到河北“邢台”,因为“邢”字其实就是“开”的“邑”,而从“邑”又可以推论,“开”是先夏商族人的部族,因为商系的部族住地的统称就是“商邑”,“小邦周、大邑商”就是“商邑”之说的实例。

“开”字还有一个地名非常多人熟悉,这就是“平型关”,据网上资料介绍“平型关”原本其实是“平邢关”,在理解了尧王就是“平部族”之后,发现“平型关”应该就是与“平部族”和“邢部族”相关的一个关隘,尧王封在河北保定唐县的时候,其南部的“平山县”就已经离“邢台”不远,很可能后来两者一起上了山西,而“平”与“邢”的关联和并列,有可能就是“邢”以及“开”存在于先夏早期的证明,尧王大约是黄帝之后四、五代人的人物,如果“开”是在尧王之前既已存在,东北的“开”的地名就有了在先夏既已存在的可能。

有了这些认识,中国古代城市“开封”的“开”字的由来,也应该是真相大白了,虽然还没有找到关联的具体节点。

最近,我在研究商末的“箕子”与“鲜卑族、藏族”的关联时,发现同为殷末三仁的“微子”也有类似的关联,这要从“微子”被称为“微子开”说起。

“微子,子姓,名启,世称微子、微子启(“微”是国号,“子”是尊称,“启”可能因为是在商丘宋国开国第一代国君,这跟“夏启”一样),微子是商王帝乙的长子,纣王的庶兄”,但非常奇怪的是,到后来的汉代时因避汉景帝刘启之讳,由后人将微子的名字改“启”为“开”,所以,微子也叫“微子开”。


为什么“微子启”被改称之为“开”?这似乎没有人关注过,不过,因为我是一直带着对“开”字和“开部族”的疑问,当我看到“微子开”的“开”字时,即时就感觉眼前一亮,这会不会因为“微子”的族属就是“开”呢?


在周灭商的年代,“微子”应该离“周”和“箕子”不远,而且是与“箕子”同为商族,“箕子”具体是在陕西的“韩城、朝邑”以及湖北的“襄阳”,在卫星地图展开搜索,发现“襄阳”不远处紧挨着的就是“荆州”以及“荆门”,这两个地名明明白白就都是“开”,以前我反复说过,古代的“艹”其实是“艸”,这是举起双手认作奴隶的表达,在这里似乎又一次得到印证。


“负荆请罪”故事原型的“荆”,可能就是与“微子”的“开”有关,因为按古籍描述:“周武王灭商之后,微子持祭器造于武王军门,肉袒面缚,左牵羊,右把矛、膝行而前,向武王说明自己远离纣王的情况,周武王很受感动,乃释其缚,复其位如故,仍为卿士”,这里说的“矛”可能就是荆字里的“刂dao1”

如果你不相信“襄”与“开”是有所关联,这里还可以再举一例,中国历史上是有“襄国”的,而“襄国”的地望就在河北“邢台”,“邢台市”的别称甚至就叫“邢襄”,“襄”字始终是与“邢”和“开”紧密相连的!


再打开卫星地图搜索看看,荆门市竟有“襄江村、襄河村、襄家冲”等地名,而“荆门市”竟有“襄河堤、襄东大道”等地名,原来“荆”就是关联于“襄”,人人都说“襄阳”是“襄水之阳”,但原来“襄水”的江、河甚至河堤都是在于“荆”。


“微子”在各方面跟“箕子”都很相似,“箕子”在周灭商之后,离开了陕西朝邑、韩城和襄阳等的原点四散而去,其中由“襄”和“壤”字指示其一路去到朝鲜“平壤”,这是成为鲜卑的一支,还有一些“壤”指示其是去了“藏区”。


而“微子”也是在周灭商之后,应该也是四散的离开原点的“襄”和“荆”,而这个“荆”字和“开”字,则指示了“微子”的“开部族”有些也是去往“藏区”,所以在卫星地图上可以见到带“开”字的原始地名地名,在“藏区”及周边有一些聚集性的存在,其中比较突出和典型的有:


四川甘孜藏族区——“热开、开雄、贡开、辛开、多开、开郡、开益、开隆、咱开、开村、开绕村、开拉咱、三必开、扎马开、开湘路、开沃希、辛开措、却开隆巴、多开玛岗、多开雅冈、曲开隆洼、公研开呷里”等;


西藏日喀则地区——“开加、车开、开当、开勒、扎开波木、开扎当玛、开扎喔玛、开巴、开若、开角、开久、开沱、开隆、开热、开娃棒、鲁开拉、开日阿、霍开比莫、开康木渣、开巴均扎、开堆次庆”等;


西藏那曲地区——“开雄、开尼玛塘、将昌开桃、生开加啰、多仁玛开库、开巴赛日果、开玛雅朵、朗钦开库、地保开多、则布理开则、开巴赛日果泅岗、痛开、开玛日、开窝玛、热开勒、开巴打格、昂杈开候”等另外在那曲地区还有“微水河”


青海固原市——“开城乡、开城镇、开城沟”等;


西藏玉树地区——“开巧果、塔开赛科、军钦开洛、色开如瓦、扎开陇巴、开古曲顶、格开拉美曲、开郭”等。


“开”字不仅能帮助认识藏族的祖源,而且还能帮助认识“商”的祖源,“开”字在汉语中常用于“开头、开始”的组词,这些很可能就是源于对“商”的族源记忆,“商”可能以“开”为先头,由“开”而启始,而这很可能是在指向盘古的嫡妻常羲,或者常羲的十二个女儿中的大女儿,估计第二种可能性会大些,如果这个判断没错,常羲的大女儿可能就叫“开”,商系的始祖“契”可能是“开”的儿子或后代,“开”字与“契”字在古语中是对音的,用现在的广州读“契”字就是念为普通话的“开”,几乎完全相同。


而按此推论,古代“契丹族”的“契”应该也是源于对“商”的记忆,北方草原的少数民族可能多数都源于“商”和“夏”,而且很多是在“周灭商”之后离开中原四散发展。


由《丁丁哥的家》原创:http://blog.sina.com.cn/gzddg


增补:

夏商周的历史与以下的家庭生活有关:盘古有三个妻子,嫡妻常羲,中间娥皇,老三羲和,由于嫡妻结婚时间最早,所以其十二个女儿虽属女性后裔,但由于年龄相对较大,成家较早,所以在先夏的历史上其实是有很强的实力,特别是其中最大的几个,这就是“商”,也是十二支,可惜具体记载已经不多,而娥皇虽然生有男女,但更是绝少有见记载(可能是“狄”),老三羲和为盘古生了十个儿子,因为正好就要进入父系社会了,这是先夏的精华,但到进入中原之前,可能因为后面几个还小,所以只有五个可以立帝,立帝可能是成家的意思,三皇五帝的五帝应该就是这五个人,而在这五个人成长的时段,常羲的孙辈已经在羲和家做事,用现在的话说,应该是管家或生活助理,而羲和的娘家可能是“夏”,另外还有盘古的母亲华胥氏,这是风部族的老首领,风部族比任何其它部族的历史都长,其有十二个分部,体量极大,其可能讲普通话,所以中国讲普通话的人群最大。
中华源流探寻QQ群:493631709。
分子人类学基客联盟QQ群:463619584。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8-4-28 08:30 编辑
增补:

夏商周的历史与以下的家庭生活有关:盘古有三个妻子,嫡妻常羲,中间娥皇,老三羲和,由于嫡妻结婚时间最早,所以其十二个女儿虽属女性后裔,但由于年龄相对较大,成家较早,所以在先夏的历史上其实是有很 ...
丁维兵 发表于 2014-12-31 07:49
一起化三清呀,从白令吉亚斜拉里向西南投来三叉戟:



Fig. 1 Asian samples location and population relatedness. (a) Geographic location of the sampled populations (generated by R 2.15.2 and Microsoft PowerPoint 2010); (b) Principal component analysis (PCA) of all the 10 Asian sample populations
(自:http://www.ranhaer.org/viewthread.php?tid=38017&page=1#pid542181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