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本帖最后由 wslgt888 于 2015-9-12 15:19 编辑
不能吧?这我真不敢相信了!不要说古人没见过大山大水,不是伊犁河,塔里木河和额尔齐斯河、青格里河也是不错的选择。 48# wslgt888
癯鹤 发表于 2015-9-12 11:02
“十年,五星错行,夜中,星陨如雨。地震。伊、洛竭。”正是因为伊洛不是大河,才可能枯竭,而且是季节性河流,在一年里有枯水期,是因为冰川融水的缘故。而中原直到商朝中期还是亚热带气候,生态环境非常好,所以枯竭的不可能是今天的伊河与洛河。至于星陨如雨,最大的陨铁在青河,很可能远古时期此地域是下过不小的流星雨的。地震,未曾听说过洛阳有过地震,而天山大峡谷地区,乌鲁木齐附近是地震带。
只要将吐鲁番盆地与南阳盆地调个,就能发现问题所在了,山寨的原点找到了。
曾天山
有夏虽衰,杞缯犹在。
http://blog.sina.com.cn/zengtianshan
正版的伊阙实为天山峡谷。这是一条达坂城与吐鲁番之间蜿蜒20多公里,平均宽度300-500米之间的天然河谷。
故此,《史记.孙子吴起列传》:“夏桀之居,左河济,右泰华,伊阙在其南,羊肠在其北,修政不仁,汤放之。”
额尔齐斯河在东,霍拉山在西,天山峡谷在南,天山古道在北,则夏桀之居,达坂城无疑了!
曾天山
有夏虽衰,杞缯犹在。
http://blog.sina.com.cn/zengtianshan
最近看了朱大可的《华夏上古神系》,建议大家看一下,免得随便找一些词或地名在那里瞎胡闹。
傻逼太多,懒得理会。
本帖最后由 wslgt888 于 2016-12-23 12:34 编辑

《史记.殷本纪》:湯歸至于泰卷陶,中壘作誥。既絀夏命,還亳,作湯誥:「維三月,王自至於東郊。告諸侯群后:『毋不有功於民,勤力乃事。予乃大罰殛女,毋予怨。』曰:
『古禹、皋陶久勞于外,其有功乎民,民乃有安。東為江,北為濟,西為河,南為
淮,四瀆已修,萬民乃有居。后稷降播,農殖百谷。三公咸有功于民,故後有立。
昔蚩尤與其大夫作亂百姓,帝乃弗予,有狀。先王言不可不勉。』

历史记载中的上古文明的发生地,西為河,東為江。验证了河与积石的真正地理位置-阿尔泰山西边的水系。
曾天山
有夏虽衰,杞缯犹在。
http://blog.sina.com.cn/zengtianshan
《史记封禅书》:“昔三代之皆在河洛之间。”
司马迁的记载并无过错,三代均在河洛之间。但河洛的地理在夏商之际发生的变化,是后世所不能理解的。所以《史记》所记述的事情是按照文献而来,而其中的变化也是不为太史公所知。所以西汉时期所记述的历史,大体还是谨慎的。
但是汉代的历史学家,是很难只通过古籍文献来复原历史原貌的,
曾天山
有夏虽衰,杞缯犹在。
http://blog.sina.com.cn/zengtianshan
本帖最后由 wslgt888 于 2017-4-18 08:57 编辑

《史记•大宛列传》:‘于阗之西,则水皆西流注西海。其东,水东流注盐泽。盐泽潜行地下,其南则河源出焉。多玉石,河注中国“。《汉书•西域传》:“于阗在南山下。其河北流与葱岭河合东注蒲昌海。蒲昌海一名盐泽者也。去玉门阳关三百余里,广袤三百里,其水亭居,冬夏不增减,皆以为潜行地下,南出积石,为中国河云。”

河源论通过论述河水从罗布泊潜入地下,再从青海潜出,形成黄河,来验证黄河是正宗的“河”。汉晋时期定义黄河的起源,是为了说明“河”是亘古不变的,从而树立中原王朝的正统,但这是无逻辑的,没有逻辑就失去了真正的创造力。秦汉的文化建立在了对先秦文献的曲解与误读上,这样的错误体系形成后,对自然与科技的认知便停滞不前了。
曾天山
有夏虽衰,杞缯犹在。
http://blog.sina.com.cn/zengtianshan
在阿尔泰市西南的骆驼峰,考古学家发现了一副远古岩画。岩画的画面是鹳鸟啄鱼,而旁边则站着一匹马。画面中,鹳鸟高20厘米,鱼长30厘米。同样的图案在陕西北首岭出土的彩陶壶,河南临汝出土的陶瓮上都有体现,图案主体与构图模式也是非常的相似。
这种现象意味着,额尔齐斯河流域与黄河流域在遥远古代思想文化上的联系。
曾天山
有夏虽衰,杞缯犹在。
http://blog.sina.com.cn/zengtianshan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6-19 11:51 编辑

54# wslgt888 让我想到马头娘、柏灌、鱼凫等等。但是兄台也不贴附图片让我这个不能出门的书生开开眼,真有点遗憾!有图片做证据,才是极好的,图样图森破,有图有真相。开个玩笑,刚才发现一幅图——大概是用来黑韩国历史观的。其实呢,和我设想的也不无雷同(这个不是开玩笑!),大概是文化所见略同之故。我以为南西伯利亚和新疆以及帕米尔、克什米尔一带乃远古昆仑,天下之中。古亚特兰蒂斯遗民勘测后确定的,也是他们的集会地——文物不发达也没什么,贸易场,人去场散,不一定留下什么。类似东亚的中原,看起来文物也不一枝独秀,但就是文化交汇地,所以得天下之鼎。地理优势很重要,四方诸侯只能问鼎中原才算正统。

6楼
(自:http://bbs.tianya.cn/post-worldlook-271067-1.shtml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我以为南西伯利亚和新疆以及帕米尔、克什米尔一带乃远古昆仑,天下之中。古亚特兰蒂斯遗民勘测后确定的,也是他们的集会地——文物不发达也没什么,贸易场,人去场散,不一定留下什么。类似东亚的中原,看起来文物也不一枝独秀,但就是文化交汇地,所以得天下之鼎。地理优势很重要,四方诸侯只能问鼎中原才算正统。...
癯鹤 发表于 2017-6-19 11:48
昆仑就是帝之下都,天下之中!由于地球是圆的,其实任何地方都可以把自己当做天下之中,大部分民族、宗教都把自己的文化重镇当做世界的中心(除非是文化学习者、受教者,以宗师圣地为中心)。比如麦加城、复活节岛、墨西哥城、库斯科城等等。
但是为世人认可最普遍的世界中心有三个:
1)新疆三山及其附近。这是欧亚大陆之中心。
2)耶路撒冷。这是欧亚非旧大陆的中心。
3)河南中原。放到全球人类迁徙扩散的地质历史、种族历史、社会历史来看,这里的确当之无愧,西有非洲、欧洲、中东、南亚,东(经北边的西伯利亚)有美洲,南有南洋、大洋洲,乃五洲中央。以故赤县神州虽偏居欧亚大陆之东南,实际确实是人类种族文化的中州——当然从文化重要性来说,明显西重东轻,但现在单从当今文化政经局面来看,其实位于中州东方的东亚沿海及岛屿——中日韩,以及美洲、澳洲,加起来远超西半个(虽因欧人迁徙,文化播迁,但是重心转移,则是人随地转,人挪活)。
对于中国文化上的昆仑,我以为主要有两个,新疆和中原,所以“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言与神同在,文章本天成!言即是神,经世震惊!
耶路撒冷那嘎达的昆仑有早期现代人(出非洲?)的化石。而新疆、中原这两地的类似丹尼索瓦人的现代人化石,也说不定是修道成仙的古人呢!骨化石,让人想起涂山氏呀!
看看灵井遗址的位置,简直就是中原之中!(果壳网不让转载,贴个链接:http://www.guokr.com/article/442043/?_block=article_interested&_pos=1&rkey=abfe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耶路撒冷那嘎达的昆仑有早期现代人(出非洲?)的化石。而新疆、中原这两地的类似丹尼索瓦人的现代人化石,也说不定是修道成仙的古人呢!骨化石,让人想起涂山氏呀! ...
癯鹤 发表于 2017-6-19 13:00
想起了《Bible》中罗德的妻子也变成了石头,还有希腊神话看到美杜莎(水神之一,跟洪水灾变神话可能有关)的人会变石头。希腊神话还有丢卡笠翁夫妇抛石头变人的传说。内蒙古自治区民间有猎人海力布的故事。
突厥立杀人石的传统,大概有类似的萨满教意义。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昆仑就是帝之下都,天下之中!由于地球是圆的,其实任何地方都可以把自己当做天下之中,大部分民族、宗教都把自己的文化重镇当做世界的中心(除非是文化学习者、受教者,以宗师圣地为中心)。比如麦加城、复活节岛 ...
癯鹤 发表于 2017-6-19 13:00
曾兄理论春秋笔法,我也不多说。
今天发现一条极重要新闻,似乎对你我的理论很有佐证价值,特地献上:

石印上“五己”俩字极为让人震撼:
中央于天干为戊己,于地支为午子(子午,本初子午线-日期换届线)。汉朝在西域有戊己校尉,有东王公西王母神话,证明汉朝是认识到自己并非中央之国的——何况齐鲁之学乃汉朝显学,齐人邹衍有大九州说。
还有那个像休或立木的字,也说不定跟修建土木工程有关呢?这会不会是共工部落工程师或监工的章呢?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曾兄理论春秋笔法,我也不多说。
今天发现一条极重要新闻,似乎对你我的理论很有佐证价值,特地献上:

石印上“五己”俩字极为让人震撼:
中央于天干为戊己,于地支为午子(子午,本初子午线-日期换届线)。汉 ...
癯鹤 发表于 2017-6-22 23:00
美国《纽约时报》在第一版上刊登了中亚安诺遗址新出一件石印的消息。这件石印是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希伯尔特(F.T.Hiebert)博士发现的。安诺遗址属土库曼斯坦。石印出于一处多间土坯房址中一间的地下。质料是有光泽的黑玉(jet stone),印背有横置圆柱形钮,印面正方,边长稍小于1英寸。面上刻有4或5个符号,笔画里有红色。对与石印共存的炭测定,年代为公元前2300年。出席哈佛会议的学者指出,石印上的符号肯定是文字,但不是两河流域、伊朗或印度河谷的古文字。

安诺石印的年代是2300BC,处于黄帝与舜帝之间的时期,也是记载中的文字初创期,是与仓颉造字的记载相吻合的。
土库曼斯坦的安诺位于土伊边境,也是欧亚草原通道与伊朗高原的交界处。安诺石印的出土地点正位于欧亚大陆的远古黄金之路上,而黄金之路是以阿尔泰山为起点的,所以安诺遗址的石印极其可能来自阿尔泰地区。古籍记载“河出图,洛出书”,河洛是出文字之所,那么安诺石印就是解释“河“所在地域的重要证据。
曾天山
有夏虽衰,杞缯犹在。
http://blog.sina.com.cn/zengtianshan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