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鄂君启舟节释文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6-10-3 21:05 编辑

弄了几天,感觉还不错,完全确定了"庚、内、逆、逾"这几个字,对字型的变化特点也有一定的了解。
由于对湖南水系不熟,最后一段如何走?望高手在图上标出或明示。谢谢!
丐不就是“沔”吗??愈逆庚内都是动词,动宾结构
愈=逾,逆现代成语的逆水行舟,或者理解为迎着水流溯源航行,都好理解
但是庚,内我不熟悉那里的地理
不敢乱说
签名被屏蔽
图呢?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6-7-22 18:21 编辑

再补三张水系图:1洞庭湖,2湖南水系,3汉水流域

洞庭湖及湖南水系.JPG
2016-7-22 18:21



汉水流域.gif
2016-7-22 16:25
1

评分次数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7-5-8 14:13 编辑

下面附一份经人整理的参考文献:
http://www.bsm.org.cn/show_article.php?id=2318
一条水路没有解决,大家就像无头苍蝇,全是胡猜乱想,不能顺理成章。
涉及的古地名,可参考《中国历史地图集》。还需要找到马王堆帛书地图地名的清晰版(找到了原文稿,复原图中能看清楚的地名没几个,而且与今名大多不同,只是按位置推定的,参考意义不大!)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6-10-8 19:57 编辑

下面再附上一篇释文(见《殷周金文集成釋文》),综合了多人的研究结果。虽然还有部分地名释字存在异议,但路线还是顺畅的。
鄂君启舟节释文.JPG
2016-10-8 19:44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6-10-8 08:16 编辑

在许家窑遗址年代讨论时,就提到了这个帖子。扯完了山西横北墓以后,按照承诺,又为hercules恢复了这个帖子。希望专业大神或业余爱好者来扯扯。有些问题其实是相通的,或说是相似的。比如,我很早就认同“庐江”位置如《汉书》所述(已从多角度证实,也与族谱相符),为什么被人们争论了一千多年?出土《鄂君启舟节》之后,还有很多专家认为是“浍江”,复旦魏嵩山教授也曾提出庐江、浙水出自率山(与《汉书》庐江不符,与《水经注》说法相近)。欣慰的是,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同舟节中的“泸江”就是《汉书.地理志》中的“庐江”,这应该归功于复旦谭其骧教授,也得到了北大辛德勇教授的认同。
我作为一个外行,已据这个铭文解决了两个问题。这个铭文难度最大,极具挑战性,研究它可揭示很多历史问题:
1.文字的演变
“北方古代人群与晋侯Y-DNA”一帖中,提到《诗经》可被今人阅读,而金文释文却在造字,为什么韩凭的名字有多种写法?还有一些古地名存在类似情况。前者是否经过早期整理,而韩凭、楚简等却没有经过这种过程?对照《汉书》与《山海经》对庐江的记载,可知地名记录也是“与时俱进”的!
我们今天为什么不循着这个思路去释文?(在裘大师面前不能这样说话)
比如,上面舟节中的四个连接动词,“庚”为什么不释为“更”(更换,转至下一码头)?“内”为什么不直接写作“入”?(上楼是少见的如此释法)”上+止“为什么要写作“辶+上”而不直接写作“逆”?(逆流而上)。只有“逾”(顺流而行)直接保留,却有人错误地解释为“涉”。
2.地名、人口迁徙
在古史研究中最容易引起混乱。我以前的帖子,经常以地名为线索来思考人口变迁,应该是一个方向。既然有人认为《穆天子传》基本写实,为什么不依此研究河宗氏等问题,毕竟它更早更可靠。
我在一个帖子中,从寻找“高唐、盛唐”、“松阳、枞阳、松兹、松滋”、“兹方、爽鸠、鸠兹、舒鸠”的关联,找到了晋代山西、山东人口经安徽到达江汉平原的史籍证据(芜湖、宿松、松滋地名志均未提到),对皋陶氏的迁徙也明晰了许多。南阳一带的人口也曾在秦末、东汉末、晋代到达过安徽南境。从桐乡地名看,是否在更早时期与山西相关?还有山东的琅琊,更早时在安徽。霍山等地名早就提到过,这里不述。南人北上又回归,几乎都与长江水系的湖北安徽段有关。暗合与夏人有关?河南洧水、黄河一带似与商朝的河宗氏有关!
3.湖南水系及地名
上面释文中,湖南古代水系及行船路线,水名基本未变,有三个地名释法不一定是定论。由此可知两千多年前哪些水路是相通的,还有茶叶贸易。也涉及舜帝陵、鬼仔岭等问题。湖南的人口、地名,有几波变化?(此舟节与马王堆地图可作参考)刘秀祖上从湖南到湖北枣阳,”舂陵“这个地名在两地出现,更早时期在哪里?类似的还有高唐地名。
4.争议最大的一条路线
“鄂”至“汉”(或滩)这条路线,地名几乎都存疑。“鄂市”的位置,“油”(淯,今白水)的释字,尤为重要。其中释为“穀”的字,可否为殷或厝?“襄”释得最牵强。厝字有唐代证据,无人提及。此水路某处地名或与韩王安、昌平君囚禁处有关。南阳、随枣一带的白水、唐河、唐县等地名,也在山西等地出现,应该对应同一支人口迁徙。
5.“逾夏”或可解决大问题
如果顺汉水而下,到达孝感以南(大多数人认为在京山东南,更像是陆或王阝——汪古。只有上楼把汉水中段这个位置当作襄阳的“襄”),把汉水经天门、汉川到府河水道称为夏水,在盘龙城附近汇入长江,则“逾夏内云阝”与现在所见资料都不矛盾。途中有下辛、安辛这类地名,似很古老,或许可证”盘龙城“最早为夏城。我是提出这个想法的第一人。以前有人提出夏水是江陵长江至汉水连通段,把云梦、郧公都弄到监利、华容一带了,认同度不高,与上述舟节“逾夏”的方向也不符。武汉西北的天门、孝感、黄陂值得深究,说不定能把石家河文化与夏商连接起来!
........
展开上面任意一段,都可以写出几千到几万字的内容。如果继续深挖,必将解决一些历史问题。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6-10-3 21:01 编辑

这个帖子,不是简单复制一些旧文章,就可以发言的。别指东说西,是让你以此为题发高论!
欢迎hercules来这里指教!
Hanhe 发表于 2016-10-2 21:53
上一次就听你说过。但是翻了一遍论坛不知道你的论证在哪里?
O3a3c* (M134+, M117-)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7-5-19 06:11 编辑

山西横北的倗国问题有了初步结果。借助问题激发探讨,“高唐”又清晰了!
刚才又看了一遍,前面把记述尧的一段误作舜事了,待修改。高唐定位没问题,这里与皋陶氏有关的可能性更大,所以我前面把它与陶唐氏又弄混了。我以前一直感觉JS002611对应皋陶氏。不过,皋陶氏以司法见长,似与三苗有关。尧、禹伐三苗的一个理由是不信鬼神,这个很有探究价值!类似的,还有夔国不祀祝融与鬻熊而被楚国伐灭。
还有,《纪年》“帝命夏后征有苗”,接着是“有苗氏来朝”,似乎达成协议后再迁三危?
细究古籍,黄帝一系的最早线索全在湖北、陕西、四川、河南,甚至可以追溯到黄帝之前,应该都跟大洪水有关。要么是人口整体北移,要么是接触北方或西北人口后被更强悍的黄帝族征服,意思是周初的北方人口可能原来就在中原。在大洪水时期,南方、西南有高山躲避,大部分人口并没有北上,他们的改变是在汉代北方人口南下以后。
以后有空再探讨!
《竹书纪年》载:
帝挚少昊(皞)氏登帝位,有凤凰之瑞。(帝挚)或曰名清,不居帝位,帅鸟师,居西方,以鸟纪官。
虞舜封于唐,即位居冀,游于首山、祭于洛,初巡狩四岳,作游宫于陶,游居于陶,陟(崩)于陶。
帝挚少昊氏、帝颛顼高阳氏之后有唐侯、帝尧陶唐氏、帝舜有虞氏。尧舜与伯鲧、禹,基本属于同时代。“洪水既平,归功于舜”、“禹代虞(舜)事”。

据史籍,大禹、秦始皇、汉武帝,均在“高唐”(汉武帝时称盛唐),遥祭湖南道县的舜帝陵。
楚国屈原诗中多次提到“高唐”,再结合秦始皇、汉武帝巡狩路线,高唐应在邻近江汉平原或湖南北面的某高地。之所以称高唐,应该是最早的“唐”地。此后再山东、河北、山西,还有湖北随州、重庆、安徽,都有“唐”字地名。安徽的陶唐氏后裔是汉代的,其金寨或枞阳“盛唐”地名应是错误考证而来。不过,我还不确定安徽至江浙一带的桐字地名,与山西相比,哪个最早。
如此,尧舜时的"陶"在湖南道县、“唐”在陶的北面!

众多古帝陵中,只有湖南道县的舜帝陵争议最小,所以定这里为陶;唐则可能在南阳与随州交界处,这里有唐河、唐县镇、唐王村。楚国对长江流域及山东的地名影响非常大,基本是地名随人口迁徙。但是,随枣走廊的地名较稳定,因为当时曾国对楚国比较顺从,地盘没有易主。
湖南还有炎帝陵,湖北随州有厉山,也有炎帝传说。看来,这一切不是空穴来风。石家河文明的辉煌,也容易得到解释。但是,这里的人口最少经过两次巨变:禹征三苗达到了惊天地泣鬼神的程度,西周对鄂国进行了灭绝性的屠杀。
秦汉时人们是认可道县舜帝陵的,马王堆地图上标出了舜陵,还构画了建筑,有九根冲天大柱。此后战乱频繁,炎、舜帝陵建筑多次毁灭,北宋时花了不少力气才找到原址,其中炎陵只找到大致区域。

根据史籍与地名变迁,夏朝创立前后,这里的人口向北进入中原,商灭夏又分别向南、北、西北迁徙。山西陕西一带地名,多在长江流域及河南出现,就是同支人口迁徙的明证。楚先人曾为文王师、成康之世熊绎在周朝任职。分封到江汉,很可能是人口回归,分封诸姬到汉东,太伯奔吴(虞),可能也是如此。之后,江汉人口又随着楚国沿江而下,远至山东。
总之,四五千年前的大洪水,使长江流域与中原的人口主体发生了变化,这是可以肯定的。远古时代,长江流域的重要性不容忽视。
至于黄河,仅两三千年时间,自太行山脚至山东济水,横扫了一遍。如果不是商周王朝,黄河流域的重要性不会那么突出。只是这一线的水路贸易对历史影响很大。

太昊氏与尧帝有关吗?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7-5-22 16:34 编辑

https://www.toutiao.com/i6416870837244133890/
如果非要套用史籍与传说,则是:
1.尧封于唐,即帝位时称陶唐氏,居冀,“命羲和历象”。族人部分随迁,夏初在东方建立羲和国,夏早期仲康世,“日有食之,命胤侯帅师征羲和”
如果初陶在湖南,太昊一族就与“三苗”刚好错开了,而且伏羲族离开后,三苗就作乱了。
帝尧陶唐氏命崇伯鲧治河,数年后又黜崇伯鲧。尧使四岳锡唐侯命,”洪水既平,归功于舜“。
帝命二女嫔于舜,禅位于舜。此时,司空禹治河。尧建陶宫、游居陶宫,葬于陶。

陶在哪里?今人说唐在河北,陶指山东定陶。感觉比较合理,不容易被推翻。这样,前面的假设与此不符!目前还不能完全排除湖北及周边存在一个更古老的“陶”。
2.舜生于姚墟,耕于历。尧禅位于舜,舜多年后正式即帝位,也居冀,并作大韶之乐。帝命夏后征有苗,命皋陶作刑。有西王母来朝。十四年后,命禹代虞事,命子义钧封于商。
禹称帝后,会诸侯于会稽,杀防风氏,再征风及黄淮

舜帝居于鸣条,次年陟(崩)。鸣条有苍梧之山,帝崩遂葬焉,今海州。
(以上加横线的内容出自《竹书纪年》,不一定是原文)

如果假设有虞氏起源地在江浙交界处,倒是没什么矛盾。余姚、苗、韶、房、庸、会稽、淮等地相近,而且在古籍中找到了舜与瑶民有关的疑似证据,这与孟子说舜是东夷人相符。目前,不排除湖南舜帝陵早于山西舜陵,也不排除中部有鸣条山、章山。不过,这个时间段要上推至商代以前。关键要找到更早的陶地名,它会在江西吗?汉代海昏侯封在江西,难道那里是远古的海州?
湖南九嶷山近广西苍梧,与今天的永州宁远县舜陵位置相符,有人会说相距太远。其实,在那一带就行,古代的空间概念不会太准确!我还怀疑鬼仔岭才是真正的舜陵所在地,当今纪念的只是舜庙,陵庙不同地是有记载的。

我此前就感觉JS002611似与皋陶氏有关,分布情况符合度最高。帝尧陶唐氏,即位前所封的"唐"(高唐?),如果在河南南阳与湖北随州之间,这里有枣阳雕龙碑遗址,是长江流域最早出现彩陶的地方,约距今6200年。如果对应早期的唐陶氏,也说得过去。

湖南道县舜帝陵偏南一带,瑶民比较多,说不定是从虞地带过来的(良渚可能是原瑶)。
很多人不认可苗族与三苗有关,但苗、瑶确实很古老(不包括后期混入的)。江西发现的最早陶片,可能就与古瑶人有关。早期的苗、瑶,是有过充分接触的。
瑶民我没接触过,接触过的苗民都不愚笨,整体层次明显高于汉代以后汉化的人口。
这类少数民族,好多是夏朝以后就与主流人群分离了,即没有融入商、周。
有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远古时代万邦林立,商末周初仍有千余方国,说明早期人口相对稳定。经过三代剧变,人口加速融合,在战国时期达到第一次混合高潮。
夏以前的帝系矛盾多多,先商先周也有中断,没有人能扯清楚。以上资料与分析还很混乱,只能当资料留存,我们需要在一大片混乱的传说古籍中找到若干定点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7-5-22 16:50 编辑

河姆渡文化兴衰之谜 河姆渡遗址位于浙江省余姚市姚江之畔。河姆渡遗址第四层以下为深达10余米的青灰色淤泥层,经检测发现有大量的海相微生物,证明河姆渡地区曾经是人类难以定居的浅海。1999年春,中国博物馆学会会员、河姆渡博物馆原馆长邵九华与余姚市水利局总工程师夏梦河、余姚市规划局高级工程师邵尧明一道,组成了《河姆渡文化兴衰与水环境关系的研究》课题小组。三人通过卫星遥感技术成果,发现河姆渡的地貌原来是一个天然的“工”字形结构。这一结构与沿海地区人民为促淤围涂,筑丁坝、顺坝的“工”字结构相似。正是由于这种特殊的地貌特征,造成河姆渡地区不断淤积,加上宁(波)绍(兴)平原只有这样一个“工”形地貌,从而使它在全新世海退初期最先变成陆地,成为原始人群的定居地。但是,全新世海退结束后形成的杭州湾喇叭口地形,使姚江平原的水流北排不畅,洪涝成灾,造成沟头冲刷。在特大洪水的切割下,“工”字形高地终于被冲出一个大缺口,姚江完成了改道东流的剧变,这时海水沿河道上溯,河姆渡变成一片水乡泽国,环境严重恶化,先民们不得不背井离乡,河姆渡文化最终在这里消失。
河姆渡遗址距今5000年至7000年,凌家滩约5500至6500年前,良渚文化距今5300-4500年左右,石家河距今约4600─4000年,神木石峁遗址距今约4000年左右。除凌家滩以外,以上遗址包括河姆渡都有人骨,然而没有一处检测过基因类型,应该是目前技术还不成熟。不是某些人说的南方没有可测的古人骨!比如,河姆渡人颧骨较高和宽,铲形门齿,与新石器时代黄河流域居民相同。而鼻骨低平、凹形鼻梁、低矮的眼眶,与我国南方新石器时代居民更为接近,应为南方蒙古人种。
山东的,多是春秋早期周封去的,君民为江汉之民,填补东夷空白的,好多小国都是这边去的,同时,周也封汉阳诸姬稳定汉水流域
云阝是否为郧,云,云梦泽以前很大的,云梦汉川潜江仙桃都是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7-5-23 07:16 编辑

山东是有个高唐,而且可能与商朝人口有关。从大禹、秦始皇、汉武帝祭湖南舜帝陵,以及屈原多次提到的高唐来看,最早的高唐应在江汉平原一带。
从楚国的情况看,云梦泽不会从孝感到公安、监利,这样会占据大部分江汉平原。这个问题肯定有一个说法是错误的。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