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崇山”即“塔儿山”说新证————夏族起源新探之二

本帖最后由 反恐 于 2015-8-17 13:58 编辑

2015年06月11日 10:09 来源:《中原文化研究》2015年02期 作者:刘铮

  【摘要】先秦文献中的“崇山”,不仅与鲧、禹密切相联,而且与尧、驩兜休戚相关。从文献记载来看,“崇山”又名“汤山”“狄山”“蛩山”和“岳山”。“汤山”即“唐山”,应与唐人、唐地有关;“狄山”当与狄人、狄地有关;“蛩山”乃“崇山”之异写;“岳山”则“崇山”之尊。从民族学的角度来说,尧、舜、禹同祖同源,属于同一文化系统,并先后继任同一部落联盟的首领,那么尧之陶唐氏、舜之有虞氏和禹之有夏氏三部族之聚集地相距就不会太远。目前,学界多认为山西陶寺古城即是尧舜之都城——平阳。今山西翼城的塔儿山,既处于狄地,又毗邻唐地,且距陶寺古城不远,尤为重要的是,其亦有“崇山”之称。所以,塔儿山当即古之“崇山”,尧葬于此,驩兜放于此,夏亦兴于此。

http://arch.cssn.cn/kgx/zgkg/201506/t20150611_2030561.shtml



先吴文化与点将台文化

2015年06月30日 10:46 来源:《江南论坛》2014年11期 作者:陈振康

  【摘要】
<正>三千多年前,太伯、仲雍从周原奔荆蛮(现无锡梅村一带),建立勾吴国,开创了吴文化。在这之前的文化,称之先吴文化。由于在文献记载对此几乎是一片空白,对先吴文化的研究,我们倚重于考古学的研究。在考古学,先吴文化是湖熟文化。


http://arch.cssn.cn/kgx/zgkg/201506/P020150630388332203235.pdf



广西古人类学研究新进展

2015年08月10日 11:03 来源:《广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年03期 作者:袁俊杰;韦璇


  【摘要】
广西是我国南方主要的岩溶地区,也是著名的古人类化石产地之一,从20世纪50年代起陆续发现了著名的柳江人化石、麒麟山人化石等;进入新千年以来,又发现了扶绥南山洞晚期智人化石、百色田东么会洞早期人类化石以及崇左木榄山智人化石。这些珍贵化石的发现推动了东亚地区早期人类进化和现代人起源问题的研究。近年来的古人类学研究,除了传统形态学研究之外还加入了现代科技手段(如CT扫描),新研究方法的运用弥补了传统方法的不足,有利于发现珍稀古人类化石所蕴藏的科学信息。


http://arch.cssn.cn/kgx/zgkg/201508/t20150810_2113015.shtml


试论辽西积石冢与辽东半岛积石冢的演变关系

2015年08月13日 10:10 来源:《赤峰学院学报(自然科学版)》2015年11期 作者:苗伟

  【摘要】红山文化晚期达到鼎盛的积石冢,在距今5000年前后突然消失,红山文化的消亡和辽东地区积石冢的兴起和发展存在着时间上的契合,这是一种考古学文化意义的迁徙,就目前的发现看,红山文化积石冢的分布以大凌河上游一带最为集中,地理位置偏于辽西地区的东南部,在时间上又有承接可能。

http://arch.cssn.cn/kgx/zgkg/201508/t20150813_2118139.shtml



从史前聚落地理变迁看台湾原住民文化的发展

2015年07月27日 09:02 来源:《华夏考古》2015年02期 作者:蔡彦


  【摘要】
台湾原住民的来源、迁徙和扩散,在台湾的历史研究上一直是个重要的问题。然而,受到研究方法和资料的局限,这个问题到现在仍有许多争议。本文试图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通过对台湾从旧石器时代到铁器时代发现的聚落选址进行统计,主要统计其所处的地域和地貌,描述台湾原住民的迁徙和扩散,进而解释台湾原住民文化的发展。本文通过几个时代的聚落分布的不同来解释台湾原住民文化的发展:(1)旧石器时代,台湾原住民集中分布在台东的海滨;(2)新石器早期,台湾原住民主要分布在台湾北部的丘陵;(3)新石器中期,台湾原住民开始呈规模地在西部平原聚落定居;(4)新石器晚期,台湾原住民集中分布在台湾东西两岸的低地聚落;(5)铁器时代,台湾原住民开始成规模的向高山迁徙。

http://arch.cssn.cn/kgx/zgkg/201507/t20150727_2094901.shtml



本帖最后由 反恐 于 2016-2-1 20:20 编辑

1.说距离陶寺不远的塔儿山即史书上“有崇伯鲧”、“融降于崇山”那个崇、崇山。

2.说先吴文化来自湖熟文化,湖熟文化来自点将台文化,点将台文化又受中原龙山文化王油坊类型、岳石文化影响很大。

3.广西崇左木榄山智人的发现为东亚地区早期现代人的研究提供了最早的年代学证据,比此前发现的周口店
田园洞人[18](年代距今3.9-4.2万年)提早了至少6万年,达10-11万年之久。

4.积石冢这种墓葬形式就在红山文化消失之后传播至辽东半岛地区, 成为该地独具特色的考古学文化遗存. 不惟如此, 在朝鲜半岛也存在晚于辽东半岛最早期的积石冢,从时间上、 从东北亚文化交流通道来看, 积石冢存在着从辽西至辽东、 再到朝鲜半岛的完整的传播链条.

5.台湾新石器时代的早期大体在距今6000~4200 年,这个时期的考古学文化是大坌坑文化,年代相当于中原的仰韶时代中期到龙山时代。大坌坑文化的遗址有 81. 5%分布在台湾北部的丘陵,这说明台湾原住民从海滨向内陆扩散。同时 7. 7%的遗址分布在台湾西南部的平原,数量虽少,但是却出现了稻作农业。7. 7%的遗址分布在台湾东部,这些居民仍然在海滨生活。
百度了下,崇山地名明清时还在,塔尔山就是崇山主峰
西亚农业起源研究成果对中国农业起源研究的启示
——欧弗·巴尔-优素福教授讲座实录
2015年08月20日 09:38 来源:中国文物信息网 作者:李昱龙

黎凡特地区的农业起源研究

  过去50年来,近地中海黎凡特地区的考古学研究揭示了该地区从晚更新世到全新世以来一系列的环境事件,人群流动性的特征以及狩猎采集行为向农业演变等问题。黎凡特地区总体面积为长250公里、宽80公里,距今12500年~8000年间数量众多的古人类群体生活在此,从考古学文化角度来看,该地区经历了纳吐夫文化、前陶新石器文化A期、B期和C期四个阶段。西亚地区的农业起源正是在这一时期这一地区所出现的。

  欧弗教授认为农业的产生可以通过诸多证据来证明。首先,最直接证据是驯化植物。从西亚地区定居村落中发现的植物遗存来看,并不是所有的作物都是驯化种,植物驯化是从距今11000年~9000年以来逐渐进行的。其次,人群的社会组织形式也是农业产生的重要证据。农业生产是社会性有组织的行为,需要古人类群体中出现首领以管理和领导整个人群的生产行为,由此而导致的社会组织结构的变化可以清楚地体现在黎凡特地区定居村落的遗址中。例如,用于举行会议的大型方形房屋,具有象征性意义的动物形象雕刻,以及复制房屋形状的神庙等。最后,农业生产行为中食物的储存是十分重要的,该地区发现有大量的食物储存设施,也从另一方面为农业起源提供了证据。

上述的一系列发现主要集中在黎凡特北部地区,而该地区也被视作西亚农业起源的核心区域。核心区域的农业起源和发展影响了整个地区人群的生计行为,最终从狩猎采集向农业生产过渡。欧弗教授指出,这一过程中人群间的交流是十分重要的。通过对遗迹、遗物的观察,我们可以看到,黎凡特地区人群的生计行为存在着地区性的差异,农业的产生并不是同步进行的。黎凡特北部地区是定居村落最早产生的地点。与此同时,黎凡特南部和东部等地仍生活有大量的狩猎采集人群,农业人群与狩猎采集人群之间的交流在这一时期是频繁的,而这种交流活动又进一步促使了农业从核心区域向边缘区域扩散。例如,狩猎采集人群生产的细石器工具和肉食产品是农业人群所需要的,而农业人群生产的植物性食物资源同时也是狩猎采集人群所必需的,人群间通过交换来进行资源优化分配。

  不难看出,西亚地区的农业起源是从核心区域开始,进而传播到其他周边地区的一种模式。欧弗教授认为,农业起源研究应该着重注意以下几个问题,首先是人群流动性的区域性差异,这反映了人群生计行为的差异,从而为分析农业人群和狩猎采集人群的区域分布提供指示;其次是人群间的交流,遗址中所发现的遗物可能不全是该遗址人群所制作的,物品间的交换和贸易是存在的;最后,在上述几点分析的基础上重建区域内的社会组织和经济结构地图是重要的,只有做到这一点才能够更好的判断农业起源、传播和发展的区域模式特征。

中国农业起源研究所面临的问题

  在介绍西亚地区农业起源的研究概况之后,欧弗教授分别对中国北方和南方地区的农业起源研究所面临的问题进行了分析。

  中国北方地区发现有大量的从晚更新世到全新世时期的遗址。例如,山西吉县柿子滩遗址年代为距今24000年~8400年,但是,在这一时间段内该遗址是被人群间断性的占据使用。旧石器—磨制石器—陶器在遗址中都有出现并存在共存现象。然而,由于该遗址并未有明确的农业起源的直接证据,且中国北方地区的农业起源的具体时间尚未确定,因此,对于进一步分析相关问题尚存在诸多困难。距今7500年左右的磁山遗址是另一处对研究农业起源问题十分重要的遗址。但是,该遗址在从晚更新世向全新世过渡时期存在着缺环,无法进一步确定狩猎采集人群向农业生产人群过渡过程。欧弗教授通过对中国北方诸遗址的观察,从社会组织结构的角度出发,提出山东西部可能为中国北方农业产生的核心区域的设想。他认为,从全新世开始,该地区出现了大型的方形房屋,体现了领导者的出现,这是定居农业生活的决定性因素,与此同时,墓葬中儿童数量的增多也体现了流动性的大幅降低(欧弗教授认为狩猎采集人群的高流动性特征导致了儿童数量很少,相反定居生活中儿童的数量则相对较高),黎凡特地区农业产生的核心区域在距今11000年左右也有着类似的特征。

  长江流域的农业起源问题与中国北方地区大致相似。彭头山与八十垱遗址年代为距今9500~7500年,但是,其狩猎采集行为与农业生产行为之间仍然存在着年代上的缺环。并且,在人群之间交流的问题上,中国的研究者往往对交流距离考虑不够充分。欧弗教授认为可以直接相互交流的人群间其距离应不会太远,黎凡特地区人群间的交流距离一般以几公里至十几公里为限,相距几十公里甚至上百公里范围的交流在西亚农业起源研究中是被认为不太可能。

建议与讨论

  欧弗教授结合西亚地区的研究理念与方法,在讲座的最后提出了中国农业起源研究应考虑的几个问题。首先,中国需要重视旧石器时代向新石器时代过渡时期的考古学研究,寻找狩猎采集社会向农业社会连续发展的直接证据;其次,以人群流动性为研究目标,建立区域性的人群流动性特征分布图,从而分析农业起源的区域性差异特征;最后,在上述基础上结合社会组织特征和环境背景,建立中国农业起源的区域模式。

  欧弗教授发言结束之后,参加讲座的考古文博学院师生与教授进行了深入的探讨。结合人群流动性研究这一问题,大家向欧弗教授提出多个问题。有学者认为狩猎采集人群也存在定居现象,这如何与农业人群进行对比;中国面积辽阔,南北方地区遗址众多,遗址间距离相对较黎凡特地区远,在人群交流问题上是否可以针对中国实际情况进行;人群流动性研究是否可以不局限于定性分析,是否可以通过定量手段来对比不同遗址或时期的人群流动变化特征等。针对上述问题,欧弗教授耐心的予以了解答,并为进一步研究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与看法。

  (作者单位: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
仰韶文化是中国古代文明主根

——访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长陈星灿

1921年,仰韶村遗址的发现和发掘,确立了“仰韶文化”,这也是中国新石器文化研究的开端,标志着中国近代考古学的诞生。纵贯两千年,仰韶文化形成了一个极为稳定的核心区域,深深影响着中华文明的起源、形成和发展进程。



近年来,随着河南灵宝西坡遗址、陕西高陵杨官寨遗址等重大考古发现的问世,有关仰韶文化的研究不断走向深入,对仰韶文化在中华文明起源中的地位和作用的认识也在不断深化。围绕相关问题,记者采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长陈星灿。

  《中国社会科学报》:对于仰韶文化的持续年代、地域分布和典型遗址,学界存有争议,请您介绍一下目前主流的观点。

  陈星灿现在一般的看法,大致认为仰韶文化距今7000—5000年,前后延续了约两千年。仰韶文化主要分布在河南、陕西、山西三个省,内蒙古、甘肃、青海、河北、湖北甚至四川等临近中原的省区也有分布。仰韶文化的研究,经历了从“仰韶文化”到“仰韶文化群”的变化过程,原来被称为仰韶文化的遗址,现在也可能被划入不同的文化,给予不同的命名,比如仰韶文化中心区所在的关中—晋南—豫西地区,被分为半坡文化、庙底沟文化、西王村文化,中心区之外的仰韶文化,则被给予更多的文化命名,如郑州地区的仰韶文化被命名为大河村文化,南阳盆地的仰韶文化被命名为下王岗文化,豫北冀南地区的仰韶文化被命名为后冈一期文化和大司空文化等,不一而足。原来单一命名的仰韶文化,现在成了既有联系又有区别且名字各自不同的仰韶文化群。但学者间的认识差别很大,主张“大仰韶文化”的学者也大有人在。

  仰韶文化是我国最早发现的新石器时代文化,研究时间最长,认识相对来说也最充分。在仰韶文化或者20世纪80年代以来被分割为不同文化的仰韶文化群的分布范围内,有数以千计的遗址被发现,数以百计的遗址被发掘,大家耳熟能详的也很多,比如渑池仰韶、西安半坡、陕县庙底沟、宝鸡北首岭、郑州大河村、华县元君庙、洛阳王湾、安阳大司空、秦安大地湾、华县泉护村、临潼姜寨、夏县西阴村、西乡何家湾、芮城西王村、荥阳秦王寨、郧县大寺、磁县下潘旺、濮阳西水坡、邓州八里岗等,均是著名的仰韶文化遗址,都有发掘报告或者简报出版。

  生命力最强的中国史前文化之一

  《中国社会科学报》:仰韶文化的研究是中国近代考古学发端的一个重要标志。与其他史前文化相比较,仰韶文化在华夏文明形成过程中处于什么位置?我们应该如何定位仰韶文化?其价值和意义表现在哪些方面?

  陈星灿:仰韶文化是1921年时任中国矿政顾问的瑞典地质学家安特生发现的,它是中国第一个被科学认知的新石器时代文化,当时即被称为“中华远古之文化”或“早期中国文化”。后来的研究表明,仰韶文化前后延续近两千年,大致可以分为三个或四个不同的时期。不管是作为仰韶文化看,还是把每个地区作为仰韶文化群或仰韶文化圈的一个独立文化看,仰韶文化都是多姿多彩的。它分布在以黄河中游为中心的广大地区内,在不同的时期,特别是在它的早中期,对黄河上下游及南北临近地区诸文化都施加了强烈的影响,但同时又吸收了周围诸文化的许多因素,建立起不可分割的联系。

  比较而言,仰韶文化是生命力最强、影响力最大的中国史前文化之一。不同地区的仰韶文化,来源不同,去向也不一样,这也是它们被学者分别命名为不同文化的一个原因。但总体看,不同地区的仰韶文化,在距今5000年后,大致都演变成了龙山文化,而龙山文化则是夏商文明或者说华夏文明形成的基础。当年安特生把仰韶文化称为“早期中国文化”,虽然他的立论基础在技术上有点问题(他把龙山文化的地层与仰韶文化地层混为一谈,把龙山文化的遗物也当成仰韶文化的遗物),但他却看到了仰韶文化和历史时期中国文化的联系。所以,说仰韶文化是中国古代文明的主根,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这也是仰韶文化的关键所在。

  形成于文化的不断交互作用

  《中国社会科学报》:有学者指出,公元前4000年左右,中原地区仰韶文化圏的庙底沟文化曾向周围地区施以强烈影响,形成中原地区史前文化对周围地区的第一次“冲击波”,您如何看待仰韶文化与其他“层级”文化之间的交流与融合?

  陈星灿:一般认为,仰韶文化可以大致划分为早中晚三期,处在仰韶文化中期的庙底沟文化,的确是当时势力最强大的史前文化。庙底沟文化以弧边三角形为特征的花瓣图案彩陶,不仅遍布整个黄河中游地区,在黄河下游的大汶口文化、长江中游地区的大溪文化和西辽河流域的红山文化中,都有发现;它的影响,向西远抵青海,西南则深入川西北,向北越过河套,东南则进入苏北,范围之大,差不多遍及半个中国,是任何中国史前文化所不及的。中国史前文化有多个文化圈,以仰韶文化为代表的中原文化圈只是其中一个,它和四周的文化圈之间的影响和联系越来越多,越来越紧密,但就规模和程度而言,庙底沟文化对周围地区的影响也许是最大、最深入的,说它是一次仰韶文化的“冲击波”也不错。当然,这种交往不是单向的,周围地区的史前文化也对中原地区施加了影响。庙底沟文化之后的晚期仰韶文化,即是一个相对弱势的文化,来自东方的大汶口文化、南方的屈家岭文化等,都对中原地区施加了很大影响,大汶口和屈家岭文化的典型器物,甚至远达豫西和晋东南地区,可见规模也不小。

  在公元前3500年前后的庙底沟时代,中国相互作用圈里面的几个文化,都已经走上了社会分化的道路,一方面各个文化圈的交往越来越紧密,文化越来越趋同,另一方面社会却越来越分化,越来越分层。龙山文化就是在这样不断的文化交互作用中慢慢产生的。中国古代文明也是在这样不断的交互作用中逐渐出现的。庙底沟文化的冲击波,为后来中国古代文明的形成奠定了基础。它的伟大贡献是显而易见的。(作者:记者 张杰 张清俐)

(原文刊于:《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年7月31日第779期 )
陶寺文化谱系梳理
2015年06月05日 10: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年6月5日第747期 作者:何驽

考古学家对陶寺文化有一个认识的过程。对陶寺文化不断深入认识的过程,不仅与对陶寺聚落形态的认识俱进,而且同中国早期国家或文明起源的探索息息相关。

  著名考古学家苏秉琦先生曾这样评价:“陶寺文化不仅达到了比红山文化后期社会更高一阶段的‘方国’时代,而且确立了在当时诸方国中的中心地位,它相当于古史上的尧舜时代,亦即先秦史籍中出现的最早的‘中国’,奠定了华夏的根基。”

  纵观陶寺文化研究历史,自1980年以来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为20世纪80年代。这一阶段主要是确立对陶寺类型龙山文化的判定,完善早、中、晚三期分期序列,并明确了陶寺类型的源头是庙底沟二期文化,陶寺文化的后续不是二里头文化东下冯类型,后者只是继承了前者的部分因素。陶寺类型的年代被定为公元前2300—前1900年。关于陶寺类型的族属有两种看法,一种是夏文化说,另一种是尧舜说。

  第二阶段为20世纪90年代。随着1980—1986年四篇有关陶寺遗址的重要发掘简报的公布,各地对陶寺文化抱有兴趣的学者积极投入到陶寺文化的研究中来,他们基本上认同陶寺类型与河南龙山文化的差别,将陶寺类型龙山文化独立成为陶寺文化。同时,随着夏文化探讨的深入,二里头文化全部或部分为夏文化的观点被广大中国学者所接受,陶寺文化为夏文化的观点基本被放弃。但是,随着黄河中游地区庙底沟二期文化遗址的发掘资料日益丰富及其研究不断深入,关于陶寺文化早期文化性质的归属争论不已。

  第三阶段为21世纪初。近年来,虽然关于陶寺文化谱系的讨论没有多少突破性进展,关于陶寺文化早期性质的争论陷入僵局,但是随着对陶寺作为都邑性城址的新探索逐步深入,陶寺文化谱系研究步入了与聚落形态研究相结合的新阶段。

  目前,随着对陶寺文化认识的不断深入,更多的国内学者认为陶寺文化应与尧舜有关。国际上,史学学者多认为尧文化是传说,对遗址考古研究结论存疑;将考古学与史学相结合进行研究的学者,认同考古发掘成果,但对“天下观”、“尧都”的观点持谨慎态度。

  随着考古学文化理论与方法论的完善,陶寺文化谱系研究将会走出“为分期而分期”的阶段,更加注重文化分期与聚落形态变迁之间的联系,在文化分期为研究社会服务的深度与广度上大力挖潜。

  现在,关于陶寺文化认识存在的问题首先是陶寺文化早期是如何形成的。除了来自庙底沟二期文化主体因素之外,陶寺文化早期其他文化因素的来源值得深入研究。其次是陶寺中期和晚期文化与以陕西神木石峁为政治中心的老虎山文化的关系,应加大研究力度。最后要特别关注陶寺文化早、中、晚期文化面貌的变化与政权更替和社会变迁的关系,不能单纯从文化演变的角度来考量。

  (本报记者 霍文琦/整理)
本帖最后由 反恐 于 2015-8-24 12:26 编辑

现在,关于陶寺文化认识存在的问题首先是陶寺文化早期是如何形成的。除了来自庙底沟二期文化主体因素之外,陶寺文化早期其他文化因素的来源值得深入研究。其次是陶寺中期和晚期文化与以陕西神木石峁为政治中心的老虎山文化的关系,应加大研究力度。最后要特别关注陶寺文化早、中、晚期文化面貌的变化与政权更替和社会变迁的关系,不能单纯从文化演变的角度来考量。
-------------------------------

陶寺早期有大量东部文化因素,陶寺古DNA检测1例M134,3例O3*。

个人认为陶寺早、中、晚期是连续发展的,中、晚期文化面貌有一些的变化,可能大都会性质的遗址,有外来文化因素也常见。

神木石峁遗址有墓葬人骨出土,暂时未见体质、分子研究报告,神木寨峁遗址距离石峁很近,文化也相同,属于一个类型,寨峁有古人骨的体质研究,最接近华南组。


《陕西神木县寨峁遗址古人骨研究》(以前发过这篇文章)

四、小结

神木寨峁古代男性居民的体质特征可以概括为以下几点:绝大部分为楔形颅骨,正颅、
高颅与中颅结合的颅型;狭额型、阔鼻形,梨形梨状孔;中颌型及正颌型的面突度;不发达的鼻棘与犬齿窝;颧骨转角处均欠圆钝。女性头骨的体质特征与男性基本相同,只在某些特征上存在两性差异,如多为阔额型等。

神木寨峁组属于蒙古大人种,与现代蒙古人种的南亚和东亚最为接近,与东北亚与北亚
较为疏远。近代组比较中,神木寨峁组与属于远东蒙古人种的华南和华北两组最接近,尤其与华南组最为接近,而与代表北亚类型的蒙古组最为疏远。

在与古代组比较中,与神木寨峁组最为接近的是瓦窑沟组,且与朱开沟和毛庆沟、饮牛
沟合并A 组之间也有着相当接近的关系。而与位于中原的殷墟中小墓2 组最为疏远。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5-8-24 12:35 编辑

神木寨峁组与属于远东蒙古人种的华南和华北两组最接近,尤其与华南组最为接近,而与代表北亚类型的蒙古组最为疏远。

在与古代组比较中,与神木寨峁组最为接近的是瓦窑沟组,且与朱开沟和毛庆沟、饮牛
沟合并A 组之间也有着相当接近的关系。而与位于中原的殷墟中小墓2 组最为疏远。
——窃以为神木石峁一带是早期夏文化,其与商人连种族特征都差异这么多,实在是让人诧异,阏伯、实沉本兄弟,参商不相见,选择部族也不同,一至于此乎?7# 反恐
本帖最后由 反恐 于 2015-8-24 13:16 编辑

《陕西神木县寨峁遗址发掘简报》说“寨峁二期遗存的矮领双鋬鬲、敛口甗、三足盉、折肩罐、三足翁、大口尊等器与朱开沟一段遗存、大口二期遗存、石峁遗存中的一些器物在形态上基本相同,它们当属于同一类文化遗存。”

《石峁遗存试析》说:“从这 类遗 存 的 总 体 面 貌 来 说,它 具 有 了 一 组典 型 器物,包 括 双鋬鬲 、三 足 瓮、斝、盉、尊 等;具备 一 定的 分 布 地域,大 口 二期、新华、石峁、朱开 沟一、二 段、游 遨 早 段、杏 花村 四 期等 等 均 可 以 划 入此范 围。”
8# 癯鹤
这种接近华南组的体质类型,也是以半坡为代表的仰韶文化人群比较多见的一种体质
在没有可靠史籍证据之前,把崇山跟周代崇州联系起来试试?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5-12-25 03:01 编辑

先吴文化与点将台文化
2015年06月30日 10:46 来源:《江南论坛》2014年11期 作者:陈振康

  【摘要】<正>三千多年前,太伯、仲雍从周原奔荆蛮(现无锡梅村一带),建立勾吴国,开创了吴文化。

摘要的第一句就是错的!这个无锡市吴文化研究会副会长、秘书长陈振康,搞乡土文化的!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