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9-18 21:21 编辑

40# 癯鹤
这个新闻更早更有信息量:

新疆巴音布鲁克草原发现约3000年前祭坛


2017-06-21 03:30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新疆巴音布鲁克草原发现约3000年前祭坛


与牛河梁祭坛、北京天坛形制一致


  光明日报新疆和静6月20日电(记者王瑟)一座神秘的土堆引起了2017丝绸之路天山古道巴音布鲁克路网实地综合考察队队员们的注意,最终的科考结果让人感到不可思议:这个巨大的土堆竟然是有3000年左右历史的神秘祭坛。
  土堆中间虽然已经坍塌,但站在周边的土堆上仍可以看出,这个中心土堆十分庞大,是个规规矩矩的圆形。外围还有一圈用石头填成的花样圈,平铺在地面。再向外,又是一个同心圆土堆,再向外,仍然是一个同心圆。同心圆外,还有一圈用石头单独围个小圆圈的一组更大的同心圆。在第一个圆与第二个圆间,还有东南西北四个放射状直线。


祭坛圆方关系图 资料照片


  据中央民族大学教师马赛介绍,这些圆圈均为同心圆。经过认真测量后他们发现,最中心的圆直径50米,二层圆直径71米,三层圆直径100米。这3个数形成一个等比数列,等比正好是根号2。“如果这种现象是偶然的,那也太不可思议了。如果是有意这样规划出来的,则说明在那个年代,建筑这个祭坛的人一定受到了中原的影响。我们认定它为祭天的祭坛,就是因为这种现象在中国历史上多次出现过,而且都是为了祭天有意为之。”
  负责此次科考的中国社会科学院新疆考古队队长巫新华博士介绍,这种文化被称为赫列克苏尔考古学文化,它大量存在于蒙古高原中西部、阿勒泰山一带,天山一带也有,这里是最南的地区。学术界认为,这种形制有四种作用:墓葬、墓葬加祭祀、祭祀、太阳祭坛。
  据了解,我国距今5000年左右的牛河梁祭坛就是由3个同心圆组成的,但它的规模比巴音布鲁克草原此次发现的祭坛规模要小许多,它3个同心圆的直径分别只有11米、15.6米和22米,这3个数形成一个等比数列,其等比正好就是根号2。这与巴音布鲁克草原发现的这个祭坛高度一致。
  《周髀算经》有记载:“圆出于方,方出于矩。”这就是说,那时人们就开始以正方形为基础来定圆了。而这样的圆坛也符合《易经》中的“参天两地,圆而涵方”的宇宙观。
  从古至今,中华民族对太阳、天空的崇拜是一直存在的。从目前发现最早的牛河梁祭坛,到北京的天坛,都是为了祭天而设置的。此次巴音布鲁克草原发现的祭坛,与中原地区的祭坛特点相近,应该是当时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刻意所为,否则不会出现3个同心圆的等比数列关系。
  另外,从现场的情况也可以看出,这个祭坛周边用石头铺成的花样圈又有着自己鲜明的特色,从空中可以看出,它的花样具有鹿角石图案或云纹图案,这与在内地发现的祭坛又有不同。而从它的建筑规模来看,如此庞大的建筑,一定也不是一般人或小族群可以做出的,它一定与一个神秘的崇拜现象有关。
  巫新华博士还认为,这种祭坛形制与蒙古包有着密切的关系,甚至可以说解决了蒙古包的起源问题。
  从此次发现的祭坛所在地看,这里自古以来就是通往中亚、西亚各地,连接天山南北的一条大通道,也是中原文化向西走出去的一条必经之路。
  由于这里留下的各种文字和其他方面的资料十分缺乏,当年生活在这里的是什么人,他们为何会建筑这样的祭坛,仍然是个谜。目前,考古学家正在寻找更多的实物,以期破解这个谜团。但有一点是可以证实的:从牛河梁祭坛,到北京天坛,中华民族一直延续着同一种祭祀传统。而巴音布鲁克草原上的这处祭坛,正好印证了中华文化的这个传统,这从一个方面说明,这里与中原王朝一定存在着极大的关系。
  《光明日报》( 2017年06月21日 09版)
[责任编辑:石佳]


————————————————————————————————————————————————————————————————————————————————————————————————————————————————————————————————————————————————————————

 负责此次科考的中国社会科学院新疆考古队队长巫新华博士介绍,这种文化被称为赫列克苏尔考古学文化,它大量存在于蒙古高原中西部、阿勒泰山一带,天山一带也有,这里是最南的地区。学术界认为,这种形制有四种作用:墓葬、墓葬加祭祀、祭祀、太阳祭坛。

看来这一带确实曾是曾天山所认为的上古中央王朝所在地和我认为的昆仑。更多一些讯息在下面这则新闻更有:

那热德沟口墓葬:巴音布鲁克草原一处神秘的墓葬 来源:亚心网 作者: 稿源时间: 2016-08-10 17:04:28
分享到:




亚心网是“丝绸之路·天山道枢纽路网实地综合考察”活动的独家网络报道媒体,亚心网特派记者小芳和豌豆将每天采用水滴直播,微直播等多种形式全程记录考察行程,并每日配发记者手记,带你探秘新疆古丝绸之路上的神秘古城,敬请关注!


亚心网讯(特派记者 闫小芳 图/特派记者 龚彦晨)沿着巴音布鲁克一路行走,一处别样的墓葬群让考古专家惊呼神奇是怎样的一种体验?兴奋、神秘,五味杂陈。
>>重大发现:新疆首次发现大型青铜时代太阳崇拜遗址
墓地距离巴音布鲁克草原二十公里处,2009年在第三次文物普查时发现。“那热”在蒙古语中是太阳的意思。

新疆巴音布鲁克草原那热徳果勒发现青铜时代太阳祭坛或墓葬全景图。亚心网特派记者 龚彦晨 摄


八月初,丝绸之路新疆天山道枢纽路网实地综合考察一行人走进夏尔才开墓葬遗址、翻越达坂,走进这个神秘的那热德沟口墓葬,追梦丝绸之路,探寻草原文化,揣想这里的曾经生活着什么样的人、他们曾经的生活情境以及数悬而未决的谜团。
古墓葬的神秘
要顺利抵达这处神秘的墓葬,自驾车前往是最好的路线。
这里距离和静县200多公里,301省道与217国道交汇处的地方就是这些科考队里众考古学家为之惊叹的那德沟口墓葬。
十几年来,因工作关系,和静县文物保护管理所所长王忻无数次深入和静县的这些墓群点,穿梭于成百上千个历史遗迹之间,得以亲眼所见、亲手触摸,也为了更好的保存他们四处奔走,一个老自称“外行”的他成了我们了解这条线路最好的向导。
在前往目的地的路上,记者对即将要去的神秘之地充满向往,且有许多的猜想向同车王忻和巫新华博士求证:这里在N年前到底是个样的地方?又发生过怎么样的故事……
考古学家的猜想
成群结对的黑山羊给这样的场景增添了无尽的诗意。
这是草原上一座凸起的椭圆形的小山,周边密密麻麻的用有序的石头形成的大墓葬群,图案各不相同,这样多的石头,我们可以想象,在那个人力、交通还极其不发达的年代,是什么样身份的人才有能力修建一座这样的墓。

新疆巴音布鲁克草原那热徳果勒发现青铜时代太阳祭坛或墓葬,航拍图。陕西十月文物保护有限公司提供


走进墓地,记者被奇形怪状的图案所吸引,有的看起来似鹿又似马,这些还不能确定的谜团形成了那热德沟口墓地一种的独特遗存景观。
考古专家覃大海说,在外围是圆形的,跟墓葬是同心圆,外边有小石圈围成的大石圈,形成曲线性质的墓葬,因为在没有实际科考之前,不敢确定时间,但是根据以往的地表形态我们猜测也是时间比较早的,在1000年以前或者更早的2000-3000年前,这个就是我们需要下一步探索的问题。因为有这种类型的现象不多,但肯定有它一定要表达的意思,这些墓葬的文化内涵比较丰富,从这些图案可以看出有更多的主观意识。是当时的一种需要或者是目的,这些文化包涵什么样的内容,也是我们下一步要做的工作。
中科院新疆地理与生态研究所穆桂金对它年代解释,“你看现在我们眼前这些颜色各异的石头,尘土堆积一般一年才能积累不到一毫米,把这些石头缝的土填满,经过年代冲刷形成这种颜色,所以这个年代是比较早的。”
这里虽然现在没有发现可以佐证它年代的物证,但对这里曾经住着怎么样的人却兴趣如此浓厚。中国社科院考古所新疆考古中心主任巫新华介绍,从周边的装饰来看,我个人判断是在2500-3000年左右,这样的东西是个什么样的东西呢,简单点说也就是曾经有一个非常“有力的集团”在这里生活过,是大游牧时代留下来的宝贵财富,我们现在脚下踏的所认为的墓葬有可能不是墓葬,是祭坛,像这样规模如此之大的墓葬真的屈指可数。
考古重大发现
5日一大早,科考队学术领队巫新华和自治区文物局副局长李军在微信群里兴奋的说,有重大发现。
原来,你昨天航拍图中拍摄的那热德沟口墓葬呈现的形象是两道巨大的光环加一个巨大的十字光道。为了证实这个大胆的猜想,担任此次数据采集领队的陕西十月文物保护有限公司孙征天一亮就赶到墓地等待最佳光线进行拍摄,其他专家更是连忙根据拍摄的图进行比对、验证等一系列科学的计算。


新疆巴音布鲁克草原那热徳果勒发现青铜时代太阳祭坛或墓葬,航拍图。陕西十月文物保护有限公司提供


十二点,科考队的专家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反复验证后,又赶到墓葬再次证实太阳崇拜遗址的猜想。
十三点,丝绸之路新疆天山道枢纽路网实地综合考察重大发现:新疆首次在巴音布鲁克草原那热徳果勒发现青铜时代太阳祭坛或墓葬。
“遗址年代大致在青铜时代晚期,距今3000——2500年之间,也有可能早点。这处遗址应该是迄今为止新疆范围内规模最大、形致最完整的青铜时代太阳祭坛式遗址。这个早期草原文化遗址结构最典型或说最大特点,在于它的规模和它的环状加十字形神道的建筑结构。这种结构是亚欧草原早期居民宗教文化最典型的一个象征”。科考队学术领队巫新华介绍。
巫新华说,这个遗址最重要的文化特点就是太阳崇拜,最直观的遗址外形,其实就如同我们裸眼直视太阳,眼帘中最强烈的形象就是两道巨大的光环加一个巨大的十字光道。


新疆巴音布鲁克草原那热徳果勒发现青铜时代太阳祭坛或墓葬,红外图。陕西十月文物保护有限公司提供

“我们身边这个遗址,中心最早是一个用卵石混杂泥土构筑起来的巨大圆锥形实体,现在顶部有一个塌陷坑。围绕这个中心石堆,外围构筑了两道石围,最外层石围直径达114米。第二道石围较宽,是深挖地表之后,精心构筑的花式图形带。这个图形带,是深挖地表数尺一圈,再用卵石绕着中心建筑遗址码出来的,基本是由青铜时代早期鹿石鹿角变形纹饰和一些中亚草原斯基泰野兽纹饰图案构成。正是这些环绕第二圈石围的纹饰图案提供了最直接的判断时代的考古学文化证据;这个图形环绕带相当大部分已经在经历了数千年风雨之后掩埋草皮之下现在看不清楚,但是局部地表图案仍然完全裸露,足以供我们观察判断。科考队没有充裕的时间进行细致的考古工作,尤其不可能进行局部揭露。所以完全意义上的考古学术研究与结论有待于在正式进行科学细致的考古发掘工作与研究之后方能得出。不过现在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巴音布鲁克草原那热德青铜时代太阳崇拜遗址年代相对较早。”
根据还在于前些年,俄罗斯与德国考古研究院合作在俄罗斯图瓦共和国草原对阿尔然库尔干墓群进行了考古发掘与研究,已经刊发的资料表明大多数墓葬在地表土层揭露之后,库尔干(墓葬封土)上均有太阳祭坛结构的铺设。
据悉,2015年中国社科院考古所新疆考古队在东天山木垒县平顶山地带对青铜时代墓群遗址进行考古发掘是同样发现了大型土墩墓葬表层封土揭露之后出现太阳祭坛样式的石构铺设。图瓦阿尔然大型土墩墓葬、新疆东天山木垒平顶山大型墓葬的测定年代均在2500年左右;那热德青铜时代太阳崇拜遗址与上述两处青铜时代文化遗址的不同之处,在于这些太阳祭坛样式构造图形全在地表,另外还有第二石围精致鹿石纹饰装饰带的存在,都帮助我们判断年代较早,大概应该在距今3000-2500年之间。

新疆巴音布鲁克草原那热徳果勒发现青铜时代太阳祭坛或墓葬遥感图。(中科院遥感与数字地球研究所于丽君提供)


这种全面构筑于古代大型遗址表面,年代大约在距今3000-2500年之间的太阳祭坛样式结构文化遗迹的发现,表明巴音布鲁克草原距今3000年(与昨天科考队所考察的巴伦台沟口南部察吾乎沟口遗址、莫呼查汗墓葬群遗址年代大致相当)左右,已经有相当规模的聚落人群游牧生活。巴音布鲁克草原早期居民的社会组织规模,也就是聚落群体人数,决定能够建造太阳祭坛样式建筑的规模。这个直径达114米,中心石堆(眼下看到的石土混杂堆积,仔细观察可以发现其实是石堆表面因岁月久远覆盖了土层)高度在10米以上的人工建筑如无相当数量的人力无法建造。而类似于这个太阳祭坛样式人造土墩遗址遍布于阿热德郭勒草原和巴音布鲁克草原其他地方,如此我们可以推断这个太阳祭坛样式遗址存在的年代,生活在这片草原的人群数量至少过万。这已经是一个惊人的早期社会群体,不过恰好符合在个最大高原草原的王者地位。”

新疆巴音布鲁克草原那热徳果勒发现青铜时代太阳祭坛或墓葬遥感图。(中科院遥感与数字地球研究所于丽君提供)


“阿热德青铜时代墓葬遗址群是2009年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时发现的。”当时领队进行文物普查工作,也是首次发现这一遗址的科考队考古专家巴州文物局副局长覃大海先生说,“它跟罗布泊古墓沟遗址的太阳墓葬有本质的不同,第一,区域的差异;第二,材料的差异,罗布泊太阳墓葬用树枝做的太阳射线的模式,而这个是用石头摆放出确定的太阳祭坛图形。它在圆圈里面有四道,是太阳射线的一种理念;第三,理解和运用的差异。在这个区域发现这种具有地表形态的遗迹,是罕见的,也是反映出在那个时代人们主观意识通过客观表现出的精神产物。这样一种文化标志是当年巴音布鲁克草原人普遍认同的,就像我们现在看到一个汽车标志,我们就知道是哪个牌子的车一样,古代也一样,他要表现太阳,也会用一个大家都统一的认同的模式。”
自治区文物局副局长李军说,在新疆地区能够发现与中亚地区类似的独特文化现象,从另一个侧面就印证了自古以来丝绸之路就是一个和平对话文化相互交融的这么一条道路。这个发现对我们实现一带一路的伟大战略,非常有历史文化底蕴的支撑。说明在新疆的文明也是非常发达的,除了东西方向都有交流,我们本地文明也是相当发达的,这个对研究新疆历史,对我们搞清楚丝绸之路开通前更早期的东西文化的交流有非常大的借鉴意义。

科考队员在新疆巴音布鲁克草原那热徳果勒发现青铜时代太阳祭坛或墓葬上观察远方石围。亚心网特派记者 龚彦晨 摄
无疑,这块墓地有它着独特的魅力,如同一束散发着异香的奇葩,让无数像巫新华、李军这样的考古学家心生向往,欲罢不能。
是的,虽然证实是青铜时代太阳崇拜遗址,但是这里面是什么样的人?发生过什么样的故事?这是一处神秘的墓葬群,还有很多未解之谜需要我们去一一揭晓。
天山道科考相关报道:
Day1|“丝绸之路·天山道枢纽路网实地综合考察”活动启动
Day2|和静:这里每一块石头都有一段悠远故事
Day3|新疆首次发现大型青铜时代太阳崇拜遗址
人物故事:考古队伍中的80后“女汉子”于丽君
本次活动的亮点包括:大西沟、老巴伦台黄庙、老巴伦台草原墓群、阿拉沟戍堡夏尔古堡、德文托罗盖遗址、夏尔才开墓葬遗址、阿尔夏墓群、塔克勒克遗址、阿热德沟口墓葬、哈尔诺尔大墓、察汗萨拉几何排列墓群、布尔锡林多形态墓群、乌兰英格墓群、巴音郭勒石人、巴音郭勒滴水墓、巴音郭勒胡须墓、石林及青铜时代遗址、阿热德大墓(外形奇特)、那拉提夏牧场(和静新源自古大通道)、新发现青铜时代聚落遗址、野果林南山冰碛湖、墓葬谷考察、则克台山区新发现铜矿遗址考察、尼勒克县吉林台河谷山地青铜时代遗址考察等。

[责任编辑: 连娜 ]
————————————————————————————————————————————————————————————————————————————————————————————————————————————————————————————————————————————————————————
“那热德”这个名字让我想到了“诺罗敦”,湄公河口还有个“昆仑岛”。似乎可以佐证我的塞人岛夷理论和岛夷越裳氏南下假说!基因方面也有证据呀!
litis 发表于 2017-9-18 01:17 | 只看该作者

也不绝对的,偶尔还是有例外。柬埔寨人在一些分析时候,会析出10%和北亚雅库特人类似的pop。而汉族无论南北汉族都非常少或者没有。我觉得合理的解释是柬埔寨人混入一部分东南亚土著+南亚人,正好含有雅库特人十分之一左右的ANE和WHG(汉族无论南北都少,北方稍多一丁点),所以歪打正着变成了类北亚成分。。当然柬埔寨主成分还是东南亚常见的。

无诸王发表于 2017-9-18 06:32 | 只看该作者
我也说一句,在dodecad里不仅是高棉人,在马来人的西伯利亚/(东亚+东南亚)的比值比起高棉人要高得多.显然很难用印度移民来解释了,这种西伯利亚成分倒像是东南亚的一种本土成分.
imvivi001 发表于 2017-9-17 18:55 | 只看该作者
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越南人雄王的‘雄’,楚王室的‘熊’,以及苗人的hmong,可能存在同源性~
再添上个“匈奴”我觉得也不突兀。
几个小的语言例子:

班迭棉吉省(Banteay Meanchey),在高棉语中意为“胜利的堡垒”——“敏捷:胜利”,跟古汉语“捷”同源?


科布多——渴盘陀——柬埔寨——磅同——科潘——卡帕多西亚——卡宾达


宾童龙——潘多拉——布达拉——八达岭


班第——班达——本笃——般度——拔都——坂田(Sakada)——斯基泰——素可泰


那热德——诺罗敦——纳兰——尼禄——努鲁儿虎


莫高窟——麦积山——马扎儿——马谷山——莫干山——马高——湄公河——吴哥窟——麦加——万俟——莫切——玛格丽特


————————————————————————————————————————————————————————————————————————————————————————————————————————————————————————————————————————————————————————
希望进一步考古能确定年代,如果有文物出土就更好了。希望新疆古墓多测一些古DNA,不论是古突厥人、古印欧人、古闪含人、古汉人(或西王母部落)还是其他,尊重历史,尊重真相,华夏才无愧于做一个兼容并包的大国文化。那些在考古、基因研究中屁股决定脑袋的学者,再怎么掺着掖着,能否认古代历史么?能否认近代历史么?你们的知识和技术不是大部分由西方学来的么?现在管理你们的政经科教社会组织形态不是西方传来的么?奉劝大家既不要崇洋媚外,也不要掩塞避牧!牧者骄、渔家傲,都是有原因的,技不如人要承认,无需为古人羞愧!况且古人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大国民,今人的国际地位还不如古人呢,别自卑得没底了!!!史家贵真实,不正看历史问题,做不得中央大国的文化人儿!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