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娃:qree,影母佳韵,应该读阴平,不知为何读阳平
不过这个词也是先秦就有

【伢】则是一个《广韵》都没有的字,nga 这个读音也不知来自何处
也许跟【儿】会有点关系?
【儿】在上古其实有两个读音,一个ngee,一个ngje
中古前者入疑母,后者入日母
但后来传下来的是ngje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汉字真的是棒棒的
虽然会给语音研究带来阻碍,但完全可以克服
形声字提供了所有的音韵线索

而【声符】【部首】则很直接的提供了一份【夏商朝基础词汇表】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汉语有个特点很有意思,语序为主谓宾、定语前置的结构,阿尔泰系与藏语是主宾谓,阿尔泰系定语前置,藏语的定语有前置与后置两种方式,南方各族则大多数是主谓宾、定语后置式
上古汉语(郑张尚芳):
子:slwh(这个 -l- 有点古怪,因为其他汉藏语并没有,如果说因为【李】字,那也是 -r- 而不是 -l-,而按照【子】字的等别,并没有-r-)
儿:ngje
童:doong
孩:gww

其中,子、儿 应 ...
linxiao 发表于 2015-10-25 10:23
子早期还作为爵位,尊称。一般人没资格称子,后来不知怎么使用层次越来越低端了。
物变天汰,余者生存
汉语有个特点很有意思,语序为主谓宾、定语前置的结构,阿尔泰系与藏语是主宾谓,阿尔泰系定语前置,藏语的定语有前置与后置两种方式,南方各族则大多数是主谓宾、定语后置式
welson 发表于 2015-10-26 13:07
汉语明显是一个大杂会。
极品猥琐凤凰眼镜生物党棍左棍五毛愤青爱国
eight代 poor农 root正 shoot
本帖最后由 linxiao 于 2015-10-26 20:21 编辑

汉语似乎有2个系统的【大】,也许跟族源、地理有关

1、大-daats,太-thaats,泰-thaats,泰山

2、巨-gah,夏-grah,华-grua、gruas,华山

我们的族名是 Grah,华夏=Grua Grah

对于【夏】这个字,Grah 是中国人,gras 才是夏天
但是后来中原语音浊上变去,所以两音合为一音,后人也就不辨了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本帖最后由 welson 于 2015-10-27 10:38 编辑

汉语动宾+定语前置结构貌似十分稳定的,甲骨文主要就是这种语序(尽管有人认为甲骨文不是汉语),起于西北且与藏语人群关系紧密的周人(甚至认为汉藏分离于2800年前),也以这种语序为主,以《论语》《诗经》《左传》《国语》为代表,估计周人的语言本来也是动宾+定语前置为主,而不是受商人的影响。五胡乱华南北朝长达280年的乱世,北方胡人轮番坐庄,南方僚人也大举入蜀,但貌似也没根本性改变汉语结构,宇文护《报母书》应是最贴近当时语言的信札。
娃:qree,影母佳韵,应该读阴平,不知为何读阳平
不过这个词也是先秦就有

【伢】则是一个《广韵》都没有的字,nga 这个读音也不知来自何处
也许跟【儿】会有点关系?
【儿】在上古其实有两个读音,一个ngee,一个ngje
中古前者入疑母,后者入日母
但后来传下来的是ngje
linxiao 发表于 2015-10-25 10:33
就是颚化么
同为闽语的福州话,在儿发音为Ni,囝为Giang,可供参考。
闽民系基因交流群 209955432
M117交流群 O2a2b1a1-M117 7425996
M8母系群 585843910
R父系基因研究交流群 543365293
Y-高通量发布 271838550
郑氏基因交流群 574991236

本帖最后由 无诸王 于 2015-10-30 09:40 编辑

囝算是闽语的超级核心词汇了,连浦城都在用。
在内陆闽语,仅限于少数几个词,但都是高频词汇。
建瓯话虚化词缀用仔tse、tsie,邵武话虚化词缀用儿nie。
27# welson

宇文护的《报母书》尽管感情充沛,但是比较诗律化,与当时的口语相差还是明显的。相反,北齐文人为他老母亲代写的《为阎姬与子宇文护书》却有一大段文字是比较贴近口语化的,明显有北齐政权试图动之以情的政治意图这里面,不过与当时真正的口语还是有一些差别的,比如此信中已经显示当时口语与书面语存在我吾对立的情况(估计从西周就开始了这种有趣的对立,尽管到了战国时期二者开始混同,如同甲骨文后期我余开始有一定程度的混同一样)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该,亥声。垓該赅。我觉得,闽语的囝就是“孩”,泉州音就是近gai
该,亥声。垓該赅。我觉得,闽语的囝就是“孩”,泉州音就是近gai
9985916 发表于 2015-11-1 14:09
你先看懂音标吧,ghai的gh是浊h。
查到的“该垓”的中古音都是kəg,闽语的囝各地发音不同,b] 33# 无诸王
27# welson

宇文护的《报母书》尽管感情充沛,但是比较诗律化,与当时的口语相差还是明显的。相反,北齐文人为他老母亲代写的《为阎姬与子宇文护书》却有一大段文字是比较贴近口语化的,明显有北齐政权试图动之 ...
imvivi001 发表于 2015-11-1 11:57
是的,《为阎姬与子宇文护书》更口语化,而且看不出鲜卑语的明显影响,看来六镇人南下之后语言迅速汉化了,或者六镇人本身以汉语为通用语,按理说禁胡语是杨坚代周才干的,宇文泰复古效果不甚了了啊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