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夏侯相流亡死于帝丘和相土东至商丘年代相当,其中必有蹊跷。竹书等记载夏后期频繁于河济间活动,当是为了防范商人。
O3a3c* (M134+, M117-)
在当时眼中,龙是一种极端NB,昂贵,稀少,亲水,还有些狰狞危险的大型动物。
王传超:走出疑古时代——用遗传学重构东亚人群历史
原创 2016-04-27 王传超


http://mp.weixin.qq.com/s?src=3×tamp=1466769652&ver=1&signature=36wbBNxIsO*2iD4Dlm7ZORxtWuDKzlCcL0NTr6Q13bFDpa1Tpjf7CrmwdPPesber5WOmPf7*64DCp*53P4FVfbJ04mZtg-TPZu9Tq7q3CmU*Lsc76LA-hKnxN9bzBY9ozX66uI2AgT8S8Kx5EVikc65DDQWwBkVSn7ZquErHzPk=


也许会有人问,你怎么能保证从几千年前一直到现在的两三百代的时间里面,没有发生人群的大规模替换呢?毕竟Y染色体只是一个单独的遗传标记,不能代表全基因组信息。这就牵涉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中华的五千年文明历史是本土的一直演化的,还是中间经历了很多变迁,发生过不同的人群大规模替换?通过现代人的DNA信息,我们确实没办法回答是不是这样一直延续下来的。如果我们可以直接把新石器时代的古人的全基因组做出来,直接进行古今对比,就能够知道谱系是不是连续的。于是,我们就转向了古DNA。最近,我们完成了一些重要遗址的古DNA分析,研究结果也会在稍后的论文中陆续披露,大家有兴趣可以继续关注。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