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转许宏的中国前的“中国”

我们说中原既是一个地理概念,更是一个人文概念。没有东风西渐、没有文明碰撞、群雄逐鹿的话,就没有中原文化。要是把中国文明史分为两大段的话,一开始是东方西渐,然后是东西碰撞,最后出现了“中国”。这就叫杂交出高度文明。关于考古学文化与朝代的对应关系,还有不同的解释,比如夏商周断代工程,现在把夏代基本定在约公元前2070年—公元前1600年,但是在夏早期,考古学上还看不到王朝气象,那是不是应该属于前王朝时代?而像二里头,是夏还是商啊,二里岗,究竟是商中期啊,还是商早期啊,由于它处于原史时期,proto-history,所以还说不清楚。
东亚大陆,我们说可以分为两大板块。这两个板块现在还有比较大的差别,就像你吃那个兰州拉面、山西刀削面,就用粗瓷大碗,连喝水带喝汤带吃面,一器多用;而到东南沿海比如上海那边,小碟子小碗,左一个右一个的。
美国著名的汉学家吉德炜教授有一篇文章,中文译文发表在《华夏考古》杂志上,他在里面剖析了这两套东西。从器物特征上看,华东器物群多拐折、棱角,多镂空、拼接,比如圈足、三足等,就能看出这帮人的思想、智力与语言、大家合作分工的技巧,肯定高于华西山地高原那边。但是我们国人一看这些东西,关心的就是这是夏、还是商啊,还是尧舜啊,这类问题。在没有文字材料的情况下,美国学者从这个角度推到当时人的思想,一点都不空泛。
我们看中国最早的木棺,也是东边的,西边是薄葬;最早的棺椁齐备的墓,也出现在山东。那时候中原和华东比,还比较土,所谓山地龙山文化,黄土高原上的龙山文化特别土,不讲究,缺乏贵族用器。


而二里头出土的这些陶礼器,重酒的组合,一看就是受东方的影响。
说到酒礼器这套东西,后来成为中原王朝礼器群的主流。这是邹衡先生书里的一套图,从大汶口龙山到三代,从陶鬶、陶盉到铜盉都是一脉相承的。
1.jpg
2.jpg
3.jpg
4.jpg
5.jpg
6.jpg
1

评分次数

姓氏Y染色体样本快递团购群,群号码:218755506
ranhaer高通量线粒体常染报名群271838550
ranhaer上古史Off Topics群301220165
ranhaerY-SNP研究&C-M130族类群 205178390
没测SNP的勿进
我们说逐鹿中原大体是在公元前2400—到公元前1800年,二里头出来之前,各地都往中原这里汇聚,群雄并起,给人这么一种感觉,因为这里比较有地理和“国际交流”上的优势。大体上这就是考古学显现出的当时的图景。二里头产生之前,王城岗、瓦店、古城寨这些城邑并存,有学者说王城岗可能是禹都阳城,但还没法证明。我们从考古学上来看呢,这些城邑也就是距离30多公里,他们采的石料还是各是各的,很可能他们还是处于对立的甚至是冲突的状态,那时候看不到一个王朝在那儿,但是到了龙山末期,新砦大邑起来了,这三个城邑都没了,给人一种新砦在嵩山东南麓大致整合的感觉。

而新砦恰恰就连接了龙山和二里头。新砦的和二里头的龙形象,大家看像不像,还有玉璋。
到了二里头这样一个广域王权国家,它就是这样一个政治架构:并不是完全的赏赐和纳贡,或通过武力攫取,基本上是它有、别人没有的,它往下赏赐,比如礼器、玉器,但像铜料、锡料、盐、木材等等,它往里边进。整个就建立起这样一套架构。这样就形成了“国上之国”,就高于以前和同时的一些小的邦国。
我们说“金道锡行”,就是铜锡之路,“行”也是路的意思。春秋时期一件铜器的铭文上说“金道锡行”经过“繁汤”,这地方在河南南阳一带,但这只是当时的中路,应该还有东路和西路,它们基本上都是水路,就这样把资源一点点汇聚到都城地区。二里头、二里岗时期这些道路可能就有了。
刚才给大家看的那些铜器,我们还不知道它们是怎么来的,很可能青铜的冶铸技术是外面来的,因为早于中国两千年以前,西亚就有铸造的铜器了。我们如果还说我们不知道外面的东西是怎么来的,这都是我们祖先自己鼓捣出来的,独自发明,这个估计可能性很小。
但现在需要证据,河西走廊、新疆都在做这个工作。关键的也是最难的,是美丽的蝴蝶是蛹化成的,我们没法说,这些铜礼器会在河西走廊发现,在新疆发现,那一带还是用铜来做首饰、铜镜、小刀什么的,我叫它“饰用文化”,流行用铜做装饰品和生产生活用品的文化。可是一旦到了中原这个地方,和礼制结合了,真正高精尖的、绝对中国化的东西,以铜容器、铜礼器为中心的这样一套东西出来了。因为这些礼器都是饮食用器,可以把它称为“吃喝文化”。
7.jpg
8.jpg
9.jpg
10.jpg
11.jpg
12.jpg
13.jpg
姓氏Y染色体样本快递团购群,群号码:218755506
ranhaer高通量线粒体常染报名群271838550
ranhaer上古史Off Topics群301220165
ranhaerY-SNP研究&C-M130族类群 205178390
没测SNP的勿进
在二里头,我们发现了带有围墙的官营作坊区,这是中国最早的国家高科技产业基地,铸造青铜礼器相当于国家绝密,西昌卫星发射中心那种感觉。二里头铸造的铜礼器只有二里头的贵族能用,技术绝不外透、绝不外泄,到了二里岗时期,只有郑州商城才能做青铜礼器。二里岗之后就不行了,什么江西大洋洲、四川三星堆啊都能做,垄断不了了。但在二里头、二里岗时期是绝对垄断的。我们说最早的“王”字,就是从钺来的,钺一般作为军事仪仗用器,象征着当时军事首长的威严。青铜出来以后,玉石钺就逐渐被替代了。
大家看玉器,大体上是这样一个演变状况。金玉共振主要集中在二里头和二里岗。
爵与钺是不是就是“国之大事”在“祀”与“戎”方面的物化表征,这两种器物基本上就能概括早期王朝的立国之本。
后来的“爵位”就是这么来的,从爵引申出来的。中国人很注重这个爵位,这些东西都是一脉相承的。
14.jpg
15.jpg
16.jpg
17.jpg
18.jpg
19.jpg
20.jpg
1

评分次数

姓氏Y染色体样本快递团购群,群号码:218755506
ranhaer高通量线粒体常染报名群271838550
ranhaer上古史Off Topics群301220165
ranhaerY-SNP研究&C-M130族类群 205178390
没测SNP的勿进
大吃货国是那时候传下来的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729cae10102vk8v.html
从仰韶到齐家——东亚大陆早期用铜遗存的新观察
-------------------------
结合这篇文章,我认为二里头的爵、钺作为文化象征,是当地的人继承下来的。青铜作为技术是出外面引进的。
山东的酒器和太湖的钺是怎么汇聚到一起的?
1

评分次数

  • 谜雾

我很赞同许宏的一点思路,在原史阶段,尽量不要带入尧舜禹、夏这些概念。在缺少自证文件的情况下这些事情都是说不清楚的,除了使问题更加复杂,对于揭开历史原有的面貌也无太大益处。反而成为了一种负担,凡是有大城或大遗址发现,必然要往上古史料上靠的这种思维惯性并不可取。
史料描述的未必都是史实,也并非所有的历史都记载于史料,甚或史料所记载的只是当时认知的冰山一角。还是应该从考古学入手,这样反而能够得到一个更为清晰的脉络。而相对于寻找夏都,寻找早商是个更为实际的目标。
迷雾想多了,我没有隐藏的意思。
许宏教授的观点与我之前在本坛发表的观点很接近,激动ing...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