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很多名词的概念并没有统一标准,一个名词有不同的内涵在混用,并且这种内涵甚至可能存在对立。对于本帖,是逆向民族主义,不是种族主义。

而本帖语境是一个民族内部而言,并不涉及其他民族,此意就是民族的自我精神阉割含义,逆向民族主义者不能从光明和自信的角度,而仅因为过去的民族失败而有些不分青红皂白地对民族自信表达而采取批评态度,也就是反思过度的精神状态!

此种咬文嚼字根本就无意义,其实本帖关键就是让大家有机会去认识到一个事实,其实我也曾经对这个事实漠视,我也有很多人类似的学术严谨癖,很多人害怕民族自大会给民族带来灾害,所以心态过于严苛而反而不客观了,这样对于很多合理的信息采取封闭思想。

本帖,很多人可能会有一种疑问,既然郑和发现了美洲,那么中国在那个时候干什么去了?其实这里有混淆,因为这可以让我更加深入地去分析中国内在的一些弊端,因为郑和的世界地理大发现没有让中国的投资转化成回报的动因和过程机理是什么?这个都可以进行更深度地认知。而不是以一个马后炮的结果而屏蔽中间的过程分析,因为这种弊端是内生的,回顾历史的本质就是学习和汲取教训,那么我们从郑和的世界地理大发现又可以发现什么和反思什么?

资本主义进化真地是建立在暴力基础上的吗?中国的政治伦理观是否与这个内在的机理相对立?满清的统治对于中华文明应对西方文明的挑战有什么影响?中国在郑和航海之后的两百年之内到底在干什么?要对比明代和清代的中华文明反应,同时也要对比中华文明和西方文明的进化路径差异。因为很多文明内生的规律依然会在现在和未来再次发生,分析郑和的世界地理大发现没有转变中华文明的轨道就根本不是侧重民族自大之类的主题,因为这可能不是对中国可以更自豪的事情,而是本来有机会为什么中国没有转化出来?

同样这个问题不仅仅只是针对中国,而是西方为什么可以而中国不可以?西方的大航海殖民对于资本主义和工业革命的推动机制是什么?在郑和地理大发现带来的十字路口,中国为什么没有内生型抓住机遇?为什么这个十字路口成就了西方?

如果以千年的尺度考量,中国的百年灾难难道不是转换成中国的道义优势吗?中国可以保持转机的政治伦理观的历史协调性,因为工业文明的进化所必须的全球暴力由西方去实现,中国人后发转型使得中国在全球化秩序中永远没有道义负担,也就是以百年的亏换千年的赢,中国古话,吃亏是福,当然这个亏吃得实在是太大了!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