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标题

不能再扯了,估计当今没人还停留在上世纪初的水平。
Hanhe 发表于 2016-6-19 15:32
哦?本世纪莫斯特文化有40万年历史了吗?
O3a3c* (M134+, M117-)

标题

是指人的脑子(考古知识与思维)!思维僵化、知识更新极慢,怎能指望有大的进步?
我十五分钟就看完的一篇文章,你却纠结了这么多天?
Hanhe 发表于 2016-6-20 10:28
我看出这篇文章的问题,你看不出来。到底谁的脑子僵化?
O3a3c* (M134+, M117-)

标题

前面有一条留言表扬你是自学的!
Hanhe 发表于 2016-6-20 23:38
哟,你是专业的?
O3a3c* (M134+, M117-)

标题

是说你的专业也是自学的!
Hanhe 发表于 2016-6-21 07:09
所以就不如你?
O3a3c* (M134+, M117-)
好吧,不斗嘴了,我来分析一下为什么这篇文章的许家窑文化年代不可靠。作为做了几年科研工作的生物狗,看文献的能力还没有完全丢掉。这篇文章有两个问题,请看第二页右下角,“查阅最初的发掘报告,可以发现文化遗物和化石的出土层位都在湖相沉积物的顶部,靠近不整合面和后期河流相接壤的地方,很有可能在发掘过程中产生混淆,造成遗物和化石形成于湖相沉积物中的假象。此种推测如属实,则可认为遗物与化石的年代和泥河湾层湖相沉积物的年代无关……如果文物和化石确系在湖相的泥河湾层中,则依据本文地层的结果,……早于北京周口店猿人的年代” 也就是说,这个年代还是建立在假设的基础之上。第二个问题,铀系法测年仅限于0.3Ma以内,超过的就会不准,但不会不准到结果为0.1Ma。也就是说,如果铀系法测出来的年代为0.3或0.4Ma,那误差会相当大。但测出来在范围之内,则不会有较大误差。
O3a3c* (M134+, M117-)
至于文章中涉及的旧石器考古问题,建议看一看杜水生的《中国旧石器考古史上的两次大讨论》。我国古老的旧石器形态受制于环境因素的影响。表面上的相似,不见得有共同的文化基础。更不见得是同一年代的产物。
O3a3c* (M134+, M117-)
本帖最后由 imvivi001 于 2017-2-18 03:01 编辑
...

史前欧洲现代人或未留下后代

       现代人在大约4.5万年前抵达欧洲,但是人们对于其基因传续的情况了解甚少。付巧妹和波茨等学者对51个生活在欧洲的史前现代人的基因进行了测序,这些史前欧洲现代人生活的年代大约在4.5万—7千年前。测序结果发现,今日欧洲人的基因与前者并无交集,也就是说,并没有证据显示最早生活在欧洲的现代人是今日欧洲人的祖先。因此,这些最早进入欧洲生活的史前现代人可能并没有留下任何生活在今天的后代。


        该研究参与者、美国加州州立大学北岭分校(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 Northridge)人类学系副教授海伦·鲁吉耶(Hélène Rougier)对本报记者表示,“这次的研究比之前同类研究的样本数量多了10倍,我们有机会仔细审视考古数据和遗传基因之间的相关性。关于最早抵达欧洲的史前现代人,我们发现他们确实没有为后来的欧洲人提供基因。很难说这些人被后来的人驱赶还是直接取代了,因为他们可能就是人数不多的一小批移民,并不像已经灭绝的尼安德特人那样分布广泛。”


       该研究的参与者、美国新墨西哥大学人类学系教授劳伦斯·斯特劳斯(Lawrence Straus)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尼安德特人和现代人(此处指非洲以外的现代人)这两个人种更替时期产生了一次小规模但却重要的混血,现代人的DNA中开始有了来自尼安德特人的一小部分”。

      这次研究还发现,在距今约4.5万—7千年前的这段时间内,生活在欧洲的史前现代人体内的尼安德特人DNA比例从3%—6%下降到了2%。对此,项目参与者、美国纽约医学院研究员大卫·赖希(David Reich)表示,“尼安德特人的DNA对现代人(健康)来说是有害的。”他认为这种比例的下降可能是现代人进化过程中的自然选择。


       最早生活在欧洲的现代人并没有留下他们的基因,这说明人类在扎根欧洲的过程中并非一帆风顺。斯特劳斯对本报记者表示,“此前有考古学家提出,在上次冰期的最盛期(距今约2.5万—2万年前),生活在欧洲的史前现代人不得不从欧洲北部退回到伊比利亚半岛和如今的法国、意大利和巴尔干半岛。这次的研究发现,在盛冰期过去后的马格德林时期(Magdalenian,距今约1.6万—1万年前),史前现代人从欧洲南部的避难所走出,重新向欧洲西北部进军。”


     从学者的研究成果来看,欧洲现代人的迁徙过程充满了艰辛和波折。鲁吉耶告诉本报记者,“这项研...

奋斗 发表于 2016-6-13 13:56
.
      这篇来自中国社会科学报的采访报道存在一些明显的偏差。比如说,并不是早期的欧洲人没有给后人留下基因,事实上,论文清楚地指出很早之前的古欧洲奠基者人群一度在长达1万4千年多年间几乎消失了,之后在长达冰期即将结束前的旧石器时期再度出现在欧洲,而且把他们的基因流传给了其后直至今天的的欧洲人。
     另外,这篇由代表中科院人类起源重点实验室的付大美主创、携手国际多家知名专业机构同时汇集了当今国际分子人类学最豪华阵容学者所完成的业内重磅力作,还揭示了一个令所有参与者都感到非常惊讶的发现,那就是现代欧洲人最主要的先祖,以Villabruna古族群为代表的欧洲人直系先祖,不仅早在旧石器结束前就“沾染”了来自近东入群的血统,而且,其中一部分人还居然具有与现代汉族以及MA1古人类聚的血统!(如不出意外,应该是ANE与E,E,混合的成分。考虑到这项工作完成时是2015年,彼时对ANE以及EE的研究还在初级模糊阶段,所以付大美与她的合作者们没有明确标明是这两种成分)。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这些付大美的合作者们正好也包括她的长期的亲密合作伙伴Reich博士与Lazaridis博士,而这两个合作伙伴当时必然是对他们欧洲先祖的东欧亚血统内心非常清楚。不过在其后二人合作的那篇力作之中,依然对他们先祖身上的东方血统讳莫如深,最多只是把MA1置于西欧亚谱系之外的边缘处,然后偷偷地在论文附件中的某一处不起眼的地方加上一句:Eastern European hunter–gatherers (EHG) are a mixture of WHG and a population on the Onge→ Han cline. 尽显西方小男人的可悲心态。
       不过后来付大美的亲密朋友著名的赖希博士显然经不住良心的煎熬,于是在今年最新发表的论文中,大大方方承认MA1的E.E.血统,以及在当今欧洲人身上普遍存在的E.E.血统。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吖,呵呵。


     至于这些旧石器欧洲古人身上的东方血统从何而来,目前尚无权威性的解释。就连赖希本人在其新作中也是语焉不详。不过我大胆猜测,可能来自最早进入欧洲的y-R1b1人群(之前曾经想过来自pre-乌拉尔人,不过与欧洲的y-DNA数据不太吻合),当然,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不妨今天在此立字为据,有待今后的检测发现进一步证实~~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遍观欧洲这么多石器时期的古人DNA(真羡慕他们如此丰硕的检测成果),我们会发现,欧洲古人的DNA总的来说具有前后继承性,甚至最早的罗马尼亚oase古人的基因,在中石时期的某些游猎民身上也能发现,真的令人惊奇!     另外还有一个特点,就是这种继承关系并非连续的,而是断断续续时隐时现的,一直到青铜时期末期才开始稳定,不过至今仍未能像神州大地这样发展的一个非常均衡,后者可能得益于悠久的大一统历史有关。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