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吉尔吉斯语会不会是蒙兀儿人的语言?

今天的吉尔吉斯语和哈卡斯语差别甚大,而与哈萨克语却非常接近。会不会是吉尔吉斯人在迁徙的过程中失去了自己的母语,而改说了明代蒙兀儿人的语言?就像锡伯人改说满语那样。
不大可能,柯尔克孜人18世纪才信伊斯兰教,如果改说了蒙兀儿人语言,应该早就皈依了
百度了一下,哈卡斯语简明语法和柯尔克孜语基本无差异,不知道差别甚大的说法从何而来
本帖最后由 Ryan 于 2016-7-1 18:56 编辑

3# 710492624

楼主其实说的是,在突厥语族内部的语组的归宿上,为什么吉尔吉斯语不属于Khakas语和Karagas语所在的北部语组,而与Kazakh语同属于西部语组。

南西伯利亚地区森林地带居民所使用的突厥语大都属于突厥语族的北部语组。而Kazakh语所在的西部语组通常认为就是金帐汗国时期的钦察语的后裔。

我觉得 欧元区的猜测是对的。吉尔吉斯人从南西伯利亚迁徙到了现居地之后,语言的属性发生了变化。引起变化原因,正是哈萨克汗国成立之后两者之间的相互影响。这种变化,似乎与明代蒙兀儿人是没有直接关系的。大部分的明代蒙兀儿人后来也改说了哈萨克语。

从父系遗传组成上也可以看出来的。吉尔吉斯人的R1a1a-M17之下有两大支系,其一与阿勒泰人共享,其一与中亚人群共享。这种状态,代表了人群的混合。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https://www.familytreedna.com/pu ... px?section=yresults
吉尔吉斯人还有不少C3星簇,可能也来自和哈萨克人的混合,按地望,应主要是与大玉兹人(很大程度上是蒙兀儿遗民,当然也不全是)混合,不知是否比较过吉尔吉斯人的星簇和哈萨克人的星簇,之所以不认为其星簇来自蒙古人,是因为吉尔吉斯人接触的蒙古人主要是卫拉特人,按道理似乎星簇并不多,还有很多M407,因此推测主要是与哈萨克人混合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3# 710492624

楼主其实说的是,在突厥语族内部的语组的归宿上,为什么吉尔吉斯语不属于Khakas语和Karagas语所在的北部语组,而与Kazakh语同属于西部语组。

南西伯利亚地区森林地带居民所使用的突厥语大都属于 ...
Ryan 发表于 2016-7-1 18:54
明代蒙兀儿人的语言会不会也是钦察语?毕竟蒙兀儿人在皈依伊斯兰教之前已经说了一百多年的突厥语,不一定要使用穆斯林的察合台语。
明代蒙兀儿人的语言会不会也是钦察语?毕竟蒙兀儿人在皈依伊斯兰教之前已经说了一百多年的突厥语,不一定要使用穆斯林的察合台语。
欧元区 发表于 2016-7-1 21:18
察合台是一种书面文字,来自不同地区的人操不同方言的,为了沟通产生一种类似普通话的标准语也是可能的,但是从察合台文文献看,仍有很多语法遣词的不同,应归结于不同文献作者使用的语言不同,但这种差异不导致不能沟通。我认为没有所谓“穆斯林的察合台语”存在,突厥语最大的借词来源是波斯语。即使存在“穆斯林的察合台语”,钦察人是否能意识到和自己语言的差异都很难说,更别提刻意选用两者其一了。
哈卡斯人自称塔塔尔,那划进钦察人也可以啊,难道只是地理位置的区别,就变成了西伯利亚语支了
现代吉尔吉斯人实际上是以吉尔吉斯人为主,吸收融合了许多金帐汗国游牧民、蒙兀儿人、卫拉特人而形成的人群,与南西伯利亚突厥人群有了一定差异。

吉尔吉斯人与哈萨克共享许多部落,如:乃曼、克普恰克、奇台(克太、契丹)、弘吉拉、杜拉特等等。其中,弘吉拉、杜拉特(杜格拉特)也是蒙兀儿的部落。还有奇里克部(Cherik,?erik): 奇里克部又称为克烈部。

芒古什部(mungu?,mungush)、额德格纳部(adigine)、蒙额勒多尔部(Mongoldur)、凯塞克部(kesek)都是蒙古起源部落,还有一个蒙古部(mongol)是卫拉特后裔,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