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7-6-17 18:24 编辑

看来,尧舜时期的人口迁徙、黄河中下游的洪水,以及禹伐三苗、迁三苗,必须证实全部或部分,作为地名先后定位及人口迁徙的史实;还有仰韶文化及彩陶,对应文化传承关系及人口变迁,也是必须弄清楚的。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7-6-17 15:03 编辑

可以肯定,下面这些人与中国人同源或文化相关,身上的纹饰与仰韶早期的半坡彩陶纹完全相同,这一定不是巧合:
http://travel.fengniao.com/slide/309/3094578_1.html#p=1
同类视频如下,有人能听懂语言吗?有他们的基因测试结果吗?
http://v.ku6.com/show/geYB-fyQNXzb-G8AvnF89Q...html

怪不得有人说仰韶时期是父系酋邦社会,这个问题争论了二十多年。黄帝时期也有美洲土著这类大房子(见下楼图2)。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7-6-28 12:01 编辑

亚瓦拉皮提人(Yawalapiti )居住场所
亚瓦拉皮提人(Yawalapiti )居住.JPG
2017-6-17 11:28

轩辕黄帝的宫殿.JPG
2017-6-28 12:01
【附】上甲微以后,商族以倗族为朋友
(有点胡乱发挥的成分,但总的意思不错)
商之先祖多与有易氏联姻,后世经常提到的一位叫王亥,是个牛贩子,发财后娶了有易国君的女儿。当时的有易氏,大约居住在河北易水河一带。
王亥长期住在老婆的家族中,惯于荒淫享乐,不知因为什么事,惹得岳父大人把他给杀了。
王亥的儿子名微,甲骨文上称他为上甲。为了给老爸报仇,他联合河伯把外祖父绵臣给杀了。这是影响很大的事,后世祭祀时经常被提起。 ...
Hanhe 发表于 2017-5-10 19:17
(跟着楼主继续发挥版)
王亥做牛贩子生意越做越大,可是老岳父有易氏酋长易建联长期赊账,搞得亥哥很不爽,于是不得不带着一帮兄弟,打着横幅“还我血汗钱”前来讨账,这帮讨账的兄弟估计和现在讨要工钱的农民工兄弟手法差不多,要不到钱就在有易氏部落海吃海喝死活不走,于是惹怒了有易氏家二少易二联,联二少带着一帮手下把前来讨账的商人痛扁了一顿,冲突于是爆发,最终失控,亥哥最后光荣牺牲...


    从考古发现来看,西亚与印欧人地区牛贩子贸易非常普遍,他们的传说中也经常为此与其他部族发生冲突。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可以肯定,下面这些人与中国人同源或文化相关,与仰韶早期的半坡彩陶纹饰完全相同,这一定不是巧合:
http://travel.fengniao.com/slide/309/3094578_1.html#p=1
同类视频如下,有人能听懂语言吗?有他们的基因测试 ...
Hanhe 发表于 2017-6-17 10:56
你可以把彩陶纹饰与他们身上的纹饰比较图发上来。


南美的基因测试本坛早就讨论过。常染与东亚非常接近(为EE与ANE的混合),父系主要是你们先祖的Q类型,母系则是东亚常见的mt类型。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7-7-21 19:39 编辑

看上面的图片就知道完全相同,相信大家熟悉中国半坡彩陶几何纹饰。现在不知是八千年前南美洲人口来到东亚,还是中国某个时期的人口迁去那里了。东南沿海与美洲存在一条暖洋流通道,帆船可以顺流航行。说不定大洪水时就有船只被沖入此洋流,自然就进入了美洲(晋代有人验证《山海经》,坐船到美洲;民国时有运动员从台湾坐帆船到旧金山参加运动会;福建偶有渔船失踪,说是到了美洲)。今人多以冰期的白令海峡为唯一迁徙路径,是不可取的
大家别以为我是寻祖,我早就关注这种关系,大家共同关心的黄帝就对应仰韶中晚期。仰韶文化,以渭河流域为中心,西北盛于青海、甘肃,东至河北中部,南达汉水中上游,北抵内蒙古河套地区,黄河中游一处遗址叫作西王村。年代上与红山、大汶口、龙山文化都衔接,甚至与跨湖桥、河姆渡都有关联。以仰韶文化为突然口是必须的。如果早期仰韶文化对应Q系,或二者有深度接触,那就能解释南美土著的仰韶彩陶纹饰了!
与你们争论突厥问题一样,老在下游绕来绕去,不去寻找有关联的源头,是不会有结论的。司马迁说的可能没错,匈奴就是北方的夏遗民,早期匈奴可能包括Q1a。汉代匈奴人口中的中东、西伯利亚成份,是匈奴掳获的人口,东胡成份更不用我提示了。只是后来匈奴部分南附汉朝,其他西迁,所以当今不少人以为匈奴遗存是突厥。其实二者完全不同,这在汉代是分得很清的。中国境内的突厥,最早只与汉代匈奴掳获的人口有关。到隋唐时,后者反而发展壮大,唐末亡于回纥,之后成为维吾尔族。
也就是说,隋唐以后的突厥族,其实是个混合体,它只包含少量的汉代原始突厥,也包括少量的汉代匈奴遗存。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7-7-21 19:52 编辑

看看182#的人像,与当今中国人长得完全相同,如果他们是Q系,那也是说明国内的O、Q、C人口很早就混合了。不过,我认为不能排除是N,图10~11中的人相点击看图),与西伯利亚雅尔库次克的奥伊米亚康村那俩小孩(←点击看图)长相非常相似,都有渔猎习惯。从这些人的面相中,扣去非洲与欧洲成分,就是中国土著一万前的样貌了。只是不明白,为什么N系的人口主要分布邻近北极,而Q系到达了美洲?如果他们都是中国北方的原住民,只能肯定N离开的较晚、Q离开的更早,离开的时间也就几千年到一万多年而已(上限有可能会变化,有迹象表明美洲十多万年前就存在人类)。

近万年内,中国的历史可能是这样一种情景:

七八千到五千年前,南北沿海及黄河交流顺畅,东北有红山文化、西北有仰韶文化,南方凌家滩、良渚、河姆渡等文明也十分抢眼。

约五千年前,即仰韶文化中晚期,黄帝族兴起,影响遍及中原。蚩尤系自东面北上,在黄河下游遭到黄帝族的阻击,结果败北退回。
之后,黄河大洪水阻断了东侧的南北交流,长江下游水患也颇为严重。南方文明溯江而上,北方文明重心转至渭河流域。

约四千年前,黄河中下游的尧帝国最为强大,势力达到江汉,南北文明在长江中游相遇。湖北与河南交界处的唐人,被尧帝迁到河北、山西,崇伯鲧、虞舜也被尧帝安排治水。崇伯鲧治水失败被杀,舜因治水之功继帝位。
帝舜有虞氏的实权早被夏后氏夺取,故禅位于夏禹。禹征三苗于江汉、迁三苗于三危。再后来又有夏人灭羲和国,伐防风氏、淮夷及黄夷。

禹子启篡夏为家天下,开启了四千年的封建王朝模式。
夏朝统治相对松散(无赏无罚),南北战争并不多。中原内外,万国林立,无国无君的部落星罗棋布。
黄河下游又成宜居之地,东北文明南下,自东向西征伐,建立了较为强势的商朝(有罚无赏)。商朝对长江沿线的南人有打击,但未深入南方。长江中游数遭征伐,人们或退至南方,或被迫迁往北方、西北。

在夏末退避西北的周人,回到渭水流域积蓄力量,联合南方诸国,又灭了商朝。
西周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强大而辉煌,在北方遭受的生存压力很大,却与中原、南方人相处融洽(有赏有罚),于是与早期的北方势力决裂,转向东南发展。
历经内部整合、外部兼并,看似残酷激烈,战争相对后世却属“轻柔”型。
周朝的扩张,文化传播的意义更为重大,奠定了中华文明基础。

秦汉时期,兼并战争空前惨烈,人口融合也达到第一次高潮。“不服周”的中原人口,大多退避西南,原本与部分北方人口同源的匈奴,却被驱离河西与北方草原。
此后,人口呈南移之势,在南方繁育更快,就形成了今天的格局。
如今,南方更先进。历史就是这样轮回!
我知道这里不少人反感Q系,看看182#的人像,与当今中国人长的完全相同,如果他们是Q系,那也是说明国内的O、Q人口很早就混合了。我本人从来不搞人种歧视,也不介意某些人的反感,只是对历史、中国人种起源有些兴 ...
Hanhe 发表于 2017-6-17 12:53
“这里不少人反感Q系”? 言过其实了吧。大家只不过反感个别Q系坛友过度神话Q系的成就罢了。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7-7-25 23:31 编辑

187# 我上面没敢写得更具体,实际推测:当时黄帝系的尧帝在黄河中下游的北面(尧居冀,秦河内郡,在今三门峡的东北面),故初期治水以堵为主。而禹治水以疏为主,是处于黄河中下游的南面。这与剪径者 # 所转的说法、以及夏朝地境以山东河南为主是一致的。黄河的入海口,几千年来总体是南移的。
在更早时期,O、C、Q、N、D类型中,有从南面沿海迁入的,不能排除有本土起源的。由于东面临海,人口汇集宻度较大,与外界混合很少,从而形成东方人种特色。
从和县等古人内耳迷路特征及田园洞人基因来看,打破五六万出非洲的“传统说法”不是神话!起码在辽宁,十多万年以内的人口遗迹是连续的。
再大胆猜想一下:如果Q、C的上游分别是中国境内数万年前的土著,则O系是受惠最大的人群。历经无数次拉锯式的相互攻击与融合、数万年的血缘融合,造就了东方人种的样貌。一次次的海侵、洪水,后者把前者一步步往北排挤,直至境外。PQ系创造了辉煌的史前文明,遗留在中国北面的部分人群,被O系迎回,共同创造了华夏文明。汉~唐盛世,再次驱离了北方余下的大部分Q、N系人口,只有偏东的C系得以幸存,在元代才大规模向外扩散。

http://www.jianglishi.cn/shanggu/gun.html
众多古籍与传说,应能证实大洪水的存在与大致年代。不好写具体的,除了一系列神话以外,还有几点不好确认:(1)尧帝、唐侯是否与唐人同族,唐人最初居住在哪里?(2)崇伯鲧是否尧帝的部下?(3)是否存在江汉、黄河中下游两处治水?(4)是谁杀死了崇伯鲧?一说为祝融,一说是舜奉尧命杀的。

还原早期历史的主要手段,是将后人揉合的部分进行剥离,特别是汉代以后才有的说法。春秋时期的大多记载,还是比较客观的,可参见古本《竹书纪年》、清华简《系年》。
我倾向于认为:
彩陶文化沿黄河传到下游,之后在中原扩散。比如,六千年前,已达湖北枣阳雕龙碑一带。
最早的唐地名,是在湖北随枣走廊与河南南阳交界处,还是河北、山西?目前还不能最后确认。我感觉,夏遗民北迁就是一种回归,周初又回归到南阳、随枣一带。后者与夏、唐有关的时间要远早于西周。山西襄汾县陶寺遗址为“陶”最有可能,山东的陶地名要晚。其实,这个问题是可以弄清楚的,比如根据几种考古文化的关系,是可以知道人口与地名变迁:仰韶文化晚期,黄河下游出现了有传承关系的大纹口文化。在大洪水之后,前者基本消失。铜石并用时代的出现,均与黄帝族有关。
我猜想,唐在随枣走廊,被黄帝族征服,封尧为唐侯。尧即帝位后居冀称陶唐氏,是因为他是陶、唐两地的首领,类似后世以封地为氏。即不排除尧将唐人迁至黄河中下游的北面,也带去了“唐”地名(今天仍存的地名一般最晚)。《竹书纪年》载:尧晚年建陶宫、遊于陶。其目的应该是巡狩,是巩固新征服的人口与地盘。
如果这个"唐",最早在考古发现的石家河遗址附近,那与屈原诗作描述一致,秦始皇、汉武帝都在江汉平原附近的“高唐”遥祭舜陵(山东高唐明显较晚)。这一带最能代表南北方早期文明的汇合地,尧帝早期或更早期的石家河,代表了当时最鼎盛的文明。
崇伯鲧是黄帝族的另一支,他们分布在陕西、成都,东面临近豫西南。在尧帝征服唐人之前,崇伯鲧不归尧帝统治。此时的祝融氏大约处于长江中游,东南方是有虞氏。长江流域的大洪水,导致了石家河文明消失。崇伯鲧一族迁往河南,有虞氏也北迁。祝融氏迁至新郑一带,之后又有部分北迁(或至李家崖鬼方),后来遭遇了周族。别以为鬼方是异类!商纣王时的鬼侯与鄂侯、西伯昌同列三公。不带女、阝、忄偏旁的“鬼”字,在湖南出土过同字形的楚国印章(郢室鬼户),疑为夔或归。鬼方后来可能部分融入楚国。
黄河中下游的尧帝,组织人员治水,众人共推崇伯鲧。鲧用堵的方式治水,没有成功,于是被杀。杀死崇伯鲧的是舜,祝融氏只是协从。
以南方的有虞氏舜族为主,取得了治水的初期胜利,于是尧传位于舜。尧帝之子朱作虞宾,迁丹水故称朱丹,舜即位后才居(秦朝河内郡,黄河三门峡段的东北面)。崇伯鲧之子禹,接受其父的教训,在黄河南面以疏浚为主。得到东方部落的支持,禹的力量更为强大,舜被迫退出尧部落,居湖南葬于九凝山。洪水退却后,禹建立了夏王朝。
夏禹称帝后征三苗、迁三苗,是因为他们占据了洪水退却后的江汉平原(这里被夏王朝视作自己的地盘。源于蚩尤系的三苗自东往西退却?)。南阳是连通四方的重要据点,一直与夏民有关。夏朝在东南面灭羲和国,伐防风氏、淮夷及黄夷,扩大了夏的地盘。

夏朝相比尧、唐、虞等王国或部落,地盘及影响力要大得多,整合的族群也很多。特别是家天下传承制度,留下了更为完整的历史记忆。周人除了“窜西北”,其它看似全面收复夏人地盘!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7-6-28 18:40 编辑

陶寺考古与尧都城: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7b45d7d0102x3qk.html]
石峁与陶寺考古发现的初步比较:
http://www.doc88.com/p-4833472397977.html
长江以北首次发现良渚文化聚落:
http://culture.guanhuaju.com/a/2016/1018/654529.html
甘肃天水秦安县大地湾仰韶文化遗址:
http://gsrb.gansudaily.com.cn/system/2013/07/23/014534072.shtml
http://www.dxbei.com/x/20131128/101909.html
(以上资料,并不排斥七八千年前东北玉文明的先进性)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7-7-23 15:14 编辑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征服者总是把被征服的人口迁到自己控制力最强的区域或逐出境外。如,周初迁唐人于杜,叔虞称唐侯。夏禹迁三苗于西戎。所以我猜想尧封唐侯,也是征伐唐地,迁了唐人。

下面是有关问题的史籍记载:
1.周公平唐人叛乱,迁唐人于杜(杜邑,陜西西安东南)。
迁的是上层人物,且保留有地位。周时称唐杜氏、杜伯。周宣王杀杜伯,其子隰叔奔晋为士师,其玄孙士会担任晋国上军主将。
《史记》:武王崩,成王立,唐有乱,周公诛灭唐。
《竹书纪年》:成王八年冬十月王师灭唐,迁其民于杜。
《左传·襄二十四年》范宣子曰:昔匄之祖,自虞以上为陶唐氏,在夏为御龙氏,在商为豕韦氏,在周为唐杜氏。
2.夏后氏征三苗
《史记》:三苗在江淮、荆州,数为乱,於是舜归而言於帝,请流共工於幽陵,以变北狄;放驩兜於崇山,以变南蛮;迁三苗於三危,以变西戎;殛鲧於羽山,以变东夷:四罪而天下咸服。
《竹书纪年》:帝舜有虞氏,即位,居冀。十四年,命禹代虞事。三十五年,帝命夏后征有苗,有苗氏来朝。
3.夏都与征伐
《竹书纪年》:帝禹夏后氏,即位于夏邑。颁夏时于邦国。诸侯从帝归于冀都。二年,王帅师伐有扈,大战于甘。十五年,武观以西河叛。彭伯寿帅师征西河,武观来归。(武观是夏启的第五个儿子,也是最小的儿子,也称五观)
帝太康即位居斟寻。畋于洛表。羿入居斟寻。
帝仲康即位居斟寻。五年秋九月庚戌朔,日有食之。命胤侯帅师征羲和。
帝相即位居商。征淮夷。二年,征风及黄夷。八年,寒浞杀羿,使其子浇居过。九年,相居于斟灌。
......
4.舜与房陵
《竹书纪年》:舜生于姚墟。帝子丹朱避舜于房陵,舜让,不克。朱遂封于房,为虞宾。三年,舜即天子之位。
5.尧与唐
《史纪》:注释称尧即位前为唐侯。孔安国云:尧年十六,以唐侯升为天子,在位七十载,时八十六,老将求代也。
《竹书纪年》:帝尧即位前封于唐,即位后居冀。命羲和历象。五年,初巡狩四岳。十九年,命共工治河。五十年,帝游于首山,乘素车玄驹。五十三年,帝祭于洛。五十八年,帝使后稷放帝子朱于丹水。六十一年,命崇伯鲧治河。六十九年,黜崇伯鲧。七十年春正月,帝使四岳锡虞舜命。
《鹖冠子》有"尧伐有唐"之语,《吕氏春秋·古乐》亦分陶唐氏与帝尧为二事,是尧与唐并不能混为一谈。
......

需要注意如下问题:
一、《史记》三皇本纪部分与《竹书纪年》相比,有些更具体,有些看似不如后者准确。二者比较一致的是,禹正式即帝位只有八年,实际代行帝事却有四十五年。舜掌实权只有十四年,之后三十六年都是禹代舜事。
《纪年》也有明显可疑之处,如尧帝在位七十年,却记载其事到一百年。《史记》云“尧立七十年得舜,二十年而老,令舜摄行天子之政,荐之於天。尧辟位凡二十八年而崩。”二者并不完全相同,尧活了116岁?
二、上面专门列出了舜帝的出生地与尧帝之子丹朱所在地。姚墟在哪里有争议,一说在雷泽(山东荷泽)。然而,最早的雷泽,也可能在长江中下游的南方。有古籍提到舜为摇民、小人(平民),所以我认为他不属黄帝族。房陵、房的位置好像没有争议,它在今天的湖北房县一带,这里离随枣走廊的“唐”较近。
前面说过,夏禹族、祝融氏的早期活动区域,也离房陵不远。这说明大洪水前,黄帝族已达中原。由“四罪”流放之地,可知尧帝时期黄帝族所在区域。
约四千年前,最辉煌的仰韶文化、石家河文明都消失了。而此前就存在的屈家岭、大汶口、龙山、岳石文化,却没有出现这种突变,似乎在相互融合。这能印证五帝时期的大洪水与夏王朝的存在,能否反映王族与平民土著不同种系?
约五千年前,南方的凌家滩、良渚文明似乎也是突然消失的,是否还有一次更早的大洪水?七千年前的跨湖桥与大地湾文化,也是同时存在并且水平相近,还有七千多年前的东北兴隆洼玉文明。我感觉,七八千年前存在一支非常先进的人群,分布在东侧沿海沿江区域,在五千年前的大洪水后突然消失了。此后仅在长江中上游出现类似情况(石家河、成都、石峁)。
多种证据表明,商朝至七千年前,存在人口北迁迹象。除了大洪水,还能说明什么?
三、三星堆有可能是夏人遗迹。有迹象表明,夏人从四川出来又有一部分回这里了。1934年华西大学博物馆发掘的月亮湾遗址(与三星堆同在广汉),是在城内的北部。后来发掘的两个祭祀坑,是在南垣外的不远处。据东垣残垣断面所示,城墙的中间是由若干层平铺夯土筑成的主垣,内外两侧又各有斜行夯土支撑中间的主垣。这同郑州商城及黄陂盘龙城的筑城方法非常相似,而在中原地区,这种筑城法最迟至东周时期已经消失。
彝族人为什么认识三星堆、金沙遗址的文字?因为他们与夏人共处过,他们的历法也是夏历。在汉代,四川有成都、新都,南阳也有成都、新都、故新都,却没有史籍记载其来源,说明这个“新都”很久远,可能与“成都”对应,它可能是夏都或后夏都城。
《竹书纪年》记载的夏都变化多次,最早的夏都城很可能在晋国初封之地(夏墟),与尧都相距不远。今人怎么只认准二里头?
四、君主与国名、君主与国民、地名的关系。国名与君主(某公、侯、伯)对应没问题,但君主与民众不一定同族,甚至君主接管的是前朝的国民。地名可以与国名、族群对应,也可能是前朝前人遗留。
后人对《史记》的注释(特别是唐朝人加注的地名信息),明显有误或矛盾之处很多,很多内容不如《纪年》合理。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7-7-25 20:42 编辑

申明一下:我只是按照史籍、地名探讨,结论或推测结果与Y基因类型不挂钩。请大家仅把它当作众多思考的一种!
如果结合考古结果,仔细分析,不少问题可以搞得更准确;如果若干文化遗址的人口基因也知道,就可以作出一些重要判断。我不介意姬周是O、C还是Q,只是觉得能把晋国历史搞得更清楚一些,也很有意义。起码能说明我们的族谱不是空穴来风,近三千年前与晋国同在,已经很欣慰了!
看到大家都在争当三代王族后裔,说明还是认可华夏文明。可是,这些王族墓都快挖光了,哪有子孙自挖祖坟的?还有那些以疑古派自居的“专业人士”,历史知识还停留在大半个世纪以前;分子人类学的专业人士,不设法去检测王墓基因,却忙着瓜分“祖先”,与孔末何异?在我看来,华夏的气数已到尽头了!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7-7-16 13:31 编辑

今天又细想了一下,四川成都附近在汉代就有新都地名。三星堆遗址就邻近成都新都区,这应是后夏“新都”的位置。在河南南阳的南面,汉书还记载有故新都、新都,可能是夏朝的一处都城。新都也是汉代王莽的封地,南阳在汉代甚至出现过“成都”地名,应该是为成都人口迁出而侨置。在三国时期,安徽浙江交界的黄山区域,又出现了新都郡。(地名随人口同迁,不只是楚国人的习惯!)

我的族谱记载,西汉中期有人迁蜀,初时在新都乡,东汉初又有人回迁到郫县,晋代《华阳国志》记载有他们的大量后裔。西汉末即有人迁南阳新都,东汉晚期有人去了山东,这些人物在史书中均有记载。史书没有记载汉末黄巾起义余部的去向,我根据族谱信息与地名,推测有人逃到了安徽、浙江的山区。东吴之所以快速兴起,说不定与这些人有关。
我们先人入蜀,很可能是随西汉开发蜀地的文翁去的(文翁,安徽舒城人,汉代首任蜀郡太守。当时我们家族在阜阳)。史籍记载了文翁化蜀,成都石室中学就是文翁办的,这是中国最早的公学,延续两千多年,没有哪所中学可比。
史书记载,我们家族在蜀郡时一门五郡吏,应该出自公学培养。当时有一人任蜀郡太守、大司农,一人担任扬州刺史、大司空。在第二三代,即有人回迁安徽,又迁南阳新都。在南阳与襄阳之间,我们家族留有多处遗迹与墓葬。家谱与史书记载的内容,详略各异。
与迁蜀同期,还有一人去了上谷,应该是戍边。史书记载有同姓人征讨匈奴,居延简记载了几名同姓人,后者的籍贯正是当时本族人居住地。这些在家谱上反而没有出现,估计与我们不是同一支,或者没有回来。
在西汉,还有同一家族的其他人封在辽西。新都、故新都、辽西朝阳,都是夏商周时期的重要地带,远隔几百上千年的主流人口,总在“故地重遊”!

由此看来,对于成都、新都、故新都的来历,虽然史书没有写出来,西汉人应该是知道的。我这个姓氏是末代韩王子孙改姓而来,汉代以前未见,这在汉唐史籍中均有记载。汉代同姓人物都是同一家族的,与张良后裔联系紧密。我们的家谱在全国同姓族谱中算是最全的,包含了大量可考、有价值的信息 27# 。不过,后来随姓的人口可能要远超我的预料。在晋侯基因检测之前,我也不能肯定是正宗。从目前微基因Q1a在各姓氏中的比例来看,与姬周起源的姓氏正相关,所以不能排除姬周是Q1a。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7-7-25 22:44 编辑

一直想查查黄河下游四五千年前的考古遗址,验证黄河故道和大洪水的影响,刚好看到这篇文章专讲这个区域新石器时代的考古发现。
早就有人指出,春秋以前的黄河入海口在天津。从这篇文章看(只摘录一段概述),果真如此!
黄河大洪水经过衡水沧州廊坊天津.JPG
2017-7-3 19:24

从濮阳经衡水、沧州、廊坊到天津,几乎没有新石器时期的遗迹(沧州只发现个别点)。而西、北面稍高一点的地方,却多有发现,而且时间跨度很大。以武安县为例,51处遗址有34处是仰韶时期的,这与我推测的相同:当时仰韶文化中心应该转到了黄河中下游,可能正是那场大洪水,把他们摧毁了。人类遗迹消失可以用黄河变道来解释,一种主流文化几乎突然消失或变样,与大洪水有关的可能性更大。
黄河下游变迁.jpg
2017-7-21 09:58

(图中的“今废黄河”,与京杭大运河、南水北调东线,有重叠部分。五千年前隔断南北交流的大洪水,应该就是沿这条路线,它导致了良渚、河姆渡、凌家滩文明的没落。把太湖、淮安、徐州、聊城、天津这条远古水路,称作海浸遗迹比较合适。七千年前,就是它沟通南北!)

很多人不知道,湖北随枣走廊与唐有关的东西非常多,这里一个小县发现的龙山文化遗迹都令人难以想象。如果黄河中下游的大汶口、龙山文化受它影响(比如带去了屈家岭的黑陶),那就能证实我对唐人被尧帝迁去河北的猜测。如果实际是反方向的,那也不是不可能,只是要颠覆一些说法,但能解决一些更重要的疑而未决的问题。比如,仰昭文化代表的是黄帝族,八千年前已出现在中原。只是两次大洪水,让他们退到了北方,尧舜时期再度出现北南融合。
彝族人声称彝历有万年历史,不应是空穴来风。他们是唯一传承伏羲历、夏历、玛雅历的人口活化石。《竹书纪年》有“羲和历象”,《纪年》记载的夏事,部分能精确到年月甚至日,很多事件并不像是后人编造的。
http://www.cssn.cn/mzx/shwh/201610/t20161018_3239690.shtml
大家应该注意到,考古界寻找夏都城的工作,实际是不太成功的,陶寺尧都的不确定性也是存在的,石家河、成都、石峁遗址还没有进行历史定位。目前,我们不应轻易否定四川发现的大量古玉及文字。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7-7-4 09:06 编辑

在各个时代,主流人口进出四川,应该有很多次了。这块最大的盆地,既是世外桃园,更是避难天堂,是一个养精蓄锐的好地方。
看到有人讨论河南长葛古人骨很特别,或许谜底就在这里,这是我早就注意到的。学界对这个问题并没有完全搞清楚。长葛与蜀地的关联性,不应轻易否定,就如成都与南阳的“新都”。说不定,蜀是夏朝的一个邦国,在商朝呆不下去,追随夏遗民迀入成都了!
别说“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古人大规模进出四川,都是走的汉水沿线,最后到达的盆地核心地带是成都。这里到陕西、河南、湖北,自古以来都是通畅的。
从成都出发,逆大渡河通天河北上可沟通西北,成都与云南印度在汉代以前就存在通道。

附资料:
甲骨文中的"蜀",学者多谓此即古代巴蜀之蜀.然四川成都平原上的古蜀国与中原相距遥远,殷商时代考古文化面貌亦与中原相异,不像是甲骨文中与殷商王朝联系颇为紧密的蜀方国.通过对文献和商周甲骨金文的深入研究表明,殷周甲骨金文所见之蜀当在今河南长葛市,与四川成都平原上的古蜀国并非一事.
作 者:杜勇 DU Yong  
作者单位:天津师范大学,古典文献研究所,天津,300074
刊 名:殷都学刊 英文刊名:YINDU JOURNAL 年,卷(期):2005 ""(1)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7-7-13 00:01 编辑

196# Hanhe
兄台这是何苦呢?
在我看来,Q系人群是人类史前史最无畏的探路者(只有后来的南岛人可与之媲美),南西伯利亚的Q系人群是东西方链接的纽带(尽管是被看不见的手操纵的)。
这个论坛也不是专门为“专业人士”预备的,如果真是那样,就太冷清了,太无聊了
196# lindberg

谢谢!是该退出了,这不是矫情。继续打口水战,一点意义也没有。
为了文责,我这几天还是修订了一些文字,再恢复了两个核心帖子。
我的专业是理论物理,为了研究家谱,花了几年时间搞历史。在这个过程中,我知道多个核心或难点问题,比如庐江、江湖郡、韩王家族墓,以及归姓与何姓,根本指望不了专业人士,都是靠自己解决的。
在这个主题中,我对晋侯墓中桓叔墓的分析,要比专业文章更有说服力。对横北墓中“倗伯 ”即“庄伯”的判断,对金文“庄”字的解读,这不是碾压一般专业人士的问题,而是直接挑战顶尖权威,也没指望短时间内有专业人士认同。
有关姬周Y-DNA问题,不是缺乏史籍与分析能力,而是古DNA检测技术跟不上。探索中华文明的源头,不靠基因技术而是靠猜,很可悲!
我早就提出,山西西周晋侯人骨、湖北襄阳晋代韩法立墓人骨,都可直接检测出结果,我们只需要耐心等待!如果再检测冀城大河口大墓、横北M2墓中的人骨,也可以验证我对横北、大河口都是晋国贵族墓的判断。

标题

196# lindberg
谢谢!是该退出了,这不是矫情。继续打口水战,一点意义也没有。
为了文责,我这几天还是修订了一些文字,再恢复了两个核心帖子。
我的专业是理论物理,为了研究家谱,花了几年时间搞历史。在这 ...
Hanhe 发表于 2017-7-19 09:47
你的专业是理论物理?看不出来。
O3a3c* (M134+, M117-)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7-7-22 19:15 编辑

搞理论物理的,搜集了那么多人文材料,从古到今的,真的由心佩服。
不过觉得周王是Q1a可能性不大,倒是夏商有较大可能,但现在感觉对Q系研究的不大清楚,希望能有更多的数据和成果,以便推测。
说唐的话... 我比较有发言权
传说中的F3530+
据说和唐寅(唐伯虎)同族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