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12-30 22:13 编辑
从我们伟大的有虞氏的《南风歌》可以推测,南风劲吹,会便于原来往南方采贝币的船舶驶回北方(尤其是如果有帆船的话),贝币多了,当然是“阜吾民之财”,便利商品流通,当然解了通货紧缩的愠。
这个可能的“历史 ...
癯鹤 发表于 2016-11-30 21:21
今天看百越人博客一篇文章《越国戈币刍议》:
越国戈币刍议_baiyueren_新浪博客
2017年8月3日 - 越国戈币刍议(2017-08-03 14:18:13) 转载▼标签: 越国 会稽 先秦货币 收藏 古钱币 分类: 百越民族 越国戈币...
blog.sina.com.cn/s/blo... [url=][/url]

- 百度快照
这简直就是金融历史的一个文化证据。

越国有戈币,而又有钱塘,水为利市,“bank”存钱,钱——金戈戈,还真跟戈币有关!金属铸币,贝币就贱了!虽然有用金属铸成贝币的形状,但是我估计跟王莽时代的“大布当千”差不多类似,价值远高于贝币。而且金属有个特点,可以重新熔铸,随意塑形,又具有产地有限价值高昂的性质,渐渐地,金属天然是货币,其价值远非贝币可及,也没必要在仿照自然贝币的形状了,于是仿照生产工具、兵器、图腾等等的就多了。钱塘江之名渐江,良有以也!



贝壳当钱用的时代,它们也曾鎏金镀银 可最终还是被取代!_搜..._搜狐
2017年9月26日 - 中国钱币,何以为最早,公认者为贝币,也称“货贝”。 战国大型“鲁”贝币(左高约40毫米) 普通铜贝币(右高约26.5毫米) 古人曾钟情于选择海贝做货币...
www.sohu.com/a/1944253... [url=][/url]

- 百度快照




叶尼塞河古称剑河,跟渐江也是发音雷同呀,这里也有铜贝币出土:



Bronze imitations of cowrie shells.图瓦共和国出土的两千多年前匈奴墓葬铜贝(自:http://www.ranhaer.org/viewthread.php?tid=37226&page=3#pid527175


剑河、渐江,匈奴、越国都以夏后氏后裔自居,使用贝币的鲁国也跟夏后氏后裔的杞国也是近邻。贝币之贱,也是强国运用卑鄙的金融策略用以掠夺他国的方便,改用金属铸币,毋宁说是主权信用评级下降,不如说是被逼无奈的。


最后因为商品经济越来越发达,金属货币的本质归结于金融特性,就不再以天然或人工器物为标准形制了(多出铸刻工艺品的麻烦,增添了无谓的附加值;因为使用而造成损坏还得重新熔铸,流通快了熔铸次数也增加,只需要主权信用标记,其他都不重要),干脆以标准几何形状如圆形来制造(如半两五铢、麟趾马蹄)。圆融,轮回,循环,这就是钱德本义!汉语的货币基本单位“元”由此得名——当然实际叫“制钱”,只有楚国最早以“爰”命名货币,但却不是圆形的!元宝是船的形状,也是一样道理,水是利市,货币如船,交通东西,贸易商品,守财奴是商品社会的大忌(无怪乎最利于流水账的网上银行如今如鱼得水),假如货币如海底或江口沉船,或许是后世考古寻宝的利市,但是对当时社会的财富流通是重大损失(比被海盗打劫还不利于商品经济,这也可以解释西班牙帝国近代史上的衰落,因为他们的金银到了中国这样的重农抑商国家,也就沉底了,不发动鸦片战争是索要不回来,憋屈,所以他们的货币叫“闭锁——比索”)。



由金戈戈想到铁马鲵!连带一长串塞人岛夷交通东西的证明!
俄国货币单位“戈比”,跟“戈币”或许有关系呢!“卢布”呢,跟“布币”有关!布币就是有主权标记的“露布”嘛!卢比呢,明显是从这两种钱币名称山寨的。
“刀币”跟“dollar”关系不言自明!我们华夏曾经很英勇(不然咋挣那么大领土呢),所以以刀、戈形状铸钱,周边民族很多比较弱小,他们只好以“盾”的形状来铸钱,比如越南。
禹会村在蚌埠(地名跟“pound”、“bank”很有关系,跟夏人有些渊源的泰人的首都曼谷发音也接近“蚌埠”),我想类似后世始皇帝统一货币度量衡的工作是应该有的(可能贝币就是那时指定的,不然咋夏人后裔那么坚持呢?),定好价码形制,“马克”出台,玛尼承兑,基准保证,王家信用,然后让各方国卡伦知悉(currency)。金融立法,有法可依,令出必行,市场顺风,“先令”、“法郎”(商业贸易需要稳定的市场,所以王朝的建立就是必然的了,信用保证不可或缺)。制定好货币政策,才能物价相抵,人们购买货物就顺畅了。百姓觉得市场百货犹如“福林”,交易十分清楚明朗——“克朗”,递出货物收纳钱——“第纳尔”。其实虽然货币应如流水,谁都想压在手里做守财奴,在自己家里数钱玩——“里亚尔”。罗马帝国则习惯往家里拉货——“里拉”。葡萄牙喊着“俺家国库里钱多”——“埃斯库多”!有些东南欧小国也是数钱但是哭穷“这才几个子儿呀,掰着指头都能数清”——“列伊”、“列弗”、“列克”。古希腊觉得当年大禹搞货币立法时自己也曾参与,不屑于跟那些野蛮人相提并论——“得啦,马克不嫌多,可心的玛尼谁不愿要?”——“德拉克马”……

说了这么多,老天爷不赏我点钱,寒士找谁哭穷去,又不能抢劫!?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