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6-12-2 11:32 编辑
综上,越裳氏跟商人有关,商人使用货币是东南亚的海贝,必然得亲自监督“造币厂”。而岛夷溯源最少也能到亚特兰蒂斯时代,所以追溯很多文化现象是毋庸严格限定的。测不准原理在宇宙量子计算机中的必然。因为只要不 ...
癯鹤 发表于 2016-11-26 12:36
从我们伟大的有虞氏的《南风歌》可以推测,南风劲吹,会便于原来往南方采贝币的船舶驶回北方(尤其是如果有帆船的话),贝币多了,当然是“阜吾民之财”,便利商品流通,当然解了通货紧缩的愠。
这个可能的“历史”留下了青蚨还钱的传说:
:《唐韻》防無切《集韻》《韻會》馮無切《正韻》馮夫切,音扶。《說文》靑蚨,水蟲,可還錢。《本草》一名蚨蟬,一名【虫敦】【虫禺】,一名魚伯。藏器曰靑蚨,生南海,狀如蟬,其子著木,用以塗錢,皆歸本處。《搜神記》南方有蟲名【虫敦】【虫禺】,形大如蟬,辛美可食。子著草葉上如蠶種。取其子,則母飛來,雖潛取之,亦知其處。殺其母塗錢,以子塗貫,用錢去則自還。
蝉、禺夷、鱼伯都可能跟有虞氏有关,有虞氏曾属于东夷,可能管理过岛夷。“虞”通“吴”,水神有天吴,可能吴国之名与此有关。北京有渔水,河北有番吾,广东有番禺,不知道各自历史能久到什么时候哦,说不定史前就有,历史上因循其名而建制,大陆泽畔的广宗县发音挺接近广东的,怀疑南宫这个地名可能就是监督岛夷朝贡的行宫。鹿台、巨桥,就是国库(这地名后来传到朝歌?纣王建沙丘离宫很可能不只是享乐——周人的书可能不会写,其实纣王是为了监督从黄河运来的南方贡品、货物和钱币,就近征税),啦啦啦啦!
蚨蟬——夫差——浮槎(去往南方办差采集贝币的船,夫差就是差夫,办事的官员,满语“富察”,看来吴语跟满语挺亲切,而且办理采集贝币事宜,“富察”这个汉词可谓贴切,英语“chief”——差夫,英汉更亲哪)
【虫敦】【虫禺】,发音接近“杜宇、淳于”等等一干词汇,而最接近“敦与”:

《山海经·北山经》(松山)又北百二十里,曰敦与之山,其上无草木,有金玉。溹水出于其阳,而东流注于泰陆之水。泜水出于其阴,而东流注于彭水。槐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泜泽。
看来这敦与山可能就在赞皇县(嶂石岩?),因为槐河、泜水、泰陆(大陆,巨鹿)这几个地名是几千年固定在这里的,三个名字像三角形一样稳定,笃定了这里。这里也是历史上的中山。《禹贡》里岛夷朝贡最终到达入河,从九河那一支最后都要到达大陆泽。人民盼望货币到来,所以汉字“冀”类似hope(合浦),有希望的意思。可能远在三皇五帝时代这里就是天下枢纽,这两条河往北就是远古皇都——空桑(蚩尤、共工争夺帝位都在这里奋战过,蚩尤被杀的中冀也相当于是这里),所以“赞皇”之名,一如“望都(庆都)”,类似后世三辅(京兆、扶风、冯翊),岛夷远古就已经开发了东亚沿海,甚至下西洋(泰陆——太鲁阁——泰卢固——德鲁伊)?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6-12-1 12:50 编辑

21# 癯鹤

贝币曾是原始社会流行的货币。

shell——sell——销——售
buy——贝
钱塘——bank——蚌壳——浜课——旁聚——朋克(朋乃贝串,克乃计数——calculate)

看来英国人的祖先塞人与岛夷跟华夏的贸易,远在鸦片战争前四千年就已经成规模了(不是在现在的不列颠,而是英国人的祖先很可能在今天的南西伯利亚)。

大平台就在大陆泽-黄河旁,浜课也。岛夷来朝贡贸易,宾服-滨溘也,来宾来朝,“宾客”的词源也在这里。曼谷、榜旮旯这些地名也可能是岛夷贸易形成的地名。西洋来朝贡。进入日南西贡就算进入华夏王朝势力范围了。以合浦为珠玉货贝之重要生产集散地,英语“hope”或既是《南风歌》所候盼,而后世西欧岛夷更以此为目标为坐标,开辟新航路,有好望角也。开伯尔山口、开普省,都是印欧人祖先对印度大门的期冀。印度即欢兜(印度之名可能由九黎三苗带去)、天毒,也是中国南方及东海岸北端的神明——很明显与岛夷有关,估计结绳记事的印加帝国也一样。

鹿台一是古台名,别称南单之台(这名字有无可能跟“南宫”同源呢?岛夷乘南风送贝易购纳米呀)。商纣王贮藏珠玉钱帛的地方。这就是商朝经济贸易发达,建立了庞大的中央银行的证明——银行是金融业,需要交易流通,贮藏如埋进坟墓估计不是商人本色。如果纣王是守财奴,那么应该出现商末通货紧缩的问题,在史料中留下记载。

先秦中山王墓中的无文金贝、银贝开创了我国金制币、银制币之先河,此为创举四。又河南辉县东周大墓葬两次出土1000余枚的包金贝,堪称华夏金属质地包金币之鼻祖,此为创举之五。
(自百度百科:“贝币”)
银行肯定不能只有一处,估计夏商周时代巨鹿、钱塘、交趾(后世“交子”,呵呵),连同国都都有银行。
杭州(航州,艅艎,御航,国家货贝采办船)是岛夷(鸟夷、扬越)从越裳到碣石航行的中转站,也就是“行在”——银行所在。钱塘,钱姓跟彭姓有关,“彭”跟“朋”相通,嘭是鼓声,不奇怪南方铜鼓是财富象征,还有南下的广义塞人当做贮贝器使用的,贮贝器,大概就相当于储备金,也是储蓄的由来。飞廉曾作纣王的采办使,并被天帝祝福。不奇怪飞廉后裔能包举南北,实际是承商人-越裳氏之余威也而为伟业!飞廉后裔赵宋被金朝(名字就带“金”,呵呵,冲击中央银行)击败后来又到了行在临安,或许也是宇宙量子计算机——上帝的运算,运数呀!而元朝以兴,残宋被剿灭于崖山,标志旧式银号钱庄(宋朝经济发达,商贸兴盛)的覆灭,南宋时发明交子,元明沿用。殊不知,宇宙量子计算机早已设定其名!一种新的货币形式——元(不论是西式银元还是纸币)横空出世。虽有满清复古之风,然菲律宾之沦亡于西班牙,澎(朋)湖台湾之暂失于荷兰,已经告知,岛夷的远方后裔,重外孙之外孙及海龟孙,恐将叩猪仔国外公的大门矣!鸦片战争,鸦片-崖山,又有不可说之孽缘,驱逐鞑虏还是五族共和,在洋人的坚船利炮前,还是先夹起伊巴(辫子)做学生吧。而且岛夷不止有西来的。东方日本喷薄袭来,东亚共荣又成为一种选择。因为对自己人种的沮丧悲观,于是选择北方苏俄为师,然东夷美利坚受万古印第安岛夷之禅,重聚金元货币,而激励科技创新和工商文化发展,灿然为汕头为山人为仙人所追求之扶桑也!阿门!阿门离家!家里呆不下?加利福尼亚(据说该州现在在亚美利家这个亚美人种、印欧人种、阿非利加人种和睦共处的大家庭里呆不下去了?真是家里呆不下,想离家出走?支那大门常打开,开放怀抱欢迎你!)!少昊(上帝)大壑,孺颛顼之地,也是上帝应许颛顼子孙的么?不知道,反正那里有个犹他州,上帝应许犹太人的地方看来不止迦南哩!别管迦南多好,随遇而安,强征强政府,强拆强拆那,谁也不嫌领土多呀?!这可是real estate,怎么折腾都能换货币及虚拟货币的!
锱铢必较,南北漕运,所以开挖大运河(canal),以涿州、杭州为两端。曹县(曹、朱、鬼方、彭祖、颛顼,大商贸不消多说)为中腰。渔阳古为鲜地,曹县发音接近朝鲜,杭州古为越地,杭州发音接近韩国、汉沽。不奇怪碣石作为岛夷航标,可能演变为普通词汇,而且商贸流通,人为财死,无所谓岛夷塞人,商人逐利,趋利避害,利之所在,抓紧买办倒卖,商机无限,四海是一家。所以渤海有碣石,广东也有碣石,山西有羯室(不知道赭石对于丹朱、赤狄有无意义?当然华夏很早就发现了朱砂及其他红色颜料染料,对赭石并无什么喜好;上党,上当,典当业的起源?),匈奴有郅支单于,中亚以商贸闻名的粟特人通过丝绸之路也喜欢上了“柘枝”作为他们的族名国名,以昭示昭武祖源(昭武——赵武,飞廉)。交趾、格鲁吉亚(乔治亚)也与碣石音近,或许都是起源于塞人岛夷勘测山海陆地划界插标的事业。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本人生日,追溯金融业起源,特敬拜财神爷赵公明先师!希望纣王上、赵王爷等等能保佑我早日发财!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6-12-1 17:18 编辑

22# 癯鹤
做生意,交易的原则就是买卖公平、透明。行商坐贾,赵者,行走为其特长(飞廉、造父皆以之闻名,赵国有邢台、井陉、太行山,岂非暗合天机),赵者,通肖。肖,买卖双方的东西货币等值也!所以“赵公明”的名字其实就是商人的基本素质要求。“公明”也似乎与英语“commerce”是同源词。此中有真意呀!
而关云长作为武财神,也是很有深意。关,发音接近“count”、“commerce”、“guard”。越裳氏——允常——淹城——盐城——荣成——渔场——云州——岳城——运城——运钞,呵呵,运钞,看到没,得有人押运呀!放在家里,也怕偷盗抢劫呀!
所以文财神招财(赵公明,招商引资,招财进宝),谋划创业创新盈利蓝图,招财猫类似之。武财神保财,保得财不失、盈利不亏(关),貔貅神兽也类似!
文武之道,都是防贼讨贼灭贼的!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话说现在网络技术真发达,简直鬼斧神工,能搜索到我的关注。天人感应也不过如此嘛!
今天又看到则跟“蹲踞-跪坐葬”有关的新闻:

有一种姿势叫亚洲蹲,据说让外国人羡慕得死去活来

天津美食2015-12-25 17:17:48
[url=]阅读(53047)[/url]评论(0)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举报
  
  点上方「蓝色字体」免费订阅小编晴儿微信:15222101012
  你听说过“亚洲蹲”吗?蹲下时脚底要全部着地,脚跟离地可不算。这个小编看来不是很正常的姿势么?
  
  没错!就是这个姿势
  
  对于绝大多说的亚洲人来说做起来不费吹灰之力,但对于歪果仁来说,这个姿势简直逆天了....
  
  也…有…很…痛…苦…得…蹲…下…来…了…
  
  “真的不是瑜伽动作吗?”这个妹纸的内心是崩溃的……
  
  网上还有一条研究,100%的亚洲人可以亚洲蹲,而仅有13.5%的美国人可以做到,而13.5%中的9%是美籍亚裔,剩下的都是瑜伽狂。
  就是这样一个天赋技能,让歪果仁羡慕的不行!这是为什么呢?
  
  想想以前军训的时候蹲的升级版,蛙跳,那真是虐心的活动方式,当然也是教官给小屁孩们的一点点“颜色”,反正小编是做到要哭啊!!
  
  外国“砖家”说:蹲着如厕更容易排空结肠,让肠道内的致病细菌毒素不易积聚,哈哈有点道理!!
  
  为什么亚洲人都能够做到呢?网友主要有三种理论:
  理论一:
  我们的腿比歪果仁短,所以重心就和歪果仁不一样,快让姚明蹲一个。
  
  理论二:
  与高中生物书上“长颈鹿为什么脖子长”的原理一样。( 什么鬼?)
  
  理论三:
  许多亚洲国家采用蹲式厕所。(好吧,小编觉得这点还有点可信度!)
  
  你怎么看呢?
  (消息来源:网络)

——————————————————————————————————————————————————————————————
呵呵,我刚才正好去解大手了,表示这种姿势丝毫不成问题。(当然不是故意要验证,三急不等人)
话说中国古代有跽坐的传统,是不是跪的时间久了,这种姿势自然就进化出来了?
不过也不尽然,蹲踞-跪坐葬在石器时代就全世界流行,莫非……?莫非人们都羡慕这种姿势,这种姿势有什么更深奥的内涵?是不是外星神来地球坐的飞碟矮(参最初的宇宙飞船),里面的神就是这么蹲着(古埃及很多神都是蹲踞姿势么,么么哒)?又或者外星人多是小矮人(也不排除有些外星的人形动物是巨人族,但是极少)?
我们民族不愧是悠久古老保留传统文化最多的民族,难怪跽坐乃至蹲踞一直都流行(即使墓葬早已不如此)。蹲踞,跽坐,姿势低,但不是跪着,不表示低人一等,而是表示谦卑,或许真是更容易接近神明,获得神明喜欢呢!比如三危这个地方(跪-危),就离帝之下都昆仑很近。怀疑蚩尤本来就从那里获得了冶炼青铜、呼风唤雨等众多技能,后来苗蛮被迁徙到那里以变西戎是因为他们和西戎言语接近,容易交流,充当商贸使者。当然我不是说那里的人是神,咱还没卑贱到那地步,但是替古人想想,还真有可能,古代人以为人死后变成鬼跟神明在一块儿,西北一带古代有鬼国-鬼方(白种人长得很像高寿老人,婴儿也有些像白种人,所以古人很可能误以为人死后变成了鬼,这鬼是白人)。当然也不是说白人个子低,小矮人的传说才可能更跟神明有关(如果不是外星人,那就是另一个已经消失的种族?比如周饶、靖人?)。
说到接近神明,比如信奉神道教至今不变,跽坐传统到近现代不变的日本,就很是经济科技文化发达。神爱虔诚的人啊!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6-12-10 10:12 编辑
话说现在网络技术真发达,简直鬼斧神工,能搜索到我的关注。天人感应也不过如此嘛!
今天又看到则跟“蹲踞-跪坐葬”有关的新闻:

有一种姿势叫亚洲蹲,据说让外国人羡慕得死去活来

天津美食2015-12-25 17:17 ...
癯鹤 发表于 2016-12-10 09:29
跪下,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呵呵,别以为下跪是可耻的事情,可能还就是特权阶级的专利呢!外国鬼子还真羡慕不来!!!我们作为炎黄后裔,大部分都是那些曾经统御天下的王侯将相的子孙,宁没种乎?比如我们古代有再拜礼,那都得跪下去,英夷学会“goodbye”(股蹲拜,趷蹴拜,跪拜)、“byebye”(拜&拜,再拜么,么么哒),但只是口头而已,他们的腿不会打弯,不合五帝三王之礼教,故数千年沦为夷狄鬼子(幸亏鄙人现在为他们找到了神圣的东方祖源,他们的远古祖先的墓葬不也多蹲踞葬么!他们会感激我么?),若非信奉少昊白帝,时常去教堂屈膝下跪,鬼知道他们是不是比黑猩猩还不开化?!!!!!

喏,这壁厢有个新闻图片,看看,孤家寡人才有资格下跪,你们觉得那些贵族大臣的姿势奇葩么?呵呵哒,他们连下跪的资格都没有!!!

【怎么有点像葛优躺?】泰国是一个佛教国家,一直以来都非常重视礼仪。据了解,其实这种跪拜方式是泰国的一种礼节。这一跪拜礼早前就有媒体报道过,当年泰国前总理英拉在拜见泰国国王次女诗琳通公主时,就行过跪拜礼。(自:http://slide.news.sina.com.cn/s/slide_1_83076_105998.html#p=7
所以,不要以为下跪是可耻的事情!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6-12-11 20:02 编辑

天人感应呀,越裳氏的钺出土了一枚:
广州现25座古墓 跨度近3千年

在增城发现的,也是呼应丁丁哥的帖子:
《“曾母暗沙”可能的广州逻辑》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15# 癯鹤
专门百度了一下泾川回中山:

(自百度百科“回中山”)

突觉震悚。越南始祖貉龙君之父号泾阳王,泾阳王娶洞庭君龙王之女儿,生了崇缆也就是貉龙君。这些名词在宇宙量子计算机里如何运行?会不会像我 ...
癯鹤 发表于 2016-11-26 00:36

呵呵哒,今天发现有个博文挺有意义:

张怀群.《甘肃日报》“泾川人”或将改写人类进化史
(2017-05-16 12:00:16) 转载▼

标签: 贾兰坡牛角沟发现人类头骨化分类: 张怀群报刊发表作品选

.《甘肃日报》2017年5月16日12版【绚丽甘肃】“泾川人”或将改写人类进化史

本报特约撰稿人张怀群






1974年5月1日,刘玉林在甘肃泾川县泾明公社白家大队牛角沟发现人类头骨化石。1983年,他带着这部分人类头骨化石到北京去见古人类学家、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教授贾兰坡,贾兰坡说:“就是它,就是人化石!”这部分化石后被考古界命名为“泾川人”。这是继“蓝田人”“大荔人”发现之后,至甘肃“武山人”发现之前,陕西以西广大地域间发现的首个人类头骨化石,这个发现,或将改写人类进化史。

“泾川人”头骨化石的各个侧面。

牛角沟发现人类头骨化石
1973年10月6日中午时分,甘肃泾川县泾明公社驻队干部刘玉林正和农民在后河劳动,大队副支书史有连跑来说:“公社来人了,要你马上回公社去!”后河离公社20多里,当时已错过班车,也无自行车,刘玉林只能小跑加步行。离公社还有多一半路程时,一辆吉普车突然在他身边停下,拉上他直奔公社。
在公社门口,慕刘玉林之名而来的贾兰坡教授一行及有关领导、专家正焦急等待因发现旧石器而有名气的刘玉林,要看他捡到的宝物。刘玉林从办公桌下拿出三块破石头,贾老边看一块较大的石头,指着其上的疤痕对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教授卫奇说:“非常典型,人工打击痕迹非常清楚!还有这层厚厚的钙质结核层(石皮),应该是旧石器没有问题!”接着又看了另外两个石片,都认为是人工打制的石器。贾老问刘玉林:“你是怎么认出它们是石器的?”刘玉林脱口而出:“是书上看的!”贾老笑了笑说:“这些石头都不是自然破碎的,是人有意打出来的!这是石头和石器的根本区别。”贾老让刘玉林带他们去看捡到石器的地点,即从公社门前过泾河,经苏家河再去白家大队。
一场暴雨后,车子陷在河滩淤泥中,公社领导叫来农机站的拖拉机把吉普车拖出烂泥坑,只好绕道公路到吊堡子,然后趟水过河。不能下水的叫了农民背过河去,刘玉林也背一人过了河,大家步行约1里路到了白家东沟,在沟口不远处的沙砾层中发现了一些动物化石。刘玉林找到了一枚三趾马牙,贾老认为地层比较古老,不是出石器的地层,刘玉林便带他们到东沟东岸的牛角沟出石器的灰绿黄色地层出露的地方。贾老仔细察看后,很肯定地说:“这里应该是出石器的地层,你今后要多关注这个地方,有可能发现更多的石器,还有发现人类化石的可能。”他还仔细察看了周围的地形地貌,脸上不时露出微笑,认为这里是一块风水宝地,将来一定会有重大发现。
自贾兰坡教授来过后,刘玉林时常到东沟去转悠,在发现了牛角沟出石器的地层,又先后发现了马、牛、鼢鼠、犀牛等动物化石和80多件石核、石片和石器。
1974年5月1日,全公社劳力集中在白家东沟植树造林,下午收工后,刘玉林沿着沟边走,想看看动过土的地方是否会有新的发现,结果在沟口一块新平整出台地上旁边的水平沟旁,发现了一片很薄的骨片。刘玉林起初以为是动物化石,但捡起来仔细一看,又好像是人的头骨碎片,他便在挖出的积土中翻来翻去寻找,终于找到了四五块骨片,经过拼对能拼接在一起,但离一个完整的头骨还差很多。刘玉林整整在那里折腾了一个多星期,共找到右额骨鳞部一小片、右顶骨的大部、较完整的右颞骨、枕骨的大部和左顶骨的一小部分,可拼接成一个不完整的人类头盖骨。
这是不是人类化石?刘玉林不敢肯定,以他的经验,凡动物化石都有很脆、易折不弯的特性,即没有柔韧性,又有很强的吸附性。试验的方法很简单,他把化石放在舌尖上,化石马上与舌尖粘住了。这件头骨破碎成多片,说明它是脆弱的,从表面看也与普通骨头有明显的区别,他认为是化石,但他说了有谁能相信呢?刘玉林先后找了县文化馆、地区博物馆和省博物馆的专家看过,没有一个人敢肯定它就是人类化石。刘玉林不甘心,一直没有舍得扔掉,这些化石整整跟了他10年。

(左起)李盛华、黄慰文、刘玉林、刘武、张怀群在牛角沟现场。

“泾川人”究竟是女性还是男性
1983年,任平凉地区博物馆文物保管员的刘玉林把自己捡到的石器和头骨化石带到北京去见贾兰坡教授,贾老仔细看了头骨标本后说:“就是它,就是人化石!”马上叫来工作人员把化石拿去重新粘结修复,又当着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教授卫奇的面安排了研究事宜,石器和头盖骨化石即留在了中国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
1984年,《甘肃泾川发现的人类化石和旧石器》一文在《人类学学报》以刘玉林、黄慰文、林一璞联名发表。文章提出,甘肃泾川人类头盖骨代表一个20岁左右的女性青年个体,它在人类进化系统上处于晚期智人的地位,它所显示的人种方面的特征与蒙古人种相符。该化石从此被考古界命名为“泾川人”,亦称“泾川少女”“平凉少女”“平凉人”。
这是陕西“蓝田人”“大荔人”发现之后,至1984年甘肃武山发现“武山人”化石之前,陕西以西广大地域间发现的首个人类头骨化石。
2006年5月10日,国际前史及原史科学协会常委兼执行委员、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黄慰文教授,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古人类研究室主任刘武教授、硕士研究生李海军和香港大学地球科学系李盛华教授及省城记者与专家们冒雨赶赴泾川县,途经平凉市,找到已退休在家的原平凉市博物馆馆长刘玉林,于当日下午5时赶到泾川县。5月11日上午,刘玉林及县上有关人员将专家们带到了“泾川人”发现地牛角沟,实地考察化石出土地点的地层、地貌、地质结构,在刘玉林指认的发现原点采取地层土样,准备将其带回去进行年代测定。当天下午,在县文体局会议室举行了“泾川人”头骨化石迎回仪式。黄慰文教授代表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将“泾川人”头骨化石交到发现者刘玉林手中后,刘玉林当即转赠给泾川县博物馆收藏,刘玉林也因此被泾川县人民政府授予“功侔泰斗”的匾牌和证书。
黄慰文教授对当时跟随采访的记者说:“世界上的古人类化石很稀有,我国的也屈指可数。而此前对‘泾川人’化石的研究也过于简单,该化石里面也许还有更多的信息没有被发现,如果停留于简单的研究,就亏待了‘泾川人’化石的价值。另一方面,一些外国专家认为,中国人的历史不超过几千年,没有史前历史,要证明这种观点是错误的,就必须找到有力的证据。因此,对‘泾川人’实际年代的重新鉴定和研究具有非同一般的国际意义”。刘武教授认为:“现在国际学术界争论的热点是现代人从哪里来,目前国外比较一致的看法是来自非洲。因此,重新研究鉴定‘泾川人’化石的年代,对于现代中国人起源的科学问题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李盛华教授说:“香港大学地球科学系释光实验室的仪器是全国乃至全世界都是最好的,如果对‘泾川人’发现地点采样准确,最后准确测定‘泾川人’所处环境、当时的年代,可以解决很多有争议的实际问题。”
专家们回京返港后用了近5年的时间,对“泾川人”化石出土地点的地理、地质环境、实际年代及化石本身的各种特征进行了全面细致的重新研究和测定,提出了以下科学结论:
1.“泾川人”化石出土地点的准确年代,经香港大学地球科学系李盛华教授用光释光仪器对2006年5月在化石出土地点采取的土样进行测定,准确年代为1.5万年至4.8万年(2万至5万年)。地质时代为更新世晚期。
2.“泾川人”化石的性别及年龄,经古人类研究所研究生李海军、中科院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吴秀杰对中外诸多化石人头骨对比鉴定,“泾川人”化石为一个年龄为20多岁的男性个体。
3.“泾川人”化石经李海军、吴秀杰、李盛华、黄慰文、刘武等专家对亚洲、欧洲及我国诸多化石人头骨的多项指标进行测量对比,“泾川人”头骨的大部分性状表现位于现代人变异范围内,体现出很现代的特点。也就是说“泾川人”化石属于更新世晚期的现代人。也有少数项目仍体现出其原始性。
4.中国晚期智人中都没有枕外隆凸,只有“泾川人”化石头骨有枕外隆凸,而在欧洲晚期智人有枕外隆凸,可能为泾川与欧洲基因交流的证据。

“泾川人”头骨化石发现原地。

“泾川人”是更新世晚期的现代人
关于“泾川人”化石出土地点的年代尚有争议,一种观点认为“与萨拉乌苏、峙峪遗址大体相当,而晚于更新世早期的丁村”(刘玉林、黄慰文、林一璞《甘肃泾川发现的人类化石和旧石器》《人类学学报》1984)。一种认为“泾川人”化石地层时代可能较萨拉乌苏遗址为晚,且化石发现地点距地表较浅,可能偏新”(谢骏义《甘肃武山发现的人类化石》《史前研究》1996第4期)。香港大学李盛华教授用光释光法解决了这一问题,测定结果为1.5至4.8万年(约2至5万年),为更新世晚期。甘肃省义务教育地方课程教材《甘肃历史》中对“泾川人”化石年代的界定就是根据最新研究成果修定的。
这为古人类“连续进化附带杂交的模式”、为中国的现代人起源于中国本土提供了有力证据,对世界现代人起源于非洲的观点提出了质疑和挑战。
科学家们提出“中国古人类的进化可以用‘连续进化附带杂交的模式’作简约的概括,中国现代人的起源也不超出这样的轮廓,但未能赢得国外部分人类学家的赞同,原因之一是我国还未发现欧亚现代人起源的关键时期、即4至10万年前生活在中国的属于现代人的头骨化石,而在近东却发现了许多”(吴新智《20世纪的中国人类古生物学研究与展望》《人类学学报》1998第3期)。而“泾川人”头骨化石正是处于4至10万年这一时段,属于更新世晚期2万至5万年的现代人(李海军、吴秀杰《甘肃泾川化石人类头骨性别鉴定》《人类学学报》2007年第26卷第2期)。
事实上,更新世晚期人类进化的程度是有差别的。
研究者还把“泾川人”与“武山人”化石头骨作了对比。在年代、性别、年龄上都很接近,有些数值相似,但更多性状体现差异较大,“武山头骨显示的性状为晚期智人,而泾川头骨的大部分性状表现位于现代人变异范围内,现出很现代的特点。武山所处地区,旧石器地点分布很少;而泾川位于陇东,旧石器地点分布很多。泾川是关中通往河套的中间地带,距陕西大荔、山西丁村、宁夏水洞沟等古文化遗址都不远。古文化极有可能通过这一区域向西向北交流。这些差异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更新世晚期渭水流域和黄土高原人类的群内差异很大,人类演化程度有很大区别,有些地区已经很现代了,而有些地区相对还保留较多原始特征”(李海军、吴秀杰《甘肃泾川化石人类头骨性别鉴定》)。即有些已经进化为现代人,有些还处于晚期智人阶段。“泾川人”头骨化石就是更新世晚期人类已经进化成现代人的证据。
考古研究人员发现,泾川头骨有枕外隆凸,欧洲晚期智人亦有枕外隆凸,可能为泾川与欧洲基因交流的证据。
研究证明,“亚洲与欧洲更新世晚期人类在测量性状上没有明显区别。而在中国晚期智人中只有泾川头骨有枕外隆凸,而在欧洲晚期智人中有枕外隆凸,可能为泾川与欧洲基因交流的证据。泾川位于中国西北地区,地理位置似乎完全可以能为基因交流提供可能”(李海军、吴秀杰《甘肃泾川化石人类头骨性别鉴定》《人类学学报》2007年第26卷第2期)。古人类学家经过对非洲、欧洲、亚洲包括中国在内的众多化石人类头骨研究,得出了人类进化是“连续进化附带杂交”的进化模式,泾川头骨“枕外隆凸”的存在为这一理论提供了有力支持。
“以往我们认为‘北京人’是中国人的祖先,但‘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同现代中国人并没有前后继承的关系。‘山顶洞人’的脑容量和骨骼特征跟今天的中国人没有太大差别,但无法连接我们与远古祖先之间的断层。那么连续进化理论就难于立足。2008年1月,国家文物局、河南省文物局联合在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河南许昌灵井旧石器遗址发现了距今8至10万年左右的完整的古人类头盖骨化石,时代为晚更新世早期。‘许昌人’不仅可能是‘北京人’的后代,同时还应是现代中国人的祖先。‘许昌人’的发现为人类连续进化附带杂交学说提供了重要实证。”(路运洪《“许昌人”头盖骨:现代人类起源再诠释》)
刘玉林说,“‘许昌人’因此被评为全国考古十大发现,名列榜首。由此,‘泾川人’化石地点也由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提升为全国文物保护单位。近年来在牛角沟‘泾川人’化石地点还发现了大角鹿角化石和几件石器,其中一件为半透明的肉红色石英岩打制而成,制作非常精美,工艺水平很高,这些材料为进一步研究‘泾川人’化石地点提供了新的资料。‘许昌人’的发现和‘泾川人’的再研究,为现代人类多地区起源和连续进化附带杂交的学说提供了证据。证明现代中国人起源于中国本土,而不是来源于非洲,中国不但有7000年的华夏文明,而且有数十万年的史前历史。我们为生于这片土地而自豪,我们为长于这片土地而骄傲。”
如今,“泾川人”已载入《中国大百科全书·考古学》卷和《中国古人类化石》一书。限于篇幅,刘玉林发现的甘肃最早的人类遗址、60万年前的泾川“大岭上”及数百个考古成果难以悉述,但是,“泾川人”的亮点和新意是头骨有“枕外隆凸”,这应是人类互动的结果,互动应是人类的本来。而当代世人最钟情的是我从哪里来?总以为各地人的原籍脱不了本县市、本省区划。实际上,当洛阳铲遇上大数据,当人类化石相拥基因工程,以往的一切发现、结论与价值将不断被刷新或颠覆。在此启迪下重读古丝绸之路上全球的古人互动史卷,殆知泾川在内的古丝绸之路上数千年间来往的世界各国的人,或回到故乡,或随机就地定居,这应该是自然的。一是经商理财必须远离故乡,二是因战乱、“奴隶是商品”、杂户身份无人身自由而回不了故乡,从而定居世界各地。几万年前的亚洲“泾川人”与欧洲人尚且皆有“枕外隆凸”,或为泾川与欧洲基因交流的证据。以此眼光回眸“泾川人”“枕外隆凸”的亮点和生存时空、考古价值,我们会悟道:人类本来就是在互动中前进的,人类无限文明还待更智能地互动,地球村很小,大宇宙不远,“一带一路”必将引领人类以不可想象的可能方式互动、交流、共同进步,创造魔幻般的传奇。
(本版图片由“泾川人”头骨化石发现者刘玉林提供)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21# 癯鹤
下面王显春先生的博文介绍的广西大石铲,样子像蝉?有无可能跟青蚨有关呢?

寻回遗失的神坛(十一)——桂南大石铲揭秘


桂南大石铲主要分布在广西南部,集中出现在左、右江至邕江形成的三角地带,广东南部、海南岛、越南北部也有出土,因此称桂南大石铲。桂南大石铲造型独特,内涵丰富,在中国新石器文化晚期独树一帜,其年代在距今4500年左右(参见蒋廷瑜:《桂南大石铲遗址的发现与研究》) 大龙潭大石铲(广西博物馆藏) 大龙潭大石铲,1964年广西隆安大龙潭遗址出土,高66....



寻回遗失的神坛(十一)——桂南大石铲揭秘
桂南大石铲主要分布在广西南部,集中出现在左、右江至邕江形成的三角地带,广东南部、海南岛、越南北部也有出土,因此称桂南大石铲。桂南大石铲造型独特,内涵丰富,在中国新石器文化晚期独树一帜,其年代在距今4500年左右(参见蒋廷瑜:《桂南大石铲遗址的发现与研究 》)


大龙潭大石铲(广西博物馆藏)
大龙潭大石铲,1964年广西隆安大龙潭遗址出土,高66.7厘米,宽44.8厘米,厚2.1厘米。这是目前所见石铲中最大的一件。大龙潭大石铲比良渚玉琮、薛家岗石刀尺寸都要大,是那个时代的礼器之王。石铲是农具,桂南大石铲是祈丰禳灾礼器,探讨其原始创意就从大石铲的独特造型开始。
1、大石铲的造型为古“丰”符号
石铲是农具,用大石铲祭祀是为了祈丰禳灾。在大汶口、良渚陶器、玉器上常见祈子祈丰的符号,大石铲的外形有大汶口、良渚祈子祈丰符号的影子,是个古“丰”符号。

陵阳河陶尊/尉迟寺陶尊图/甲骨文“丰”
陵阳河陶尊、尉迟寺陶尊图(M96)上有祭祀太阳神太昊、少昊祈丰祈子的符号,上○象征太阳神太昊,鸟形象征少昊,下为火,整个符号的意象是燃起篝火,把心愿送达天庭,祈求太阳神太昊、少昊保佑子孙兴旺,牛羊庄稼丰收。
甲骨文“丰”(三期 佚七八三)字,《甲骨文字典》解释为“玉,计玉之量词。”对《甲骨文字典》的解释不能用“是否”回答。在原始文化环境里,祭祀的目的就是祈丰禳灾,“三丰”一曰庄稼丰收,二曰牛羊丰收,三曰子女丰收,这或许是祭祀的全部意义。“玉”是祭祀的礼器之一,“丰”是祭祀的目的,读“玉”读“丰”都能解释通,笔者倾向“三丰”的解释,倾向“天地人和谐发展”的解释。
在祭祀文化氛围内,隆安大石铲身上有大汶口陶尊、良渚玉器符号的影子,甲骨文“丰”也有隆安大石铲的影子,因此,大石铲的造型是古“丰”符号。
2、桂南大石铲造型为蝉形
古人推崇蝉的入土(死后)复生、脱胎换骨以求轮回的特性,良渚文化中期就有了蝉形玉琀,如福泉山M145:17。福泉山另有两件球形玉琀,为轮回的寓意。福泉山在长江南岸,其蝉依然属于北方的蝉。桂南大石铲为蝉形,为水稻小绿叶蝉形,水稻小绿叶蝉与北方的蝉特性大相径庭,北方的蝉卵入土,水稻小绿叶蝉成虫在枯叶里越冬,北方的蝉多数危害树木,水稻小绿叶蝉危害的是水稻,等等。
桂南先民传承了大汶口祈子祈丰生死轮回的理念和祭祀标识,因此,把桂南大石铲创意为蝉形和古“丰”符号。由于地域差别,桂南以种植水稻为生,水稻小绿叶蝉的危害已经严重影响到先民的生存,蝉口夺食已经上升到祈求神灵保佑的高度。先民治理蝉害也是双管齐下,有礼又有兵:“礼”是把大石铲制作成蝉形当成祖先一样祭祀礼拜,祈求蝉不要危害庄稼,赐给一个丰收年。如果“礼”无效,蝉害蔓延,先民就制作千百柄蝉形石铲,将其打破后再火烧,以求治理蝉害。“隆安县乔建镇麻风坡遗址有一处长方形坑,坑壁贴着许多石铲,底层也摆着许多石铲;古潭乡内军坡遗址,有一处底径达8米的馒头状石铲堆积,堆放残碎石铲约4立方米。(14)据发掘者彭书琳在考古工地统计,能分辨出柄、肩、腰、刃部位的有3438片,不辨其形的碎片6000多片。”(同上)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是先民治理蝉害的最初创意,虽然不够科学,但已经有了思想和行动。今天,治理蝉害已经在使用叶蝉散了。从蝉形大石铲到叶蝉散是一条漫长的农业科技进步之路。铲、蝉谐音,这或许就是桂南大石铲为什么创意为蝉形的原因之一。
3、桂南石铲多数面朝东北
“石铲大多刃部朝上,柄部朝下,石铲多数面朝东北;一些体型较大的石铲则侧竖躺在泥里。”


大龙潭遗址——桂南天坛地坛(广西博物馆制作)
发掘现场就是当年的祭祀现场。该祭祀现场可分为三个圆坑和一处平地,三个圆坑里环坑埋有石铲,一处平地栽有石铲,共四个单元。圆坑象征太阳,象征太阳神太昊,四个单元象征四季,象征太阳历。其中,两个圆坑多数石铲柄朝上,一个圆坑和一处平地石铲刃朝上,石铲柄朝上寓意耕种,石铲刃朝上寓意生长和收获。
桂南石铲为什么多数面朝东北?我想桂南先民与东北方的先民有传承关系,证据有二,一是将军崖岩画与花山岩画有传承关系,二是桂南先民的太阳历与大汶口的太阳历有传承关系。先说将军崖岩画:将军崖岩画位于江苏连云港,主图是一丛含苞欲放的“人面菊花”,记述的是距今6500年前菊花转化为华夏的创世神话故事,花氏是从菊花里生出来的,既花生人。再说花山岩画:广西宁明花山岩画主图创作于距今4200年前后,那时正是四季八节的太阳历变革为四季二十四节十二个月加闰月的阴阳历的年代。为了记住祖先的历史功绩,迁徙到左、右江流域的花氏后裔的一支创作了这幅流传千古的歌颂女娲伏羲的舞蹈史诗——太阳颂,歌颂伟大的先祖太阳神太昊,歌颂伟大的先妣大地之神娲皇,歌颂太阳历,歌颂先祖先妣的创业史。传说壮族始祖花婆就是从花朵里生出来的。从江苏连云港将军崖岩画到广西宁明花山岩画,从距今6500年到距今4200年,从花生人到花生人,记载的都是华夏祖先的创业史。将军崖岩画——花山岩画,东北——西南,从岩画到岩画,从东北到西南,传承的是历史文化。三说太阳历,大汶口、大墩子、凌家滩的太阳历族徽是四季八节图案,桂南先民传承了太阳历,其图案至今还保存在壮锦里。

大汶口四季八节太阳历族徽/壮锦太阳历图案
大汶口、大墩子、将军崖在桂南的东北方,桂南先民与大汶口、大墩子、将军崖先民有传承关系,桂南大石铲多数面朝东北有祭祖祈丰禳灾的寓意,大龙潭遗址是桂南先民祭祀太阳神太昊和大地之神娲皇的天坛地坛。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跪下,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呵呵,别以为下跪是可耻的事情,可能还就是特权阶级的专利呢!外国鬼子还真羡慕不来!!!我们作为炎黄后裔,大部分都是那些曾经统御天下的王侯将相的子孙,宁没种乎?比如我们古代有再拜礼,那都得跪下去,英夷学会“goodbye”(股蹲拜,趷蹴拜,跪拜)、“byebye”(拜&拜,再拜么,么么哒),但只是口头而已,他们的腿不会打弯,不合五帝三王之礼教,故数千年沦为夷狄鬼子(幸亏鄙人现在为他们找到了神圣的东方祖源,他们的远古祖先的墓葬不也多蹲踞葬么!他们会感激我么?),若非信奉少昊白帝,时常去教堂屈膝下跪,鬼知道他们是不是比黑猩猩还不开化?!!!!! ...
癯鹤 发表于 2016-12-10 10:01
想了想,跪拜礼大概是出于崇敬谷神(谷神不死!谷神就是“god”,另外“谷”这个字也有“好的”的意思,这就是英语“good”的同源词——“穀與粟同義。引伸爲善也。釋詁、毛傳皆曰。穀、善也。”所以“good”就是“善哉”、“好的”的意思),远古有巨人族,而采摘的野生农作物低矮,弯腰俯身采集之虽可得“food”免饿肚子,但对抗重力势能时间久了腰肌受不了啊,可能主要就得趷蹴着摘(累了可以跪坐到已摘谷物秸秆上,为什么不准箕踞,一是怕双股打开可能会让秸秆划伤私处,二是箕踞伸腿会趟倒未采集的谷物),蹲踞这个动作汉语方言叫“谷囤、谷堆、个旧(彝语“谷作”)”跽坐风俗可能是出于崇敬股神(共工部落——兄弟会,互为手足股肱,共和平等,跽坐累了可以把脚跟垫着屁股,引申取义就是互相支持一起参股的意思),所以岛夷即使到了日本也还保留此风俗,不过到了热带可能猎头族多,这个姿势不利于防范猎首,另外长久以来热带并不需要种植谷物,所以出于明哲保身的需要,这个礼仪消失了。
今天看到则新闻,跟岛夷南传小米很有关系:
The ancient dispersal of millets in southern China: New archaeological evidence
The ancient dispersal of millets in southern China: New archaeological evidence
Abstract
This study presents the first direct evidence of millet cultivation in Neolithic southeast coastal China. Macroscopic plant remains and phytoliths, together with direct accelerator mass spectrometry (AMS) radiocarbon dates on crops, have shown that both foxtail millet and broomcorn millet were cultivated with rice in the Huangguashan and Pingfengshan sites in Fujian province around 4000–3500 cal. BP. Ratios of different parts of crop remains revealed that crop processing activities such as dehusking and sieving were conducted within the site and thus demonstrated the local production of these crops. The new data, especially the discovery of foxtail millet and broomcorn millet, have greatly changed the current knowledge about the ancient distribution of millet in South China and have now identified southeast China among the potential source-region of Neolithic crops transported overseas to Taiwan and Island Southeast Asia. This study further draws a potential dispersal route of Austronesian languages and people from southern China through Taiwan throughout Southeast Asia.
http://journals.sagepub.com/doi/abs/10.1177/0959683617714603

摘要里说,福建发现了四千到三千五百年前(夏和先商时期)的黍粟遗存,有种植和加工迹象!万里古德,谷得,善哉!联系腓尼基人环绕非洲的传说,很明显,岛夷,很可能是先商——越裳氏,从北方带着谷物泛海南下,因为历时久可能得在中转站种上一季,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收获了新谷物更好南下或北上返回中原。
看来穗城传说不是没有根据的,可以从周朝更上溯到“传说中的”夏朝(呜呜,现在大家都把它当传说,明明历史记载的确确的嘛)。岛夷在船上养鸡养羊群载谷物做食物,谷秸喂羊,谷粒加工成食物,到港口停泊,把羊儿赶下船去吃青草,羊儿撒欢把船上的储备粮衔下几棵,其乐融融嘛(也可能是岛夷取利市彩头,有意让羊儿銜谷下传——后世“采青”估计就是源于这个风俗:羊儿下船吃青草。吉祥如意也取意鸡和羊都平安,不患瘟疫。鸡生蛋,也是疍民这词的由来)!
善哉,善哉,察微鉴太古,明理乐知足!足不出户,知天下古今,乐乎如在!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7-2 13:10 编辑

28# 癯鹤
泾川人——泾阳王,《柳毅传书》可能真是吸收了荆蛮-越人的古老民间传说,至于为啥除了越南,别的史书少见,大概时人误以为是秦人征南粤,传说乃乡愁,不值得记载吧;而不意在更远更古老的时候,炎帝系从西北东移(到太行山一带)、南下(到湖湘),并且有做泛海南下的越裳氏祖先(蚩尤部落风伯雨师、共工振滔洪水,他们都是炎帝系统,统领岛夷)。这段故事可能真是真实古史,现在只缺古DNA证据。
看看古人聚类图:

剪径者发表于 2017-7-2 12:48 | 只看该作者



就举出这篇论文中的例子,华南组(16)最接近的就是仰韶合并组(7)



就举出这篇论文中的例子,华南组(16)最接近的就是仰韶合并组(7)

截图.JPG (79.34 KB)
下载次数:0
2017-7-2 12:48




(自: 青铜和新石器时代“古中原类型“一致吗?吉大新论文,终于正视真实的数据了。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