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蒙戈湖人与丹尼索瓦人的关联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6-10-9 22:48 编辑

作为奥陶纪会员,被版主压迫,没有办法隔山打牛在别的版块版筑浅见,只有来个乾坤大挪移了!就欧元区网友的这个帖子,抛玉引板砖,盖楼!


用网友如玉般的话题来奠基,时髦么?其实这是古老传统了,至少石峁古城就用玉奠基了!


打地基,话题基础在此:



为何东亚人几乎没有丹尼索瓦血统?



什么原因?



下载 (102.09 KB)


2016-10-5 23:55



(自:http://ranhaer.s47-56.myverydz.com/redirect.php?tid=34280&goto=lastpost#lastpost


沧海桑田,亿万斯年,弹指一挥间,佛骨舍利一般的丹尼索瓦人的一小截指骨,透露了地质历史变迁中多少被风烟埋没的前人往事!佛已涅磐,仙人也迁,飞而复来,可怜始原!元始天尊,昆仑玉虚,急急如律令!天机虽难测,地理有历史,请允许学者推究,达本还原!


本人问题:


澳大利亚四万年前蒙戈湖人是不是丹尼索瓦人的兄弟姐妹?谁清楚这方面的研究细节?能否给透露些?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6-10-9 23:03 编辑

唔,我这一有问题,就有类似新闻来报道,下面新闻里这又是什么鸟人?
好像什么分类敏感镜头一样,一到关键之处像素就成渣,弄得一桶浆糊似的糊涂,这新闻真是的!是真的?
美国鸟类学家拍下类似“雪人”不明生物(图)



分享 81评论
2016年10月09日14:13 中国网
美国鸟类学家拍下类似“雪人”不明生物(图)



  据报道,此事发生在美国密歇根州。鸟类学家为了观察鹰的巢穴,在树上安装了摄像机,但画面中却出现了“一个不明双足”黑色“生物”在鹰巢下的森林中行走。
  原标题:美国鸟类学家拍下不明双足黑色生物 类似“雪人”
  参考消息网10月9日报道 外媒称,美国鸟类学家拍下一个类似传说中的雪人的生物。
  据俄罗斯卫星网10月8日援引美国福克斯新闻频道报道,此事发生在美国密歇根州。鸟类学家为了观察鹰的巢穴,在树上安装了摄像机,但画面中却出现了“一个不明双足”黑色“生物”,在鹰巢下的森林中行走。
  报道称,从事类人和类猿猴生物研究的爱达荷州立大学教授杰夫•梅尔德伦称,这个视频“引人注意”,但由于“证据不足”而拒绝透露细节。
  大家关于“雪人”的谈论始于20世纪50年代初,那时候许多杂志刊登了大量关于登山运动员在喜马拉雅山遇见神秘生物“雪人”的文章。之后,有人开始在原苏联境内的山脉中遇到雪人。
  “雪人”(大脚怪)是一种类人生物,也许可在高山或森林地带遇见。有人认为,这是遗留下来的原始人,也就是说他是灵长类哺乳动物,属于从远古先民时期存留至今的一类人。
  来源:参考消息
责任编辑:康云凯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下面这则新闻跟本话题密切相关,恕本人愚钝贫穷落后,懒惰得不愿意去找原始文献,谁知道研究进展?

“无主DNA”猜想:地球或有第三种已灭绝原始人

来源:新华网 2016-10-26 06:56


资料图片

   据一项美国新研究,除了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瓦人之外,地球上还生活过第三种已经灭绝原始人
   在现代人成为唯一存活的人类物种之前,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瓦人曾经和人类祖先智人在地球上共同生活。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瓦人虽然先后灭绝,但通过与智人杂交,他们的基因得以流传至今。
   现代人某些族群4%的DNA继承自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瓦人。
   美国得克萨斯大学遗传学家赖恩·博伦德和同事分析美拉尼西亚岛民DNA时发现,他们除了携带源自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瓦人的遗传信息,还有部分“无主DNA”。研究人员推测,这部分DNA源自第三种非智人的原始人
   博伦德在22日结束的美洲人类遗传学会年会上介绍了这一研究结果。美拉尼西亚群岛位于赤道和南回归线之间的西太平洋,包括巴布新几内亚和斐济等地,因为地理隔绝而成为探索人类起源的理想地。(袁原)【新华社微特稿】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6-10-26 21:36 编辑

找到篇英文新闻报道!果然是非常新的新闻,虽然不出所料。这对于多地区起源说的确是一个重大古今DNA科研新证!新闻中Ryan的发现纯粹是对实验数据的理论推导得出的,而我们从常识也应知能形成化石绝对比中彩票几率还小,还有多少找不到化石佐证的基因证据的呢?当然不可陷入不可知论里面,考虑一下本人的“全数迁移理论”吧。新闻中还提到非洲人群也发现了跟现代人种不同的古DNA残留的证据,真正现代人的形成,依然有众多未解之谜,虽然历史上把很多猩猩、野人、原始人群消灭了,但是只要这些独特古老基因还存在,这些保留古老基因的人跟现代其他种族的人没大区别,谁能保证那些所谓现代人类的共同的、基因里面,不也能有更多从“未知”的其他欧亚古人继承来却完全漂洗同化了的基因呢?



DNA data offer evidence of unknown extinct human relative

Melanesians carry genetic clues to hominid not revealed by fossils


By
Tina Hesman Saey


4:01pm, October 21, 2016







Share Article






GENETIC HEIRLOOMS People from Papua New Guinea (shown) and Australia carry small amounts of DNA from extinct human relatives. New research suggests that the DNA may not come from Neandertals or Denisovans, but from a third, previously unknown extinct hominid.



Guido Amrein Switzerland/Shutterstock




<a href="https://g.adspeed.net/ad.php?do=clk&zid=47245&wd=300&ht=250&pair=as" target="_top"><img style="border:0px;" src="https://g.adspeed.net/ad.php?do=img&zid=47245&wd=300&ht=250&pair=as" alt="i" width="300" height="250"/></a>


VANCOUVER — Traces of long-lost human cousins may be hiding in modern people’s DNA, a new computer analysis suggests.
People from Melanesia, a region in the South Pacific encompassing Papua New Guinea and surrounding islands, may carry genetic evidence of a previously unknown extinct hominid species, Ryan Bohlender reported October 20 at the annual meeting of the American Society of Human Genetics. That species is probably not Neandertal or Denisovan, but a different, related hominid group, said Bohlender, a statistical geneticist at the University of Texas 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 in Houston. “We’re missing a population or we’re misunderstanding something about the relationships,” he said.
This mysterious relative was probably from a third branch of the hominid family tree that produced Neandertals and Denisovans, an extinct distant cousin of Neandertals. While many Neandertal fossils have been found in Europe and Asia, Denisovans are known only from DNA from a finger bone and a couple of teeth found in a Siberian cave (SN: 12/12/15, p. 14).
Bohlender isn’t the first to suggest that remnants of archaic human relatives may have been preserved in human DNA even though no fossil remains have been found. In 2012, another group of researchers suggested that some people in Africa carry DNA heirlooms from an extinct hominid species (SN: 9/8/12, p. 9).
Less than a decade ago, scientists discovered that human ancestors mixed with Neandertals. People outside of Africa still carry a small amount of Neandertal DNA, some of which may cause health problems (SN: 3/5/16, p. 18). Bohlender and colleagues calculate that Europeans and Chinese people carry a similar amount of Neandertal ancestry: about 2.8 percent. Europeans have no hint of Denisovan ancestry, and people in China have a tiny amount — 0.1 percent, according to Bohlender’s calculations. But 2.74 percent of the DNA in people in Papua New Guinea comes from Neandertals. And Bohlender estimates the amount of Denisovan DNA in Melanesians is about 1.11 percent, not the 3 to 6 percent estimated by other researchers.
While investigating the Denisovan discrepancy, Bohlender and colleagues came to the conclusion that a third group of hominids may have bred with the ancestors of Melanesians. “Human history is a lot more complicated than we thought it was,” Bohlender said.
Another group of researchers, led by Eske Willerslev, an evolutionary geneticist at the Natural History Museum of Denmark in Copenhagen, recently came to a similar conclusion. Willerslev’s group examined DNA from 83 aboriginal Australians and 25 people from native populations in the Papua New Guinea highlands (SN: 10/15/16, p. 6). The researchers found Denisovan-like DNA in the study volunteers, the group reported October 13 in Nature. But the DNA is genetically distinct from Denisovans and may be from another extinct hominid. “Who this group is we don’t know,” Willerslev says. They could be Homo erectus or the extinct hominids found in Indonesia known as Hobbits (SN: 4/30/16, p. 7), he speculates.
But researchers don’t know how genetically diverse Denisovans were, says Mattias Jakobsson, an evolutionary geneticist at Uppsala University in Sweden. A different branch of Denisovans could be the group that mated with ancestors of Australians and Papuans.
Researchers know so little about the genetic makeup of extinct groups that it’s hard to say whether the extinct hominid DNA actually came from an undiscovered species, said statistical geneticist Elizabeth Blue of the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in Seattle. DNA has been examined from few Neandertal fossils, and Denisovan remains have been found only in that single cave in Siberia. Denisovans may have been widespread and genetically diverse. If that were the case, said Blue, the Papuan’s DNA could have come from a Denisovan population that had been separated from the Siberian Denisovans for long enough that they looked like distinct groups, much as Europeans and Asians today are genetically different from each other. But if Denisovans were not genetically diverse, the mysterious extinct ancestor could well be another species, she said.
Jakobsson says he wouldn’t be surprised if there were other groups of extinct hominids that mingled with humans. “Modern humans and archaic humans have met many times and had many children together,” he said.
Editor’s note: This story was updated October 24, 2016, to correct Ryan Bohlender’s estimate of the percentage of Denisovan DNA in people from Papua New Guinea.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6-12-23 10:36 编辑

气死我了,早晨白写了1个钟头,很有分量的新发现和我的深入探讨。两次着重点击发表,而且也还登录着,等了一分钟以为已经好了刷新页面,但却没有发表成功!没有保存底稿,除了重写,还能咋的?!
只好又花一个钟头来写,论述:
估计由阿尔泰山曾数次发起全数迁移运动。
西北乾位,西伯侯、希波波利安、鲜卑、西伯利亚,女娲、女魃(弱水之北)、穷发、土方、屠各、吐火罗、拓跋、秃发、突厥、吐蕃、桃花石、图瓦,呵呵呵!

天女散花,我就猜测阿尔泰山要出大新闻了,吼吼吼!
因为天人感应往往如此:

新疆吉木乃县强降雪 部分路段积雪达1米4


2016年 11月13日 13:50
新疆吉木乃积雪
评论(132)|分享



╱╲ 收起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气死我了,白写了一个钟头,很有分量的新发现和我的深入探讨。两次着重点击发表,而且也还登录着,等了一分钟以为已经好了刷新页面,但却没有传过来!!

算了,不多说了。通天洞,天人感应,阿尔泰山真是帝之下都。几万年前就是尼安德特人、丹尼索瓦人、现代人类汇聚之地。根据东欧、南西伯利亚4万年前古人类基因更接近东亚人类,以及阿尔泰一带有三万多年前狗骨化石(俄考古学家在西伯利亚发现狗头骨化石 可能为古人类驯养动物证据,狗是人类最早驯化的家畜,这是间接证据)推测,东亚人的祖先可能在这里长期生活,并比较均匀地获得了尼安德特、丹尼索瓦人的基因——不可能再在后来人口基数增大后再逐渐少量汇入,因为尼安德特人、丹尼索瓦人都灭绝了(不知道传说中的野人是不是他们的后代,但即使这样,即使能和现代人交配并遗留可育后代,也不能改变人口已然庞大的现代人群的基因池了),而且少量汇入在大量现代人类中不断通婚经过几代就会把尼安德特基因冲洗到1%以下。这样的话就不可能有现代人类体内百分之几的尼安德特基因遗存,所以尼安德特人必然是我们的祖先之一,即使他们的繁殖力可能不如现代人类,他们的基因表达也不如现代人类。这也可能是即使东亚人与欧洲人的祖先曾在中东获得一定量尼安德特基因,而现在东亚人比欧洲人尼安德特基因更多的原因。我们的神话传说,祖先在西北昆仑,盘古开天辟地至今近五万年(尔来四万八千岁,呵呵,谪仙,道出了宇宙量子计算机的大数“天机”),看来很符合考古么,么么哒!所以大家一定要重视新疆和阿尔泰山考古,那里就是大昆仑,越早的文化遗存越可能跟我们东亚人有关!
据贝加尔湖西边安加拉河沿岸的马尔塔男童的DNA,两万多年前古印欧人的祖先也到了南西伯利亚一带,美洲人的祖先无疑也曾在那里徜徉。所以阿尔泰山很神奇,数万年来辐凑之地。
昆仑,轮辐横竖放置,指向六合八方,通天地发散能量,不知道是不是神的旨意,估计由阿尔泰山曾数次发起全数迁移运动。比如蒙戈湖人可能是最早派遣出去向东南进发的,他们路上携手其他现代人走到了澳大利亚,克罗马农人的部分祖先(不排出更多是从中东北上、西去)是最早派遣向西进发的,闪含人种的部分祖先向西南,融入中东现代人,并有进入非洲融入黑人的,随后东亚人向东向南,印第安人向东向东再向东到了美洲,印欧人种向西向西再向西,印伊雅利安人向南。所以估计汉藏语系、印欧语系、乌戈尔语系、阿尔泰语系、南岛语系、美洲各语系甚至闪含语系等等,都是源自这一带的扩散。阿尔泰的塞人和传说中的亚特兰蒂斯的岛夷,是人类文明的源头。
“吉木乃”这地名有意思呀,发音接近西方人名“吉姆”(Jim,James)和德国国名(Germany,“日耳曼”发音也接近折罗漫山——天山的古名)。言从神出,古老的符号呀!

新疆发现距今4万年旧石器时代文化遗存


分享 0评论
2016年12月22日18:46 国家文物局网站
新疆发现距今4万年旧石器时代文化遗存

分享 0评论

  记者了解,今年7月至9月,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启动了对位于阿尔泰山南麓吉木乃县通天洞遗址的发掘,出土了400多件石制品、哺乳动物化石、陶片、铜器等遗物,初步发现旧石器时代、青铜时代和早期铁器时代等不同史前时期的文化堆积。这是新疆首次发现旧石器时代文化遗存。
  “自下而上的文化层堆积,从旧石器时代到青铜时代,再到早期铁器时代,遗物内容丰富,地层关系明确,形成完整链条。”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于建军说,新疆吉木乃县“通天洞”遗址的发掘,填补了新疆旧石器考古领域的空白。
  在近日举行的2016年新疆文物考古成果汇报会上,于建军公布了团队最新研究成果。通过碳14测年发现,它们是距今不少于4万年的旧石器时代遗物,石器多为硅质岩和石英岩,其石制品风格与同类型的莫斯特文化石制品风格一致,呈现出较明显的旧大陆西侧、旧石器中期向晚期过渡阶段的文化特征,这一发现在中国旧石器考古中极为罕见。
  莫斯特文化是欧洲、西亚、中亚和东北非的旧石器时代中期文化,约始于15万年前,盛行于8万至3.5万年前,其典型特征是使用修理石核技术,典型器物是用石片精心制作的边刮器和三角形尖状器,与该文化共存的人类大多是尼安德特人。
  据了解,为了及时保护该遗址,吉木乃县相关部门划定了遗址保护范围,考古人员将对该遗址持续发掘。 (刘 杰)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7# 癯鹤
看到一则远源杂交产生新物种的新闻。
在这个帖:
为何尼人和智人可以杂交,其它大型猿类内部互相之间却不能?
也有两个种间远源杂交可以产生可育后代的例子,这也不失为基因突变之外一个产生新物种的途径。十几万年前的现代智人也说不定有远源杂交的因素呢(本人的全数迁移理论就有探讨这个问题)?远源杂交在动植物驯化中起到了关键作用——远源杂交后代与多数基因突变后代一样,会有很多的不同于亲本的性状,这些性状多数不适于亲本经历自然选择早已适应的环境,所以给了人们选择性状适宜人类之需要并能适应人工环境的新畜禽虫鱼果蔬粮食花草菌类等品种的机会。现在所谓的转基因技术,则相当于更远源的杂交,只是完全不出于生物天性,利害难以评说——但有一点,转基因生物不一定不能和自然界同类杂交,后代不一定不可育,不一定生存力不强,可能会不可逆污染自然界的物种基因库(这是我最担心的问题)。

史前壁画证明了混血野牛的存在
历史趣闻 www.lishiquwen.com

2016-12-17 16:40:04字号: | |
[url=" rel=nofollow data-cmd=]分享:[/url]

[导读]结合冰河时代洞穴壁画的研究,一项针对远古DNA的研究揭示了源自超过12万年前的一种神秘混血野牛的存在。希格斯野牛这一结果证明了原牛(现已灭绝,是现代牛的祖先)与西伯利亚野

结合冰河时代洞穴壁画的研究,一项针对远古DNA的研究揭示了源自超过12万年前的一种神秘混血野牛的存在。

希格斯野牛


这一结果证明了原牛(现已灭绝,是现代牛的祖先)与西伯利亚野牛的史前联系。这种新发现的混血野牛曾兴旺一时,对于杂交物种而言异乎寻常。
来自阿德莱德大学古代DNA研究中心的高级研究者Alan Cooper说,杂交动物不成功的主要原因都是雄性不育。但是他告诉Live Science说:
原牛和西伯利亚野牛“在基因差别很大。然而它们却交配出一种极为成功的物种,不仅在环境中获得一席之地,而且还成为欧洲冰河时代末期大灭绝中存活下来的最大型物种。”
它们不仅熬过了冰河期,跟西伯利亚野牛竞争了数万年,而且它们的后代,当代欧洲野牛,依然生活在今天。跟希格斯粒子一样,这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野牛被研究者们戏称为“希格斯野牛”。

希格斯野牛


但是15年内的研究终于取得成果,团队在欧洲,乌拉尔山脉和高加索山脉的洞穴里找到这种野牛的骸骨,并从中提取了DNA进行分析,他们分析了核DNA(来自父母)和线粒体DNA(来自母亲)。
“我们可以看到核DNA跟西伯利亚野牛非常接近,”Cooper说,“而线粒体DNA则告诉我们另外一个祖先。”
这是重大的研究突破,但是没有混血牛头骨就无法猜测它们的样子以及吃什么。团队陷入了困境,就在这时Nature Communications上发表了一份关于洞穴壁画的论文,这帮了他们大忙。
这幅黑色的模糊素描画的是粗犷的西伯利亚野牛,而另外一些画的是更加萌感的希格斯野牛。

西伯利亚野牛


他们跟研究法国洞穴壁画的科学家们取得了联系,“你们有没有注意到一些比较特别的野牛呢?因为我们刚刚发现了另外一种野牛,”Cooper回忆说。“他们说,‘啊,终于等到了!终于有人相信我们了。我们跟同事们唠叨好几年了,说洞中有两种野牛,’之前人们将此解释为艺术、文化或者风格差异。”
这些壁画的年代,其中一些可以追溯到18000年前,跟这些经过碳测定年代的野牛骨头一致,终于让两帮科学家都得到了心中的答案。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6-12-29 19:45 编辑

神秘的地球是个好网站!!!

作为东亚人的祖宗,丹尼索瓦人绝对不笨!!!针砭,针线,以及玉石琢磨这些手艺,至少5万年前就有了!!!对比一下,4万年前欧洲现代人也会制造绳索(swirl、thread,明显与“绳索”是同源词,呵呵呵,绳索的发明应该更早)了!唯一奇怪的就是为什么生物进化这么巧,偏偏在十万到五万年这个当儿,不论是非洲现代人、欧洲尼人、亚洲丹人,都有了接近的文化程度和工艺发明!这就好像非洲象、亚洲象,非洲犀、亚洲犀,亚洲貘、美洲貘,分别开来相互进化那么久,其实看起来也差不多一样?!!!!

俄罗斯西伯利亚丹尼索瓦洞穴发现5万年历史骨针

来源: 神秘的地球
时间:2016年8月31日

考古人员在丹尼索瓦洞内(左),发现骨针(右上)。

骨针可能改写人类起源史。

骨针约有7厘米长。

考古人员在丹尼索瓦洞挖掘多年。

丹尼索瓦洞(红点)位于西伯利亚。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俄罗斯考古学家近日在知名的丹尼索瓦洞穴 (Denisova Cave)中,发现一支有5万年历史的骨制针,相信是目前世上最古老的针。考古学家相信,该针是由绝种多时的丹尼索瓦人所制,此发现或改写人类起源的历史。

新西伯利亚考古及人种研究中心的总监顺科夫(Mihhail Shunkov)指,该支约7厘米长的针,由大型鸟类的骨头所制,末端有线孔,是今夏最独特的发现。该针在5万年后的今天依然可用,并足以证明丹尼索瓦人比想像中聪明。领导丹尼索瓦洞穴开采工作的科兹利金(Maksim Kozlikin)博士指,过往亦曾在洞内发现针,但今次是最古老及最长的。

丹尼索瓦洞穴位于西伯利亚阿尔泰山脉中,考古学家于2008年在洞内发现一块有4.1万年历史的少女指骨,将她命名为“X女人”。分析发现,X女人的DNA与尼安德特人及现代智人有分别,因此将她的物种命名为丹尼索瓦人。科学家相信,人类在28.2万年前已占据丹尼索瓦洞,而丹尼索瓦人则于17万年前入主。

相关报道:丹尼索瓦人5万年前已制作骨针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中国社会科学报(闫勇/编译):美国《考古》(Archaeology)杂志8月23日报道,考古学家在距离俄罗斯城市巴尔瑙尔以南160公里的阿尔泰山的山洞中发现了一枚骨针,这枚骨针与该山洞出土的丹尼索瓦人(Denisovan)手指骨处于同一地层,约有5万年的历史,很可能是丹尼索瓦人制造并使用的。

这根针长7厘米,厚度为6毫米,上面有一个圆形的针孔。学者认为,它的原料来自于一种远古大型鸟类的骨骼。学者认为其制作者很有可能是丹尼索瓦人。丹尼索瓦人是一种已经灭绝的原始人类,此前考古学家对他们的了解并不多。学者曾发现过一个由绿松石打磨而成的原始装饰品,大约有4万年历史,被认为是丹尼索瓦人制成。

发掘工作负责人马克西姆·科兹里金博士(Dr Maksim Kozlikin)表示:“这根骨针是丹尼索瓦洞穴中最长的一根,我们此前曾经在这个洞穴中发现过针,但出土地层比这一次浅。”埋藏骨针的这个洞穴被称为丹尼索瓦洞穴,人类在这个洞穴中已经生活了28万年,不过洞穴的居民并非仅限于丹尼索瓦人。德国马克斯·普朗克研究所的斯凡特·帕博表示:“我们确定丹尼索瓦人、智人和尼安德特人都曾在丹尼索瓦洞穴中生活过。”


4万年前进入欧洲的人类有能力利用象牙制成的工具来生产绳索


来源: 神秘的地球
时间:2016年7月29日

4万年前进入欧洲的人类有能力利用象牙制成的工具来生产绳索(神秘的地球uuc.cn配图)

视频:4万年前进入欧洲的人类有能力利用象牙制成的工具来生产绳索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中国社会科学网(闫勇/编译):美国《考古》杂志官网7月25日报道的一项考古研究成果显示,4万年前进入欧洲的人类有能力利用象牙制成的工具来生产绳索。

考古学家此前对于旧石器时期绳索是如何生产和使用的知之甚少。过去曾有考古学家发现了一些旧石器时代欧洲的象牙雕刻制品,有观点认为这些象牙雕刻制品属于装饰品的范畴,有一些可能属于原始的乐器。此次来自德国图宾根大学和比利时列日大学的考古学家,在研究了德国一洞穴中出土的4万年前的象牙雕刻制品后发现,该象牙制品可能是当时的人们用来制作绳索的工具。此象牙制品保存完好,呈楔形,表面有三个圆孔,圆孔边缘还有钻或雕凿的痕迹,纹理呈螺旋形,整齐匀称。

列日大学的研究人员威尔勒·罗茨按照此雕刻品制成了一个复制品。借助此复制品,罗茨成功地利用采自这一洞穴附近的植物纤维制成了绳索。经过一系列测试以后,学者们得出结论:从这件象牙制品的技术特点来看,有关其用途最合理的解释就是,这是一件制作绳索的工具。罗茨表示:“这件工具为解答旧石器时期绳索制作的问题提供了答案,这个问题曾在几十年来一直困扰着学者。”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6-12-30 11:07 编辑

7# 癯鹤
昆仑,轮辐横竖放置,指向六合八方,通天地发散能量,不知道是不是神的旨意,估计由阿尔泰山曾数次发起全数迁移运动。比如蒙戈湖人可能是最早派遣出去向东南进发的,他们路上携手其他现代人走到了澳大利亚,克罗马农人的部分祖先(不排出更多是从中东北上、西去)是最早派遣向西进发的,闪含人种的部分祖先向西南,融入中东现代人,并有进入非洲融入黑人的,随后东亚人向东向南,印第安人向东向东再向东到了美洲,印欧人种向西向西再向西,印伊雅利安人向南。所以估计汉藏语系、印欧语系、乌戈尔语系、阿尔泰语系、南岛语系、美洲各语系甚至闪含语系等等,都是源自这一带的扩散。阿尔泰的塞人和传说中的亚特兰蒂斯的岛夷,是人类文明的源头。
上面没提向北进发,这壁厢找到一个不晚于克罗马农人,向北进发的例子(如果附近有人类遗骸发现就好了,北极冻土,遗骨的基因应该保存得更好,测一下到底是乌斯季辛人还是克罗马农人还是原始印第安人的同族):

人类早在4.5万年前就在北极用鱼叉攻击长毛象


来源: 神秘的地球
时间:2016年1月19日


人类早在4.5万年前就在北极用鱼叉攻击长毛象

(神秘的地球报道)据ETtoday:俄罗斯圣彼得堡(St. Petersburg)「俄罗斯科学院」(Russian Academy of Sciences)日前在《科学》(Science)月刊发表最新研究,先前曾在西伯利亚(Siberia)北极圈的喀拉海(Kara Sea)发现长毛象遗骸,经研究判定它在4.5万年前被猎杀,身上还有被鱼叉等攻击痕迹,因此人类可能在4万5千年前就生活在此。

科学家狄宏诺夫(Alexei Tikhonov)的研究团队日前发表的这项研究,内容提到,2012年发现这只长毛象的全身骨骼,经放射性碳定年法鉴定,约距今4万5千年前,它的体长约有3公尺、高度1.8公尺,大概是15岁左右的雄象,而经过研究和挖掘更发现,遗骸上有遭到鱼叉或是箭等狩猎利器攻击的痕迹。

该长毛象遗骸甚至还有一些不明伤口,包含了下颚、骨骼以及长牙上的凹痕和凿痕,因此或许可以让人重新思考,是不是人类早就4万5千年前,就生活在北极地区,因为在此研究发表之前,大家普遍认定,人类在北极圈的生活约在3万5千年前,此发现将可望让人类狩猎史的时间点再提早1万年左右。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6-12-31 22:16 编辑
根据东欧、南西伯利亚4万年前古人类基因更接近东亚人类,以及阿尔泰一带有三万多年前狗骨化石(俄考古学家在西伯利亚发现狗头骨化石 可能为古人类驯养动物证据,狗是人类最早驯化的家畜,这是间接证据)推测,东亚人的祖先可能在这里长期生活,并比较均匀地获得了尼安德特、丹尼索瓦人的基因
伴生生物的传播可能与交换有关,不一定只由原始主人携带。
英国牛津大学新研究指狗分别在两处地方由狼驯化而来
史前日本墓穴表明狗仍然是远古人类最好的狩猎伙伴


英国牛津大学新研究指狗分别在两处地方由狼驯化而来

来源: 神秘的地球
时间:2016年6月09日

英国牛津大学新研究指狗分别在两处地方由狼驯化而来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狗的起源地多年来一直未有定论,英国牛津大学一项新研究指出,狗分别在两处地方由狼驯化而来,有别于一般家畜源自同一个地点,连研究员都对此大感讶异。

研究于周四刊登在科学杂志,研究员翻查过往的基因及考古纪录,包括4800年前爱尔兰狗只的完整基因、生活在3000至1.4万年前的59只欧洲狗DNA,再与685只现代狗作比对,得出狗狗分别从亚洲狼,与欧洲或近东的另一种狼驯化而来。其后,亚洲狗在6000至1.4万年前,随人类迁徙至西方,取代了当地品种的狗狗或与它们交配,产出新的品种。

有份负责今次研究的学者弗朗茨(Laurent Frantz)表示,对研究感到相当惊讶,但指仍需进一步研究确实。有其他学者指,今次研究对狗的起源地议题,提出了有趣的方向,但需更多古代狗只DNA样本证实有关论点。



史前日本墓穴表明狗仍然是远古人类最好的狩猎伙伴

来源: 神秘的地球
时间:2016年12月30日


史前日本墓穴表明狗仍然是远古人类最好的狩猎伙伴(图片:Niigata Prefectural Museum of History)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中国社会科学网(闫勇/编译):《科学》杂志官网近期刊登了该杂志在线新闻编辑大卫·格里姆(David Grimm)的一篇题为《史前日本墓穴表明狗仍然是远古人类最好的狩猎伙伴》(Prehistoric Japanese graves provide best evidence yet that dogs were our ancient hunting companions)的文章。该文章表示,家犬可能是远古时期人们的狩猎伙伴,不过随着人类生产方式的转变,家犬的功能和地位出现了相应的变化。


文中提到,德国马克斯·普朗克进化人类学研究所(The 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Evolutionary Anthropology)的一个考古专家团队,对日本绳文时代(约公元前12000年—公元前300年)居住在日本本州岛的狩猎-采集者留下的考古学信息进行了研究。学者们经过研究发现,在绳文时代,生活在日本北部较寒冷地区的人们主要依靠捕捉近海的海豚和鲸为生,在较热的南部沿海生活的人们则主要依靠捕鱼卫生。而生活在本州岛中东部森林里的绳文人则主要依靠捕猎为生。在距今12000年以前,本州岛中东部气候比较寒冷,分布着较为茂密的针叶林,在里面生活着象和野牛等大型哺乳动物。随着气候的变暖,到了距今12000年之后,本州岛中东部的环境发生了改变,由原来的针叶林变成了主要由橡树、枫树和桦树等树木构成的阔叶林,其中生活的哺乳动物也发生了变化,体型较小的哺乳动物比如鹿和野猪等取代了体态庞大的象和野牛,这些变化对当时人类生活条件的改善更加有利。该研究团队通过对当时居民点周围的墓穴进行研究后发现,从约9000年前开始,生活在本州中东部的绳文人开始在墓穴中埋葬他们饲养的家犬。这些家犬的腿部和牙齿有受伤之后再愈合的痕迹,这说明它们很可能参加了狩猎并且受伤,而且它们在受伤之后得到了人们的悉心照顾。此外,它们在墓穴中被单独地、按照特别的姿势摆放,看起来像蜷缩着睡着了一样。说明当时人类对家犬是非常重视的,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家犬的重要性。


美国史密森尼学会(Smithsonian Institution)华盛顿特区自然历史博物馆(National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考古动物学家梅琳达·泽德尔(Melinda Zeder)认为,绳纹文化时期的居民们相对于其北部和南部的邻居可能更倾向于定居生活,因此,家犬保护营地的能力便受到了重视。可见,当时家犬的功能不仅仅局限于狩猎。


不过,学者们发现,随着时间的推进,当本州中东部绳文人的生产方式转变成原始农业以后,家犬的骨骼就很少出现在人类的墓穴中,反而以成堆骨头的形式出现,其骨骼上有被屠宰和切割的痕迹。这些迹象说明这些家犬是被人类作为食物吃掉了。此外,有证据表明生活在本州岛南北部沿海、一直靠海洋捕捞为生的古代居民也将家犬作为食物。可见,当远古人类不再需要在森林中狩猎的时候,家犬就有可能成为人们食物的来源之一。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1-1 16:45 编辑

最后一段话,此中有真意!
看来同源关系不仅适用于人,也适用于更广泛的物种。人类与各物种之间的各种趋同进化,的确受到了环境的巨大影响!所谓狗像主人,也说明人类驯化动物(以及驯化农作物)的过程,人工选择与自然选择一样,偏重了相互喜好!这大概是共生关系的内中应有之义。然而跨越不同物种选择,比量子隐形传态还神奇呀!冥冥中,宇宙量子计算机设计好了相关程序?而转基因,会不会造成程序的弊病,甚至在生物体内形成莫名其妙的病毒、怪病?实验能解释一切因缘么?当然我不反对适度的转基因研究,但是对商业化应用于动植物尤其是畜禽农作物和野生动物深表忧虑!

揭示藏獒高海拔适应性遗传起源

2016-12-29 14:20 来源:《中国科学报》 
我有话说
2016-12-29 14:20:37来源:《中国科学报》作者:责任编辑:白璐
  中科院上海生科院计算生物学研究所李亦学研究组在一项研究中,揭示了藏獒高海拔适应性的遗传起源,并且阐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关于狗和现代人适应新环境的故事。相关研究成果日前在线发表于《分子生物学与进化》杂志。
  藏獒主要生活在中国青藏高原3000至5000米的高寒地带,以对高海拔的恶劣气候条件和艰苦的生活环境的良好适应能力而闻名。进化生物学家已经找到了一些基因,例如EPAS1,在藏獒对高原环境的适应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然而,还有一个问题有待解决:它们是如何获得这些适应性基因的?
  该研究发现了明显遗传证据,表明当人类第一次到达青藏高原时,驯化的藏獒通过与西藏的灰狼杂交获得的两个基因区域,在其适应高原环境过程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研究人员利用生活在不同海拔区域的狗和狼的全基因组数据,对这个问题进行了研究后发现,与西藏灰狼相比,藏獒和中国本土狗的亲缘关系更近。其次,在藏獒中发现有两个基因区域,包含了EPAS1和HBB基因,该区域与西藏狼有明显的杂交信号,而且受到很强的正选择。同时,在人类中也有着惊人的巧合。藏族人群基因组中的一段相同区域,相同基因EPAS1,也是通过相同的机制(杂交)获得的。(记者黄辛)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8# 癯鹤 这种远源杂交产生新物种的情形在进化历史上比基因突变(动物适应环境自身基因主动变异,主要发生在遗传上)和转基因(自然界的转基因可能与共生关系有关,估计很多种微生物为了选择更多的寄主生境而改造了不同宿主的神经和体质,使之互相共生)可能也少不了多少,远缘杂交可能唤醒一些古老的未知功能基因,在新物种体内表征出特异的新构造、功能,部分新的机能更加适应变异了的环境,就会使得新物种蓬勃发展。比如金发蓝眼基因,在很多哺乳动物中都有,人类的眼睛本来是棕色的,蓝色虹膜的基因属于突变,这种突变可能是远缘不同人种杂交,唤醒了哺乳动物原始的蓝眼基因产生的返祖变异。当然也可能是基因突变或转基因造成的。
言从神出,言语神通在,演技是深!
在这农历腊月二十三,猴儿年掐指就要数完的时候,发现了一则把猴儿和语言祈愿联系起来的新闻,似乎是宇宙量子计算机创造人世的一个证明。本命人真是感慨天命人的神奇:

狒狒叫声隐藏人类语言起源的秘密:科学界最大未解之谜之一
2017年01月20日 09:46新华社微博微信空间分享添加喜爱 2




资料图

  人类语言的起源一直被认为是科学界最大的未解之谜之一。科学家近日发现,这个谜可能从狒狒的叫声中找到答案。
  来自法国格勒诺布尔阿尔卑斯大学等6所高校的科学家对1335只狒狒进行了声学和舌部解剖学研究。结果发现,几内亚狒狒的几类叫声中包含着独特的类人元音。
  此前研究认为,人类语言技能在拥有低喉部的类人动物出现后才开始发展。最新研究则对这一观点提出质疑,认为人类的发音体系是从几内亚狒狒等先祖已有的能力进化而来。他们还发现,几内亚狒狒的舌部拥有与人类相似的肌肉,这决定了发出元音的能力。
  研究者在论文中说,这项研究结果并不支持现代智人突然同时拥有语言能力的假说。
  研究人员还发现,狒狒在警示或求偶等沟通情境下的发声法与人类声音有松散的对应关系。去年一项针对猴子的研究也发现了五种与人类语言起源相关的元音。
  研究成果发表在美国《科学公共图书馆·综合》期刊上。


标签:人类语言起源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4-26 13:15 编辑

中科院地球环境所推断许家窑人或是早期丹尼索瓦人
2017-04-20 13:20 来源:中国科学报 张行勇

2017-04-20 13:20:39来源:中国科学报作者:张行勇责任编辑:赵清建
  日前,中科院地球环境所敖红课题组发现许家窑人和西伯利亚的丹尼索瓦人具有相似的牙齿特征,因此推断许家窑人可能是生活在中更新世欧亚大陆中部和东部的早期丹尼索瓦人。相关论文已发表在《人类进化杂志》上。
  许家窑人是生活在我国中更新世晚期的一群体质特征非常特殊的古老型人类,呈现出晚更新世东亚现代人、中更新世中期欧洲尼安德特人和中更新世早期东亚直立人的混合特征。自上世纪70年代发现许家窑人化石遗址以来,其年代一直是东亚古人类学研究关注的焦点问题。然而,由于该遗址剖面缺乏适合进行同位素精确定年的材料,致使其年代问题一直存在争议。
  据研究文献,中亚在中更新世晚期和晚更新世存在一种新的古老型人类,即在西伯利亚发现的丹尼索瓦人,被称为“中亚的尼安德特人”,其既具有尼安德特人的特征,也具有中亚早期现代人的特征。丹尼索瓦人在约40万年前开始与尼安德特人分异演化,主要表现为向西以欧洲尼安德特人为代表的古老型人类,向东则以中亚的丹尼索瓦人为代表。
  在学界最新研究进展的基础上,敖红等人发现许家窑人和西伯利亚的丹尼索瓦人具有相似的牙齿特征,因而推断许家窑人可能是生活在中更新世欧亚大陆中部和东部的早期丹尼索瓦人。
[责任编辑:赵清建]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疑似东亚人真正祖先 中国河南“许昌人”的生与亡



来源: 神秘的地球
  • 时间:2017年3月28日 11:25







    许昌人遗址



    3月7日,李占扬(右一)和中科院古环境专家研究“许昌人”化石



    许昌人头骨拼接示意图。图A可以看出,相比原始人眉骨粗突,许昌人眉骨已经开始变细



    许昌人第一块头骨化石出土现场



    挖掘前的灵井遗址



    灵井遗址地形图



    李占扬和中科院古环境专家研究“许昌人”生存环境



    “非洲起源说”早期现代人走出非洲示意图 李占扬供图



    许昌人遗址遗物出土情况



    许昌人使用的石器



    灵井遗址出土的原始牛角化石,现已灭绝,受访者供图



    灵井遗址地层分布示意图,受访者供图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新京报(记者 孙瑞丽 实习生 王双兴 张世超):2017年3月,随着美国权威学术期刊《Science》发表一篇论文,“许昌人”突然火了起来。这些生活在距今10.5万至12.5万年前河南许昌地区的古老人类,激发了公众好奇心。有网友评论称:“许昌人,真的是我们失散多年的表兄弟吗?”


    论文名为《在中国许昌发现的更新世晚期古老型人类头骨》,第一作者是河南文物考古研究院第一研究室主任李占扬。因为论文发表,他也一下子成为“红人”。


    从2005年起,李占扬带队用了10年时间,从许昌灵井旧石器遗址挖出了45块古人类头骨碎片,被拼接复原成两颗较为完整的人类头骨,被命名为“许昌人”。


    在考古界,出土古人类化石一直是少之又少,这两枚拼接好的头骨化石显得尤为珍贵。通过研究,李占扬团队发现,“许昌人”是一种既有东亚古人类的特征、又有欧洲尼安德特人的特征,同时也具有一部分向现代人演化的特征的人类。这被认为“许昌人”是中国古人类跟尼安德特人交流、并向现代人过渡的证据。


    文章发表后,现代人“非洲起源说”和“多地起源说”再次成为学术界热议的焦点。此前,欧美专家认为现代人起源于非洲。但是,中国、澳大利亚以及部分美国学者却认为,现代人起源于多个地区。现在,“许昌人”的研究发现,成为支持现代人“多地起源说”的新证据。


    “许昌人很可能代表着华北地区早期现代人的直接祖先中的一支。”参与“许昌人”研究的中科院古人类学家吴秀杰说。


    “久违的老朋友”


    那块只有手掌大小的人类头盖骨化石,从埋藏了十万多年的泥土里被挖出一点的那一刻,沉寂了30多年的灵井旧石器遗址沸腾了,工人李翠云第一个发现了它,她大喊一声:“有戏了!”


    周围的人都跑过去看,一块褐色的化石嵌在土里,骨面光圆,技工曹秀梅看到,骨头连接的地方有像锯齿状的接口。


    “那是骨缝,是人类化石独有的特征。”2017年3月9日,坐在河南文物考古研究院第一研究室,李占扬回忆发现第一块人类化石的画面。


    那是2007年12月17日,初冬,原定的当年考古发掘最后一天,工人们散布在许昌市灵井镇西侧一个旧石器考古现场,进行最后的挖掘。两年时间,考古队员们用考古铲子刮了一个近300平米、深七八米的工整的方形大坑。


    那天临近中午,考古现场的电话打到李占扬家里。他立刻通知工人们原地等待,从家里出发时,激动得忘了关掉正在煮米饭的电饭煲:“那一刻,我也等了很久。”


    2005年4月开始,李占扬第一次带领来自河南文物考古研究院的考古队,在许昌灵井镇一处旧石器遗址进行考古挖掘。


    这是一处位于许昌西约15公里的遗址,位于许昌灵泉附近,在古代,是许昌十景之一。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中科院几名工作人员曾在这里收集到两段疑似人的股骨化石和一些用动物骨头做的骨器、动物化石,但受限于当时的研究条件,这些化石没有做年代鉴定。


    李占扬也一直关注着这片地方,但是因为这里地势低洼,而且靠近泉眼,遗址常年有积水。


    2005年4月,遗址附近的积水突然消失。据李占扬回忆,积水消失跟附近一处煤矿发生了透水事故有关。


    那之后,对遗址的正式挖掘才开始。


    挖掘进行得颇为顺利,开工两个月后,这里便出土了第一片石英石片。


    “开始是一片,后来是成组地显露”,李占扬曾记录,到2005年底,他们已经在这里挖掘出了石制品2452件,动物化石3000多件。但一直没有出土人类化石。


    2007年12月17日,受寒冷天气限制,考古队计划停工。但就在那天,那块头盖骨突然出现。


    匆忙赶到灵井遗址,李占扬蹲在化石周边观察了很久,“像是看到了久违的老朋友。”


    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原副所长高星在那天接到了李占扬的电话。想到后续的挖掘研究工作还需要更多专业技术的支持,李占扬那天向中科院请求支援。


    “当时我正在野外考察,无法及时赶过去,就邀请和选派了北京最好的专家去现场做处置。”3月16日,高星告诉新京报记者。


    被高星派往许昌的专家,有中科院古人类学家刘武,古脊椎所野外化石发掘、化石修复专家赵忠义,和博士生张双权。


    “那两天的灵井,像是经历了一场热闹的红白喜事。”李占扬回忆。


    化石发现后,河南本地的考古专家和参与过的工作人员都来观看和帮忙。怕化石受损,还请了警察过来保护现场。


    由于人数众多,他们不得不在遗址旁边临时架起大锅,锅里炖白菜豆腐粉条,人们干活饿了就去盛一碗,蹲在地上吃几口,吃完继续忙碌。


    那颗手掌大小的人类头骨化石,埋藏前已经破碎。碎化石埋藏在约2平方米的灰绿色泥土里。那几天,包括这块头盖骨,他们共取出了16块人类头骨化石。


    两天后,按照重要文物级别,这些化石被专家和保卫人员直接护送进中科院的标本室。


    从事了20多年史前考古的李占扬知道,出土一块人类化石有多么重要。


    高星曾给出过一组数据,到目前为止,中国有文化遗存的遗址是2000多处,这其中,有人类化石的遗址仅有70多处。


    测年


    周力平,来自北京大学地表过程分析与模拟重点实验室的教授。高星找到他,是因为他的实验室是国内测年领域的权威。化石被发现的那一刻,它的年代成为所有考古人员最关心的问题。


    周力平回忆,见到头骨的那个场合,还是很神圣的。头骨到达中科院标本室时,被装在一个大箱子里,周围用石膏套着。头骨化石边缘棱角清晰,周力平分析,化石磨损不大,说明它破碎后不久就埋藏在那里了。


    周力平被分到化石周边一大块还没有见过光的土块,他用“光释光测年法”测量化石的年代。这是一种目前国际上比较权威的化石测年技术,周力平在英国剑桥大学读书时的导师温特尔博士是这项技术的发明者。


    “我们测年代,是测出土化石周边的沉积物。”3月12日,周力平告诉新京报记者。


    周力平解释,化石边上没有见过光的土壤、颗粒或者矿物,比如沉积物中的石英颗粒,里面一些有缺陷的杂质会俘获电子。一见光,这些电子获得了能量,会跑掉。与此同时,这些矿物颗粒所带有的年龄信号也全部清空为零。


    “埋藏的时候,周围的土、或者更准确地说土里面的矿物颗粒,一定是见到了日光之后再被埋藏起来,这些矿物颗粒就成为了时钟定在零时的纪年材料。”周力平说。


    现在,提取这些矿物颗粒,把它们能重新积累多少光测出来,就有可能知道它是什么时候被埋藏的了。


    实验前后经历了两年多时间,他们反复测试石英、长石等不同颗粒物的沉积年龄,又尝试了七种不同的光释光测试方法。最终得出结论是,埋藏化石的沉积物是在10.5万至12.5万年前沉积的。


    测年的结果让中科院院士、古人类学家吴新智很重视。这是因为,在中国古人类化石的出土年代中, 5万至10万年的人类化石一直缺失。但恰恰是10万年左右,被人类学界看作是现代人起源的关键时间点。


    吴新智告诉新京报记者:“‘许昌人’的研究发现,因此成为支持现代人‘多地起源说’的新证据。”


    关于现代人起源,有一种说法是“非洲起源”,即现代人的祖先追溯至大约20万年前生活在非洲的一个妇女。5万至7万年前,这些代表早期智人的非洲人来到了东亚。


    还有一种说法是“多地起源说”,即现代的人类不止一个起源,而是有多个起源。吴新智赞成这一说法,他还提出,中国的人类进化应该是“连续进化附带杂交”。

    他分析中国出土的元谋人、北京人、辽宁金牛山人、许家窑人、广西崇左人、山顶洞人等人类化石发现,中国从170万年至3万年前,均有出土人类化石,而且分布在全国各地。


    他们是东亚人的祖先吗?


    按照古人类命名的惯例,在许昌灵井遗址发现的人类头骨化石被命名为“许昌人”。


    2008至2016年,李占扬带领的考古队又陆续在许昌灵井遗址进行了漫长的考古发掘。


    至2014年5月,李占扬带领的考古队在第一次发现“许昌人”头骨化石的探访里,又一次发现了20多块人类头骨化石,至此,“许昌人”遗址共出土45块人类化石。


    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吴秀杰,通过高清晰度CT扫描、手工及三维虚拟复原等手段,将45块人类化石复原出了两颗相对较为完整的人类头骨。通过比较,这是两颗具有东亚古人类、尼安德特人和现代人共同特征的“许昌人”头骨。


    1800cc,是第一个“许昌人”的颅容量,这个数值一个远大于现代人的1400cc左右,另一个与现代人接近。


    “说不定,他们比我们的智商还高。”一位参与过该项考古工作的人员说。


    通常情况下,古人类的头骨骨壁都比较厚重,但是“许昌人”的骨壁呈现变薄且圆隆化的特征。


    “另一个显著特征是,‘许昌人’的眉骨已经由古人类的粗壮、前突,变得纤细和不再那么突出了。”3月9日,李占扬指着“许昌人”的头骨化石告诉新京报记者。这是一个1:1比例的“许昌人”头骨复原模型,它看起来比正常人的头颅要大,但是性状跟现代人接近。


    吴秀杰表示,以上几处特征,都指向“许昌人”正在向现代人演化。


    同时,“许昌人”也有明显的更新世早期人类(如周口店直立人、和县直立人等)的特征。


    “他们头骨穹隆低矮、脑颅中矢状面扁平、最大颅宽的位置靠下、短小并向内侧倾斜的乳突。”吴秀杰说。这些特征是东亚古人类的一些原始特征。也因此,她认为从更新世中、晚期,东亚古人类可能具有一定程度的连续演化模式。


    “许昌人”的出土,最引人关注的是他们是否是“尼安德特人”的后代。


    资料显示,尼安德特人生活在12万年前的德国尼安德特山洞,但在两万四千年前,这些古人类却消失了。2014年2月,根据考古学家们公布的一项研究,发现尼安德特人的DNA序列和现代人类的DNA序列非常相似。


    3月12日,吴秀杰告诉新京报记者,“许昌人”确实具有与典型的尼安德特人相似的两个特征,其中一个特征是颞骨内的内耳迷路模式。


    内耳迷路是隐藏在人类耳朵深处的一个位置,“许昌人”的内耳迷路已经成为化石,通过CT扫描,吴秀杰看到“许昌人”内耳迷路的前、后半规管相对较小,外半规管相对于后半规管的位置较为靠上。


    “这正是典型的尼安德特人的特征。”她说。


    “许昌人”另外一个特征,是头骨最后部的枕骨形态。枕骨圆枕弱化伴随中上部的一个三角形凹陷,这也是典型的尼安德特人特征之一。


    根据以上研究,吴秀杰认为,许昌人化石呈现现代人、古代人和尼安德特人的特征,为复杂及镶嵌性形态特征。可以说,他们不是以上任何一种人类,却又整合了以上几种人的特征。她的研究,为中国古人类演化的地区连续性,以及欧洲古人类之间的交流提供了一定的支持。


    李占扬也曾经推测,“许昌人”的祖先应该是受环境影响有过多次迁徙,在一个气候异常的时期,他们向西迁徙,与尼安德特人的后代进行了交流。


    “他们生活还不错”


    3月8日再到遗址,李占扬请来了中科院地质所古环境专家吕厚远、吴乃琴夫妇,希望探索这片“许昌人”生活过的地方在10万年前是怎样的植被和古环境。


    如今,当年出土人类化石的探方已经被土填上,周边建起了围栏。初春,遗址附近村民家门口的杏花盛开,但遗址早年挖掘的地方,长满了荒草。
    遗址在一片洼地之中。数十年的挖掘,那片地势较低的遗址里出土了3万多件石器、骨器和动物化石,并且分布十分密集。


    石器的材质多是石英岩和脉石英,出土时,分布在动物骨骼化石的周边。李占扬曾发现,遗址西南有一条河,这条河的河床分布有这两种原料,推测“许昌人”的石器是从那里搬运而来。


    去遗址里掘取土壤样品时,三人还观察了灵井周边地势。李占扬做过测量,遗址以北约150米的距离,地势较遗址高出3.5米,属于岗地。


    他猜测,“许昌人”应该居住在周边百米外的高岗地,但经常在遗址里的湖泊边上处理动物。


    现在,在李占扬的标本室里,满地、满桌摆放的,都是石器和骨骼化石。


    “你在这里看到的每一件石器和化石,都来自10万年前。”3月7日,李占扬的助手开玩笑说。


    拳头大小的石头摆放在他的研究室里,有些表面光圆,像是鹅卵石。但有些则被打击出来一个尖儿,被称为打砸器。在旧石器时代,这些都是人类使用的工具。


    数量最多的,是石片。石片是白色的石英石被打击成的片状物,有锋利的边缘。考古队员曾经买来一块肉,在遗址上,他们用石片尝试切肉,“发现很好用”。


    动物化石被堆放在这间标本室的几个柜子里,以动物四肢骨最多,一部分有明显的打制痕迹,有些还刻有工整的划痕,有些骨骼的末端被使用过。李占扬推测,“许昌人”已经会狩猎,并且用动物的骨骼制作出了骨器,并用骨器来剥皮。


    这些石器和化石看起来棱角清晰,李占扬认为,它们都保存得相当新鲜,几乎没有被磨蚀和风化,“这说明遗物暴露时间不长即被埋藏。”


    动物化石也是指示当年环境的重要标本。2005年至2016年,通过对动物化石的研究,李占扬发现,这一带在10万年前生活有至少21种哺乳动物,包括蒙古野驴、马、獐、鹿、普氏原羚等。


    李占扬告诉新京报记者,他看到的那些动物牙齿和牛角显示,这些动物死时大都在青壮年时期。


    “动物到晚年牙齿都会磨损比较严重,但我们出土的牙齿,好多都很长,磨损度也不高。”李占扬说。这些都是“许昌人”狩猎的直接证据。


    他推测,“许昌人”可能把一些大型动物赶到水边,“傍晚,借着月色,动物在水里的活动能力下降,‘许昌人’趁机猎杀他们。”


    他们可能是用石球杀死动物,再用尖利的石英碎片切割,用骨器剥皮,并拿大块石头把骨头砸碎,因为出土的很多骨骼化石都有被砸碎的痕迹,“这一点可能是为了敲骨吸髓。”


    食用后,“许昌人”把一部分骨头扔进水里,或者直接丢在水边,动物骨骼得以快速埋藏。


    “‘许昌人’生活得还不错,起码有肉吃。”李占扬开玩笑说。


    消失


    在追踪“许昌人”的踪迹中,李占扬发现,“许昌人”在第四纪最近一次冰期(距今大约5至7万年)之后,踪迹变为了空白。


    长达10万年的历史演化中,灵井前后经历了多个重要的文化时期。值得注意的是,他们并不是同时出现在某一个地层中,而是一个历史时期被掩埋之后,新的历史在上一层开始。


    李占扬研究发现,灵井的地层中,距今10万年的旧石器文化在最底层,深10米,“许昌人”和大量的石器、骨器便是在这一层出土。


    旧石器层之上,从下往上依次是仰韶文化、龙山文化、商周文化、汉~宋文化。这些文化层均出土了大量所在历史阶段的陶器、砖、建筑等。


    3月8日,研究古环境的吕厚远和吴乃琴夫妇在遗址上仔细观察,他们看到距今10万年的最底层土壤部分土质发红。


    “这是气候在暖期的特征。”吕厚远说。此外,埋藏“许昌人”的土质为灰绿色,“这是湖相沉积,说明当时此处是湖泊。”


    这说明,许昌人生活在一个暖期中。吕厚远告诉新京报记者,冰期和与人类活动有明显关系,“至少气候变暖与人口增长是对应的。”


    距今5至7万年前,倒数第二次暖期结束,地球最近一次冰期来临。


    李占扬发现,“许昌人”出土的那个文化层之上,有约2米厚的空白层,即不含任何文化遗物的层位。在空白层,泉水也显示出断流的迹象。
    “‘许昌人’在那次冰期中不知了去向。”李占扬说。


    正是因为如此,“许昌人”和后来的现代人之间是否有遗传关系,目前还不清楚。


    李占扬将继续对遗址进行挖掘,他希望,能找出一些人类牙齿出来。因为牙齿内也许能提取到DNA,这样关于“许昌人”的秘密也许能进一步解开。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5-3 09:05 编辑

    中国很多历史时期人骨样本都测不出基因类型,人家欧洲洞穴里化成灰土的几十万年前的人体组织的DNA都有得测!差距呀!你们那帮整天拿着自己和同行测出的现代人基因数据就对历史、考古、文化等等学科叽叽歪歪不停,却不容许其他研究者质疑的基因学实验工作者(砖家),咋不拿块豆腐碰死!


    研究人类进化史现新曙光:欧洲多个洞穴泥土沉积样本发现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亚人基因


    来源: 神秘的地球
    • 时间:2017年5月01日 10:32



    研究人员发现已绝种的原始人基因。



    研究人员在考古洞穴内抽取泥土沉积样本。



    即使没有骨头或骨架等化石,科学家现在亦可以DNA对原始人进行研究。



    俄罗斯沙格斯卡娅洞穴概况,从中收集沉积物样本进行遗传分析。



    研究人员挖掘了比利时,克罗埃西亚,法国,俄罗斯和西班牙七个考古遗址。 图为克罗地亚Vindija Cave考古遗址的入口。



    欧洲几个没有找到骨骼遗迹的古代洞穴中发现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亚人DNA的痕迹。



    马克斯·普朗克进化人类学研究所提供的照片显示了Becky Miller在比利时Trou Al'Wesse考古遗址提取进行遗传分析的沉积物。 科学家们说,他们成功地从没有骨骼的洞穴中的沉积物中提取古代人的DNA,为未来的研究提供了大量的遗传物质。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考古团队通常要透过发掘人类骸骨或化石,才可了解人类进化过程,外国一队考古团队有新发现,他们从多个洞穴内抽取泥土沉积样本,发现已绝种的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亚人的基因,意味日后考古学家或可靠基因测试。研究人类进化史,或不用再单靠骸骨或化石。


    研究团队在欧洲多国探索7个曾发现原始生物化石的洞穴,虽未有发现化石,但收集到1.4万至55万年前的泥土样本,并将它们作DNA化验,发现猛玛象和洞熊等已绝种的古生物基因。考古专家迈耶(Matthias Meyer)指,研究团队收集到大量样本,所以要收窄范围,集中化验来自原始人的DNA。


    最终,考古团队成功在4个考古洞穴中发现尼安德特人的DNA,部分DNA更在没有出土过原始人化石的泥层中发现。西班牙马德里国家科学博物馆科学家罗萨斯(Antonio Rosas)说:“这项研究代表重大的科学突破。”她表示,科学家现在亦可以DNA分辨哪些原始人居住在哪个洞穴和特定地层。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吃惊,5000年还有尼安德特人?



    5000年前尼安德特人在比利时洞穴中解手留下DNA样本



    来源: 神秘的地球
    • 时间:2017年5月11日 12:22







    科学家发表的文章中报告称,这些洞穴有的位于西班牙,有的则在俄罗斯,那里曾有古人类生活过。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中国科学报(晋楠 编译):5000年以前,一名尼安德特人在今天比利时的一个洞穴中解手,埋葬品中除了其他的东西之外,还有他的DNA样本。土壤矿石上的尿液和粪便样本最终分解。但DNA记录却保存了下来,嵌在洞穴地面上,在那里,洞穴上方的土和洞外刮进来的灰尘逐渐掩盖了它。现在,研究人员表示,他们能够找到并鉴定出尼安德特人和另一种古人类丹尼索瓦人的基因痕迹,这使得他们在即便没有发现骨骼的遗址中也能够测试古人类。


    “这是一个巨大的飞跃。”英国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人类学家Chris Stringer说,“现在,任何挖掘更新世洞穴遗址的人都应该把这(在沉积物中检测人类DNA)放在他们必须研究的名单上。”德国马普学会进化人类所主任Adds Svante Paabo说,这正是该所开展的研究。“我认为这会成为考古学中的一个标准工具,甚至可能像碳同位素追踪法那样。”


    科学家从2003年便已知道DNA能够在古沉积物中留存下来。当时丹麦哥本哈根大学进化遗传学家Eske Willerslev测量了猛犸象的DNA序列和19种植物类群的DNA序列,这些遗留物来自西伯利亚永久冻土和温暖的洞穴。但在当时,Willerslev回忆,他没有办法从可能污染了他们所处理的样本的现代人序列中分辨出古代人序列。从那时起,鉴定类似污染的过滤技术逐渐进步,这激励马普学会遗传学家Matthias Meyer设法从原来的洞穴沉积物中分离出人类DNA。


    当Meyer和马普学会博士生Viviane Slon对欧洲更新世洞穴沉积物中的环境DNA进行测序后,生成的数据震惊了他们。“在一个仅有一勺羹大小的样本中,含有数万亿个DNA片段。”Meyer说。其中只有一小部分片段可能属于古人类。为了捕获它们,研究人员开发了一种精巧的DNA钩子,源自现代人线粒体(能够为细胞生成能量的微小“发电厂”)DNA。这个分子钩子能够辨别出大多数类似它的序列,Meyer 和Slon然后将其与已知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瓦人的线粒体DNA序列作了对比。他们寻找的是线粒体DNA,因为这比核DNA更加丰富,每个细胞中拥有数千个副本。


    两人担心人类DNA过于稀少,即便是他们仔细“钓取”也可能找不到。看到首个尼安德特人序列之后,Slon说:“我下巴简直掉到了地上。”她和Meyer检测了7个洞穴遗址中的沉积物,从中辨别尼安德特人的DNA。他们在4月27日在线发表的文章中报告称,这些洞穴有的位于西班牙,有的则在俄罗斯,那里曾有古人类生活过。他们还从丹尼索瓦人洞穴沉积物中找到了丹尼索瓦人的DNA,这个西伯利亚遗址发现了迄今为止仅有的丹尼索瓦人骨骼。在那里,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瓦人的DNA均存在于没有发现骨骼的沉积层中,使人类在当时生活的时间向前推进了上万年。Meyer和Slon甚至还在比利时的Trou Al’Wesse洞穴遗址中找到了尼安德特人的DNA,那里没有任何尼安德特人的骨骼,只有标志性的石制工具。


    Meyer和Slon还根据遗骨分析了洞穴中栖息过的其他哺乳动物的DNA。这些DNA和骨骼再次说明了那些动物什么时候在哪里生活,从而给研究人员信心,表明来自土壤DNA推测的年代是可靠的。


    “非常高兴能够看到这个领域朝着这个方向发展。”加拿大汉密尔顿麦克马斯特大学古DNA实验室主任Hendrik Poinar说。若干名研究人员表示,来自沉积物的古DNA将帮助他们完成古人类活动图,让他们看到物种在哪里重叠并产生互动。这非常重要,因为人类骨骼非常稀少。例如,来自古人类的DNA或有助深化近日关于南北美洲存在最古老人类的争论。


    “如果人们必须依赖找到的骨骼,那么将只能获得不完善的数据。”美国加州大学进化生物学家Beth Shapiro说,“将DNA直接从沉积物中分离出来,能够显著扩大古人在哪里、他们何时到达那里以及在那里停留了多长时间等知识。”这对于丹尼索瓦人尤为重要——到目前为止仅在一个洞穴中鉴定出该人种。但与现代人相关联的基因痕迹表明,这个古人种一度曾遍布亚洲。但是研究人员并不确切知道何地、何时。


    Stringer推测,来自沉积物的古人类DNA还有助于解开一些有争议的石制工具之谜,如在意大利发现的乌鲁前文化,究竟是被现代人还是尼安德特人制作的。它甚至还能解开科学家尚不知晓的古人类物种的存在之谜,他说:“那里还有些什么呢?”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最近想到“昆吾”,楚灵王曾经曰过:“昔我皇祖伯父昆吾,旧许是宅。今郑人贪赖其田,而不我与。我若求之,其与我乎?”昆吾之母为鬼方人士,推测其也有西方白人基因;论坛最近也有许姓网友测出Y染单倍群类型是西方常见而东方罕见的E类群(愿入夏则夏,莫学周salemall)。地名真神奇,十几万年里,天缘性命定,地理成其形。命中有真意,天眼爱看戏,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许昌人”可能是中国北方人类祖先 而且身份很独特_大豫网_腾讯网2017年3月4日 - 3月3日,世界顶尖学术期刊美国《科学》杂志发表论文称,10多万年前的“许昌人”可能是中国境内古老人类和欧洲尼安德特人的后代。 而从研究来看,“许昌...
    henan.qq.com/a/2017030... [url=][/url]

    - 百度快照 - 53条评价

    尼安德特人是以德国尼安德特地区命名的古人类,生活在欧洲、北非和西亚地区,其头骨具有与世界上其他人种完全不同的两个独特性状——枕骨上有结构性凹窝、颞骨内耳迷路模式,“许昌人”头骨与其有相似的特征。


    最新研究认为尼安德特人13万年前或已抵达 最新研究认为尼安德特人13万年前或已抵达美洲视频:...


    不知道蒙戈湖人的基因和骨骼性状是否也有尼安德特人特征!?看来在现代人类之前,尼安德特人(或同其远亲丹尼索瓦人)已经开拓殖民五大洲了!他们的灭绝到底是现代人类“出非洲”后制造的李辉式人祸还是天灾造成的呢?如果是天灾,到底什么样的天灾让他们全部灭绝了呢?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