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奇迹!17万年前的神秘建筑被发现! 该洞穴可能被封闭了数万年

下面这则新闻的确是比较让人震惊的!!!
对于中国媒体的节操我是怀疑的。虽然我宁可信其有,但是感觉配的图片很可疑(因为不止是想象图,有时国内媒体喜欢用无关图片来欺骗眼球)!
这桃花源一样的洞穴,该是多少神话传说灵感的源头?

奇迹!17万年前的神秘建筑被发现! 该洞穴可能被封闭了数万年

发稿时间:2016-10-15 14:56:00来源: 历史趣闻网
中国青年网

  根据《自然》杂志的报道,近日,在法国南部的一个山洞里发现了一些非常古老的建筑,这些建筑年代极其久远,以至于人们都怀疑这不可能是现代文明所为。

  17万年前的神秘建筑

  首次发现这些建筑还要追溯到1990年,一支洞穴探察队偶然进入到了这个洞穴里,人们认为该洞穴可能被封闭了数万年。洞内有大量奇怪的破碎石笋和钟乳石搭成的环状半圆形物体,这似乎不太可能是自然形成的结构。但当时洞穴探险者们还不能确定这种猜想,他们向外界报告了此次发现并让专家们进行继续考察。然而,经过超过二十年的沉淀,直到2013年后,研究人员才终于进入了山洞,见证并研究了这一谜团。







  17万年前的神秘建筑图片

  果然,研究人员也对这些神秘建筑的形成产生了种种怀疑。通过测定建筑的年代,经由特殊的技术分析,这些神秘建筑的年代能追溯到约176000年前。这真的太久远了,这些神秘的建筑不可能由现代人类所建立。
  那么在那个年代,现代人还没有出现,究竟是谁建造了它们呢?这可能与人类的古老远亲们有关:尼安德特人。据建造洞穴的年代来看,这似乎也算是个合理的推测,而且尼安德特人是法国仅有的人种。研究员在洞穴里发现了一些烧焦的骨头,骨头属于熊或大型草食动物,可能是由尼安德特人用火烤制食物留下来的,种种线索都暗示了这些神秘的建筑属于尼安德特人所造。
  总之,所有的研究证据都表明尼安德特人有一个更复杂的社会结构和技术(指尼安德特人能熟练使用火),洞穴里存在着一个更加复杂的群落系统。



  17万年前的人类

  因为像这样保存完好的古建筑很罕见,我们对于尼安德特人的文明还知之甚少。这些洞穴建筑及其周围的环境能让我们深入地研究这些古人类的生活。这也是一个极佳的机会,提供了我们研究自己平行人种的机会。虽然我们并不是尼安德特人的直接后裔,但我们不得不承认,尼安德特人可能与我们非常相似。
  那么这种文明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形态呢?我们一无所知。


责任编辑:何夕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6-10-16 15:05 编辑

还是得看外文资料呀!!!原始出处很重要!刚才搜罗一些英文相关新闻,果然发现中国无良媒体真是欺世盗名ing!!!!!!!!!弄些不相关的图片来哄骗读者!!!
附一篇英文新闻于下:

(链接: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speaking-of-science/wp/2016/05/26/170000-years-before-stonehenge-neanderthals-built-their-own-incredible-structure/





Speaking of Science
170,000 years before Stonehenge, Neanderthals built their own incredible structure




By Sarah Kaplan Speaking of Science
May 26 [email=sarah.kaplan@washpost.com?subject=Reader feedback for]
[/email]Follow @sarahkaplan48

A researcher takes measurements in the Bruniquel Cave. (Etienne Fabre/SSAC)
This deep inside the cave, sunlight was just a memory. Mineral-laden water dripped from the ceiling, accumulating on spiny stalagmites below. Every footstep echoed and long shadows cast by the fires danced on the damp, rugged walls.
Hundreds of centuries ago, someone trudged into that foreboding darkness. Methodically, they broke apart hundreds of stalagmites and arranged the pieces in cryptic piles on the cave floor: two stone rings, one vast and one small, and several piles containing charred rock. They may have been holding a religious ceremony. Or perhaps they simply needed a place to cook away from the cave bears and the cold. The purpose of these structures remains an enigma.
But their creators are not. In a study in the journal Nature, scientists report that these strange stalagmite piles found in the south of France were formed roughly 176,000 years ago by Neanderthals.
That analysis makes the cave structures the oldest hominid constructions ever found, and marks Bruniquel Cave as the first known to be used by early humans. It is among the most sophisticated relics we have from our Neanderthal cousins — and provides the latest addition to a growing pile of evidence that these early humans were much smarter than we once believed.


"This is proof of evolution" beyond what some scientists have imagined, said Dominique Genty, a paleoclimatologist at the Laboratory of Climate Sciences and the Environment, in France.
[Research finds Neanderthals were more thoughtful than we once imagined]
The structures were first discovered in the early 1990s by a teenage boy with a sense of curiosity. According to the Atlantic magazine, 15-year-old Bruno Kowalsczewski spent three years hauling away rocks and rubble from the hillside until he uncovered a passageway so narrow that only the thinnest members of the local spelunking club could squeeze through. Gingerly, they made their way through the rough-hewn tunnel, past puddles and piles of animal bones and spindly mineral formations, until they arrived at a wide chamber 300 meters deep and found the extraordinary constructions inside.
Suspecting they'd stumbled upon something more than a simple bear den, the cavers called in an expert: the late archaeologist François Rouzaud. Using radiocarbon dating, which measures the age of material based on how many of the carbon atoms in them have undergone radioactive decay, he estimated that a bit of burned bear bone found on one of the structures was about 47,600 years old — making it almost as old as modern humans' presence in Europe.
But Rouzaud died before the survey could be completed, and his research was never reported in a widely read journal. The findings that did get published — a drawing of the structures alongside Rouzaud's estimates — were not enough to convince other scientists to take a closer look. The cavers who owned Bruniquel sealed it off to protect its contents, and the strange formations were mostly forgotten.

A 3D reconstruction of the structures in the Bruniquel Cave. (Xavier Muth - Get in Situ, Archéotransfert, Archéovision -SHS-3D, base photographique Pascal Mora)
More than a decade later, Genty got a call. A Belgian paleoclimatologist named Sophie Verheyden was putting together a team to reinvestigate Bruniquel. She knew that the dates uncovered by Rouzaud were somewhat suspect — radiocarbon dating is imprecise at the best of times and stops being reliable entirely at about 50,000 years. But the relatively new technology of uranium series dating, which can be applied to non-organic matter, would allow her to pinpoint when the stalagmites themselves were broken.
Genty swiftly agreed to join; he still remembered the intriguing illustration published with Rouzaud's study years ago. But nothing could have prepared him for entering the cave itself.


"It's wonderful," he said. "When you see it, the first thing you think is: 'Okay, this is not natural. This was made by people.'"
[Ancient DNA from Spain's 'pit of bones' could reveal the origin of Neanderthals]
Their findings indicate that the stalagmites were broken sometime in the range of 174,400 to 178,600 years ago, long before modern humans had reached Europe. Since the researchers didn't find evidence of cave bears in the spot — which, for what it's worth, still wouldn't explain who'd built the fires — the structures could have been created only by Neanderthals.
That comes as a surprise, because scientists have long believed that such sophisticated structures were beyond the capacity of humans' now-extinct cousins. The effort required to move some 4,400 pounds of material and arrange it in such a specific pattern is enormous. Several people must have been involved, which means that they were capable of working together to execute a plan. And they did it all in the dark.
"Imagine going deep inside the cave, far from the light," Genty said. "It's a very different world. You have fear of the unknown."
That the structures' creators did so anyway shows they were driven to pursue something often considered uniquely human: "They explored."
Paola Villa, an archaeologist at the University of Colorado at Boulder who wasn't involved in the study, told the Associated Press that the site "provides strong evidence of the great antiquity of those elaborate structures and is an important contribution to a new understanding of the greater level of social complexities of Neanderthal societies."


The Bruniquel find comes on the heels of several other studies attempting to overhaul Neanderthals' primitive reputation. The past few decades have seen scientists uncover evidence that these ancient cousins used tools, organized hunts, created art, participated in rituals and were capable of complex communication. Villa is one of the biggest proponents of this view.
But other researchers have their doubts. Harold Dibble, an archaeologist at the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told Nature that he'd like to see more conclusive evidence that the structures were built by humans. And even if the Bruniquel team can provide it, he isn't convinced that it challenges what Neanderthals were capable of.
“To me, constructing some sort of structure — things a lot of animals do, including chimps — and equating that with modern cultural behavior is quite a leap,” Dibble said.
But Genty says that's not quite what he's arguing. Building something as complex as the Bruniquel circles was unusual for any hominid at the time. Outside the cave, the next oldest unambiguously man-made structures are just 20,000 years old, according to the Atlantic. And nothing from the prehistoric past has been found in a spot so deep and dark.
"It shows that the progress they made, was more or less the same as our ancestors who were in Africa at the time," he said. (Anatomically modern humans arose in East Africa roughly 200,000 years ago.) Neanderthals may be primitive by today's standards, or even by the standards of the modern humans who first encountered them in Europe about 50,000 years ago.


But by the standards of their time, Genty said, the Neanderthals could have been innovators.
Read more:
Humans and Neanderthals may have interbred 50,000 years earlier than previously thought
Our ancestors may have doomed Neanderthals by giving them herpes and tapeworms
Ice Age Europeans had some serious drama going on, according to their genomes
Neanderthals may have invented jewelry
‘Hobbits’ died off earlier than we’d thought — and we may have killed them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2# 癯鹤
这个十七八万年前的建筑结构也挺像是摹记的外星人的样子!大概原始时代有过外星人造访,尼安德特人见到了他们,觉得值得记录,他们能想到适合记录并长久保存的方法只有这个——在石洞深处人兽罕至之处摆塑造型。世界上很多地方的古老岩画和文物似乎也有外星飞船和外星人的形象。中国古代的龙,除了恐龙化石的灵感,说不定就是能上天入海的外星飞船(后面拖着航迹云,被风吹偏,就是龙)。
地中海区域的确非常奇特,有很多古老到完全不像是人类文明创造的遗迹。

史前文明真实存在?欧洲发现石化车辙车轮印
  • A+
  • A-
2016-12-24 15:20:03幻思系

这些石化车辙形成于中新世中晚期(约1200万至1400万年前)的断层,表明它们比那些断层年代更久远,考尔泰平博士在他的网站上说。考尔泰平博士说,有关这些车辙的地质学和考古学研究寥寥可数,提到的文章通常说这是驴或骆驼拉车留下的印记。


  【@幻思系 报道】多个国家的一项相同的地质学发现——旷久的石化车辙,似为史前文明的存在提供着新证据:据俄罗斯地质学家亚历山大?考尔泰平(Alexander Koltypin)博士判断,在土耳其、西班牙等不同地区发现的这些深浅不一的轮辙,应是1200万至1400万年前的重型沙滩车(又称全地形车)留下的。
考尔泰平博士是莫斯科国际独立生态暨政治大学自然科学科研中心负责人。他的说法自然引来了争议,因为在主流考古学家看来,人类文明只有几千年而不是数百万年之久;还不用说他们不相信史前文明有足够先进的技术可以造出这样的运输工具。 这些石化车辙形成于中新世中晚期(约1200万至1400万年前)的断层,表明它们比那些断层年代更久远,考尔泰平博士在他的网站上说。 当时的地面还是湿软的,就像粘土,大型车辆驶过时陷到了泥里。深浅不一的轮胎印记表明,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个地方逐渐变得干涸,车辆仍在不断驶过,但陷得没有先前深了。

  “车辆的长度与现代汽车相近,轮胎宽度约为9英吋(23厘米)。” 考尔泰平博士说,有关这些车辙的地质学和考古学研究寥寥可数,提到的文章通常说这是驴或骆驼拉车留下的印记。“我永远不会接受这样的说法,”他写道,“我自己会永远记住……我们这个星球的许多居民都从我们的历史中被抹去了踪迹。”
  土耳其弗里吉亚谷(PhrygianValley)发现的化石车辙。
  他坚信,这些车辙不可能是份量很轻的畜力拉车或战车留下的,因为要留下这么深的印记,车辆要比那重得多。 考尔泰平在不同国家和地区进行了许多田野调查研究,也广泛查考了当地发表的地质学论文。他推测,1200多万年前曾有一个道路网覆盖地中海的广阔区域。 这个缜密的道路网可能是建造地下古城的人们用过的,土耳其的卡帕多西亚(Cappadocia)就是其中一座古城,他所监定的年代也比主流考古学观点要久远得多。 考尔泰平还透露,除土耳其外,石化车辙已在西班牙、马耳他、意大利、哈萨克斯坦斯坦、法国、甚至北美发现。 但此类遗迹最为集中的还是土耳其的索夫卡(Sofca),在45英里长、10英里宽(约合75公里和15公里)的一个区域内比比皆是;另一地是卡帕多西亚,那里有好几块发现地,最大的一块有25英里长、15英里宽。

  这些石化印记可能是石化车辙中间的一座建筑物留下的。
  并不是石化本身说明它们很古老,是其它的地质学证据表明其属于上千万年前的中新世时期。 主流考古学家已对许多遗迹作出断代,认为其分属于不同时间段的多个文明。考尔泰平并不认同,他指,将同一断层的道路、车辙和地下设施归属于不同时代和文化是错误的。 他提出,这些遗迹属于曾在遥远的史前时代广泛传播的同一种文明。自然界的很多动荡如海啸、火山爆发、大洪水、构造扰动等,已经相当大程度上抹去了这种先进史前文明的遗迹。 而通过观察这些自然现象对地质构造的影响,考尔泰平已经能够认定这些车辙和道路属于大灾难发生前的时代。车轨上覆盖的厚厚矿层以及侵蚀的痕迹也表明了年代之旷久。 石化过程可以在几百年、甚至数个月内完成,因此,并不是石化本身说明它们很古老,是其它的地质学证据表明其属于上千万年前的中新世时期。 周边的地下城市、灌溉系统、水井等等也显示出有上千万年的历史。不过,考尔泰平说:“如果没有大批考古学家、地质学家和民间传说专家作出更多的杰出研究,是不太可能回答这个问题的,即:这究竟是什么文明?”
来源:@幻思系 (北京时间)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老毕节操一掉落,我只关注毕节没节操的事儿了,无耻之尤,无齿之忧,格蚩尤老,格老子的!竟然漏了这么重要的关于人类牙齿的考古新闻!看来现代人的演化真是谜团重重!所以很奇怪,万一欧洲那17万多年前的建筑也是现代人建的呢?虽然考古只发现了尼安德特人,但是按照全数迁移理论,万一不明就里不明觉厉的现代人当时就已经有了远距离特定目的迁徙能力呢?并且丧葬方式特殊没留下遗骸让人找不到呢?美洲不也有13万年前疑似人类猎杀乳齿象的考古遗址么?至于为何随后没站稳脚跟,可能是伟大的革命先行者因为传说中的大灾变灭绝了呢?

中国发现17.8万年前人类牙齿:早于人类走出非洲时间
分享到:
[url=]
[/url]


2016-07-18 08:12:05字号:A-AA+来源:参考消息网
关键字: 中国 古现代人贵州毕节湖南道县人古现代人牙齿
参考消息网7月17日援引港媒报道,三年前,由中科院赵凌霞教授率领的一个课题组在贵州省毕节发现了三颗人类牙齿。
香港《南华早报》网站报道,从解剖学的角度来看,它们跟现代人类的牙齿很像,但是沉积物的年代显示,它们是11.2万至17.8万年前被埋的,早于首批现代人类走出非洲的7.5万年前。

在贵州毕节发现的三颗距今11.2万至17.8万年前古人类牙齿化石(赵凌霞 供图)

中国南部几乎每个省都发现了古人类化石
报道称,今年年初,该课题组在《人类学学报》刊发的一篇论文中公布了这一发现的细节。该发现给中国人的起源之谜增添了新内容。
在过去十年里,中国南部几乎每个省都发现了古人类化石,其中许多都来自可以追溯到10万年或者更多年头之前的沉积物,但是从解剖学来看,这些人类的特征跟生活在今天的中国人几乎没有什么不同。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的刘武教授是赵凌霞的同事,他同样在湖南省道县发现了古人类化石。关于道县人的发现首先发表于去年的《自然》杂志,表明10万多年前生活在中国的人类跟当今的人类是一模一样的。
“化石记录上有压倒性的证据表明,在非洲定居者到来之前,中国就有人了。”刘武说。“他们不是住在一个或两个小的地区,而是蓬勃发展,几乎无处不在。”

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教授赵凌霞(右)

现代中国人是该地区无缝演进的结果
在发表在《人类学学报》同一期的一篇论文中,著名古人类学家吴新智称,通过对8000年至13万年前生活在中国境内的古人类石制工具进行彻底研究,他们得出结论认为,制造技术是从一代传到又一代,具有一致性,其特色与非洲早期移民的石器有着明显不同。
报道称,石器文化,还有中国出土的大量古人类化石表明,现代中国人是该地区无缝演进的结果。根据吴和同事的研究,虽然非洲移民的到来可能会引入一些新基因,但是并没有发生更换或者大灭绝。
为了找到真相,可以把古代遗迹中提取的DNA与现代中国人的DNA进行比较。德国对在非洲移民到来之前生活在欧洲的尼安德特人的化石进行过类似的比较,结果显示,当今欧洲人都带有尼安德特人基因,而这表明当时抵达欧洲的人与当地人进行了混合,而不是灭绝了他们。
但是在中国重复这一试验更加困难,因为中国的样品要比尼安德特人早得多,后者生活在2.8万年前。遗迹越老,保留的DNA信息就越少,研究人员一无所获的可能性就越大。
“我们必须评估风险,因为任何DNA分析势必造成一块珍贵的化石遭到不可逆转的破坏。”刘说。“当利益远远超过成本时,我们才会进行测试。”
上海复旦大学研究古人类DNA的李辉(音)教授说,当今的技术使他确信,可以从10万年或者更老的样品中提取有用的DNA。
“任何可以用放射性碳素进行测定的样品都可以用于DNA分析,”他说,“我们拥有最尖端的技术来完成这项工作。”
李说,要进行DNA测试,研究人员将需要把整颗牙齿磨成细粉,或者用一个指甲盖大小的头骨来做这事。
李表示,尽管化石遗骸是重要证据,但它们没有DNA检测那样可靠,因为它们埋葬的沉淀层可能由于最近的地质活动而受到干扰,使得测年结果可能夸大了化石的年龄。
大约7.5万年前,印尼发生超级火山爆发,导致了著名的灭绝事件——被称为托巴灾难。在1000多年的时间里,它把地球变成一个雪球,造成大量物种灭绝,包括一些早期人类。
李说,少数人类从这场灾难中幸存下来是有可能的,但他们无法抵挡来自非洲的新移民。即使他们混在一起,但现代中国人身上天然DNA的贡献将非常小,不太可能超过2%。
此前发现:湖南道县古现代人
在2015年10月15日英国出版的《自然》杂志上,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吴秀杰等发表了在湖南省道县发现47枚具有完全现代人特征的牙齿化石的研究成果:表明8至12万年前,现代人在该地区已经出现,是目前东亚大陆已知最早的具有完全现代形态的人类。
道县文物管理局副局长杨雄心是该成果论文联合署名的12名作者之一。他告诉记者,现代人在东亚地区的起源与演化一直是古人类学研究与争议的热点。2010年以来,由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道县文物管理局组成的考古团队在道县境内的福岩洞 进行连续调查和发掘,先后发现47枚人类牙齿化石以及大量动物化石。

道县发现的47颗牙齿

“这47枚人类牙齿化石具有现代特征,它们跟现存人类的牙齿很像,但跟古人类,比如北京周口店猿人的牙齿不一样。是完全意义上的现代人。”10月15日,吴秀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根据铀系法测年,并结合古地磁测定等,研究 人员确定这些牙齿化石的年代在8万年前到12万年前。
吴秀杰指出,在世界范围内,西亚以色列地区发现的最古老的现代人类化石是5万年前,欧洲发现的是4.5万年前。“但是道县比非洲的早期现代人还是迟点,非洲现代人是16万年前左右。”
另一位参与研究的研究员刘武说,根据演化阶段,人类可以被分为古人类和现代人类。人们对于古人类的起源,已经有统一的看法。古人类,如猿人,在约190万年 前起源于非洲,并从那里迁徙扩散到世界各地。但学术界对现代人类的起源,尚未达成一致意见,目前主要有3种观点。一种观点是非洲起源说,现代人类最先在非 洲出现,然后迁徙到世界各地;另一种观点是多地起源说,现代人类世界各地多个地方分别被演化出来;第三种是介于上述两者之间的“中间学说”。刘武表示,他支持多地起源说。
(综合/观察者网 周远方)

——————————————————————————————————————————————————————————————————————————————————————————————————————————————————————————————————————————————————————————————————————————————————————————————————————————————————————————————————————————————————————————————————————————————————————————————————————————————————————————————

怀疑远古有一种“文化巨人部落”(古埃及那位1米72上下,其实也就是中等身材,所以我说是文化巨人,因为他们后来创造了巨人般的文化,巨石建筑、雕塑简直如同巨人建造),主要特征是下门牙很窄,好像侧过来竖着长。
看看古埃及和新疆昆冈古墓的遗骸的下颌骨,是不是很让人震惊?是不是亚特兰蒂斯遗民的特征?又有一些民族(似乎跟岛夷有关)有“凿齿”的习俗,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远古亚特兰蒂斯遗民感觉受到“神明诅咒”被满世界追杀?所以不得不打落门牙往肚里咽?上次灭世大洪水将很多远古文化连同相关族群都湮没了,这样的体质特征在现代人类中已经很少了。好像南美洲也有类似遗骸(还像是个祭祀仪式受害者,可能正是这种人类之所以消亡的一个原因),但是用百度等引擎怎么也搜索不出来了(有谁还有印象?)。想想晚更新世大灭绝,肯定对人的心理造成巨大影响,神明有无成了重大关切,商朝、美洲还有世界其他地方的人祭,应该与之有关。
古埃及下门牙竖着长的下颌骨:

The people of Jebel Sahaba

People at Jebel Sahaba were very well-built and robust. Despite the violence they endured, many lived into adulthood, with some surviving beyond 50 years of age. They hunted, fished and collected wild plants for food. The coarse diet wore away their teeth, as shown in this lower jaw (mandible) belonging to an older man. Once the crowns had worn down, the pulp was exposed to bacteria. This led to infections, creating abscesses. The large holes below the first molars are examples of dental abscesses. These must have caused the man severe discomfort.

Human skeletal remains. Male, age 50+ years; stature 1723 +/-39 mm (R femur). The skull was exceptionally preserved except for a damaged right temporal. Dentition-permanent 30. Dental disease: Heavy dental wear, tooth 23 crowded lingually by 22 and 24; abscess at 3, 12, 19, 22 and 30.

Catalog: Jebel Sahaba 31, Epi-Palaeolithic, EA77850
Photo: Don Hitchcock 2015
Source: Original, British Museum
Text: Card at the British Museum, http://www.britishmuseum.org/, © Trustees of the British Museum, CC BY-NC-SA 4.0
(自:http://www.donsmaps.com/egypt1.html
让人有点失望的是,同一篇网页“Gebelein man(Middle Predynastic, 3 500 BC)”很明显似乎是白种人,头发是棕黄色(亚麻色)的,他携带的陪葬品一些雕塑上面的形象也很明显是白种人的样子。下面这塔里木羌族巨人也是黄色头发。这是没法弥补我们自卑的心理的(最可恶的是现在我搜索相关知识,比敏感词屏蔽得还厉害,找到相关图片及内容都很吃力!唉,摩登公民呀!一等洋人二等官,三等色目四等汉,让大家都失去了正视的勇气!????)。我只有一个速效救心丸:印欧语系现在的大头Y-R很可能原来也是类似黄种人。后来西迁取代了那里的白种人,当然也是通婚为主,结果变成了白种人。而原来的那些文明种族差不多灭亡了。
巨人墓葬是4000多年前的羌人


2014年02月15日 10:35:07 新华网

新疆巨人墓葬

佐证中华文明在西域地区的五千年历史,日前在新疆南疆的阿拉尔市有了新发现。
阿拉尔市地处塔克拉玛干沙漠西北边缘,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一师所在地。和田河、叶尔羌河、阿克苏河蜿蜒东流在这里汇聚而形成了塔里木河。历史上塔里木河曾多次改道,逐水草绿洲而居的远古人类,在这里留下了诸多历史遗迹。塔里木古河道发现的神秘古墓群落正是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一师辖区内的十一团十三连、十五连南部沙漠。据国际人类学权威机构鉴定,该古墓群距今最远时期已有4600年的历史。这批墓葬群的发现,为研究昆岗(阿拉尔)的古代历史提供了丰富的实物资料。
2014年春节期间,记者前往探寻这片古墓。
古墓群填补塔中地区古人类遗址空白
驱车驶离十一团团部约十公里,就能看到呈带状分布在沙漠中的古墓群,附近有一个不太大的湖泊,研究人员初步断定是塔里木河古道与和田河古道所在地。
这里的地貌是典型的鱼鳞状沙丘,由于距离塔里木河较近,地下水位高,盐碱侵蚀严重。猛然看,整个地形最高的墓区沙丘颇像闻名遐迩的小河墓地。据塔里木大学西域文化研究院专家介绍,该墓地出土的部分古人类尸骨和文物,恰好形同小河墓地,初步发现为上下三层六个系列,分别为4600年、4300年、3800年、2600年、1200年和900余年。新疆文物局局长盛春寿称其“填补了塔中地区古人类遗址的考古空白”。
记者看到,由于缺乏必要的保护措施,古墓受到的破坏较严重。目前,该墓群已被确定为市级不可移动文物保护单位,在二号墓地有铁丝网围墙圈护,并有专人看守,而一号墓地和生活区遗址则受困于经费问题,至今无法采取直接的保护措施,仍旧分布在耕地周边和沙漠之中。
走进古墓群,依然可以看到零星的胡杨木棺材,在一个较大的棺材中,一具女性干尸呈现在我们眼前,依然可以看到头部稀疏的头发和身上星点的布衣。据守墓人介绍,墓葬出土的尸体在刚出土时保存非常完好,甚至可以看清皮肤面目,衣服也较完整,但是由于出土后没有采取保护措施,很快就被“风化”了。这里目前为止已经发现5具干尸了,目前保护比较好的只有3具。
在墓地边上,有一片洼地,有水芦苇,可以看出以前这里也是水肥草丰之地。这里以前是塔里木河古道,是人类聚集生活的地方。陪同记者采访的阿拉尔三五九旅精神研究所所长任新农告诉记者。他已经多次来这里考察,还有一次捡到过一枚古钱。其实,这个古人类遗址中最久远的居民极可能是羌人。由于古羌人多数已从事农耕和渔猎,这些特征在这里表现得很突出。从墓区和生活区规模,以及出土的草篓、谷物、食品来看,农耕规模还不小。任新农说。
从史籍和出土文献得知,阿拉尔古称昆岗。这片古墓群由此命名为昆岗古墓。如果结合碳14测定结果,确定该墓地的主人主要是羌人的话,与古文献有关西羌在塔里木盆地活动的记载正好对应。阿拉尔周边的新和县曾出土汉归义羌长印,和田、民丰、且末、若羌等地名都与羌文化密切相关。羌文化对中华文明的影响十分深远。而在塔里木盆地西北边缘的阿拉尔地区,出现的如果是大批羌人遗存,正说明中华文明在新疆早有存在。
古墓群和巨人部落有关联吗?
该古墓群最为奇特的是,在这里发现了巨人迹象。《史记·周本纪》《诗经·大雅·生民篇》等记载了巨人的传说。在该墓地简易展示馆内,展示着一架两米三以上的高大尸骨,随葬出土的棺木长达两米八。类似规格的棺木在当地还发现了多处。这与塔里木盆地远古有巨人部落的传说相对应,不得不令人浮想翩翩。
墓地出土尸首头发金黄、颧骨高耸、脸庞狭长、腿骨粗壮,整体呈现欧罗巴人种特征。墓葬群中完整的头骨不少,一些连接着头皮的头发金灿灿的,煞是好看。其中不少下门牙不是像我们现代人那样横着长,而是侧过来长,也就是竖着长。至于是人种结构,还是饮食习惯,抑或是其他原因,还有待专家进一步研究确认。塔里木大学教授、西域研究院院长廖肇羽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道。
在进一步了解中记者发现,阿拉尔昆岗古墓出土的系列文物,虽明显贫民化,但历史价值极高。部分葬形制和出土文物与小河墓地如出一辙,有的时代则更为久远。出土的所有棺木皆无底座,且男女上下合葬,屈肢葬成为主导类型。墓葬附近古河道遗迹清晰可见,干枯的胡杨林面积特别庞大,有明显的生活区特牲。
古代文明来自何地,去向何方?
在墓葬群中,每个墓地四周都密密麻麻插有小木棒,呈四方形,小孩墓地插的是小棍子,成人墓地插的是大棍子。其中造型美观的一个木棒整体呈褐色,纵向剖开里面空间藏有盘曲为长条形的蛇,蛇头前昂,充溢着神秘的氛围。此外有简单削出人头、躯干和下肢的一对男女胡杨木雕人像,细槽状双眼、嘴角和微隆的鼻子惟妙惟肖,大概属于死者替代物,所蕴涵的意义至今尚不清楚。当地还出土了用植物的茎秆、根茎纤维密实绞编而成的草编小篓,呈鼓腹形、圆柱状,有圆底、有尖底,形态各异,每只小篓上都有提梁。所有这些与小河墓地极为相似,但二者因缘目前还难以界说,因为彼此还存在不少差异。
墓葬区、生活区及其附近地域已陆续发现石器、木器、陶器、铜器、铁器、料珠、毡帽、毡靴、丝绸、∞字形毛线绳。兽骨、鱼骨、木炭比比皆是,同时还发现了埋藏地底的果树种子、枝叶,不明种类的动物皮毛与粪便。当地的炼铜与炼铁遗址面积庞大,碎陶片、铜渣、铁渣遍地都是,说明先民在此生活的区域庞大,文明程度颇高,而且从形成到最终废弃,应延续了较长时间。
廖肇羽还告诉记者,昆岗墓葬群和生活区与相距700公里左右的小河墓地(学术界定位3800年—4000年)很是类似又略有差异,年代还应该更早。按照河流文化学说推理,江河的中下游是人类聚居最集中的地区,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和人口增长,先民逐渐沿江河两岸向中下游扩展,与后世的塔河下游楼兰文明确实渊源很深。古老先民在塔里木河流域繁衍生息,上下迁徙。此后沙进人退,人们不得不屡次放弃故土向沙漠边缘迁徙,如今上百条干涸河床纵横交错坚硬无比,大片枯胡杨林望不到边际,似在像我们诉说着当年繁华的历史。
千年昆岗,巍巍昆仑,浩瀚大漠,戈壁绿洲,丝绸古道的历史、人种、事件遗迹散布其中。十一团政委孙玉良告诉记者,虽然这里发现了古墓群,但由于没有经费,没有列入文物保护项目,都是团场自己出钱保护,困难很大。去年,这个团场已经把这个项目上报有关部门,至今尚无后续消息。当地政府期待更多的专家学者前来研究,同时更希望国家有关部门对这批古墓的保护提供更多帮助。
原标题:新疆巨人墓葬 是4000多年前的羌人(图)
(这个新闻本坛有专谈: 新疆塔里木现巨人墓葬:或为古羌人 尸骨超2米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12-23 19:25 编辑

关于主题的新闻:

世界上利用最古老的深穴环境:法国布鲁尼克尔遗址和早期尼安德...

不过我今天被这则信息惊到了:

非洲发现上千万个二十万年前的古代文明建筑
2017-02-18 12:41 来源:奇闻走天下

你相信古代阿努那奇的存在吗?
全球有数百万人深信数十万年前,先进的生命在地球上生活,许多人称他们为阿努那奇:意思是“从天堂下来的人”
据说,许多作者认为,古代阿努那奇是(仍然是?)来自我们太阳系中一个相当难找到的星球的非常先进的“外星”文明

这些神秘的生命在40万年前来到地球,并开始了人类文明。
但阿努那奇是甚么?是数千年前人们神话中所创造出来的?还是可能有他们确实存在地球的证据?

有趣的是,如果我们回顾过去二十多年来少得可怜的发现,我们将会了解我们所知的历史与现实是完全不同的。
事实上,无数考古和历史的发现,已经在反驳和挑战主流学派对人类起源和历史的观点。

每次我们触及阿努那奇这个主题,我们遇到不同读者的复杂感觉。
很多人相信这个古代生命确实存在地球,而其他人则坚信阿努那奇不过是神话中的传说和古代人的幻想而已。

任何人想要更了解阿努那奇就必须阅读知名作家撒迦利亚西琴(Zecharia Sitchin)所写的书。
在1976年,西琴出版了一系列他个人解读的苏美尔人文本,这系列的书被称为“地球编年史”。
根据西琴所说,泥板上描述了一个被称为阿努那奇的外星种族来到地球开采金矿。
西琴实际上表明,外星人在过去造访地球,那是因为他们的星球家园需要用黄金来生存。

但如果阿努那奇确实存在,那么他们在地球上就不会有遗留下来的证据吗?
那么,在非洲一个古老的城市,可以找到证实阿努那奇存在的缺少的环节。
研究员和作者Michael Tellinger在马布多西部约150公里处,发现了一个巨大的遗迹,根据初步的调查,令人震惊的是,这是一个有1500平方公里的大城市。

这个古老的大城市,根据许多甚至更复杂的一部份是,它的面积可能大到有1万平方公里,但最迷人的是它的年份:它被认为它拥有16万至20万年的历史。
Tellinger说:当Heine先介绍我到南部非洲的古代石遗迹时,他不知道我们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将会获得这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发现,我们积累的照片、文物和证据指向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先于所有其他人的失落文明,不是一百年或几千年,而是数万年前。

奇怪的是,由这些古老的大都市附近的古代金矿的存在表明,一个先进的文明的存在在公元前20万年,是为了一个神秘的目的提取黄金。
Tellinger解释说,这是相当有趣的,因为它显示了一个陈旧的“失去的”文明,在该地区繁荣同时又能够在该地区的几个矿山提取大量的黄金,这一切,主流学者告诉我们,人类发达不是为了承担这样“复杂”的项目。

但这里的问题是,在公元前20万年需要黄金吗?
它是如何提取的,是否有可能跟第一个巨型大城市建立在相对靠近海洋的原因有关?
黄金是用于贸易和雕塑吗?还是有可能像过去太空人理论所提出的那样,黄金被用于比主流学者愿意接受的更多“技术”的目的?

有趣的是,我们发现大约25万年前,根据西琴所说,古代的阿努那奇将他们的外星基因与猿人的基因合并,并创建了一种称为智人的物种,因此,获得一个基因两院制的物种。
然而,那些智人是杂种的物种,并不能繁衍后代。

由于对人类作为工人的需求变得更大,古代阿努那奇再次操纵古人类,使他们可以自行繁殖。
以下的影片非常有趣,Tellinger说这古代文明建筑其实估计有两千万个在非洲,这些建筑内部都有完美的几何形状。最奇怪的是附近都没有发现人类的骨头,好像是这些人都突然的消失一样。有没有可能他们因为某些原因离开了地球?
Tellinger继续说到用来盖这些建筑的石头是角页岩(hornfels),这种石头非常的硬,敲击它的时候会发出像铃铛一样的声音。最近也有许多人发现某种频率可以让东西悬浮。网络上可以看到很多有关的影片。有没有可能古代人是用声音科技来建造他们的文明,例如金字塔?

——————————————————————————————————————————————————————————————————————————————————————————————————————————————————————————————————————————————————————————————————————————————————————————————————————————————————————————————————————————————————————————————————————————
我不是神秘主义和伪科学爱好者,所以以前没注意过这种内容。但是非洲能有这么多石构建筑,我也是很惊讶的。那些石头风化痕迹并不厉害,自然力导致的塌散和湮埋也不严重,很难想象是二十万年前的建筑。估计和中东地区那些好几千年前的石圈结构也差不多。可惜没有权威研究信息,不得其详!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12-23 23:10 编辑
……
不过我今天被这则信息惊到了:

非洲发现上千万个二十万年前的古代文明建筑
2017-02-18 12:41 来源:奇闻走天下
https: ...
癯鹤 发表于 2017-12-23 19:22
感觉出非洲理论可能是犹太人富豪或科学家政客的阳谋论发挥,故示世人。南部非洲也是有犹太人后裔的(示巴女王后裔?),津巴布韦等石围就是他们的祖先建的。或许现在暗中最有影响力的犹太财阀人家检测基因发现犹太跟黑非洲确实是亲戚,当然就会衷族猪噫偏向了。更何况地域狗哪里都有!
看看那些图片,犹太流氓星,呵呵哒,什么不多说,不是有组织犯科?总之,所谓科研的幌子之下,有些极端的情况就是神棍了(民科伪科反科什么的)。当然可能也不是犹太教理论(犹教《圣经》有认为人类历史那么古老么,不过亚当夏娃据说用分子人类学找到了),而是人为科学罢了。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8-1-5 09:33 编辑

无量天尊摩诃般若波罗蜜!昆仑台——崆峒——窟窿——cave(开物,天然洞穴就是“天工开物”,无怪乎欧洲洞穴旧石器晚期人们留下工艺水平相对甚高的艺术作品,可能这里是工业的起源。考虑到东亚的逊色和Y-P1的西迁,可以认为东亚古人或许跟欧洲古人换了生存环境,也就是互换了祖宗——这片土地的旧主人都有可能,当然是依父权Y染而说,主体常染其实还是以本地为本底,本逆迪克逖,阴阳反易,造化常理)
所以这可以作为十七万年前的道教(萨满、傩)遗迹,为嘛这么说呢?因为第一,道教有洞天一说,崇尚的仙境在昆仑、崆峒、具茨、鬼谷,其中明确说西王母住在石室中,欧洲Venus雕像,顾名思义也是“金母”,与西王母别名一致;第二,洞也曾是南蛮东夷的行政区划,现在朝鲜还有保留这种名称。第三,北魏拓跋鲜卑祖先居住在石窟里。很可能是那个阿尔泰山离图瓦不远的丹尼索瓦洞穴。这里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天工开物多少万年,祖先石室当之无愧。信道教的太武帝拓跋焘也曾寻找祖先石室并认定为东北的嘎仙洞(嘎仙——高誓——具茨——库车——Christ,都跟石窟、石室很有渊源),这不奇怪,人是会迁徙的,某一时期在某个石窟,后来换他方也正常。故不奇怪,太武帝以后北魏开始了在都城附近开凿佛教石窟的行为。道教洞天为佛教所改之一形式也,回传东土,大轮回也。
稽首无量寿阿弥托佛,回看老子化胡,庶几有理,而技不如人,亦是因远古东土给予得多,学习的少的缘故也。西去者一路路学习,越往西知识越丰富,技能越高,夸父追日脱亚入欧,至于埃及、欧洲,而达技术之顶峰。东来朝觐神州或西去回返者却少之又少,可怜神州,以及更古老的东方——澳洲、美洲,都长期文化停滞不前。好在神州有圣王订立朝贡天朝的制度,使得外传并创新的科技总有些能回来献宝的,然后拿来主义山寨之,还不至于落伍太多。回光返照暮色临,一轮新月钩西天,也无怪乎回回之穆教也订立天方朝觐制度,信众一回回回传见闻,道理也是的,也使得林林总总的知识和睦分享俟汾克私公平团结!故穆民重视“希吉来”,重视迁徙回归也,也使得穆教与其兄弟教基教、犹教(都重视朝拜圣地,犹基如今也已经把天工开物的圣地冶炉撒冷控制住了。其实佛教也一样重视朝拜圣地,可以说佛教也是因此带动文明进步,影响了亚洲十几亿人)繁荣昌盛,营销了世界过半数人口。
于是感慨,我大道教太善于隐藏了,闭关洞中久不闻,营销能力差池多。大音希声,大象无形,人既不知,日用不识!特上道教文物一件:

这座道观已成废墟,可是无意中出土的一尊“神像”竟成特级国宝!
2018-01-04 09:29:38 新浪看点 作者: 美丽的乡村游作者: 我有话说
(内容略!刚才搜索了一下“常阳天尊石像”的信息,发现文中有些错误。仅留题名,以作警示,去伪存真,方是修真知道之道!新浪的信用,呀,越来越堪忧了。新浪因为曾是信息相对最可靠,没有乌七八糟的假新闻和伪科学,而在十数年大浪淘沙里被我唯一选为常用看新闻的网址。可惜呀!最近也沦落了,长江后浪推前浪,千层浪都这么拍死在沙滩上么?愿新浪莫要!)

另选一则信息:

常阳天尊石像


作者:系统管理员 来源:运城博物馆 发布时间:2017-6-28 8:47:19 浏览次数:369



常阳天尊石像,又称常阳太尊石像。此石像刻于唐开元七年(719),列入首批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山西省运城盐湖区安邑道观遗物,1957年运至太原陈列,现藏于山西艺术博物馆(太原纯阳宫)。

石造像通高256.5cm,由石像、底座和基座三部分组成。石像以汉白玉雕造,底座和基座为青灰色石灰岩制成。基座平面正方形,呈四层台阶状。第一层四周线刻莲花、忍冬和仙鹤等;第二层、第三层、第四层均是素面,四周经磨砺,略呈矮圆柱体。底座长方形,正面保存完好,其余三面有不同程度的破损。

石像头戴莲花形冠,面相丰颐,颌下蓄髯,双目细长,神态安详。右手举扇与拂尘,左手凭几而放,身着宽大衣袍。底座正面刻天尊像铭并序共22行,左右两侧及背面线刻弟子道士像和供养人姓氏。

常阳天尊石造像铭文拓片(1/4)

铭文如下:

观主赵思礼壹心供养。

天尊像铭并序 虞乡县赵隐士撰

夫为山九仞,崇成资历覆篑之功;导河千里,浩注假滥觞之力。博观众要,何莫犹斯者欤。观主赵思礼以弘道初载,置观伊始,挺列黄冠之首,翘居紫府之元。既而揆壤开坛,垒土立壁,爰有勤于庶务,未遑情与尊像。观主乃言曰:圣容不作,人曷归依。于是特割珍貲,聿修元始,磨崐山之片石,行唯抵鹊之余;装丽水之兼金,即是翻鸠之末。灵资俨尔,瑞相殊绝,邈凝想于粹仪,式财成于雅颂。其词曰:琬琰殊状,丹青妙饰,瑞相严凝,光仪赫赩,可道非道,上德不德,金石齐坚,乾坤比极。

大唐开元七年岁次己未十一月乙卯朔十日甲子,观主赵思礼上为开元神武皇帝皇后,下为七祖三师见存家眷及一切群生,敬造常阳天尊像一铺。道士侯熯书。

上座田招本一心供养。

底座右侧线刻弟子道士像拓片

底座右侧线刻弟子道士像7幅,均头戴冠,身着宽大道袍,足登高头履,站立在莲花座上。面前身后仙气缭绕。

第一幅 铭“监斋赵名盖供养”。人物头戴莲花形冠,前面的一个花瓣高高翘起,下蓄髯,持易肃立。

第二幅 铭“姪道士西璨供养”。人物为一面相清秀的青年,头上的莲花形冠微绽开,手持一轴画卷。

第三幅 铭“弟子道士张思元供养”。刻一颌下有须的中年人,头上莲花形冠的花瓣紧裹在一起,手捧一枝莲花。

第四幅 铭“三洞道士张虔恪供养”。冠饰同第一幅,为一面相丰满、表情和穆的老者,手持笏。

第五幅 人物脸略仰起,口微张,服饰及动作同第四幅。

第六幅 一面相丰满的年轻道士,头戴元宝形冠。

第七幅 因表面磨损,人物面部已模糊,手持笏。

底座左侧线刻弟子道士像拓片

底座左侧有线刻弟子道士像6幅,其服饰、动态与底座右侧的线刻像大致相同。

第一幅 铭“弟子道士知玄供养”。因表面磨损,人物面部已模糊。

第二幅 铭“姪道士庭宪供养”。人物头戴双菱形冠,颌下有须,持笏肃立。

第三幅 铭“弟子道士□里怀谨”。人物为一颌下蓄髯的老者,头上的莲花形冠花瓣微绽开,笏板横持于胸前。

第四幅 铭“弟子道士□□游仙”。人物是一面目清秀的年轻道士,头戴方形平顶冠,持笏。

第五幅 铭“弟子道士陈怀深”头带双菱形冠,面相丰满,手中持一物,有仙气徐徐而出。

第六幅 铭“弟子道士张询”。画面磨损严重,仅存人物头顶缭绕的仙气。

底座背面供养人姓氏及线刻人物像拓片

底座背面破损严重,从现存部分看,镌刻的都是供养人姓氏及道教信徒的线刻像。现存的供养人姓氏共45行,约80余人。道教信徒线刻像有3幅。上面的一幅刻一长者,头戴幞头,身着团领长袍,双手拱于胸前,双腿跪地,神态恭敬。下面左起第一幅人物络腮胡须,双手持笏而跪。第二幅所刻人物胡须较少,手持一枝莲花,跪于地。其下有2个残破的弟子道士头像。

历史背景

据《寰宇记》记载,安邑、运城、虞乡,汉至魏晋均隶属于解县(今解州镇为其县治),唐初废解县入虞乡县(今永济市虞乡镇为其县治),安邑的中陈亦属其辖。又据《解州安邑县志》记述:“集仙观,在陈壁村(今中陈村)。唐景云年间建,名景云宫,元代改名至今。”将上述记载与造像刻铭相对照,可知县志的“景云宫”乃是“景云观”之误。景云观自唐高宗弘道元年(683)“置观伊始”,至睿宗景云年间(701——711)竣工,历时28年。这尊石像是景云观建成后,于开元七年(719)刻造的。

名称由来

造像自铭为“常阳天尊”,但在唐以前的道藏经籍中未见“常阳”的记载。据其他有关文献,“常阳”大致有以下三项意义:其一,山名。《山海经·大荒西经》:“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常阳之山,日月所入也。”其二,地名。《墨子·尚贤下》:昔者舜“灰于常阳,尧得之服泽之阳,立为天子。”其三,永恒的天气。《玉篇》曰:“常,恒也。”《春秋繁露》:“阳,天之气也。”天气或天,是道教的最高追求目标。东汉道教初起,即奉老子为教主,以天、地、水三官为尊神,直至魏晋时亦如此。《晋书·潘尼传》:“道家以天、地、水为三元,亦称三官。”因此,常阳为上述第三项意义。

“天尊”本不是道家称谓,而是源于佛门。《涅槃经》谓:“天有五神,佛为第一义天,是天中之最尊者,故云天尊。”道教初创之际,“唯以瓠芦传经,本无形象。”至魏晋南北朝时,据王淳《三教论》云:“近世道士,取活无方,乃学佛家制作形象,假号天尊,及左右二真人。”因此,“天尊”是道教模仿佛教而假借的尊神 称号。

文物价值

造像底座上现存的13幅线刻道士像年龄不一,神态也各有特色,但其身前身后都有仙气徐徐上升,盘旋缭绕于头顶,似表明诸道士正在“修道行气”。

石像的铭刻无论楷书、隶书都遒劲有力,结构匀称。天尊像及线刻道士像面相丰满而不臃肿,服饰相似而神态不雷同,显示出初唐雕绘人物丰满清秀的风格和以形传神的手法。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