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20# 谜雾
19楼那个 昂首展翅鹰的形象几乎没变。
二里头贵族墓的柄型器,
erlitou.jpg
http://xueshu.baidu.com/s?wd=pap ... 961c4c49%29&filter=sc_long_sign&tn=SE_xueshusource_2kduw22v&sc_vurl=http%3A%2F%2Fwww.doc88.com%2Fp-5631081750504.html&ie=utf-8&sc_us=4649299952055242695
erlitou-2.jpg
http://mt.sohu.com/20161223/n476795820.shtml
祖先牌位的起源:柄形器乎?祖形器!                                                                        历史考古与上古文明                                        2016-12-23 22:43:58                                       
                                                                                   [url=]阅读(1610)[/url]                                                                                评论(0)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举报
               
                                                           【编者按】“夏商玉器及玉文化研讨论”将于2016年12月26-29日在广东省博物馆召开,同时“锵锵玉鸣——商代王后妇好玉器特展”在省馆开展。为庆贺此一学界盛事,特摘发郭静云《天神与天地之道——巫觋信仰与传统思想》第十章“先王的形象”之一节,以飨读者。本篇原名“祖形器的线索”,现篇名系编者所加。


  安阳后岗殷商贵族三号墓出土了几件特殊的玉器,一般称为“柄形器”,在其上皆留下了朱书,写着“祖庚”、“祖甲”、“祖丙”、“父辛”、“父癸”等祖先庙名[1]。(除此之外还发现过殷商武丁时期的毛笔字,这间接表明,禹夏及汤商时期虽然不在骨甲刻字,但早已用毛笔在简牍等易腐的载体上写字。[2])笔者赞成刘钊先生的假设,认为该朱书极有可能是了解柄形器用途之线索,而其意义是作为祖先的“石主”,也就是宗庙里的牌位。由此出发,刘钊先生更进一步假设:所谓“柄形器”的形状,符合甲骨文所见字形,便是表达被祭祀的祖先牌位形象(图二六二:11—18)[3]。该字在甲骨文中写成“
  ”,既可释为“主”的古字,亦可释为“示”或“且”(祖)的异体字。其实,这些所谓的“柄形器”,最早见于石家河文化玉器中,后来在盘龙城、二里头、二里岗等处经常作为随葬品出现。由于朱书痕迹难以保存,所以这一难得的朱书礼器表明,源自石家河文化的“柄形器”其实就是“玉祖”或“玉主”牌位,上面写着祖先的庙名,即祖先日名。


图二六二


  石家河文化中,玉祖的形状一般为长条形,其一端两侧略内凹,做成所谓“柄”状,器上有多种细致的刻纹(图二六二:2—4)。后来慢慢形成了一种无刻纹的典型器,上头镶有一块圆形的绿松石(绿松石可能会因年久而剥落,故部分玉祖上常有圆形的缺块),盘龙城、二里头、二里岗和殷墓中的玉祖,均继承了此一特点(图二六二:4—9),鄂东南阳新县大路铺遗址出土形状相同的盘龙城文化陶祖(图二六二:19)[4]。


  郭立新先生认为,就历史发展、社会及文化的演变来说,屈家岭时代“祖”的概念并不是小家族的祖先,而是社会共同体的公共性的始祖;到了石家河时代,社会发展和共同体内部的竞争导致进一步分解成较小宗族群体[8]。以笔者浅见,这种观察相当准确,就是因为如此,石家河时代的人们,已不制作巨大的陶祖,而开始出现小型陶祖和玉祖,改以体积较小的“玉主”牌位取代巨大陶祖偶像。并将之放在墓里面,以求生,亦即该礼器在信仰上有象征“生殖”或“新生”的意义。
  石家河文化玉祖有多种,大部分带刻纹。其中芝加哥艺术所收藏的石家河玉祖的刻纹为獠牙,已将玉祖、獠牙神面以及对老虎的崇拜结合到一套信仰的脉络里(图二六二:10)。以笔者浅见,带獠牙的玉祖,除了表达宗族的祖先牌位,还带有社会共同崇拜对象或大酋领国王的始祖形象,所以可能属于等级极高贵族的礼器,甚至或许可以考虑王级的身份。
  同时,前文论及石家河晚期、盘龙城时代立鹰形器,其经常搭配祖形器,形状亦较相似,部分盘龙城文化的玉鹰背上还带有阴刻的獠牙,而盘龙城文化以来的玉祖形器已未见带有任何刻纹。笔者推论立鹰形器在功能上也属于祖先崇拜用器,獠牙或神面刻纹不在玉祖,而在鹰背上,显示在盘龙城时期玉祖礼器已不再作高等级始祖的象征,反而立鹰礼器的造型才涉及到崇高始祖信仰。
  总而言之,肇自石家河晚期的立鹰型礼器,至盘龙城文化时期发展成为高阶贵族(或王级贵族)中象征其始祖的崇高礼器,与此同时,一般的祖形器仍然被用作为象征家族祖先牌位的礼器。因此,石家河、盘龙城文化祖形器,实际上是迄今所知最早的祖先牌位,石家河时期可能只有最高的贵族才用,上面带有很多刻纹,其中部分涉及到始祖的崇拜。但到了盘龙城时代,用祖形器的礼仪普遍化,成为很多贵族家族祖先崇拜用具。为祖先立牌位的传统,其源头即在于此。
  笔者进一步推想,盘龙城时期不再做带刻纹的玉祖或许隐示如下变化:即此时玉祖的平面已被用来写祖名。殷墟早期墓里所发现的朱书玉祖,最有可能是直接源自盘龙城所代表汤商的丧礼,这一线索或许可以表达此文化根源。也就是说,很可能在早商时已经开始在牌位上书写祖先的庙名
  参考文献:
  [1]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安阳队、徐广德,《1991年安阳后冈殷墓的发掘》,《考古》,1993年第10期,页898—899,图三六:14—21。
  [2]相关讨论参郭静云,《夏商周:从神话到史实》,上编余论一《语言与文字:试论殷商文字之发源与形成》,页315—321。
  [3]刘钊,《安阳后岗殷墓所出“柄形饰”用途考》,《考古》,1995年第7期,页623-625、605。
  [4]该器物没有载入发掘报告,笔者在阳新博物馆目睹所见,感谢阳新县博物馆提供资料。
  [5]湖北省文物考古硏究所、北京大学考古学系石家河考古队、湖北省荆州博物馆编著,《邓家湾──天门石家河考古发掘报告之二》,页51—67,图四一至四五;张绪球,《长江中游新石器时代文化概论》,武汉:湖北科学出版社,1992年,页224;张绪球,《屈家岭文化》,北京:文化出版社,2004年,页207-215;郭立新,《解读邓家湾》,《江汉考古》,2009年第3期,页48。
  [6]郭沫若,《释祖妣》,郭沫若,《甲骨文字研究》,页10。
  [7]参郭静云,《夏商周:从神话到史实》,页299—306。
  [8]郭立新,《解读邓家湾》,页45-57。
  本文摘自郭静云:《天神与天地之道:巫觋信仰与传统思想渊源》(上海古籍出版社2016)第516-519页。
1

评分次数

石家河祖型器
http://blog.sina.com.cn/s/blog_bcfc5aaa0101nmdh.html
石家河柄型器-1.jpg
石家河祖型器 -2.jpg
本帖最后由 guwei0001 于 2017-4-15 23:55 编辑

二里出土玉柄形器,雕刻的头像类似后石家河风格
二里头 玉柄形器.jpg
著名的二里头盾牌和石家河玉圭
乾隆题诗神面纹玉圭之二-2.jpg
本帖最后由 guwei0001 于 2017-4-16 14:58 编辑

下图是许宏书里的图片,右上的纹饰明显是石家河风格的,在他的书里面变成了海岱龙山文化纹饰。许宏难道不认识介字冠?
下面两图是石家河玉圭,特征很明显獠牙玉神人头戴介字冠。另一面就是抽象的神像也是头戴介字冠,上图的山东玉圭的图案来自石家河无疑。
yu-11.jpg
乾隆题诗神面纹玉圭局部特写之四(石家河玉圭).jpg
乾隆题诗神面纹玉圭线描图-1.jpg
1

评分次数

http://www.docin.com/p-1334854302.html

这篇文章作者也搞错了玉圭图案的来源
yugui.png
楼上陶器的纹饰颇像女神人局部
yu-11.jpg
二里头“75K4:1”玉柄形器,器形似迷你版的十八般武器之一的锏。全器呈方柱形,由上而下分为六节,每节以减地浅浮雕手法分别琢成兽面纹或花瓣纹,并以弦纹彼此间隔。其中,以转角为中轴,左右两侧对称施刻兽面纹的布局方式,显然承袭自良渚文化,而兽面纹减地阳线的琢刻技法,及其夸张凸显眼、鼻、嘴的表现形式,又跟石家河文化的玉神灵像有几分相似,尤其底端浮雕的兽面纹饰与石家河文化的玉虎头如出一辙。从中不难看出石家河文化琢玉工艺对二里头文化的深刻影响。

  在二里头文化时期渐臻完善的玉柄形器,到了商周时期使用更为普遍。以二里岗与殷墟为代表的商代早、晚期文化中,都发现有玉柄形器,晚期更是数量大增,所见极多。其中,仅殷墟妇好墓就出有33件,形体多扁平长条形,下端大多有短而薄的榫,素面无纹者居多,但也有分节琢刻花瓣纹的精美作品。甚至,使用玉柄形器已不再是贵族阶层的专利。殷墟几座小墓出土了一批石质柄形器,器身上有朱砂书写的祖先名字,被认为是用于祭祀祖先的礼仪用器。而江西新干商代大墓中发现分节琢刻蝉纹的玉柄形器,表明此类玉器也绝不仅仅流行于中原地区。

  到了西周,制作精良的柄形器主要集中见于规格较高的贵族墓葬,但形制、功能用途、纹饰等都有所发展和变化。商代玉柄形器,迄今没有发现与其他器物或部件复合的现象,而西周玉柄形器出土时,底端短而薄的扁榫,往往插嵌在由长条形或带扉牙玉石片粘贴而成的附饰上,显示出两者紧密的结合。西周玉柄形器的形制,除了延续商代的造型外,还出现了一些新的格式,如器形大致呈扁平长方形、器表两面琢刻精美凤鸟纹和龙纹、顶端及两侧都琢出“八”字形扉牙的玉柄形器,便是西周特有的器形和纹饰。降至东周时期,玉柄形器就基本消失不见了。http://www.ymanz.com/ywh/6570.html
试论二里头文化玉器在中国古玉发展史中的作用
http://www.doc88.com/p-7704219521365.html
柄型器-1.png
http://blog.sina.com.cn/s/blog_bd9c1c7e0102v39y.html
二里头文化玉器的考古学研究   
作 者: 郝炎峰 发布时间: 2005-11-18 9:16:10  
截至目前,二里头文化玉器墓中共发现53件玉器,其中一期未发现玉器墓;二期发现7座,随葬玉器9件;三期10座,随葬玉器23件;四期6座,随葬玉器21件。二期时,随葬的玉器器类主要有柄形器、鸟首玉饰、尖状饰、钺、铃舌等;三期又新出现了璧戚、圭、牙璋、刀、戈、铲、圆箍形饰、板、等,器类大大地丰富了;四期新出现的器类不多,仅有月牙形器等。可以看出,在玉器器类方面,三期时已达到成熟,四期时更进一步发展,在器类和制玉技术方面都有明显的进步。
     二里头文化时期的玉器墓从目前发现的情况看基本上仅分布于二里头遗址,显示出一种严格的等级关系。玉器墓多有木棺,很大一部分还在棺外髹漆,墓底铺撒朱砂;普遍随葬玉器、青铜器和精美的陶器,有的还有漆器、绿松石器、海贝、骨器及石磬等。二里头文化时期的礼器制度是由玉、铜、陶、漆等礼器群共同表现的,玉礼器群在其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
祖型器外形源自远古的生殖器崇拜,这个非常正常(至今在许多原始部落依然盛行)
纵目(凸眼)牛鼻则应该是远古的‘牛崇拜’遗留(或是源自南亚西亚?)
鹰型器或是源自东夷的鸟崇拜,很有可能
至于祖型器上的獠牙,不明白源自什么...?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34# imvivi001
高庙文化就有獠牙兽面和昂首展翅鸟
http://www.ranhaer.com/viewthread.php?tid=34341&page=1#pid490905

标题

祖型器外形源自远古的生殖器崇拜,这个非常正常(至今在许多原始部落依然盛行)
纵目(凸眼)牛鼻则应该是远古的‘牛崇拜’遗留(或是源自南亚西亚?)
鹰型器或是源自东夷的鸟崇拜,很有可能
至于祖型器上的獠牙 ...
imvivi001 发表于 2017-5-1 08:10
说笔形器源自生殖崇拜并无考古证据,一开始它就与生殖器差别很大。论影响还不如说受琮的启发。
O3a3c* (M134+, M117-)
我倒觉得,柄形器是甲骨文中的示,甲骨文里的示作T形,上面一横表示柄形器上部可供系扣的凹陷,而且是尖头向下,不像且字是尖头朝上。
祝字,则表现为人跪在祖宗牌位前祈祷。
O3a3c* (M134+, M117-)
许宏:(二里头)小型柄形器的使用则较为普遍,可知身份较高的贵族墓中,柄形器是不可或缺的,可能是一种祭器。
http://finance.sina.cn/?sa=t74d9711994v39&from=wap
柄形器很重要的一种器物。
祖型器外形源自远古的生殖器崇拜,这个非常正常(至今在许多原始部落依然盛行)
纵目(凸眼)牛鼻则应该是远古的‘牛崇拜’遗留(或是源自南亚西亚?)
鹰型器或是源自东夷的鸟崇拜,很有可能
至于祖型器上的獠牙 ...
imvivi001 发表于 2017-5-1 08:10
”獠牙“指的是这个吗,这是玉圭上的图案,不是柄型器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