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3-21 14:02 编辑

얇다   yarb       薄

예비다  yebi     瘦 (咸镜方言)

야위다  yawi    瘦  (首尔话)

좁다     job      窄   (首尔)

졻아서  jorba   窄   (咸镜)


얕다    yat       浅

낮다    nats     低 (高度)



上總國 - 加美豆不佐(kamitufusa)

按高山寺本作総,《干祿字書》,聡聦聰,上中通,下正,諸從忩者並同,加美(kami)上(kami)也,豆(tu)語辭,不佐(fusa)麻也,今約曰加豆佐(kazusa),《武備志》譯為茄迷倭撒,傳聞之譌耳。


加美=上    今简略为 加     加美豆不佐    又称  加豆佐    说明   不佐 又称 佐



不佐 为什么是 麻呢    看 韩语


麻   삼(뽕나뭇과의 한해살이풀)    sam    (Mulberries 桑树科的叶子)


桑树  朝鲜语   뽕나뭇  bong -namu      bong=桑科类


不佐 亦 叫做  佐  很明显 是因为   桑麻 =麻   


因此    麻 这个词的  日语词根原型 本身就是  萨    而 于此对应的 韩语 则是 삼 sam


浅草 ASAKUSA浅間山 ASAMA-YAMA      草=kusa    因此  日语的 浅=asa  


高句丽语    麻田浅县-泥沙波忽         麻对应泥沙   (泥可能是一种植被)  田浅对应波   县对应忽


为什么  田浅对应波呢 因为  日语的 浅  asa  韩语的 浅  yat 和 波忽 是对不上的  因此  只有这几种可能

1   田浅中 浅 被忽视了   田对应  波 或 波忽  
2   田浅这里  本身就不存在 浅这个字的含义   田对应 波 或 波忽
3   田浅  就是 对应 波忽, 浅对应 波 或忽  



首先看第三种 最不可能的   因为在高句丽地名中  忽-城 这个是非常明显的, 忽有时候也许会被忽略,但是绝对没有被其他含义所 注音的情况发生, 因此  浅对应忽的可能性几乎是不可能存在的 那么   浅对应波么?   如果 浅对应波 那 田在这里是怎么回事?


我们再看 第二种可能性    波对应田    朝鲜语中   旱田叫  pat   水田叫 non   很明显   旱田的发音是对应波的 。  那么  田=波   介于  浅的发音 日语和韩语  均不对应  泥沙波忽 中的 任何一个字音。 因此    我大胆的推测, 这里的 浅字 应该是 不显示字义的   


泥沙波忽    --麻田浅县    应该是    泥沙波忽-麻浅田城    也可以叫 沙波忽 -麻田城   因为 浅田=田  泥沙=沙=不佐  都是麻  只是原材料不同



此外,  高句丽地名 比列忽 又叫 碑利城  所对应的 汉译 就是 浅城郡   此处   浅对应了 比列-碑利  和 韩语的 yat-浅  反而倒是有几分相关性   因此 再次证明  麻田浅中的浅  是没有在那里表示出含义的


那么 最后一个问题,  如果  田浅=浅田    那么   为什么 田还能叫 浅田,难道还有 深田?   我是怎么看, 因为  泥沙 是一种  用 泥这个植被原材料所做的麻   所以  这个泥所生长的地方 这里的 旱田 相对来说 有着 更浅的地貌特征   这里的浅地貌 可能是对应 高句丽人 普遍居住在相对高的 山地而言的。 因为他们主要生活在山地(或者早先生活在山地) 所以把地平线上的,或者地平线以下的田  就习惯性的叫做 浅田 (浅田我认为是 平地田的意思,对应还有 高地田)

长浅城县-耶耶\夜牙          浅在这里  极有可能 对应的是  耶/夜牙   这个非常接近 韩语的 얕다    yat       浅
1

评分次数

  • Vietschlinger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4-21 15:00 编辑

上面讲了    启云 不知道从哪里 找出来的     高句丽语 麻对应日语   这个我已经证明 虽然 他求证的没错,但是同时,  朝鲜语的 麻 也和高句丽语同源  此外我顺便还 求证出了  高句丽语的  田 对应韩语  


下面  我讲一下  另一个词    (涌州)


和泉國 - 以都美(itumi)

按以都美出水也,與溫泉訓以天由(ideyu)同例,《說文》:「泉水原也,象水流出成巛形」,越前、薩摩又有出水鄉,《和泉志》云:「和泉井,在府中村,其水清甘,宜煎茶釀酒,祀典所謂泉水上神社,在其井上,國名取此」,本居氏曰:「和泉,初稱爾岐以都美(nikiitumi),和銅(708 - 715)有詔,定為和泉,和(niki)歎美辭,猶如大河內之大字,故省呼以都美也」,明人譯曰因字水,今之稱謂亦同。

伊豆國

訓闕,按當讀云以都(itu),伊豆之言出也,斗出(idu)南海,故名,或謂,伊豆,出湯(ideyu)之急呼,州多溫泉,伊豆神湯,伊豆走湯,見《古風土記》,錄存備考,《日本靈異記》作伊圖,《駿河風土記》作威豆,《武備志》譯云因慈,皆通。

这里确证了,日语的“泉”字面意思就是“出水”,即 以都美(itumi)

高句丽的泉井郡-於乙買,本义就应该是“出井水”之意,选用了“泉井”,这里的“泉”不是名词,而应该是动词,愿意为“出水”,即“於”对应“以都(itu)”,含义为“出”,“乙”含义为井,“买”含义为水,所以新罗改名为“井泉”,含义为井水像泉水一样喷涌而出,这是符合汉语语法的修改,王氏高丽进一步雅化为“涌州”



这一段, 我先说结论, 讲的也一点都没错。  日语中  以都  itu  就是  喷涌  拔地而起之意   结合到 高句丽语中     於乙买串 确实这里的   於 也是  喷涌之意     但是     於 在高句丽语中的 发音 绝不是什么  i 或 itu


而是   u 或 a   是 日语 的 这个 itu  的 后一个音节  tu  被省略后的 形态的变体(就如同 水-mitu 对应 买), 为什么这么说呢,  就比如   井 这个词, 古日语中是  wi  现代日语中 是  i   在 韩语中是 u   那么  wi/yu   是  u 和 i 的 原型


ui   就是   wi   然后  wi  分解成  i  和 u

同理   高句丽的 於  发音  u / a   日语的 i(tu)  两个的 共同祖先 应该是  ui tu


好   然后 看看  高句丽语的  於-涌 耸    到底和 日语接近, 还是 和韩语接近   

韩语  우뚝  utu-k   두드러지게 높이 솟아 있는 모양
翻译   突出地  高高的耸立  


井  和 泉 本身就不是一个词,  井 在日语中 是  yi    这和  高句丽语中   泉 叫什么 没有任何关系


高句丽语中的 泉 叫  於   或    伊梨   u/ure   词义原型 喷涌  u-tu  (韩语utu-k)
高句丽语中的 井 叫  乙   ɯ    中古韩语   井水  ɯ-mɯr     现代韩语   u-mur


日语     喷出  itu  
日语     井     yi

很明显 高句丽语是更接近朝鲜语的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3-21 13:53 编辑

우두머리    u-tu  məri     头领    məri=头   u-tu 这里词义就是 高高的昂起的  u-tu məri 高昂的头颅。   类似  以都美 =涌上来的水



上    u 우  yu위       韩语
姉上   あねうえ           日语




我认为, 这个  u-tu  可能是和   上 这个动词有一定的关联性。  韩语中的  yu  说明 这个词是可以 分化为   u 和  i 的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4-13 17:44 编辑

训民正音中的   朝鲜语固有词  枫  shit


終聲ㄱ 如닥爲楮 독爲甕…ㄷ 如갇爲笠 싣爲楓…ㄹ 如爲月 별爲星之類 [훈민정음 용자례]


但是这里    把   猪  tot  写成  tak   笠 kas  写成 kat   月 dar  写成  da(如)     因此  很难确定, 这里写的  shit  到底是  shit 还是 shis   但无论怎样。 这和  高句丽地名中中的   皆骨-枫 是不同了


此外还有   싣나모 (『훈몽자회(訓蒙字會)  





东伊朗语    黄金 - nuran  

韩语          黄铜 - kuri

韩语          黄色 -  nuren

日语          黄色 -   ki

高句丽语    卵        安市

韩语          卵        al

蒙古语       金色      altan

满语          金色      aishin


蒙古语       黄色       sare

满语          黄色       suwe

突厥语       黄色        sari



----------------------------------------


猜测1    韩语中的 黄色 和 伊朗语中的  黄金同源  这可能暗示 韩语中的黄色这个词 在 匈奴系新罗王族4世纪以后崇尚黄金时  他们的 匈奴语 黄金 nuran(和伊朗语同源) 变成了 韩语中的 黄色


猜测二  日语中的 黄色 ki  可能是半岛的青铜器传播到日本之后  日本人从半岛征服者那里 借用的



猜测三   满语和蒙古语中的  金色  可能和 金蛋传说有关   
御侮县,本今勿县[一云阴达           「阴」吴音オム   阴-御侮-今勿      omu-kamu     k 的脱落                  

伊珍阿豉王[一云内珍朱智。 或 惱窒朱日    内珍-伊珍      n 的脱落  

伊伐支县 -- 邻丰县   自伐支县   

有邻--于尸  --于市

安市----- al  

比斯伐 ---比自伐     

平淮押--平唯押--别史波衣

盖苏文-盖金

休壤-金恼

冬音奈-休阴

仍忽-陰城


燕娄城-于尸忽城

燕岐县 本百济豆仍只县  


柒巴火县-真宝县

主夫吐-长堤

淳化郡-道实郡


屈火縣{屈大縣

冬老县-兆阳县

玉马县{王马县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4-21 16:58 编辑

我这次 想换个思路去求解


我之前说   玉马-王马   屈火-屈大   于尸-于市    这三组都是写错的


但如果要是 没写错呢?  没写错 是因为什么原因?   这是我现在要思考的问题



某一个词    它肯定是有一种以上的读法  哪怕是在同一个方言之中


那么   我们抛开 这些高句丽地名的 汉字发音本身该怎么发  我们就单纯的考虑一下   这些个用两种方式记载的词汇,他会不会存在 这样两种并列的读音?


比如  


屈火县-- 屈大县      
柒巴火县-真宝县
主夫吐-长堤

-----------------

这一组      我们得县思考   火  夫  在这里 会不会是同一个音   而我认为  介于 不存在 声母h/f 的前提下, 这三个字  同时发出 pa 音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那么 第二次整理

屈pa县-屈大县
柒巴pa县-真宝县
主pa吐-长堤     



就是这样的    其中   如果我们观察  前面两组的话  会发现  pa 这个音有脱落的情况发生  这说明 pa 这个音 声母有 wa 化的情况发生

这恰好 和  我之前推测  高句丽语的  火 发音 wa  新罗语的 火 发音 伐par  的推测是吻合的


那么 三次整理

主夫吐-长堤     主夫吐  tupa-堤 ---tuwa-堤  --长tua堤
柒巴火县-真宝县   柒pawu县-- 真pau县
屈火县--屈大县    屈wo县-屈大县                     wo对应大    於-大   正好有这个词

-------------------------


然后

淳化郡-道实郡  
休壤-金恼
盖苏文-盖金
平淮押--平唯押--别史波衣
比斯伐 ---比自伐
伊伐支县 -- 邻丰县   自伐支县
[一云<朔頭>, 一云<衣頭{夜頭}


我们再看这一组      

化  休  对应 实 金    金对应苏文   因此 导出

化  休  对应  实  苏文   休 hiu -u 对应 -m


我之前一直强调  这里的 休 发音可能是 su  但我现在换一个思路    我说  化 和 休  发音 不是苏和实 但和他是对应的   这样成不成立


化 和 休  发音  wa wu   对应  实和 苏


从  火发音 wa  的可能性  导出  化和 休发 wa wu 的可能性

从   平唯-别史   伊伐-斯伐(自伐) 导出   伊唯 发音 对应 斯史 的可能性

因此   淳化郡-道实郡  休壤-金恼  是成立的   具体到发音 应该是


淳化郡-道实郡 --towa 郡    一云   tosei郡
伊伐支-自伐支 --yupake     一云   sapake
平唯   -别史     --pewe       一云   pese
朔頭-衣頭{夜頭} - satu       一云   yatu
休壤   -金恼     -- yuna       一云   suna


----------------------------------------------

冬音奈-休阴
燕岐县 本百济豆仍只县
燕娄城-于尸忽
有邻--于尸
玉马县{王马县

再看这一组     我敢肯定  这里     

玉马- 王马  
有邻- 于尸
燕娄城- 于尸忽

这三组 都是发音对应的不同汉字来标记的两种写法   但是 这里还有其他两组


燕岐-豆仍只
休阴-冬音奈   


这是怎么回事呢   按我上面的推理   休在这里发音 因该是 yu    燕的发音既然对应于  那也是接近 yu


二次整理得出


yu岐  -豆仍只
yu阴  -冬音奈  


从 这里   就是我要讲的一个重点   仍 发什么音   豆 / 冬  在这里是怎么搞的?


穀-仍伐   
粟-awa  日语   按安房之言粟(afa)也,詳見阿波國證注


我觉得这一组对应应该是正确的   仍在这里发音是 a   


所以       仍忽-陰城     发音的话 就是  a-ku -um-seng  


好了 我们解决了 高句丽汉字音 仍  的发音后  再来看上面的对应发音

yu岐  -豆阿只
yu阴  -冬umu奈  

发现了么   休阴的阴 根本不是对应的 奈  而是 对应 音  奈在这里 只是单独的存在


竹峴縣-奈生於    从这一组对应中 可以初步判断  奈也许对应的是 竹


yu 对应 豆阿   / 冬      而且 「冬」吴音とう     看到了么  这样就完全对上了


燕/休 发音  于    但为什么 对应  とう 呢?


这很让人怀疑, 是不是 在高句丽语中   とう 的辅音 t  有脱落的情况


奴音竹县-陰竹縣


伊珍阿豉王[一云内珍朱智。 或 惱窒朱日      看这一组


阿-朱   的对应   这就是  t 声母的脱落

奴音-阴     就是  n 声母的脱落


乌子盖(於斯)--  dos-ki  (韩语斧子)    这也是  t 的脱落

乌斯     ----  twai- tsi  (韩语猪)   这也是 t 的脱落

因此  t 的脱落是存在的    t 的脱落和 n的脱落其实是一个脉络 t 和 n 还经常混淆 (比如 朱智-朱日)


----------------------------

最后我们看   r  -s 的对应

安市- 卵

al   - 卵  韩语

也尸 -   狐

yesi -   狐   韩语


于尸- 于市


市 的声母 肯定是 s  不可能是 r

但是他们却能对应  


安市-丸都 - 阿尸   三者是完全对应的    ~t   ~r  ~s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4-21 12:19 编辑

高句丽:節城-蕪子忽{燕子忽}芜子忽
日语:节-【ふし】【fushi】
韩语:节-madi마디


日语    节    pushi
韩语    节    mati
句丽语 节    芜子     /   燕子  yusi

日语    松    matu
韩语    桦    pos
句丽语  松    夫斯  


日语    野猪  (i)nosi
韩语    猪          to tsi
句丽语  猪          乌斯
满语    猪            ul


槐壤郡-仍斤內郡          槐-仍斤   akw
翼峴--- 伊文

翼谷---- 於支吞

文峴县-  斤尸波兮


--------------------------


翼峴----- 伊斤尸(波兮)   

翼   ----- 於支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4-21 17:25 编辑

根据 三思兄的说法

韵尾 i  对应 t

倭  uai
秽 iuat      两者完全对应


----------------------------------


加尸 ka riei       가래  ka rai    犁 (农具)

买尸  mai riei     마날   ma nar  蒜

买     mai          믈      mɨr       水

火     xuai         블 伐   pɨr       火

波禮   lyei         波利  liet         海

波衣   iəi           波兮   

兮     ge             忽   kət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