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石棚和支石墓】高丽亚那版支石墓介绍(转帖)

韩国支石墓,世界巨石文化的一部分
池健吉
东亚大学考古学系教授
所谓巨石文化,是所有和墓葬、祭祀等仪式行为有关的文化现象的总称,这类行为具体通过全部由天然岩石或仅一部分由人工加工的岩石堆砌而成的建筑得以实现。巨石遗迹主要分布在大西洋东海岸(不包括亚欧大陆北部寒带地区)、地中海、印度洋、太平洋西海岸等沿海地区或岛屿上。根据外形及结构,巨石遗迹可分为立石、列石、环状列石、支石墓等多种类型。其中,支石墓是史前时期最具代表性的一类墓葬遗迹。
失踪人口回归
多种多样的巨石遗迹

立石在巨石遗迹中结构最为简单,就是一块被垂直竖立在地面上的长石,一般高一至三米。立石遗迹在包括朝鲜半岛在内的东北亚地区并不多见。立石的起源和远古人象征丰收与多子的男子生殖器崇拜有关。在法国布列塔尼,有的立石高达十米。

列石由排列为一列或数列的若干块立石组成,常见于英国、法国等西欧国家。人们普遍认为这类巨石遗迹和古人对太阳的原始崇拜有关,因为在一年中的特定时期,这些列石的位置和太阳升起的方向完全一致。法国卡尔纳克石阵共由三千多块立石组成,排成十列左右,长约四公里,可谓一大奇观。

环状列石也是由多块立石组成,呈环状,一般认为其功能和祭坛类似,也和太阳崇拜有关。英国索尔兹伯里平原上著名的巨石阵是环状列石的代表。根据长期考古发掘和研究,人们推断这一建筑早在公元前2800年开始动工,之后分期陆续扩建,到最后完成前后共历时一千二百多年。

支石墓的典型结构是墓室,即由多块扁长的板石围成四方形作为墓室,然后加盖巨石封顶。也有一些地方是把墓室设于地下,封顶的盖石露出地面。前几种巨石遗迹都是祭祀建筑,和太阳崇拜有关,而支石墓则是墓葬。由于支石墓分布比较密集,结构多样,在所有巨石遗迹中可以说是相关研究最为活跃的一种。支石墓的墓葬方法也比较多。朝鲜半岛等东北亚地区主要采用单葬墓,而西欧等其他很多地方以合葬墓为主。例如,法国厄尔的一处支石墓,长不过一点六五米,宽仅一米,却从中发掘出二十多副骨架。
失踪人口回归
巨石遗迹的分布及时代背景

尽管在不同地区形成时间上或多或少存在一些差异,但一般来讲,巨石文化应该是史前时期的产物,大约产生和发展于新石器时代到青铜器时代。巨石文化研究的发源地在西欧,该地区的巨石遗迹形成于公元前5000年到公元前2000年之间,历经三千多年。

据推测,分布在朝鲜半岛、中国的辽宁和吉林、日本九州等东北亚地区的支石墓形成于公元前1000年到公元元年的一千年间。在东南亚和大洋洲有些地方,巨石文化甚至一直保留至今,这也从另一面反映出巨石文化在时间上的绵延性。

尽管巨石文化无论在时间上还是在空间上都有很大跨度,但是全球不同地区、不同时期的巨石文化在外形、结构等方面却普遍存在相似性,这一点很早就引起了考古学家的兴趣。例如,人们发现在印度德干高原和西高加索等地支石墓的石柱上凿有圆孔,而同样的情况在西欧地区,特别是法国巴黎以北的瓦兹地区也有发现。20世纪中期,欧洲考古学界曾有人提出上述异域文化间可能存在相互联系。

19世纪末来到朝鲜半岛的欧洲外交官或传教士最先关注的也是几乎遍布在半岛全境的支石墓。这些支石墓有很多在结构上和欧洲各地普遍可见的“dolmen”极其相似。支石墓作为韩国固有文化遗产被介绍到近代西方考古学界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
失踪人口回归
东北亚地区巨石文化的中心

朝鲜半岛的巨石遗迹虽然有立石和支石墓两种类型,但立石非常稀少,绝大多数为支石墓。朝鲜半岛的支石成为包括中国东北地区和日本九州地区的东北亚巨石文化圈的中心。根据目前的研究结果看,朝鲜半岛支石墓最为密集的地区是平安南道、黄海道等西北地区以及全罗南、北道等西海沿岸地区。这些地区地形相对比较平缓,靠近河流或丘陵,因此比较适合远古人类的生活。这和现代社会大城市的分布很有一脉相通之处。

支石墓很少有单独的,一般都是若干个集中在一处,形成墓群。墓群大多由十多个支石墓组成,上百、甚至上千个组成一群的也为数不少。全罗北道高敞郡上甲里就有一个长达两公里、四五百个支石墓组成的大墓群。另外,在黄海道燕滩、黄州一带还发现一个由大约八百五十个支石墓组成的墓群。虽然尚无关于朝鲜半岛全境支石墓分布情况的统计数据,但根据部分地区的调查结果,我们可以对总体情况大致有所了解。以考察研究活动相对较深入的全罗南道为例,目前已发现支石墓两万多个。虽然相对其他区域,这一区域的支石墓分布较为密集,但仍然可以据此对支石墓在朝鲜半岛全境的分布情况做出大概推断。
失踪人口回归
北方式和南方式的区分

像朝鲜半岛这样支石墓密集分布的地区,亚欧大陆难以找到。根据结构特征,朝鲜半岛境内的支石墓可以分为北方式(桌式)和南方式(棋盘式)两大类型。北方式全部露出地面,由四块扁长巨石立在地面围成四方形石室、然后在石室上放置一块比石室大的上石。南方式和北方式不同,南方式支石墓的墓室部分埋在地下,要掘地建造,上石由墓室四周的石基或石柱(支石)支撑。有些墓没有这些支撑,上石直接架在地面。以上两种类型分别分布在朝鲜半岛北部、中国东北和朝鲜半岛南部、日本九州等地,大致以北汉江为界。

巨石文化遗迹在西欧种类较多,而在东北亚地区就略显单调,以支石墓为主,立石等其他种类较少。而且目前还没有发现较为典型的列石和环状列石遗址。即使单就支石墓而言,东北亚地区仅仅在外形上有北方式和南方式之分;而在西欧类型却更为多样,根据墓室结构,可以细分为甬道墓、无甬道墓、通廊墓等。不但如此,东北亚地区的支石墓主要为单葬形式,即一墓专葬一人;而西欧则较多采取合葬形式,即一墓合葬多人。由此可见,即便相同类型的文化,地域或时期的不同也会导致巨石遗迹有所差别。(刘倩译)
失踪人口回归
支石墓之国

支石墓是人类农耕文化开始时留下来的巨石文化遗产,散落分布在韩国、欧洲、非洲和东南亚等地。迄今为止,全世界确认的支石墓共有六万余座,其中近一半,约二万九千五百一十座分布在韩国,其代表性的分布地区是江华、和顺和高敞地区。这些地区的支石墓无论分布的密集度而言,还是就其形式的多样性而言,对于支石墓的形成和发展过程的研究都具有重要的价值。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也对其价值予以认可,并于2000年12月将这三个地区的支石墓指定为世界文化遗产。韩国支石墓蕴含着古代国家形成的秘密,让我们追溯历史去揭开支石墓之谜。

韩国支石墓一览


李荣文
国立木浦大学历史文化学系考古学教授、东北亚支石墓研究所所长
失踪人口回归
支石墓作为韩国史前时期的代表性石墓,是世界闻名的巨石文化遗产。支石墓是用巨大的岩石像盖子一样盖在墓室上建造而成的,是巨石纪念物中最具代表性的遗迹。韩国的支石墓大约是在公元前1000年至公元前200年约一千年期间里建造的。这种巨石纪念物在当时社会中是地位的象征,或者是信仰的对象。

韩国的支石墓从密集程度、形态的多样性以及规模等方面都是独有的,是世界上罕见的文化遗产。通过与中国和日本的支石墓进行比较,韩国支石墓还是能查明东北亚史前时期文化交流情况的遗迹。并且,韩国支石墓在探究支石墓的起源、发展过程和韩国青铜器时代社会结构等方面也是重要的遗迹。韩国支石墓的这些价值最终得到认证,2002年12月,高敞、和顺和江华地区的支石墓被注册为第九七七号世界文化遗产。
失踪人口回归
丰富多样的形态与结构

韩国的支石墓形态多样,从外形上看,有桌子式、棋盘式、盖石式和围石式等多种形态。桌子式支石墓大体上是在地面之上用四块板石按照一定的建造方式组合成墓室后在上面放置上石,由于形状像桌子,故得此名。将巨大的上石用四到十几根支石支撑起来的棋盘式支石墓,看起来像围棋盘一样。盖石式支石墓的墓室建于地下,上面用巨大而扁平的石头像盖棺一样盖在上面。这种类型的支石墓大都用作坟墓,陪葬品也大都是从这种形式的支石墓中出土的。围石式支石墓用板石不留缝隙地围砌一圈支撑起上石。这是在济州岛发现的支石墓的主要特征,因此又称济州式支石墓。桌子式支石墓是世界巨石文化的一种类型,而将巨大的上石用支石支撑起的棋盘式支石墓则是韩国支石墓特有的形态。

韩国支石墓的另一个特点是上石下面的结构。比如,边长达数十米的大型墓室,以及根据建筑设计建成的长方形或椭圆形的墓室等。此外,根据上石的形态选择支石、建造精致的墓室等也都是在其他国家见不到的韩国支石墓的独有特征。
失踪人口回归
华丽的陪葬品

从韩国支石墓中出土的文物大体上可分为墓室内的陪葬品和在墓室周围发现的祭祀文物。陪葬文物有武器类、陶器类和随身饰物类等,其中最具代表性的陪葬品是石剑和石镞。石剑通常只陪葬一把,石镞则常常一处发现几件到几十件。陪葬文物中被认为是当时特殊阶层使用的青铜制琵琶型铜剑最为常见,主要出土于朝鲜半岛南部,尤其是丽水半岛等南海岸地区。陶器主要有红陶和彩纹陶器等。

随身饰物主要有曲玉和管玉,据推测,主要用作耳环、项链和衣服的装饰物等。已发掘的祭祀文物主要是一些故意打碎扔掉的物品或日常生活中实际使用的各种石器和陶器。这类文物被认为与当时支石墓建造的祭祀仪式有关。

陪葬品中的红陶具有特别的意义,其红色象征着人的血液,因此具有期盼来世的复活与再生和驱赶杂鬼之意。石剑与铜剑是支石墓主人身份的象征,同时也蕴含着来世的意义。特别是石剑,其特有的形态是其他国家没有的,是韩国支石墓特有的陪葬文物。
失踪人口回归
不可思议的建造技术

在建造支石墓时,最重要且难度最大的工序就是上石的采集和搬运。上石大部分选自山上或岩壁上的岩石。据推测,从岩壁上采集石材时,需要在岩石的缝隙或岩石的纹理处插入杠杆或楔子。取下石头后,通常都会将其打造成矩形或椭圆形的上石后再使用。

在建造支石墓时,需要动用大量的人力,其中包括各领域的专业人员。要动员大量人力需以在农业生产条件下一定规模的定居生活为前提,并且有组织社会成员的能力。这种组织能力在以族长为中心的社会中才有可能实现,这也成为判断支石墓主人身份的重要环节。

使用巨大的岩石建造支石墓时,需要具备从岩壁上采集岩石并进行打磨的高超的石工技术,以及搬运石头并将其准确地放在支石上面的土木技术。支石墓上石的重量通常不到十吨,但大型上石则达到三十至四十吨,甚至还有一百吨以上的。这是用今天的重型机械都很难搬运的重量。可见,韩国的大型支石墓在搬运和建造技术方面显示出不可思议的造就。
失踪人口回归
高敞支石墓

高敞支石墓位于全罗北道高敞邑竹林里和雅山面上甲里。20世纪60年代在这两个地区发掘的支石墓相联在同一座山脉上,形成了韩国最大的支石墓群。以竹林里为中心,沿山脉南坡的等高线共分布着上甲里四个、竹林里六个等十个墓群,总共四百四十二座支石墓,排列成行。从这里的环境来看,以高敞川为中心,形成了由低矮的丘陵组成的广阔平地,具备适合农耕的条件。在这个支石墓群南侧高敞川河对面的丘陵上,有韩国具有代表性的桌子式支石墓群——道山里支石墓。

高敞支石墓的特点首先是在一点八公里的狭小范围内聚集了四百四十二座支石墓。此处是支石墓分布最为密集的地区,可谓是韩国巨石文化的代表性宝库。高敞支石墓中有桌子式、棋盘式、盖石式等多种形态的支石墓。特别是道山里桌子式支石墓与北方和中国辽宁地区的支石墓的形态相似,具有檐宽、上石薄的特点。而竹林里桌子式支石墓露出地表部分的墓室较低,上石较厚,摆脱了典型的桌子式支石墓的形态。高敞支石墓大部分都是用支石支撑起来的棋盘式支石墓。这种棋盘式支石墓呈现出上石立体化或大型化的样式。其中最大的支石墓的上石长五点八米、宽五米,厚两米。支石墓中有柱状支石的棋盘式支石墓,其上石宏伟壮观,给人以巧夺天工之感,这也是高敞支石墓的特点之一。

高敞支石墓的另一个特点是几乎没有陪葬品。在所发掘的支石墓中,虽然也发现了一些无纹陶器片,但大多没有陪葬品。近来,在没有上石的墓室中发现了用作陪葬品的陶器,这种陶器在圆口处缠绕着带子。但至今仍然没有发现诸如石剑或石镞等具有代表性的陪葬文物。
失踪人口回归
和顺支石墓

和顺支石墓位于全罗南道和顺郡道谷面孝山里和春阳面大薪里。1995年首次发现的和顺支石墓群分布在连接道谷面孝山里与春阳面大薪里的山谷两侧十公里处,共有十个墓群五百九十六座支石墓。支石墓沿着山谷东侧山麓排列成行聚集在一起。当初是在茂密的树林当中发现了这些支石墓,周边环境基本保持原状,支石墓保存状态也完好。支石墓位于距离拥有广阔平原的砥石川不过一公里的山谷里。不仅如此,在邻近的村庄、周边的平地和丘陵上也分布着许多支石墓。

和顺支石墓最大的特点在于其展现了支石墓建造过程的采石场。在支石墓上方的山脚下发现了采集上石的场所。这个采石场的石头属火山凝灰岩。这种岩石的垂直节理十分发达,具备容易开采的天然条件。采石场及其周边还保留着采集支石墓上石时留下的痕迹,以及采石过程中留下的石材等。其下方是各具形态的支石墓,我们可以从中了解建造支石墓的一系列过程。

和顺支石墓的另外一个特点就是分布着大量的巨型棋盘式支石墓和圣地支石墓。这里有韩国规模(重量)最大的春阳大薪里支石墓,其上石长七点三米、宽五点零米、厚四点零米,据推测重达二百吨以上。该支石墓周围还有铺着四方形或椭圆形扁平石头作为墓地设施的圣地支石墓。这种支石墓只出现在大型支石墓或规模庞大的支石墓群中。这些支石墓并非用作坟墓,而是具有象征性的巨石纪念物。

春阳大薪里支石墓有各种形态的墓室,还发掘出用敷石连接的支石墓和仅具有支石的支石墓。墓室中的陪葬品有纱锭轮(两处)、红陶、无纹陶器片等。在墓室周围还出土了石镞、石凿、有沟石斧、石剑片、碾板、碾石、大量无纹陶器片和红陶片等各式各样的文物。近来对这些支石墓的建造年代进行了测定,对大薪里支石墓墓室中出土的炭进行的放射性炭年代测定结果显示,该支石墓大约建造于公元前555年;而对陶器进行的热释光年代测程测定结果显示,该支石墓大约建造于公元前770年。
失踪人口回归
江华支石墓

江华支石墓位于仁川广域市江华郡河贴面富近里、三巨里、古川里、鳌上里和桥山里。高丽山北侧山麓分布着一百二十七座支石墓,这些支石墓没有形成群落,而是散布在各处。这一地区在历史上是重要地区,因此支石墓很早就已闻名了。被指定为世界文化遗产的江华支石墓共有六十六座,其中富近里十六座、三巨里九座、古川里十八座、鳌上里十二座、桥上里十一座。

江华支石墓分布在山麓、丘陵、平地和山脊等地带。桥山里和古川里支石墓位于山脊;富近里和三巨里支石墓分布在平地。著名的富近里桌子式支石墓位于高丽山北侧山麓的平地上,它是南韩地区发现的桌子式支石墓中规模最大的一座。该支石墓上石长六点五米、宽五点二米、厚一点二米,整体高度为二点六米。这座支石墓现在仅剩下左右的支石,墓室内部看上去是一条甬道。这个支石墓形态雄伟,又位于周围容易观望到的位置,因此与其作为坟墓的功能相比,其作为当地居住者的纪念物或祭坛的功能更强。

桥山里和古川里支石墓位于山脊上。桥山里支石墓位于海拔二百米的奉天山北部山脊上,十一座支石墓沿山脊线排列成行。古川里十九座支石墓分布在高丽山西边的骆驼峰上。 位于江华内可面的鳌上里支石墓被发掘后,有十三座已经修整复原。高丽山西侧集中分布了十二座规模较小的桌子式支石墓。在此发掘的文物主要有石剑、石镞、环状石斧、石刀、石斧等多种石器及红陶片等。

江华支石墓大多是桌子式支石墓,这些桌子式支石墓可分为纪念物性质的支石墓和用作坟墓的支石墓。除富近里和三巨里的大型支石墓外,大部分支石墓都是具有坟墓功能的小规模石墓。建造在山脊上也是江华支石墓的特点之一。一般来讲,支石墓都建于江河边上的平地或高于平地的山麓、丘陵和坡顶等地,而江华支石墓中的桥山里支石墓则沿山顶到山脊分布。(景丹妮译)
失踪人口回归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