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山西古今mtDNA变化趋势分析探讨

山西横北村倗国戎狄墓地

编号单倍群HV-1编码区,HV-2
JH12A222 223 290 294 319 36210400 663
JH16A093 223 290 31910401 663
JH33A223 290 319 36210401 663
JH61A223 290 319 36210401 663
JH53A223 290 36210400 663
JH9B5b2111 140 189 234 2439bp del
JH14B4093 167 189 2179bp del
JH20B4b1136 189 2179bp del
JH21B4093 145 189 2179bp del
JH22B5b140 172 189 2439bp del
JH49B4185 189 2179bp del
JH57B4189 2179bp del
JH66C223 298 32710400 14318
JH4D5a2a164 172 174 189 223 266 36210400 5178
JH5D4209 223 290 36210401 5178
JH10D5189 192 22310401 5178
JH11D4223 36210401 5178
JH44D4223 36210401 5178
JH46D4223 36210401 5178
JH13D4a129 223 256 36210401 5178
JH28D4093 214 223 36210401 5178
JH29D4172 174 223 36210401 5178
JH30D4223 325 36210401 5178
JH35D5a2a164 223 266 36210401 5178
JH37D422310401 5178
JH55D5a2a164 189 223 266 36210400 5178
JH65D5092 189 223 360 36210400 5178
JH2F192 3043970
JH15F1a1129 162 172 3043970
JH60F1a1129 162 172 3043970
JH45F092 207 3043970
JH48F1a1a108 129 162 172 3043970
JH58F1c111 129 266 3043970
JH3G223 36210400 4833
JH47M7c071 223 29510400 6455
JH40M8a2184 223 293C 298 31910400 15487T
JH64M8a2184 223 293 298 31910400 15487T
JH24M9a066 223 248 265T 316 36210400 3394
JH27M9a223 265T 316 36210400 3394
JH56M9a223 265T 316 36210400 3394
JH52M9a1a1c1a223 291 316 36210400 3394
JH17M10223 31110400 10646
JH63M10223 31110400 10646
JH32M10066 223 31110400 10646
JH18M9a184 189 223 316 36210400
JH25M*093 129 22310400
JH38M*174 192 223 311 32010400
JH43M*184 187 188 22310400
JH51M*093 129 223 25610400
JH34N9a172 223 257A 2615417
JH50N9a223 257A 261 2945417
JH31Z185 223 260 29810400 152


现代山西太原人

NoHGP HVIHVI-2
26A*126 223 234 290 319
519
36A4185 189 223 232 319 362
15A4223 278 287 290 319 362
30A4223 290 319 362
20A5c129 213 223 291 319
22B4179 189 217
10B4189 217
18B4189 217 298
53B4189 217 223 362
55B4a181 189 217 261 311
57B4a?129 189 261
5B4a?189 261420d
27B4b1a2a189 217 309354
45B5a140 189 266A
54C4a1129 223 298 327
40D4184 209 223 288 311 362
12D4129 223 224 362519
42D4164 189 223 243 362
4D4223 248 311 362519
31D4223 311 362
21D4223 362
43D4223 362
34D4?129 223 362519
24D4a3223 249 362
33D4b187 189 223 362519
11D4g/G3223 274 362
32D4g/G3223 274 362
48D4g/G3223 274 362
16D5a2a164 170 182d 187 189 223 234 266 362497
58D5a2a164 172 189 223 266 319 362
38D5b1b1189 216 235
41F?265 304
28F?266A 304
7F1a1129 162 172 304399 519
9F1a1129 162 172 304399 519
2F1a1162 172 304519
49F1b?189 304 311
8F1c111 129 209 266 304 355519
14F2a291 304
44G2129 192 223 278 362
25G2b?164 171 172 189 223 362
23G2b?172 192 223 327 362
46G4?114 223 362519
56M*223519
50M7b1129 192 223 297
51M8a184 223 293 298 319519
13M8a223 298 319
47M9a192 223 271 316 362
1M9a192 223 316 362
17N9a1111 129 223 257A 261
37N9a1111 129 223 257A 261
39N9a1111 129 223 257A 261
19N9a1112 129 223 257A 261
29R*176 178 189 311 355
6R*189 218 219
35Z136 170 185 223 260 298
52Z185 213 223 260 298
NRY: O2a1c1a1a1a1a1a1-002611,F11,F17,F856,F1495(源自粤西云浮)
mtDNA:B4d1(源自浙北慈溪)
百越人的人类学文集 http://blog.sina.com.cn/baiyueren
本帖最后由 baiyueren 于 2016-11-30 14:19 编辑

山西古今mtDNA类型比较
山西古今mtDNA.png
NRY: O2a1c1a1a1a1a1a1-002611,F11,F17,F856,F1495(源自粤西云浮)
mtDNA:B4d1(源自浙北慈溪)
百越人的人类学文集 http://blog.sina.com.cn/baiyueren
基本上区别不大。
2# baiyueren B5b现代太原没有了?
没什么可说的
本帖最后由 baiyueren 于 2016-11-30 14:30 编辑

先说陶寺的情况,陶寺遗址位于晋西南地区,属于龙山文化的地方类型。出土有规模空前的城池和墓葬遗址。用于测试古mtDNA属于2002年挖掘清理的中晚期墓(约4.1-3.9kya前),其中绝大多数属于单人竖穴土坑墓。唯一的例外是中期大墓IIM22,型制属于船棺葬,经检测墓主的单倍型是Y,表明他很可能属于外来的个体。

《陶寺中晚期人骨的种系分析》中给出了陶寺mtDNA分型结果,但没有提供详细的高变1区数据。如果忽略掉IIM22船棺葬的Y,可以看到:
1.除了少量的R系单倍群(B5*和F*各一例),M系单倍群占绝对优势。
2.而M系单倍群中,除了无法细分的M*外,D4、D5、G2a、C、M10都是中国北方古DNA中的常见类型。
3.只有M7c属于南方起源的M系分支,所占比重高达20%。这使得陶寺中晚期人骨的mtDNA构成有着显著的特异性。

这篇论文也对陶寺中晚期人骨的头骨形态作出了分析:
1.短颅、 较直的前额、 低而狭的面部、 阔鼻、 不高的眼眶以及较突出的前颌。
2.比较接近古中原类型 ,与现代蒙古人种比较 ,介于东亚和南亚人种之间 ,个别特征如高颅、 低狭面、 突颌和阔鼻倾向还偏向于南亚类型。
3.与西北地区古代居民比较显示 ,陶寺居民与青海阳山、 青海核桃庄和甘肃东灰山古代居民相对比较接近。但依然存在一定的差距 ,表现在青海和甘肃的古代居民更偏向于东亚蒙古人种类型。


从以上描述可以看出,论文作者认为:
1.陶寺中晚期人骨若放在现代人种坐标系中,最接近东亚人种,但仍有一些非常鲜明的接近南亚人种或赤道人种特征。
2.若放在朱泓的古代人种坐标系中,那么最接近古中原类型,但统计比较结果依然显示有一部分测量值接近甘青一带的古西北类型。

这个问题怎么解释呢?我个人认为可以从mtDNA中得到解读:中国北方古DNA中那些常见的类型D4、D5、G2a、C、M10,很可能主要是从古西北类型输入的;而比例很高的M7c,明显是古亚洲南支底层成分,很可能早期所属人群在体质上接近澳大利亚人种或者维达人种。个人认为陶寺中晚期人骨的这种“古中原类型”,其实是古西北类型和早期北上的类澳大利亚人种混血所形成的异质复合体。从我绘制的M7c分布图看,在陕甘宁一带的确有个高发点存在,这可能就是M7c早期北上所留下的遗传学痕迹。
M7c.png
NRY: O2a1c1a1a1a1a1a1-002611,F11,F17,F856,F1495(源自粤西云浮)
mtDNA:B4d1(源自浙北慈溪)
百越人的人类学文集 http://blog.sina.com.cn/baiyueren
本帖最后由 baiyueren 于 2016-11-30 14:22 编辑

再说横北村遗址,也是地处晋西南地区,在陶寺遗址正南约46公里处。属于战国时期史书中无记载的戎狄“媿”姓倗国墓葬。《中国汉族北方母系起源的遗传学初探》中提供了横北村古mtDNA的数据,不仅有高变1、2区突变,还有编码区的分型位点。数据整体质量很好,能保证分型结果的准确性。
对比横北村和陶寺的mtDNA构成,可以看到两者之间存在很大的差异:
1.横北村M/N/R的比例为61.5%/13.5%/25%,N和R系单倍群的类型更多,所占比重更大。
2.横北村R系单倍群中,存在陶寺所没有B4、F1a和少量F1c,可能是源自南方百越-南岛系移民的成分。
3.陶寺中晚期除了一个外来的Y样本外,未出现N系单倍群。横北村N系单倍群包括A和N9a,显示有源自华中地区的原苗-荆蛮成分。
4.横北村M系单倍群中D4比重相对较高,而D5(含D5a)比例较低。
5.陶寺母系中高发的M7c和M10在横北村母系中虽然存在,但比例低得多。
6.横北村母系中M9a比较高发(9.6%),陶寺母系中未见M9a。


个人认为,总体上横北村古mtDNA在构成上更接近现代山西太原、河南安阳汉族的特点,而M9a相对高发是其独有的特点。

此外,吉大王伟的硕士毕业论文《山西绛县横北西周墓地人骨研究》提供了体质测量方面的研究成果。横北村人骨根据埋葬时头朝方向分为东向和西向人群,暗示这两组人群有不同的起源。但是从统计分析结果看,东向和西向人群在体质上的差异非常微弱,显示两者已经高度融合。文中给出的结论是:
1.两人群男性一般都具有中颅型,中等偏阔鼻部、中等偏低的眶部、中等偏宽的颧宽、中等的上面高,垂直及中等扁平的面形和突出的齿槽面。
2.无论西向人群与东向人群均归属于古中原类型。
3.横北村墓地西向人群在体质类型上与东亚人种、南亚人种都比较接近,而东向人群在体质类型上与东亚人种更为相似。
4.与先秦古代人群比较,无论西向人群还是东向人群,都与瓦窑沟组、大河口组、毛饮合并B组、殷墟中小墓Ⅱ组、乔村合并组、上马组和曲村组古代人群存在较近的亲缘关系。

以上描述表明,横北村人骨在颅型、鼻型、眶型、颧宽、上面高、面部扁平度等很多测量性特征上都处于中间状态,应属于比陶寺中晚期人骨种系更为复杂的异质复合体。从mtDNA类型构成上看,横北村人骨有更多华南和华中地区母系成分的融入,但缺少陶寺高发的M7c这种源自古亚洲南支的类型,所以横北村人骨那些接近南亚人种特征应主要来自百越、苗瑶等南方新亚洲母系成分的输入。
这样看起来,中原一带分布的“古中原类型”可能并非同一起源,而只是来自不同方向人群在中原地区的复杂混血而已。结合体质和母系遗传两方面的研究,似可认为陶寺中晚期人骨属于古西北类型和古亚洲类澳大利亚人种在西北地区形成的异质复合体,而横北村人骨则可能属于古华北、古西北、古华南(甚至可能还有古峡江类型)在中原地区形成的异质复合体。
从横北村人骨与现代中原汉族在母系遗传上明显的相似性来看,不排除以横北村人骨为代表的这种“古中原类型”,才是现代东亚类型的形成核心和遗传主体。
NRY: O2a1c1a1a1a1a1a1-002611,F11,F17,F856,F1495(源自粤西云浮)
mtDNA:B4d1(源自浙北慈溪)
百越人的人类学文集 http://blog.sina.com.cn/baiyueren
本帖最后由 baiyueren 于 2016-11-30 13:11 编辑

最后说下横北村和陶寺早期组的相关性。据《陶寺中晚期人骨的种系分析》的说明,陶寺中晚期墓葬人骨和上世纪发掘的陶寺早期墓葬人骨存在较大的形态差异。文中转述潘其风的分析:陶寺(早期墓葬)出土的颅骨形态所反映的人种类型似不单纯 ,但大部分颅骨的形态特征 ,大体上表现为具有偏长的中颅型结合较高的颅高、面高中等、 面宽的绝对值较大、 眶型和鼻型中等等特征 ,与现代东亚蒙古人种接近的成分居多。
2001年李法军《陶寺居民人类学类型的研究》则是这样说的:陶寺组居民(指早期人骨)的颅部具有高颅中颅型、 中等上面型、 中等鼻型、 突领、 中等上面部扁平度和低眶特征。 在主要类型上, 陶寺组显示出和现代亚洲蒙古人种的东亚类型较为接近,而且在某些特征上还与南亚类型联系密切。可以看出在头骨形态上,除了面宽这一项外,横北村人骨在形态上很类似陶寺早期人骨。两者都比较接近东亚人种,同时也有一些特征显示出与南亚人种的关联。
李法军认为陶寺(早期)组体质特征与大甸子I组、火烧沟组、上马组和殷墟中小墓II组最接近。可见横北村和陶寺早期组都接近上马组、殷墟中小墓II组,因此横北村和陶寺早期组可能也是相当接近的。
我个人认为,这也许表明横北村人骨这种“古中原类型”很可能是起源自陶寺早期组。如果这个观点成立的话,那么就意味着陶寺中晚期组很可能就是与横北村和陶寺早期组都没有太大关联的外来族群。或者陶寺中晚期组最终被以早期组为代表的中原土著稀释并融合,从而形成横北村组的类型。上面说过横北村墓地西向人群(文中认为是外来的倗国统治者)比东向人群(文中认为是土著)形态上更偏向南亚类型一些,所以这是有可能的。
NRY: O2a1c1a1a1a1a1a1-002611,F11,F17,F856,F1495(源自粤西云浮)
mtDNA:B4d1(源自浙北慈溪)
百越人的人类学文集 http://blog.sina.com.cn/baiyueren
我也同意这种看法,横北村及陶寺早期人群代表古中原类型,代表着前仰韶文化-仰韶文化人群的母系类型,横北村人群类型代表了仰韶人群的原配。至于父系,仰韶人群可能有较多的O2*、O2a及P201*类型(吉大的分析没问题的话),但F5肯定也在里面占相当比例。只不过到了仰韶晚期,F5(炎帝部落)及F11(黄帝部落)脱颖而出,并与外敌父系为N、Q,母系为D4、M8a、M9a、M10、G、A、C等戎狄类祖先勾结,并发展壮大,相反,原先的仰韶土著却被边缘化,后来演变成边缘小国。

至于陶寺中期,不能排除是尧都,测年可能有误差,尧人群主要应随尧来自河北(唐)一带。
本帖最后由 baiyueren 于 2016-11-30 13:40 编辑

对于那个测得mt-Y的船棺葬墓主。王伟论文中认为Y主要分布在北方。实际根据我在《N系单倍群》中的分析,Y也分布到华中地区甚至东南亚岛屿。就船棺葬这一点来看,更有可能是直接来自长江中游地区。从我绘制的Y分布图上,可见Y1在陕甘宁也有高发点。可惜没有陶寺中晚期人骨的高变1区数据,无法做突变位点的比对。

Y.jpg
2016-11-30 13:35
NRY: O2a1c1a1a1a1a1a1-002611,F11,F17,F856,F1495(源自粤西云浮)
mtDNA:B4d1(源自浙北慈溪)
百越人的人类学文集 http://blog.sina.com.cn/baiyueren
我也同意这种看法,横北村及陶寺早期人群代表古中原类型,代表着前仰韶文化-仰韶文化人群的母系类型,横北村人群类型代表了仰韶人群的原配。至于父系,仰韶人群可能有较多的O2*、O2a及P201*类型(吉大的分析没问题的话 ...
隆攀gdzq 发表于 2016-11-30 08:17
我大F11是黄帝部落,美滋滋啊
最后说下横北村和陶寺早期组的相关性。据《陶寺中晚期人骨的种系分析》的说明,陶寺中晚期墓葬人骨和上世纪发掘的陶寺早期墓葬人骨存在较大的形态差异。文中转述潘其风的分析:陶寺(早期墓葬)出土的颅骨形态所反映 ...
baiyueren 发表于 2016-11-30 03:47
厉害了,我的F11大哥!
5# baiyueren 最讨厌是陶寺要修改年龄。http://www.kaogu.cn/cn/zhongdaketi/2013/1025/31394.html

“陶寺文化可延续至公元前1800年前后龙山时代的末期,比传统的认识晚了至少约200年;二里头文化形成和中原地区早期国家的出现约为公元前1800年前后,比传统的认识也晚了至少100年。”

陶寺中晚期就变成4000-3800年前,那就是夏代了;二里头倒是早就听说了,1750-1500BC。

于是就变成,陶寺早期有可能是尧都,而陶寺中晚期即变成了早夏。尧是本地土著,夏是外来的。


既然可以相差一二百年,说明所谓的年龄测定根本就没用,什么屁精度?

传说中,尧初居山东菏泽市的定陶县,封地古唐国(河北保定唐县),称帝后迁都平阳(山西临汾),尧族群不可能是临汾的土著,属陶寺中期的可能性最大,但陶寺中期如果是尧,其年代就不可能晚于4100年前,应在4150-4200年前之间。

这些测年既然这么没谱,没有、不用倒好过。
遗迹年代修改,这马后炮,大有杀伤力,相当恐怖。
有些数据比较奇怪,比如m7c 、m10陶寺遗址高达20%和28%,现代太原居然一个也没有,连现代安阳都有2%的比例,是否说明太原的数据采集比较特别?
有些数据比较奇怪,比如m7c 、m10陶寺遗址高达20%和28%,现代太原居然一个也没有,连现代安阳都有2%的比例,是否说明太原的数据采集比较特别?
鹧鸪天 发表于 2016-12-5 12:08
这没什么奇怪的,毕竟每个采集地的样本数只有几十人,如果你增加到200人,按概率很多低频的单倍群都会出现的。
古代的样本的情况,一是古代人群混合少,二是则无法区分无关联样本。
NRY: O2a1c1a1a1a1a1a1-002611,F11,F17,F856,F1495(源自粤西云浮)
mtDNA:B4d1(源自浙北慈溪)
百越人的人类学文集 http://blog.sina.com.cn/baiyueren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