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小白请教:录音机是近代才发明的,怎么知道古人的确切语音?

偶尔听到有网站上放用古人的语音念诗经的一些作品,完全听不懂。小白表示怀疑:录音机是近代才发明的,怎么知道古人的确切语音?
楼上 qin 是指中国的意思?
古代主要靠反切标注字音.南北朝时期受梵文影响产生.
比如:绛 古巷切  悭 苦闲切
你可以看出这种方法还是存在一定不确定性的,所以古文字学家对古代读音各有各的构拟.
更古老的年代则是靠各种零散材料拼凑推演,人为推测的成分更多.
物变天汰,余者生存
古人语音不同程度保存在各地尤其是偏远地方的语言中,因此有些是可供参考的
傻逼太多,懒得理会。
这种基本上算是伪科学,连甲骨文 金文含义现在多字还未被破解,更何况作为非变音文字的汉字的语音。

尤其网上莫名奇妙的一些古诗词读音,可以说至少50%是错的
Truth or Happiness Never Both
这种基本上算是伪科学,连甲骨文 金文含义现在多字还未被破解,更何况作为非变音文字的汉字的语音。

尤其网上莫名奇妙的一些古诗词读音,可以说至少50%是错的
skyyrie 发表于 2018-1-16 11:19
分部是没问题的,具体音值会有偏差,但谈不上错。
O3a3c* (M134+, M117-)
分部是没问题的,具体音值会有偏差,但谈不上错。
hercules 发表于 2018-1-16 14:13
说实话不太可能对,现在研究原始印欧语的学者都不太可能做出正确的语音,更何况中文。
文言文本来就是一种高度压缩信息的书写系统

汉语的音节率比较高,也就是说,单个音节的信息密度比较大。因此音节率不用太高。[9]从世界范围来看,汉语和英语是低音节速率、高音节信息密度的語言,日语西班牙语则是高音节速率、低音节信息密度的語言。[10]如果将汉语延深入汉文,则汉文的信息密度更大。文言的汉文其信息密度在全世界无出其右者。因此汉文的阅读效率相当惊人。[11]

单个汉字包含的信息熵特别大,所以推测其语音的难度比信息密度低的书写系统难得多的多
目前现有的技术应该不可能有准确推测上古汉语语音的能力
Truth or Happiness Never Both
说实话不太可能对,现在研究原始印欧语的学者都不太可能做出正确的语音,更何况中文。
文言文本来就是一种高度压缩信息的书写系统

汉语的音节效率比较高,也就是说,单个音节的信息密度比较大。因此音节速率 ...
skyyrie 发表于 2018-1-17 22:04
我不知道你反对我哪一点。依我看,上古汉语最难复原的是曲折变化。
O3a3c* (M134+, M117-)
这玩意只能作为参考,精确是不可能的。语言本身就有个何时何地的问题,选用后世参照系语言的规则逆推容易误导前世也会有此规则,推上古音时还有中古音的误导,切韵那本书本身可能就不是某时候某地的,是个大杂烩。
我不知道你反对我哪一点。依我看,上古汉语最难复原的是曲折变化。
hercules 发表于 2018-1-18 18:04
你学一下信息熵的理论就知道了,熵值越高代表其各种可能性越大,所以高熵文字确定它的含义语音都非常难
Truth or Happiness Never Both
你学一下信息熵的理论就知道了,熵值越高代表其各种可能性越大,所以高熵文字确定它的含义语音都非常难
skyyrie 发表于 2018-1-21 16:06
我不喜欢空对空的东西。
O3a3c* (M134+, M117-)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