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农业文明向工业文明转型进程中日本的战略机遇及得失

不同民族之间都有激烈的竞争,竞争有交流而产生创造力,也由于战争而产生掠夺和征服,文明进化既有交流和创造出来的,也有血腥掠夺产生的,不同的民族会基于自身民族地位做出偏向性判断。而由于扩张会产生人口或者基因频率变化,也由于文明创造而产生人口增长,两种进程是并序于历史的。近代大航海时代成就了西方的民族大扩张和工业文明进化,而日本只实现了人口增长而没有产生领土扩张。在这里很多人会高估日本的民族力量,日本崛起的本质是因为西方航海殖民使得世界的地缘重心由内陆向沿海转变,日本借助了这个大势,世界的原生文明都是内陆性重心的大河文明,这是华夏在新石器时期占据的地缘优势,而近代则日本占据了地缘优势。地缘优势是日本成功的根本,但同时也对日本产生了限制和瓶颈,这就是同样志在世界海洋霸权的美国对于日本的压制,二战时的太平洋战争可以算是当时世界前两位海军的拼血,日本由于地缘尺度的劣势而失败。

日本由于海岛地缘,可以在全球地缘重心转合中占据先机,这只是核心成因之一而已,另外一个核心成因也是因为海岛地缘使得日本无法实现大陆的大一统格局,因而形成二元封建政治,因为篡权者无法实现高度的大一统,日本内在的分裂性使得中央势力需要与地方封建势力均衡化,因而幕府不能废除日本国王,这样在文明转型中,日本由国王取代幕府而实现更低成本的政治革命,这是中国一元政治难以实现的低成本政治转换,中国花了近半个世纪的代价才完成了政治革命。第三个核心成因是西方列强对于大中华地区的战略规划,西方列强不允许中国成功转型,选择日本打压中国是西方列强的低成本战略。很多人对于明治时代的日本神话了,但是从历史长河,我们可以看清日本民族的正常能力,目前中国对日本的压制则是未来中日在工业文明时代正常秩序,日本已经失去了战略机遇。
1

评分次数

  中日战力是超级不对称的,因为中国的军事配备是以美国为基准的,在这种军事当量配置下,日本无法对抗中国。

  美国能够取得外战胜利,有两种状态,一个是群殴,一个是以强凌弱。如果美国要真正单挑同等体量的对手时,美国是不敢的,当然这也是理性。

  二战,美国在欧洲通过群殴干趴德国,德国要面对英国、苏联和欧洲反德势力,美国虽然是主力,但群殴对于美国来说是很重要的;海湾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美国是以强凌弱,伊拉克失去了苏联在背后的支持,就是这种情况下,美国还拉一票盟友攻击伊拉克,当然美国需要盟友给他分担军费。

  在冷战时代,体现美国单挑军事能力的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美国打得很不好。朝鲜战争,中国和朝鲜在前台与美国开撕,苏联在后台支持,美国以联合国的名义拉了一票盟友,但事实上美国是主力,当然还有垃圾盟友,南棒军给美国当炮灰。越南战争,北越在前台,中国和苏联在后台,美国打得很不好。

  美国总想低成本高收益,没有绝对的战争意志。

  中国为了防御美国,在对称军事和不对称军事上双重发展。中国的二炮,也就是现在的火箭军是美国最为忌惮的,是不对称战力的主体,同时中国也在军事主体现代化,也就是对称军事的增强。

  日本在中国对美国的这种军事配置下,选择军事对抗中国,已经基本是找死了。

  美国不会赌国运的,如果日本全心投入和中国对抗,那么美国可以在旁边吆喝一下,美国需要是日本给美国做炮灰,但是日本狡猾,不想做炮灰,那么美国是不可能亲自操刀和中国进行赌国运的战争。

  中国的战力已经可以对日本进行灭国了。

  一战时代,是英国可以玩欧战的边际时代,空军的质变让英吉利海峡不再成为屏障时,二战就让英国成为废墟,不再对欧陆具有地缘优势了。同样中国实现工业化之后,日本也不再对中国具有地缘优势了,中国的海空军和二炮都可以让日本宕机!

  而且现在中国在上升周期,这种周期是百年为周期的,中国具有很强的战争意志,此时日本和中国对抗基本都是找死。

  唐代中国轻松灭倭国,那时倭国和百济组成联军对抗大唐,但是基本就是打酱油的。万历朝鲜之役,在中日物力配置相当的情况下,万历皇帝具有很强的战争意志时,日本在国力消耗战中无法支撑。甲午战争,满清处于下降周期,清廷缺乏战争意志,因而不能驱动国力和日本打消耗战。抗日战争,中日在实力上逆转,但是此时中国已经具有战争意志了,日本又同时对抗多国,日本在和中国的国力消耗战中不能支撑,因而不得不挑战英美。

  当前中国在军事实力上对日本出超,无论是常规还是非常规,非常规包括各种不对称战力,核武和二炮。东海和黄海不再是日本的屏障了,此时中国又处于上升周期,无论是实力和意志都对日本出超,此时日本和中国玩是找死。

  这时中国都可以不和日本玩国力消耗战了,直接二炮就可以把日本摧毁,当然打国力消耗战,日本同样可以死得很快!日本的战备资源无法支撑和中国进行中长周期战争。日本这时和中国战争,不说亡国,也基本是国家残废!
地缘尺度比较小的国家,其封建性更强,由封建社会向中央集权社会演进需要极大的社会代价,中国的三代时期就是封建社会向中央集权社会演进的时期。日本曾经从飞鸟时代到平安时代模仿华夏实行中央集权社会,但最终本土地缘回归而封建退化,从镰仓时代开始武士夺权。正如东周时代,周天子失势,但是诸侯还是要尊周,直到秦国达到绝对的实力时则废除了周天子。同样在东汉末年,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直到曹丕魏国政权根基稳定时以禅让的名义废黜了汉献帝。日本从镰仓时代开始因为武士幕府也因为地缘内因无法做到中央集权,因而需要国王作为幕府与地方封建领主之间的平衡力量,这样日本形成了双中心,实权的幕府和虚权的王室,二元中心体制给予了日本制度变革的基础,由先进的封建势力西南藩和王室结盟形成了工商业化的中央集权体制,虽然也存在社会动荡和暴乱,但是最终整体实现了社会低成本制度转换。权力中心总是建立在已有的经济基础上,但是无法从根本对自身进行革命,而双中心中的虚中心为了让自己上位则可以对实中心进行革命,辛亥革命之前,满清曾搞过宪政改革,但是徒有其表,只想有形式而不肯割一点肉,最终从地方进行革命将这个阻碍势力剔除,中国为此付出了太大的社会代价才度过了文明危机。
  很多人都贬低日本,认为日本人没有长远国家战略观,因而不能抓住历史机遇,其实这是抬举日本了。决定一个文明的底蕴是她的体量,一个向上发展的国家,其体量都是膨胀的,也就是土地在扩张,人口在增长。英国成为工业革命的策源国就是因为英国具有世界上最辽阔的殖民地,英国发起第一次产业革命时,其具有世界上最辽阔的殖民地,其殖民地给英国提供了足够的资源进行工业化。

  西方文明也占据了世界最辽阔的土地,欧罗巴,美洲和澳洲,我们只要看地图就知道现在什么种族占据了世界最大的地盘。当然西方内部还是细分的,西欧和北美、澳新算成一体,斯拉夫算成一块,拉美算成一块,真正意义上的西方文明是西欧和北美,欧罗巴种族内部的三大块其实是有心理距离的。这也是中国崛起的地缘起点,欧罗巴种族内部也有诸多矛盾。

  日本已经在她的体量容限内做到了极致,看似说日本人没有战略观而没有抓住历史机遇,这真是太高看日本人了。难道中国人要默认日本人可以做出超出她体量极限的文明成就?难道这种默认才能算是承认日本人有民族战略观!

  其实在隐性抬高日本的同时就是在隐性地贬低中国自己,真正肩负使命让黄种人成为世界顶尖种族只能是中国人,如果日本人要领头黄种人,由于中日体量不对等,那么在上层的日本人必然要投入大量的资源去压制中国人以保持日本人的地位,但是这种压制是以牺牲黄种人整体为代价的。

  日本由于体量小,那么在农业文明时代只能是中华文明的次生文明和边缘文明,也同样由于体量在工业文明时代只能是西方文明的次生文明和边缘文明,日本已经做到了其体量所能允许的最大成就!这种成就已经说明了日本人的成功。

  难道日本人不应该本来就应该是原始落后状态吗?为什么要日本人骑在中国人头上才算是日本人的成功?

  地缘都有生态位的,日本的机会就是中国在由农业文明向工业文明转型困难的时机而发难,日本也确实抓住了这次机会,这次也有点类似西班牙对于阿兹特克文明和印加文明征服一样,日本一下子得到暴发,获得了战争赔款,让日本惊险地挺过了工业启动的瓶颈化时期,同时获得了朝鲜和台湾的殖民地。这样日本在中华次大陆的地缘生态位上压制了主体国,而养分也来自于主体国。

  在这个生态位上,日本的强大除了日本自身的努力外,最大的原因是英法美等列强的地缘制衡,因为中国通过洋务运动产生了复苏的态势,而此时欧罗巴列强在全球的殖民地已经饱和了,中国是最后一块肥肉了,如果中国不是肥肉,而且变成欧罗巴的挑战者,那么这是欧罗巴列强不可接受的,所以英法必须扶持日本打压中国,所以英法借款给日本,操纵中华次大陆的地缘政治。

  中国的地缘沉沦起于朝鲜半岛,同时也终于朝鲜半岛,虽然中国是从鸦片战争开始失去中华次大陆的地缘霸权,但是真正恶损的是甲午战争,让边缘国上位了。而朝鲜战争则是中国利用外围列强的矛盾实现了地缘政治的大反弹,中国利用冷战的苏美矛盾,正如甲午战争是欧罗巴利用中日矛盾。甲午战争和朝鲜战争在地缘政治上是镜像。

  日本必须回归到的她的边缘身份,否则难以发挥黄种人的民族和文明力量,所幸目前已经走上了正轨!中国重新成为了黄种人的带头大哥!

  日本的失去的二十年,除了美国的顶层打压,其本质也是黄种人的工业化竞争中日本开始处于下风,日本越来越被挤向市场规模有限的高端市场,中国目前也正在蚕食高端市场。工业和经济的背后,还是体量在起主导作用,因为系统的同质化,最终是体量为王,正如西方世界也是如此,美国成为世界霸住就在于美国的体量,中国也是如此。

  日本曾经在上世纪80年代达到巅峰,这也是日本文明成就的巅峰,这就是日本的天花板了,这是日本人的命数。因为中国也已经实现工业化,所以日本再也无法凭借中国转型困难获得暂时代差了。

  中国正在经历第二次产业革命时德国和美国曾经获得的恶评,但是恶评只是过眼云烟,最终中国会凭借最大体量成为世界最强国,但是由于欧罗巴人种占据了世界最辽阔的土地,所以中国无法实现英国和美国那样的世界的霸权,除非中国发动世界大战来改变,但是这不符合中国的文化,所以中国会成为温和霸权国!
以前我用lw109的名字在论坛里发过类似的帖子,应当说明的是,日本在近代国力超越并在政治上压制中国之前,有2000年的民族独立发展史是匍匐在中国之下维持本身的民族独立和发展的,今天中国国势强力回归,对日本来说不过是回归甲午战争之前的中日政治地位常态而已,这对日本来说没有什么不可接受的,从邪马台国的卑弥呼女王开始中日邦交一直都是这种状态,同样的道理一样适用于韩国(1500年的邦交时,从新罗奈忽尼师今交通前秦算起)、越南(1000年邦交史,从北宋承认越南的独立地位算起),韩国除了一段时间内经济质量超越过中国以外,政治上从来没有压制过中国,越南经济、政治从来没有超越过中国,中国知道今天都是越南从政治、军事、经济、文化上的全面学习对象,中国国势回归,完全取代美国在日韩的地位以后,日韩越都能很快找到并适应中国主导下的东亚政治经济秩序的。从日韩背着美国,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与中国在背后的种种经济、政治交通就可见端倪,日本是借所谓的美国体系下遏制中国的第一岛链前沿的名义,做着从美国体系下脱离投入中国的预案的,你所说的中日对决,可以预见的将来,特别是美国从东亚撤退之后,根本不会出现,日本作为有着2000年历史的文明古国,是会做出明智选择的,韩越也一样。
倒是港台非常尴尬,尤其是台湾,台湾作为独立于中国的族群的历史,基本等于中国近代锅里衰退的历史,可以说台湾作为一个独立的族群,是没有日韩越那样的匍匐于强势中国之下,维持自身民族独立、发展的历史经验的,台独分子整天拿日本作为台独的精神图腾,日本在甲午之前匍匐于中国的经验,他们是学不来的,也没有这个心理准备
对于台湾,我的观点,就是第三个乐浪郡、交趾郡而已,台湾的法理独立不会对中国的民族发展产生什么本质影响,相反对中国的好处大大的,可以说是去掉了巨大的负担,2000万台湾刁民可比600万香港刁民难对付多了。
需要说明一个简单的常识,台湾独立于中国,并不代表台湾会天然地成为区域外势力遏制中国的前沿,这根本取决于中国与域外强国的国力对比。
失踪人口回归
近代日本明治维新的成功,与江户时代德川幕府200多年的经营是有很大关系,在明治维新之前,日本经过德川幕府的经营,已经是当时世界上识字率最高的国家了(注意没有之一),识字率之高超过了当时走在世界工业化前沿的英国,同时东京的前身-江户,在当时也是世界人口最多的城市(一样没有之一),超过同时期的北京以及伦敦、巴黎等,江户时代对古典日本来说,相当于隋唐在古典中国的地位,这是日本近代先发的经济、文化基础
失踪人口回归
本帖最后由 启云 于 2017-2-11 21:23 编辑

现在中日的国力差距,即使不用二炮,单纯的海空军力,中国不用出全力就足以吊打日本了。就水面舰艇来说,不算航母,但就宙斯盾舰,现在中日之间至少有11:6的大差距,中国现役有6艘052C、5艘052D(另有8艘052D、3艘055在建,17年内还要有2艘052D服役,052D总的计划是18艘,055首批4艘),日本现役有4艘金刚、2艘爱宕(计划再建造2艘爱宕改进型,现在尚未开工),准宙斯盾舰,中国有2艘051C,日本有4艘秋月(勉强算)
需要注意,由于美国的ddg1000项目,朱姆沃尔特级发展失败,美国回过头来重新建造伯克3驱逐舰,性能与中国新型055驱逐舰相当,中美第一次在同一时间点建造技术水平相当的主力水面战舰。从2013年以来,连续三年中国下水的水面舰艇吨位都超过了美国
失踪人口回归
本帖最后由 启云 于 2017-2-11 21:42 编辑

对日本来说,大陆是大一统的中国是最大的地缘劣势,在亚洲大陆上,实际没有值得一提的对中国的牵制性大陆势力,半岛体量太小,俄罗斯距离造成的力量投送劣势不足以牵制中国,印度有青藏高原隔离。但历史也给了日本机遇,就是民国时期,把东北从中国脱离的机会(台湾体量太小,根本不足以对中国造成影响),从地缘来看,独立的东北天然的与周边的半岛、大陆势力不对付,需要引日本为奥援。可惜日本没有把握住,从皇姑屯事件炸死当时仍然是中国名义上的国家元首-安国军大元帅的张作霖开始,日本就做错了,一步错,步步错
失踪人口回归
以前我用lw109的名字在论坛里发过类似的帖子,应当说明的是,日本在近代国力超越并在政治上压制中国之前,有2000年的民族独立发展史是匍匐在中国之下维持本身的民族独立和发展的,今天中国国势强力回归,对日本来说不 ...
启云 发表于 2017-2-11 20:50
欢迎你的回归。

由于地缘日本对于中国从其民族和国家诞生起就有实质独立性,但名义上日本就一直是中原的藩属,哪怕是日本曾经挑战中原王朝也是如此,明朝就是这样一个中日关系矛盾的时代。日本骨子里还是以华夏为尊,对于北系蛮夷却无这种尊重。明朝时中原两次册封过日本篡权者作为日本国王,日本篡权者还欣然接受,一次是足利义满,一次是丰臣秀吉,中日贸易也是以日本向中原朝贡的形式实行,很多人可能说这是虚名和形式,但是虚名也是实力使然,不同的日本阶层为了从中原获利都需要顺从这个名份,蒙元和满清则都做不到。足利义满为了让明朝使节认同他的实力,特别修了金阁,同时烹杀了海盗倭寇;丰臣秀吉则是在万里朝鲜之役的间歇和谈期为了迷惑大明而“忍辱”接受了大明册封,这种名份就是美国在明面上也做不到。

台湾根本无独立的根基,一切都是冷战产物,当中美实力逆转,压根不存在什么乐浪郡那样的什么形态,在汉人框架下乐浪郡本身从没有对中原有过实质独立性,公孙家族那种独立最多只是军阀割据形态,但是魏国强盛时则很快改变了。乐浪郡当时周边有诸多没有汉化族群,而这个对于台湾完全不存在,更何况现在交通技术的发展,台湾已经没有实质地缘分裂空间,一切只等待中美实力对比逆转,不觉得台湾会比港灿更刁,那不过转型期的人性而已,实力和国力主宰一切!

此贴的核心不是表达中日是否真地要发生战争,而是如果发生了战争,日本要承受灭国的代价,而且我也说了美日都在互相算计对方,想让对方给自己出力,这里存在美日的政治博弈。冷战中期,日本曾经幻想开拓中国市场腹地而摆脱美国控制,但是美国一直在精准控制日本,特别是美国扶持台湾和韩国打击日本。

我觉得江户时代日本的经济水平不用过高估计,因为幕府时代日本人的体质一直没有改善过,而从明治维新开始,特别是冷战时代日本人的体质才有了质变,这表明日本在江户时代的经济水平的有限性。
  二战之前,世界的工业化模式,就是进行殖民地扩张获得资源和市场来供养本国工业化,日本能够崛起的关键除了自身的努力外,就是获得了额外的地缘溢价和吸中国的血(也包括吸朝鲜的血)。地缘溢价本质上还是吸中国的血,因为欧美列强不希望中国强大,欧美列强自身直接军事打击中国的成本太高,欧美列强为了低成本打压中国,所以选择扶持日本,英法只要提供数量相对军费而言不算太高的贷款,同时卖军火给日本,这样欧美列强就实现了最低成本打压中国,所以这本质上还是日本因为中国获得了养分。日本通过战争,获得了朝鲜和台湾,其中台湾是中国领土,中国付出了巨额战争赔款,这让日本一下子肥了,因而获得超额资源,然后日本进入到正向循环,但是最终触动了欧美列强在中华次大陆划定的地缘政治均衡线而让日本失去了战争扩张成果。

  由明治维新到二战,由于日本吸收中国的血而积累了工业资本和人力资本,这样在冷战时期,日本又重新发展起来了,但是我们还是要看到日本还是获得了地缘溢价,因为冷战需要,美国向日本开放全球资本主义市场,这样不同于明治维新时期,日本需要对外侵略来打破资源和市场瓶颈。

  但是我们也可以看到冷战结束后,日本已经失去了地缘溢价,那么日本就已经达到了其天花板,日本不可能再进一步了,除非中国发生了战略失误!

  日本的崛起是以吸中国的血为代价的,并且较长时间挤压中国。但是后冷战时代,日本没有地缘溢价,同时在生态位上无法吸食中国的血,那么日本已经注定要国家地位回归了。但是日本人还沉浸在二战之前和冷战时代日本所处的高位,但是这一切只是由于文明转型时日本遇到的特殊历史机遇而已,这个机遇没有了。

  万历朝鲜之役是农业文明时代,中日两国的战争,中国强于火炮,日本强于火枪,但最终日本无法承受战争消耗而退回列岛。

  日本失去的二十年是一个正常的现象,而且不仅仅只是二十年,这对于日本来说是长期性的了!


  中国的成功是超越日本的,中国打破了西方国家吸血模式而实现工业化的,中国在冷战时代,通过内部剥削的工农剪刀差实现了工业化积累,然后在后冷战时代欧美对中国打开市场而爆发。由于中国体量大,中国可以做到日本永远无法做到的,中国可以实现文明系统对西方文明的超越。这是体量决定的。日本已经在她的体量格局下达到了她的文明成就最大化,但是由于她的小体量,日本永远是次生性文明,这是日本人的命!

  冷战时代,台湾和韩国都是吸血发展的,日本的吸血发展是二战之前的存血,是吸中国的。台湾有大量的财富和人力聚集,韩国有美国的援助,50、60年代,韩国得到过美国上百亿美元的援助,其规模不亚于欧罗巴的马歇尔计划。韩国能够通过工业化瓶颈,全赖美国给韩国的援助。香港则依靠中国大陆封闭格局下的窗口地位,新加坡依靠印度洋和中华次大陆的地缘通道中心地位。

  它们的发展全部都以吸血为前提,唯有中国没有吸血,而是真正意义上的内生发展,所以中国人可以对日本和四小龙高度的自信。中国的体量优势可以让中国实现文明系统升级,这样在文化、技术和制度上实现对西方文明的超越!这是小体量的日韩永远不能企及的,而等中国成为世界最强国时,日韩在人均上也无法和中国相比了,韩国在物质消费上已经比不上中国的一线城市了。
1

评分次数

  中国是世界上少数干净起家的工业强国或者霸主级国家,所谓干净就是没有通过对外殖民来获得资源和市场,也就是国家的工业化原始积累是不是带血的,西方强国的工业化都是带血的,都是以肮脏的殖民和掠夺起家的。二战之后,有些国家和地区也是干净起家的,比如四小龙,不过他们依然是吸血发展的。

  中国的干净工业化是中国人的自豪,这使得中国人没有道义负担。中国不但从没有吸血发展,而且还是失血发展起家的国家,这绝对比日本和四小龙更了不起。由于中国的体量使得中国曾经是西方列强眼中的肥肉,所以中国没有日本那样的国际环境。从鸦片战争开始中国在不断遭受创伤,由于创伤而不断失血,其中甲午战争、八国联军、军阀混战和抗日战争使得中国失血太多。辛亥革命中国就一直没有经济上路,这个直到新中国才开始上路,但是中国没有外部资源。中国真正意义上得到的外部资源,也只有苏联的工业化援助,这是唯一的一次,但这是技术性的,不是资金、资源和市场性的。

  一旦上路,加上国家系统的对外开放能够获得资源和市场,那么这个国家才能快速发展。改革开放前,中国经济上路了,但是中国没有外部资源和市场,中国的工业化是重工和军工体系,无法形成对外的工业输出能力,加上中国追求政治独立性而产生被两大阵营的隔离,中国不能从社会主义阵营获得最大资源和市场。

  工业化的启动阶段,特别是重工和军工的积累阶段,需要巨额资本追加,西方列强是通过战争和殖民来化解原始积累瓶颈,中国只能是通过内部剥削勉力完成。而台湾和韩国可以通过对美国和日本的配套实现渐进式积累,这样可以实现与台韩体量对应的工业体系完成。韩国有美国的援助,资金、技术、市场和资源,台湾得到的援助相对韩国少,但是在技术、市场和资源上可不少。台湾和韩国都可以吸血发展,而中国不存在这样的条件。

  中国在发展过程中不断失血,中国因为意识形态需要对亚非拉和东欧兄弟国家进行援助,这使得本来就贫穷的国家要从自己的有限国力扣省捐献给那些兄弟国,比如非洲援建和阿尔巴尼亚援助,中国援助最大的血本是对越南的援助,中国援助了越南200亿人民币,按照购买力可能接近现在的一万亿人民币了。

  中国大陆与四小龙最大的差别就是中国大陆在失血发展,而四小龙都是吸血发展的。中国在相对封闭的国际环境下失血发展,韩国得到了美国上百亿美元的援助,而且韩国通过各种渠道积累外汇,比如韩国做为美国的雇佣军参加越南战争赚外汇。如果按照体量放大对比中韩,那么就是在冷战时代,如果苏联或者美国援助过中国至少2千亿美元,可问题是冷战时代,中国没有得到过什么援助,相反中国还在向外掏钱。

  很多人高估日本和四小龙的发展能力了,甚至很多人用子虚乌有的天赋什么的来形容日本和四小龙而贬低中国,西方国家没有象给日本和四小龙那样的资本、技术、资源和市场给中国大陆,怎么可能那样来要求中国在同样的时间发展到和四小龙一样的水平呢?

  中国在曾经被封闭和失血的情况下发展到今天这样的情况,中国人已经对日本和四小龙具有高度自信了。目前中国已经具备创造国际生态了,当然过去中国曾经具有输出革命的政治生态,但是今天中国具备了输出资本的经济生态,这种生态塑造能力使得中国和外国都受益。

  虽然中国在整体距离日韩仍然有差异,但是如果我们考虑国家系统的开放性,是否接受了外部援助和扶持,是否坚持国家自主性,我们就可以发现其实中华次大陆和东洋、南洋(中南半岛国家和马来海岛国)的实质发展水平是一样的。日本耗尽了地缘生态红利,因而美元GDP在20多年都再没有前进,而中国在弥补过去的缺失,所以最终日本并不比中国快。

  同时我们要看到由于中国具有创造生态的能力,那么日本的瓶颈对于中国来说并不存在,中国在非洲、南洋、拉美和中东的布局是日本国力不能企及的,中国的空间远比日本宽阔!

  中国只要上路,哪怕失血也能超越那些可以吸血发展的国家和地区。台湾和韩国吸了那么多血,现在对于中国大陆也不过如此而已,一个经济体可以吸血发展,但是格局本身就已经决定了他们的空间。

  中国超越西方在于系统超越,那么就要在技术、文化和制度超越西方,体量可以支撑系统质变而超越,其实在局部,日本不比中国差,但是日本没有足够的体量来推动系统的质变。而中国和日本的差异是新石器时代的祖宗就已经决定的,祖宗决定了我们的生存空间的差异。

  日本在上个世纪末产生过民族幻觉,以为自己可以超过美国,但是日本在科技和经济、金融竞争失败的本质是日本体量太小了,哪怕日本的系统很优异,也抵不过日本小胳膊小腿的。超越西方的游戏是小肢的日本根本玩不动的,这个游戏只有中国和印度可以玩。

  中国不但自身体量大,而且中国深耕于广大的发展中国家,使得中国有足够的生存空间来实现对西方文明的超越。
明治时代是日本获得地缘溢价的时代,因为西方列强要低成本打压和掠夺中国而扶持日本,日本因为中国获得战略成长期,英国对日本的扶持至关重要,英美法给日本军事贷款,欧美列强向日本出售军火。欧美列强以很小的代价压制了中国,然后分食和掠夺中国。日本因为中国而得到英国扶持,当中国已经沉沦时,日本又成为英国制衡沙俄或者苏联的工具。

  看到过这样的数据帖:“明治政府成立之初,伊藤博文任大藏省少辅,第一件事就是力排众议,向英商借款100万镑(时值白银约400-500万两),修筑东京至横滨间的铁路。到甲午时期日本借款约5000万两白银,而整个北洋舰队的军舰造价才2000万两,这样的资本介入,对于日本开始维新时这样的小国穷国,是没有偿还担保的,而且日本借债的主要投入方向是在军事方面,只有战争胜利才有收回本息的可能,而日本能够用兵的地方傻瓜都可以看得明白,而中国至甲午战前,清政府共借外债45笔,折合库平银4626万余两。这些外债战前已基本还清,从80 年代中期算起,清政府每年支付外债的本息,一般都占财政总支出的3-6%,占海关税收的12-20%。中国是基本没有外债不依靠国际金融资本生存的,而清政府本身财政紧张,战前李鸿章要求拨付300万两的战争经费,实际到位只有18万两, 相比之下甲午战争中,日本募集的公债达11,680万日元,而各国认购的公债就达到966万又4900英镑(日元与库平银比价为1.4:1。〔日〕大藏大 臣官房财政经济调查课编:战时财政经济参考资料第一辑,《日清日露两战役及世界大战に于け■我か战时财政》。)。所以日本在甲午战争中获胜,关键就是国际金融资本的支持,这样的巨款借给日本,等于就是国际金融资本已经完全押宝日本胜利,如果日本失败,这些借款和债券就将全部变成垃圾债券甚至废纸。国际资本的操作实际上决定了世界列强的态度和中日战争的结局,也决定了此后半个世纪中日两国迥然不同的发展态势。”

      曾看过到阴谋论的帖子,就是明治维新的实现是英美背后操控的,美国曾在南北内战前暗中操控日本政局,给予西南藩支持,当然日本能够做到多大英美并没有很清晰的预判,因为欧美掠夺日本所得并不会太多,而扶持日本挤压中国则欧美列强必有回报。当然后来日本的发展超出了欧美的预期,欧美转而打击日本了。

       很多人对于日本过于神化,其实日本的崛起西方列强给予了日本极大的助力,日本根本不是一己之力而挑战中国的,西方列强为了打压中国,没有剥削日本,同时给予日本诸多超额援助,相反这是中国无法享受到。
本帖最后由 value 于 2017-2-15 21:55 编辑

一个国家的经济增长由生产力增长和人口增长贡献,再考虑货币意义上则分成名义GDP和实际GDP,也就是有的国家经济增长其实是由通胀贡献,通胀产生的名义GDP增长并不是真正的经济增长。往往生产力会达到极限,此时人口会相对生产力过剩,那么此时对于国家不是经济增长的问题,而是人口过剩的问题对于社会安定的危机了,这个会通过战争和、饥荒和瘟疫来消灭过剩人口。

  生产力增长会推动我们的消费和收入增长,所以对于一个国家关键是生产力增长。很多国家的经济增长从较长时段来看,其实生产力增长不明显,其经济增长由人口增长推动。

  现代西方国家能够3%的实际GDP增长率已经是让他们很高兴的事情了,一个国家能够保持很长时间10%的经济增长率那是不得了的事情了。

  西方国家的发家史都是吸血获得经济增长率的,当然也有很多人用科技和制度等生产力要素来解释西方的资本主义发展,但是我们要看到内生的生产力和外部的掠夺对于西方发展是等同重要的,如果没有外部掠夺,那么内生的生产力也会被抑制,更何况早期西方列强发家时为了让自己获得财富时所对应的财富破坏是极其惊人的,西班牙为了获得印加文明和阿兹特克文明的金银,极端暴力地摧毁了这两大文明。早期外部掠夺转化成生产力的效率是很低的,很多为西方辩护的人刻意回避这种不对称转化。西欧列强早期惊人的文明损耗经历了几百年才转化出工业革命的结晶,英国的工业革命是浸透了美洲和非洲文明鲜血的。

  日本的发达就是建立在对中国的极大破坏力基础之上的,很多人可能会把成因放在日本的民族特性上,其实这是最具有欺骗性的,其实越南和韩国都可以在民族性表现出和日本人一样的,中国一旦经济道路走上正轨,中国人的民族扩张欲望不会比日本弱。关键是地缘环境,日本当时的道路是军国化,日本的军国化其实我们可以在赢得越南战争的越南身上看到,越南独立和统一后,应该将精力放在国家建设上,但是越南人野心爆棚,要承袭法国的衣钵征服中南半岛,也因为越南没有日本那样的地缘环境和国际环境,因而越南的军国化半途而废了。但是日本的军国化则是在英法对大东洋的规划产物,日本顺着军国化掠夺中国成功后,日本的那些民族主义的东西才会被吹捧,其实很多小民族都有一颗无比炽热的雄心,但是他们往往没有外部机遇和条件,而日本是被英国稳定扶持的。同样本身还只是殖民地的韩国,其经济腾飞了,但是这种腾飞只是相对的,棒子们就按耐不助自己的民族自卑心的补偿,开始对自己的民族进行各种极端美化。

  如果日本没有地缘溢价,日本可能就陷在起步阶段不能继续了,就是军国化的道路,日本都可能很难继续。万历朝鲜之役是明代没有所谓外部势力介入的格局下,日本力图改变国运的军国化道路,但是日本的国力无法在这条道路持续。同样在清末,如果没有西欧列强介入,那么日本可能依然无法在军国化道路上继续,但是西欧列强介入了。如果日本在起步阶段就卡死了,日本可能会陷入内乱,就象万历朝鲜之役,德川家康取代丰臣秀吉一样,可能日本政治会动荡,日本国王重新成为傀儡!

  单纯日本自身的国力很难支撑日本进行军国化,但是西欧列强的援助和军火售卖改变了大东洋的形势,让日本跨出了军国化的瓶颈。

  没有西欧列强的援助,如果日本在军国化道路上失败,那么等待日本就是日本国内动乱,而明治时代早期,就是日本中央政府的平乱和统一,那么当对外侵略失败,日本的军事投资不能回报时,那么日本内部的各种积弊都会大爆发。其实即使有西欧援助,日本挑战中国依然风险极高,日本政府是很清楚的,但是一般起势的小民族和小国家都会选择赌一把,就象越南也赌一把,赌中国不会干预中南半岛局势一样,结果日本赌赢了。


  一个民族的奋斗对于这个民族的崛起是极其重要的,但这只是必要条件而非充分条件,很多民族都是很拼的,但是他们没有其他有力的外部条件。越南在中国和苏联的援助下,赶走了法国殖民者和美国殖民者,如果没有中国和苏联的援助,越南可能很难独立,或者越南需要更漫长的时间来实现独立和统一。越南人的独立心在法国刚刚殖民越南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但是为什么要等半个世纪以后才能实现独立?还不是外部援助的作用。

  对于日本人也是一样的,日本在漫长的农业社会吸收了中华文明的养分,让日本在文明水准上表现出比南洋土著更高的文明水准,但是日本局限于本国国力,也只有那个水平了,日本人那时身材矮小,其实就是日本人连饭都吃不饱。

  日本要积攒一次军国化都需要准备很长时期,日本为了开启甲午战争都至少准备了20年。如果没有日本的军国化道路,那么局限在本土的日本如何经济高速增长?

  如果没有外部机遇和有力条件,一个民族再歇斯底里和打鸡血都没有用,当越南的目标是为了民族的独立和统一时,中国成为了越南最根本支柱,越南依靠中国赶走了法国和美国,但是当越南民族统一后,将目标指向了柬埔寨和老挝时,越南失去了支柱,那么我们可以看到叫嚣自己是世界第三军事强国的越南马上就现原形了,越南自持由苏联这颗更粗的大腿可以抱,哪晓得苏联离越南太远帮不了越南太多,而且苏联又解体了,最终越南就是这个德性了,其实日本不比越南高多少,只在于日本相对越南是离岸的岛国。西欧列强想要摧垮和掠夺中国,日本才有这样的历史机遇,很多人在对比洋务运动和明治维新时,没有考虑到西欧列强对于中日的规划和态度是不一样的,西欧列强可以放日本但不会放中国,否则西欧列强到拿去吸血?

  日本对中国掠夺实在是太多和太甚了,战争赔款,殖民地和贸易特权,一个小岛国就这样肥了。日本国土很小,日本通过殖民地获得很多资源和市场,同时日本通过对中国的贸易特权还打开了中国市场,没有军国化,这些都不可以想象。同时日本为了获得国家发展需要的养分,对中国产生了太多破坏。

  现在网络流行一个名词:“穷忙族”,穷忙族最早出现于上世纪90年代的美国,指拼命工作仍然无法摆脱最低水准生活的人们。日本经济学家门仓贵史在《穷忙族》一书中,他对“穷忙族”下的定义是:每天繁忙地工作却依然不能过上富裕生活的人。欧美国家通过客观指标发现,在他们的社会里存在着庞大的“working poor”族群。此外,随着日本和台湾地区这几年来全球化发展愈趋明显,也出现愈来愈多的“穷忙族”。

  穷忙族的本质是国家生产力增长缓慢,因而劳动者无法普遍性地快速增长个人消费和收入。

  现在世界的主流是和平,在和平环境下,我们发现一个国家的经济增长都是比较缓慢的,就是欧美都是如此,我们再将时间倒回,那时日本在那样的起点下如何达到今天的经济成就?很多人会从日本的民族奋斗来解释,但那只是必要条件,今天中日韩的工业化,我们可以看到日本其实也并没有什么超越的东西,但是我们从更长的时间尺度,就可以知道日本的成就里浸透了多少中国的血肉!

  所以我们中国人不用高看日本人的科技和经济成就,因为这些成就本来我们中国人血肉供养出来的。所以我们不应该羡慕日本,当然随着中国的经济发展,就算不考虑历史上恩怨,日本也已经渐渐失去了对中国人的吸引力。

  如果再民族平度化,这个平度化是建立在同等文明前提下,因为日本和韩国的文明本质是中华文明的亚种而已,那么这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最终是由外部资源和养分决定的。日本在二战之前吸了西欧列强的血(西欧列强为了打压中国和沙俄而援助日本,让日本可以启动军国化)和中国的血,到今天也就这个样子了。韩国依靠美国、日本和中国的血,也就徒有其表,而中国在失血发展下,也在快速追赶日韩,这个追赶是指人均意义上,如果从国家系统而言,很多东西都碾压日韩了,但是我们中国人也不欺负日韩,还是用人均来说事,否则谈国家整体,日韩靠边站,连谈的资格都没有。中国被欧美列强打压得那么惨的情况下,中国最终挺过来了,那么中国的经济成就就比靠吸血起家的日韩要伟大多了!

  中国要走上一条正确的道路,其系统成本远比日韩高,中国永远不会有日韩那样的外部有力机遇,中国遇到的外部掠夺和打压的环境压力远比日韩大,中国从鸦片战争开始到新中国花了一百年才解决系统安全问题,然后一直没有吸血而发展到现在,其成就远远超出日本和四小龙!
明治时代是日本获得地缘溢价的时代,因为西方列强要低成本打压和掠夺中国而扶持日本,日本因为中国获得战略成长期,英国对日本的扶持至关重要,英美法给日本军事贷款,欧美列强向日本出售军火。欧美列强以很小的代价 ...
value 发表于 2017-2-14 00:59
  由此帖数据我们可以看到“100万镑(时值白银约400-500万两)”推测1英镑=4~5两白银,“日本募集的公债达11680万日元,而各国认购的公债就达到966万又4900英镑”,966.5万英镑x5=4832万两,对应了“到甲午战争时期日本借款约5000万两白银”,由“日元与库平银比价为1.4:1”4832万两x1.4=6765万日元,占到了日本的战争募集公债的58%。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日本是在借钱打仗,向民间募资,也向西方列强募资,而所借的钱超过了一半是由英国和其他西方列强给予的。而所借之前是日本当时财政收入的两倍,向西方列强借入的钱就达到了日本全年财政收入,这是很惊人的数字!



  再查询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里日本军费的数据,我们可以看到:

  “整个战争中,清政府从政府到民间筹集到的军费也不超过3千万两银子。反观日本,整个战争中耗费约8千万两银子,但其军费预算高达2亿5千万日元,折银1亿6千万两左右。特别是在战争爆发时,中日同期筹集军费的比例约为1∶10。

  无奈之际,堂堂的“天朝上国”最后只好靠借外债来应战。其中主要是1894年11月、1895年2月先后两次向英国汇丰银行所借,分别为1千万两和1800多万两白银。

  清王朝缺钱吗?甲午战争前,清政府年实际收入约银7千余万两,日本政府年则实际收入银5千多万两。

  据历史学家估计,甲午战前清政府年财政收入约占国民总收入的3%左右,而日本的这个数据却接近20%。”

  “甲午战争日军死、残(永久丧失战斗力)共计17282人,花战费2亿日元。由于日军战胜,获大清赔银23000万两,折日元34405万,再加上朝鲜独立和割让台湾、澎湖。这次呢?日军死伤38万(甲午战争的几乎20倍),军费17亿日元(甲午战争的几乎8倍)。”

  “这一时期,大财阀们的资本进入了各产业,在金融、贸易、运输等行业逐渐形成垄断集团。政府继续扩大军需工厂的规模,大力保护民间重工业,使造船、煤炭、钢铁等工业生产有了大幅度增长。但是,日本经济实力仍然薄弱。为了筹措巨额的军费,日本政府已背上了英、美两国的外债,财政压力巨大。到 1913年末,日本当年财政总收入为 7.2 亿日元,而外债却高达20.7 亿日元,与对外投资 8.46 亿日元相抵后,外债净额仍达 12.24 亿日元。”


  日本把整个国家全部赌上去了,日本的财政占国民收入的20%,从财政上看这个强政府,而财政大部分用于军事,相比满清则变成了一个弱政府,满清的财政占国民收入的3%,虽然日本的国家收入远低于中国,但是日本政府能够调度的国家资源水平远高于满清。

  日本积攒了全部国力用于军国主义侵略,甲午战争的军费8千万两白银约占日本国家收入的30%以上,要知道日本那时是一个标准的穷国,民众的生活水平还在温饱线上挣扎,日本军国政府在这样的情况下对民众进行最大化压榨而积蓄军力,但是光这样仍然是不够的,英国竟然肯给这样的穷国借5000万两白银,这是一个什么样投资策略啊?

  类比放在现在就是西方国家给某个5000万人口的国家借贷其GDP20%的钱,这是一笔巨额的投资。

  甲午战争日本收获了2.3亿两白银,这就是日本一年的国家收入了,这是多么巨大的斩获啊!

  一个国家超高速经济增长,GDP增长有个百分之十几的增长率,这已经是很惊人的了。但是日本竟然可以在一年暴增接近100%的国家收入。通过战争赔款,日本补偿了持续了几十年军事投资,将军费债务偿还,而且仍然有巨额盈余,日本仍然将其投入军事。日本的军事投资推动了日本的重工和军工产业。

  不仅仅只是甲午战争,我们再看日俄战争前后,日本依然是债台高筑,日俄战争前后日本的外债规模更是惊人,“到1913年末,日本当年财政总收入为 7.2亿日元,而外债却高达20.7 亿日元,”,这又超过了甲午战争2亿日元的水平了,达到了10倍的增长。

  所以我们就要疑问,西方列强在日本军国化道路上到底给日本注入了多少兴奋剂和血液?这些就是日本获得的超额地缘溢价啊!

  一个穷国凭什么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借到这么巨额的资金?答案不就是中国吗!没有从中国的掠夺做为最终回报,日本凭什么借到这么多钱?即使日本和沙俄的东北争霸也依然是从中国身上割肉啊!

  没有英国的规划,日本可能无法在军国化道路上持续。日本政府为了实现高度中央集权,对于大名和武士是很血腥的镇压,明治政府是以国家的名义来给日本国民洗脑,日本的国民的心气都是以入侵朝鲜和中国做为凝聚目标的,因为日本筹备和积蓄了几十年在一场战争中释放,日本把整个国家全部押上去了,而且还举借了超额外债。如果战争失败,日本军国政府无法补偿几十年的压榨式投资,那么连续几十年对国民的许诺此时就变成了谎言,同时日本就更不可能偿还外债了,此时日本政府就要破产了,破产的同时就是政治动乱了,日本明治国王就是首先要被清算的责任人,很多被明治政府打压的势力全部都要发难反攻明治政府了,明治就要下台,甚至连傀儡地位都不保,会被反对势力选择一个新的王室成员取代明治。这样日本在可观的时间里对中国难以形成威胁,大中华的生态位会使得中国首先完成工业化,从1894年到1945年里50年的时间,中国沿着洋务运动的轨道发展,中国可能不会象新中国那样的工业化,但是可能会是冷战时代印度式的工业化。而日本则是菲律宾式的国家,日本如果甲午战争战败都不知道需要多少年来渡过国家危机!我们就看不到后来日本的的表现了,日本在我们的眼中依然是一个穷酸的国家。

  在中国的灾难中,英国、日本和中国各要承担责任,中国没有解决好自己的系统危机,然后从甲午战争开始中国动乱50年后中国才解决系统危机,英国则是中国灾难始作俑者,英国为了自己的肮脏利益,利用日本的野心来掠夺中国。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