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貊在先秦可能不是族称?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3-14 16:11 编辑

逸周书-职方解:职方氏掌天下之图,辩其邦国、都鄙、四夷、八蛮、七闽、九貉、五戎、六狄之人民,与其财用九谷六畜之数,周知其利害,乃辩九州之国,使同贯利。



《尚书·周书·武成》,“华夏蛮貊,罔不率俾




《诗经·大雅》云:“王赐韩侯,其追(狄)其貊,奄受北国,因以其伯。


《孟子·告子篇》注:“貉在北方,其气寒,不生五谷”,《史记·燕世家》:“燕北迫蛮貉”,
《荀子·强国篇》:“秦北与胡貉为邻”,


夫貉,五谷不生,惟黍生之。无城郭、宫室、宗庙、祭祀之礼,无诸侯币帛饔飧,无百官有司,故二十取一而足也。(《孟子》卷20《告子·章句下》)


(齐桓公)西征,攘白狄之地……逾太行与卑耳之貉,拘秦夏,西服流沙西虞而秦戎始
从。(《管子·小匡篇》)


晋文公伐卫……还师而归,至国,而貉人攻其地。(《说苑》第13《权谋》)


(高祖)四年……八月北貉、燕人来致枭骑助汉。(《汉书》卷1《高祖纪》)

《山海经.海内西经》 ”貊国在汉水东北。地近于燕,灭之  




管子: 发. 朝鲜 之文皮




史记·五帝本纪》:“南抚交阯北发西戎、析枝、渠廋,北山戎、息慎,东长、鸟夷,四海之内咸戴帝舜之功。






-------------------------------------------------------------------------



《说文》:貊为北方之种
貉人犯法,不从驺起……匈奴未克,夫余、秽貉复起,此大忧也。(《汉书》卷99《王莽传》


三国志:(扶余)其印文言"濊王之印",国有故城名濊城,盖本濊貊之地,而夫馀王其中,自谓"亡人"


《后汉书•东夷传》:“句丽一名貊耳。有别种依小水为居,因名曰小水貊 出好弓,所谓‘貊弓




《后汉书·东夷传》:“乐浪,檀弓出其地。  


郑笺曰:“追貊为雍州之北国”。


《搜神记》:“羌煮貊炙,戎翟之食也;自 太始 以来,中国尚之。


----------------------------------------------------------------------------------------------------




秽貊
总的看来秽貉亦有特指和泛指两种意义。
其一,特指意义。特指意义可以分为三种情况。
一是特指东濊。如《后汉书》所载“高句骊……南与朝鲜、濊貊,东与沃沮,北与夫余

二是特指沃沮和东濊两个地区。例如:
(1)夫燕……北邻乌桓、夫余,东绾秽貉、朝鲜、真番之利。(《史记》卷129《货殖列传》)
(2)是时,汉东拔秽貉、朝鲜以为郡。(《史记》卷110《匈奴列传》)
(3)彭吴穿秽貊、朝鲜,置沧海郡,则燕齐之间靡然发动。(《汉书》卷24《食货志》下)
(4)玄菟、乐浪,武帝时置,皆朝鲜、濊貉、句骊蛮夷。(《汉书》卷28《地理志下》)
(5)建光元年春正月,幽州刺史冯焕率二郡太守讨高句骊、秽貊,不克。《后汉书》卷5《安帝纪》
(6)正始……七年春二月,幽州刺史毋丘俭讨高句骊,夏五月,讨濊貊,皆破之。《三国志》卷4《魏书·三少帝纪》


三特指秽人
《三国志》(夫余)国有故城名濊城,盖本濊貊之地
《后汉书》:夫馀国,在玄菟北千里。南与高句骊,东与挹娄,西与鲜卑接,北有弱水。 地方二千里,本濊地也。
《汉书·王莽传》。貉人犯法,不从驺起,正有它心,宜令州郡且尉安之。今猥被以大罪,恐其遂畔,夫馀之属必有和者。匈奴未克  夫余、秽貉复起,此大忧也


其二  泛指意义

泛指秽和貊

百蛮贡职,乌桓、濊貊咸来助祭。(《后汉书》卷2《明帝纪》)
时辽东太守祭肜威慑北方,声行海表,于是濊、貊、倭、韩万里朝献。《后汉书》卷85《东夷传序》
左将军伐朝鲜,开临洮,燕齐困于秽貉……非特丰辟之费。(《盐铁论·地广》)
是时孝武……东攠乌桓,蹂辚濊貊。(《后汉书》卷80《杜笃传》)






--------------------------------------------------------------





黄龙寺  九层塔     第九层  秽貊  指 高句丽


颜师古注: “貊在东北方, 三韩之属皆貊类也


(沃沮)其言语与句丽大同,时时小异。


(东秽)其耆老旧自谓与句丽同种  言语法俗大抵与句丽同,衣服有异。






-----------------------------------------------------------






我先把资料分为四段     
第一段   貊在先秦属于泛称  类似 戎狄蛮夷胡  方位基本上是北方偏东
第二段   貊在东汉以后特指高句丽  后汉书中讲  句丽有貊弓 乐浪有檀弓  我认为说的是一个事情,因为彼时 句丽已占领乐浪  羌煮貊炙,戎翟之食 应翻译为 羌族和貊族的煮肉和烤肉  是 源自戎狄的饮食习惯。 此处貊族特指高句丽


第三段   在同一个时期   秽貊特指秽族   

第四段   颜师古说  三韩之属都是貊类 是因为他认为 东北方民族本来就都叫貊类 对应第一段  貊=方位族称   泛称

不叫胡马度阴山-王昌龄把匈奴叫胡   因为 胡不仅是匈奴的别称  同时也是对北方异族的泛称(东胡是东侧的胡人)  黄龙寺九层塔中  则把高句丽称之为秽貊  是唯一一处 把高句丽叫秽貊的地方。 但首先要分析这个塔里的称谓性质。 此塔称呼百济为鹰游   这是对百济的蔑称。   因此  新罗此处对高句丽称呼为秽貊 很可能是矮化的


然后分析矮化。  我认为   这就好比中原上古汉人称楚国为蛮夷   楚人虽出自中原但地处南蛮  他们是上古汉人中 开拓南方的一支  但如果有需要。中原汉人还是会把他等同于他所征服的底层民众。  因此  这里新罗所谓 秽貊 应该是暗指 句丽所征服的底层。  而 结合  古汉人对秽貊的定义(我的第三段)  可知  秽貊既秽族  这也和第二段 貊=高句丽对应。   此外 高丽时期 一然的三国遗事中 也有把 貊国拟定在平壤的说法。 虽然貊国据考证应该是在春川及周边  但高丽人的这种意识,说明他们也早就接受了 貊=高句丽这样一个概念




貊在先秦, 本来是和东北地区以及朝鲜半岛的民族无关。 只是一个中原汉人对北方异族的泛称。 这个异族最初的居住地应该是靠近陕西山西北部。靠近早期燕国 无谷不生 唯食黍 无城 无礼数   在上古汉人看来 是一个非常愚昧蛮荒的部落。  后来这个部落灭亡


这一泛称向东扩散。  秽人开始被汉人称为 秽貊 (类似豫州蛮 淮夷 ) 而其中一个处处和中原作对的部落。 他真的很烦人。所以直接称呼他为 貊人(类似把匈奴族称呼为胡)他们就是高句丽  (扶余国听话,所以扶余人不被叫貊) 再后来  突厥 日本 都开始称呼高句丽为 貊    新罗和高丽  也称呼高句丽为 貊或秽貊






因此   扶余人基本可以确定是区别于秽人  但是同时也看似和 貊族无关(指真正的貊 先秦陕北貊)   那么  实际上 把东北古代族群 区分为  貊  秽  韩 肃慎 四类 看来是不太合适的 。  应该更正为  韩 秽 肃慎 三系统。  而 自辽西迁到辽东和朝鲜半岛的  并不是貊 而是朝鲜(韩)    扶余人 起源应该是在嫩江流域为准。 他们是从北部南下的




另外。  我认为   二中历中的 贵贺国  应该是  鬼方这个词的变体。 鬼方之所以这么叫,可能和 北溟之地有关。  新罗之北溟之北 就是当今的咸镜道区域。  这就有点类似于 北国雅化为佰国    本是一个方位词。 后变成名词




同理。  扶余之源头  索离国。 或叫 橐离国  或叫 稿离国(橐之误)  应该并不是这个国家的本名。 这个国家名称 应该源自 狄这个词的变异。   狄国  泛指  北国。 北魏 被南朝汉成为 索掳  这里的 索 同样对应的是 狄   同时含有 北国之意      至于索离国原本叫什么,那应该是永远无从考证了。






























1

评分次数

  • Vietschlinger

我的一个小小的猜测


如果说    橐离国 =狄国  成立的话。 对应  扶余之始祖 东明  对应  统万  头曼单于   我认为  扶余-句丽-百济之统治阶层 来自 嫩江流域突厥系民族的可能性并不能完全排除


我之前一直猜测, 朝鲜语中的阿尔泰上层也许来自 辽西的原古朝鲜和那边的突厥系的深度接触。甚至怀疑是不是有过某个时期 辽西突厥人统治过 朝鲜人和扶余人  但是目前来看, 也有可能这种猜测有误  朝鲜语的突厥上层,有可能来自 橐离人对秽人的统治(秽人大部分成为朝鲜人)  


后来的 铁利府这个 名称 不知道是不是和橐离有关   但从  豆末娄其语和库莫奚 契丹同 可以看出  嫩江流域 并不是 秽语的范畴   从考古文化上也可以看出  西团山和辽东虽然是一体的 但是 大安-月亮泡  肇东以北地区文化类型是和西团山类型完全的不同。   这也暗示  秽文化北线极有可能是东流松花江沿岸  西线在伊通河
1

评分次数

  • Vietschlinger

此外 ,扶余族源自 突厥系可能性的另外一些线索是   百济之名 史书记载本为 十济   而  突厥亦有 九姓铁勒  十姓回鹘  十箭突厥等部族名
1

评分次数

  • Vietschlinger

扶余是puryo吧,秽=倭,貊应当是Bokri,也许和后世的墨离-Bori-狼有关系也说不定,我随便说的
傻逼太多,懒得理会。
扶余的发音应该是para把 扒拉  bokri 我觉得是 貊高丽 的音变
1

评分次数

  • Vietschlinger

很有意思的情况 在韩国 发票叫 领收证 所以和 发表 的发音不重叠 但在延边朝鲜语中 因为直接借的汉语词发票 但又为了和发表 相区别 所以 不读作 巴儿 票 而读 巴拉 票
1

评分次数

  • Vietschlinger

从音变的角度来说的话,  肃慎和朝鲜还真有可能是来自一个词


肃慎  siuk dien
朝鲜  dio   sian

贵贺语   sihuri  二
高丽语   tupuri 二


句丽语    绝/提   后
韩语       tui      后
古日语    tʃe     后
日语       se      后


日语       so      那
古韩语    tə      那
韩语       tsə     那


辰         diən     辰时    7~9点
韩语      a ts’im  早晨
日语      a sa     早晨
勿吉 发音和  靺鞨应该是完全一致的   而   勿吉的发音,我认为 如果这个词源自 高句丽人对当时的肃慎人的称呼,那么 按照 高句丽汉字音的发音规律, 很可能发音是  maka  或 make  

然后  这个 make  用汉人的发音 就 接近  靺鞨 的早期中古汉音了  

而  如果按照    貊  这个词 有泛指  北方偏东愚昧异族的蔑称含义的思路   那么 位于 高句丽人东北方向的 靺鞨人 ,很可能是因为 被 高句丽人 称呼为 貊  才被 记载为 勿吉/靺鞨


这就好比   日本人 也曾称呼自己国内的阿伊努人为 虾夷 。 因为 夷这个词是泛指。  而实际上  在中原高句丽碑文中, 高句丽确实曾经把新罗王 记载为  东夷寐锦  


这说明 高句丽曾经也拥有过 自我为中心的一个 “华夷天下观”
1

评分次数

  • Vietschlinger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3-14 09:26 编辑

三国史记中 尤其是早期历史记载中 之所以出现靺鞨这个词  很可能也是在 高句丽开始叫肃慎人靺鞨之后的某个三国时期开始  当时的半岛人 也把自己国家东北方向的异族  称呼为 靺鞨 (虽然他们实际上是秽人而非肃慎人)的原因, 然后这种记载 被金富轼记录了



也就是说    貊从 先秦的 特指  变成泛指北方偏东方愚昧族群   貊国被燕国灭后  秽人被成为 秽貊

统治秽人的扶余人 其中高句丽支  被东汉以后的中原人称做 貊

高句丽人在5世纪初经历了 大扩张之后  以东北亚中心自居 把新罗称为东夷 把肃慎称为 貊(勿吉)

6世纪中叶以后,新罗雄霸半岛   新罗人开始把 东北方向的 秽人 称为 貊(靺鞨)


12世纪高丽人金富轼   记载了 新罗在6世纪以后对东北方向异族的称谓


现在学者纷纷考证   三国早期出现的半岛靺鞨 应该不是肃慎族  而是秽族 但为什么会张冠李戴没人说出一二三来


以上纯属个人猜测  如有明显逻辑缺陷 不接收调戏
1

评分次数

  • Vietschlinger

好像 那个朱学渊 才会认为 马扎尔人是靺鞨人的吧 viet兄这个太离谱了
1

评分次数

  • Vietschling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4-26 22:30 编辑

管子: 发. 朝鲜 之文皮

红山人可谓数典忘祖也!
51# 红山人 [quote]革字本义:去毛的兽皮。使用这个偏胖是很明显的故意鄙视
红山人 发表于 2017-4-25 19:35
[/quote]
关于 朝鲜别称肃良哈 我的理解
东夷以伏羲氏为人文初祖,伏羲氏又称太昊包牺氏。【史世纪】太昊始制嫁娶丽皮爲礼。以高丽的纹皮为婚嫁之用品,其意义仅次于祭祀。

【詩·小雅】韐有奭。
【傳】韐者,茅蒐染草也。一曰韐所以代韠也。
【玉篇】東夷樂名。
【周禮·春官·宗伯】師掌敎樂。
【左傳·成十六年】有韋之跗注,君子也。
(自:http://hanyu.iciba.com/hanzi/34081_3.shtml
韠:蔽膝,古代一种遮蔽在身前的皮制服饰。这是伏羲氏时代的衣服,包膝盖的,也是包牺氏得名的原因。
韐、靺鞨、鞑靼,毫无贬义,本来就是民族自称或他称,汉语重要是记音而已。但汉字形旁另一个主要功能“表义”则体现了这些民族重要的经济文化特色,那就是出产珍贵皮毛!在远古就是贡品,而且对于华夏族和东夷的婚嫁礼仪十分重要。
由于气候的关系,东北亚的动物毛皮品质最优。皮草在自然资源匮乏的今天已经不被宣扬(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但就在近代,貂皮还是珍贵的资源,是沙俄的软黄金,吞并西伯利亚的动力,是中国的东北三宝之一。
红山人这样也无可厚非,毕竟汉语水平有限,胡搅蛮缠(不是讽刺,是开玩笑,别太介意,胡蛮是human,其实也是人类通病),是有民族性的。历史上韩民族厌文,自创谚文。呵呵,不过,华夏还是很大方!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我最近从文化上一直在思索貊和貘的问题。想啥来啥新闻,天人感应呀!




新闻


新闻
图片
博客
视频



内蒙古二连盆地始新世貘类研究获进展



分享 0评论
2017年05月09日13:57 中国科学院网站
内蒙古二连盆地始新世貘类研究获进展

分享 0评论


  位于内蒙古中部的二连盆地在我国古哺乳动物化石研究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上世纪20年代,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中亚考察团先后五次对这一地区进行了考察,解放后,中苏考察队、内蒙古地质局、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等又对这一地区进行了考察和发掘。丰富的化石,几乎连续的陆相沉积,也使二连盆地不同层位所产出的古哺乳动物群成为亚洲古近纪哺乳动物分期的基础。近年来,中科院古脊椎所王元青课题组联合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研究员孟津,连续对二连盆地进行了系统的考察和发掘,并发表了一系列有关啮齿类、兔形类和奇蹄类等的研究成果。
  最近,该课题组以白滨为第一作者在《美国博物馆通讯》(American Museum Novitates)上发表了关于沼貘研究的最新进展,并对相关的化石地点位置进行了讨论。
  貘类与马类和犀类,以及已经灭绝的雷兽和爪兽,同属奇蹄类,现生貘类仅有一属四种,分布于东南亚和中南美洲,以具有可以伸缩的、较长的鼻子为特点。沼貘科(Helaletidae)属于貘超科中已经灭绝的类群,始新世时曾广泛分布于亚洲和北美。以往亚洲的沼貘化石仅有牙齿材料,所以对一些属种的归属一直存有争议。此次新报道的沼貘化石采自内蒙古二连盆地伊尔丁曼哈组,包括了较为完整的Paracolodon fissus头骨和Desmatotherium mongoliense上颌,尤其是Paracolodon材料首次为亚洲的沼貘提供了头骨上的信息。Paracolodon头骨的主要特点包括:上颌骨具有侧槽(lateral trough)从眼眶前缘一直向上延伸到顶面的眶后突,额骨顶面具有内槽(medial trough),矢状脊向前延伸到额骨,岩骨上跨岬沟(transpromontorial sulcus)位于内侧;这些特征表明Paracolodon是不同于北美的属种,而伊尔丁曼哈组两种沼貘在头骨上的不同特征已达到属一级的区别。基于73个形态特征,19个分类单元,文章对分布于北美和亚洲沼貘科化石进行了系统发育分析,结果支持了内蒙古的Paracolodon fissus和蒙古阿尔丁敖包的Paracolodon inceptus构成姐妹群,而Desmatotherium mongoliense和北美的D. intermedius构成姐妹群。但遗憾的是Paracolodon fissus的头骨材料并没有保存吻端,所以其是否具有和现生的貘相类似的鼻子并不清楚。文章同时总结了已发表的产自伊尔丁曼哈组的奇蹄类化石,认为亚洲哺乳动物分期中的伊尔丁曼哈期相当于北美尤因他期的早、中期。最后,结合野外考察和中亚考察团的野外记录,进一步明确了中亚考察团“马捷茨营地”应该靠近都和敏勃尔和平台东缘,并重新厘清了中亚考察团以“马捷茨营地”为参照点、位于呼和勃尔和平台相关化石地点的位置。
  该项研究得到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现代古生物学和地层学国家重点实验室以及中科院青年创新促进会资助。
  论文链接

图1. Paracolodon fissus头骨侧面(A),顶面(B),腹面(C)视(白滨供图)

图2. Paracolodon fissus和Desmatotherium mongoliense在沼貘科中的系统发育位置(白滨供图)

责任编辑:向昌明 SN123


文章关键词:二连盆地 始新世 化石
我要反馈保存网页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11# 癯鹤

今天因为看到与苗族有关的文章:
南宋硕儒朱熹任职潭州时曾有《记三苗》一文云:“在湖南见说,溪洞蛮傜略有四种:曰僚,曰仡,曰伶,而其最轻捷者曰‘猫’……岂三苗之遗民乎。古字少而多通用,然则所谓三苗者亦当作猫字耳。”明郭子章《黔记·诸夷》说:“苗人,古三苗之裔也。自长沙、沅辰以南,尽夜郎之境,往往有之。”(自360图书馆《蚩尤、姜央和蚩尤、榜香尤关系考》)
想到了“有猫有虎”,感觉“貌胡”、“虎方”与有渊源。可能三苗部落离散南北隔离分别称为仡佬、高丽,在西有葛逻禄等,其实与汉语“旮旯”是同源词(有太阳崇拜的九黎,十日并出,被后羿射掉了九个,九夷于是逃到四荒)。于是第一次通看了《诗经·韩奕》:
韩奕

【作者】佚名【朝代】先秦

奕奕梁山,维禹甸之,有倬其道。
韩侯受命,王亲命之,缵戎祖考,无废朕命。
夙夜匪解,虔共尔位,朕命不易。
榦不庭方,以佐戎辟。
四牡奕奕,孔修且张。
韩侯入觐,以其介圭,入觐于王。
王锡韩侯,淑旂绥章,簟茀错衡。
玄衮齿舄,钩膺镂钖,鞹鞃浅幭,鞗革金厄。
韩侯出祖,出宿于屠,显父饯之,清酒百壶。
其肴维何,炰鳖鲜鱼,其蔌维何,维笋及蒲。
其赠维何,乘马路车,笾豆有且,侯氏燕胥。
韩侯取妻,汾王之甥,蹶父之子。
韩侯迎止,于蹶之里。
百两彭彭,八鸾镪镪,不显其光。
诸娣从之,祁祁如云,韩侯顾之,烂其盈门。
蹶父孔武,靡国不到,为韩姞相攸,莫如韩乐。
韩乐韩土,川泽訏訏,鲂鱮甫甫,麀鹿噳噳。
有熊有罴,有猫有虎,庆既令居,韩姞燕誉。
溥彼韩城,燕师所完,以先祖受命,因时百蛮。
王锡韩侯,其追其貊,奄受北国,因以其伯。
实墉实壑,实亩实籍,献其貔皮,赤豹黄罴。
不看不知道,一看就有很大收获!
“夙夜匪解,虔共尔位,朕命不易。榦不庭方,以佐戎辟。”我以为这个韩国的模式就是封藩殖民体系,有别于原住民土司。类似的大元四大汗国,其实在大元中央帝国都有藩王的政治地位,并且还在中原有采地。类似近代欧洲列强在全世界有殖民地,有些是真正殖民地,乃欧人迁徙过去,欧风欧化,还会把旧地名带过去,如新西班牙、新荷兰、新西兰、新英格兰,这些地方一度还实行过奴隶制。其实周朝的封建奴隶制与之类似。所以不奇怪,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率宾”之名或与有关,肃慎也是土藩),除了土藩,大臣率军征伐不庭夺取的领土,可能就类似后世金帐汗国、伊利汗国、东印度公司之例,赏赐为其领土了。这也就不奇怪战国时代其实很多飞地的说。其实在整个周天子皇图之内,周天子可以赏赐任何王田荒地给有功之臣,赏赐多了分散异处也很正常。类似后世有些大臣、当今地产集团兼并不同地方的田地,不也一样吗?
我以为“辽”通“燎”,点火烧山也。这需要巡逻守护,防止火势蔓延不可收拾造成破坏,是为“守燎”之缘起,应是最初与烈山氏有关。山西有辽县,本人认为是炎帝时代一个重要中心区域。一系列与炎帝部落有关的地名集中分布在这里,比如蚩尤九黎之后在此有黎国。由此炎帝部落扩张开来,东北有昌黎、辽东,南方有寮国、貉龙文郎。故南北方继承炎帝文化的鲜卑(宇文-耶律炎帝之后)、楚人(重黎与九黎应有关联),在周成王岐阳之搜木兰大会中负责“守燎”——水火既济:这个卦是异卦(下离上坎)相叠。坎为水,离为火,水火相交,水在火上,水势压倒火势,救火大功告成。既,已经;济,成也。因为他们是世袭的救火队员,不辱使命!
“韩侯出祖,出宿于屠,显父饯之,清酒百壶。”这个“屠”,很可能与“不屠何”有关(韩与何有关),那样就不奇怪“祖”、“显”可能也是地名,正好辽代辽西一带设立有“祖州”、“显州”,有没可能是两千年不变的地名呢?日本清酒乃日本国酒,盛具有清酒壶,酿酒师流派“杜氏流派”,与杜康似乎有关,本人论证过“屠何-杜康-朵甘”和“drink”是同源词,中国西北是酒类起源地,而藏日民族基因文化也有相似处,或许这清酒乃秽人真传,南入日本。诗言志,道通神呀!太初有言,言与神同在,言即是神!神乎其神,玄之又玄,量子信息学,无量天尊!一字千金起名社恭候第一桶金,多多益善,谁赏?
“维何”很像是英语“what”、“where”的同源词。
“于蹶之里。”后世北狄有名“于厥里”的,呵呵哒!
可恶的电脑和网络,让我的鼠标箭头乱窜,看资料和输入都很吃力,费时间周折多生气,况又生在文化荒漠家,力学无财挣,内外侧目多烦心,想学习都不是如意的事儿!
“有熊有罴,有猫有虎,庆既令居,韩姞燕誉。”
貌胡——猫虎?西汉在河西走廊有令居县,据说可能与先零羌有关,不过想到令狐、不令支、丁灵,感觉可能也是文化名词的流布,名号类似封疆一样在不同地域留下。如辽东有凶犁土丘山,很像是匈奴、突厥的词源,有熊氏、熊姓楚国、匈奴跟东北都很有渊源,辽东有丁令威,也与丁灵人说不定有关系。考虑不屠何可能西迁为屠各与释迦部落“Buddha”,和吐谷浑西迁青藏,以及氐羌也是由山西辽地炎帝故土以及三苗故地主动或被动西迁的,说不定这周代东北的“令居”也可以变成地名,并与后世汉代的令居县有些关联。另外这韩侯,也没人说他的名字,说不定他的名字就是“庆既”呢,一语双关。“庆忌”是远古习用人名,“力称乌获,捷言庆忌”(类似现代人名好用“强”、“健”),不止因为一两位以之为名的人物勇捷有力,可能在原始语言中就有这个意思,“乌获”在很多语言中还有保留,比如“呼和”、“武侯”(乌洛侯)、“回纥-裕固”、“敖汉”,“庆忌”则似乎少一些,但四裔都喜欢用英雄人物用过的名号,韩侯故地还是保留着,比如马韩语“健吉支/乞支(kenkisi)”与蒙古语“成吉思”,很像是“庆既”的同源词(汉语“轻捷”、“轻车都尉”应该也是,这是汉语汉字演化造成的异变,然语言还是没大变)。这么来看“庆既令居,韩姞燕誉”还是很双关很对仗的。“庆既”是韩侯的雅号(名字或外号),“令”乃以令为名的地方(牙帐幕府,出号令支使军队的地方),“韩姞”乃韩侯的妻子,既然来归,也就以韩姓冠其姓之前(非常有意义,上古从母亲得姓,这样把夫姓赐给妻子,其实也就是为了保证夫姓流传,满语把父亲叫“阿玛”,是父权制发展的活化石),“燕”也指地名,韩侯的这片新疆土也算燕地(这片土地不只有燕国,还有燕京之戎等,《山海经》记载的燕地就很大),也可指其他意义,与“令”一样都是双关。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诗经·韩奕》:“实墉实壑,实亩实籍,献其貔皮,赤豹黄罴。”可见韩侯曾是东夷之最高长官,负责征收当地皮毛等土特产。三韩之先,或许与有关联,所以能在后来长久保留相应名号。
《管子》:“发、朝鲜之文皮”,英语“fur”的词源可能就与“发”的皮毛有关。
17世纪后,回族在中亚地区被称做Dungan (东干),这一称谓起源于中亚突厥语言的诸民族,TUNGGAN这一名称是由TURUP QALGHAN(站下来的,住下来的)或Dongel(意思是回来)演变而来,与古突厥语里的“豹子”发音近似,用汉语的理解就是“回族”。俄语也沿用了这一词汇,用“Dungan”一词做为回族称谓,可以确认在1819年就已出现(1819年《西伯利亚通报》刊载的普季姆采夫在1811年从布赫塔尔敏斯基到伊宁市的游记中);在英语、德语里1830年代也相继出现。此后,“Dungan”在突厥、俄语、英语和其它西方语言中用来指代中国境内外的所有回族人。多数情况下是"Dungani"或"Tungani",有时也用"Dungens"或"Dungans"。
(自:“回回”溯源
“回”与“秽”、“韦”音近,而“韦”与皮毛有关。豹胡属于东胡,徒骇-屠何-段干-东胡-屠各-朵甘-东干,“回回”之义,于汉语代表东西迁徙多次往还(多半属经商贸易东西),于突厥语竟与东夷有关,尤其与其特产“丽皮”(高丽的毛皮)有关!语言神器呀!看来东北豹、东北虎、貉、黑熊、棕熊等不仅在自然生态系统中,从文化上也极具历史价值,作为国家保护动物更是实至名归!曾经也享有“貊”的称号的大熊猫如今贵为顶级国宝,其实东北豹之属也不遑多让!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管子记载的春秋“朝鲜”是箕子朝鲜,与朝鲜半岛没有任何的关系,箕子朝鲜在中原的西北方。司马迁是很清楚的,因为《史记朝鲜列传》中没有对箕子朝鲜的描述,而是以卫满朝鲜开始。箕子朝鲜被列于《宋微子世家》而非《朝鲜列传》就证明了这点,中原人对于朝鲜半岛的历史记录,要到战国末期才开始。
曾天山
有夏虽衰,杞缯犹在。
http://blog.sina.com.cn/zengtianshan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