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重新看了这视频和这帖子

http://www.ranhaer.com/thread-22124-1-1.html

重新看了这帖子  以及帖子里我截图出来的那个视频。 感觉有几件事情是必须要盖棺定论了



1   3500年前前后 有一群南方起源水稻民族 渡海进入朝鲜半岛 对应此时的 母系线粒体在半岛考古研究开始出现 B 和 F    这在此视频是中被韩国最权威的分子基因学教授所提到过的

2   当时 这个教授说  这种南方型线粒体 大约占到现如今韩国人中的 40%  然后他推测 可能和 O2b 基因有关(04年的节目,当时对O2b的研究还很肤浅)

3   韩语中的 农业相关词汇 (水稻农业) 和达罗比荼语 有惊人的同源性  这说明 影响了半岛农业革命的南来族群,应该不是汉族,以及带给汉族水稻文化的某南方民族

4  我可以猜出 为什么这个教授会把这群人的 父系基因 和 O2b 对应上了,因为 1 这个基因和他所谓的 南方型线粒体 在韩人中的比重比较接近  2  这个基因和汉族以及和汉族在水稻农业方面可能有关联性的南方少数民族貌似没什么关系





但是 我觉得 这个教授的局限性在于, 没有能力去了解  日语中的水稻相关词汇是不是也和达罗比荼语 同源, 因为 青铜以后 进入朝鲜半岛的水稻民 他们最终同样也影响到了日语当中。  如果最终证明  确实是这样的。 那么 O2b的大陆南方水稻民起源说,我觉得就可能性一下子从 0.1%  变成 99.9% 没问题了






关于 日韩语之间的关联性。 在这个视频中 也提到过。    九州产业大学 韩国语讲师 朴明美  和 前-熊本大学 语言学教授 清水纪佳   通过对比发现整理出来了 五千多个 日韩同源词,虽然很遗憾没有明确说 这些词主要是不是包括了 农业相关的词汇,但是他们在采访中说, 这些词绝大部分都并不是生僻词,而是和日常生活都非常息息相关的,和人的普遍情感诉求都紧密相连的这样特点的词汇





总之, 在确定了上述这些基本事实之后。 我们再考虑  韩国人的基因来源。可能会更接近真相 。
1

评分次数

  • Vietschlinger


日语        kome
达罗比荼  psar
韩语        psar


日语         i       水稻   po  旱稻      
达罗比荼 piya   水稻
韩语       pieo   水稻


日语       tama
达罗比荼   ar
韩语         ar

种子

日语          tane
达罗比荼    pi ts’i
韩语          ssi



日语         kusa
达罗比荼   bur
韩语         pur


日语       ama
达罗比荼 peyi
高丽语    霏微 (鸡林类事)  pi (现代韩语)     大雨   长ma  




我们可以很明显的看到   日语中的 米 有一个词是 借自朝鲜语的 然后特指 穗   韩语中 有一个 雨 也是借自日语的 然后特指 暴风雨(大雨)  除此之外   韩语的稻作农业相关词 和 达罗比荼语同源的 均和日语是不同源的


当然,这些单词 可能并不全面,但是介于我没别的方法可以弄来更多的 达罗比荼语词汇,所以只能做一个阶段性的总结



传播半岛水稻种植技术的人群,他们和 传播水稻技术到日本的人群 极有可能在语言上是并不同源的  只是他们曾经一度同时生活在朝鲜半岛中南部地区


那么  按照这个逻辑出发, O2b 从大陆东海岸 划到半岛  然后把半岛当中转站 进入日本的可能性几乎是不存在的。   因此,应该是 A 传播给 B  再由 B 传播给 C
1

评分次数

  • Vietschlinger

其实我很诧异, 达罗比荼人 是怎么飘到半岛的。 他们倒是非常符合 半岛青铜器时代那种文化面貌 (除了水稻之外,其他没有任何文化上的优势)   

本身   达罗比荼人 现在生活在印度中南部   离得中原是真的很远 4000年前他们却能生活在中国   而且我很好奇他们现如今的父系 和 母系基因中,到底有没有和 韩人相同或接近的类型?? 他们的常染色体中,能不能测出和韩人较接近的成分(对比土耳其人和维族人  虽然土耳其人已经面部全非,但是仍然是可以检测到他们的突厥成分的)


以及  达罗比荼语 和诸南亚 南岛语群之间的远近关系又是如何
1

评分次数

  • Vietschlinger

越南兄,你能不能再多给我几个 达罗比荼语 关于 植物 稻米农业 等相关的词汇   


高棉语的 稻米是 srau?    稻和米 是两个词。 有时候同源词之间,也是要分析 他到底是真的同源,还是交流后的借入。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3-23 14:44 编辑

日语的  水稻叫  ine     但是我感觉 这个词的词根在 i    ne 只是单独的一个 表示根部。  就如同说,女子说的是女人。但这个词  子是子 女是女


朝鲜语   nat  ar  낱알  是 单个一个一个的 圆型状的粒子的意思(本义) 然后特指 稻米的生米粒

朝鲜语中   还有一种 稻米的称呼叫  narak     这两者我认为根本就不是相关联的词   后者可能是另一个南亚起源的稻米类词根     前者的 nat  应该是  一个韩语固有形容词的词根   


我曾经 在研究高句丽语的时候, 说 高句丽语的  仍伐奴-谷壤  中 这个 仍伐 应该是对应朝鲜语    我现在仍然是这样认为的,  仍伐的 仍  就是 同 nat  ar  낱알  里的 nat    伐 则是对应 pieo 稻   

乃伐  本意应该是  一个一个“独立”的 稻苗     仍伐奴 = 稻田  =谷壤
1

评分次数

  • Vietschlinger

还有一个词    我记得 日语维基 还是哪里 写的   

高句丽语的  翼   於支    (音  o-ke)    然后 他们就说 这个词 应该念  a-ji  然后和 日语的 爪子 a-shi 对应


我觉得这个就相当不靠谱的乱套了,  爪子是爪子 翅膀是翅膀 根本就不是一个部位   要是这么说的话

韩语的  翅膀  nar-ke    肩膀 - o-ke 어깨  尤其是后者 是不是更接近了??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