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为啥史书把百济叫马韩?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4-7 08:23 编辑

百济者,其先东夷有三韩国,一曰马韩,二曰辰韩,三曰弁韩。弁韩、辰韩各十二国,马韩有五十四国。大国万余家,小国数千家,总十余万户,百济即其一也。后渐强大,兼诸小国  天监元年,进太号征东将军。寻为高句骊所破,衰弱者累年,迁居南韩地


这是南齐书和梁书的记载   这时候还没有 百济=马韩的说法  但是 已经有了 百济迁居南韩地(马韩地)的说法


南齐书的成书年代在 502~519之间  梁书是6世纪末




魏书:百济国,其先出自夫余  此书成书于6世纪末



隋书:百济之先,出自高丽国 此书成书于629年





周书:百济者,其先盖马韩之属国,夫余之别种 此书成书于636年




北史:百济之国,盖马韩之属也,出自索离国  此书成书于659年  但从628年就开始写了






百济 639年曾迁都 益山  建弥勒寺  益山是什么地方,古名金马渚  马韩的首都




百济=马韩的说法  肯定是源自  百济定都马韩旧都金马渚之后的   






古代是有这种说法的,  粟末靺鞨 为什么又叫扶余靺鞨 因为 靺鞨人占了扶余国的核心区域了。   不是说 扶余靺鞨是扶余族靺鞨部    宝藏王被封为朝鲜侯  也是因为高句丽的首都是朝鲜的首都





隋书中  新罗其王本百济人,自海逃入新罗 其先附庸于百济,后因百济征高丽,高丽人不堪戎役,相率归之,遂致强盛,因袭百济,附庸于迦罗国


所以我说      上面这段话 其实是拿  罗济联盟攻打高句丽时  百济是领头的那个国家而言的    这里只牵扯到 百济和新罗两国






并不是 有些人胡猜的什么  因为 马韩曾经统治辰韩,所以 这里把马韩看作是百济 把辰韩看做是新罗 然后 写的 其王本百济人






因为  隋书成书那个年代  百济还没有迁都 金马渚  马韩=百济的意识还没有出现
说错了 马韩=百济的意识,其实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马韩=百济之属的说法  和 百济=扶余(索离)高丽之后的说法 并行出现  倒是从  南迁之后开始      


因此  通篇不存在 马韩=百济的意识存在过 ,  只是到了10世纪的时候  马韩=高句丽的说法是出现了  因为  高句丽百济新罗=三韩的说法 早在隋唐时期或者更早就出现了    其中  因为马韩曾最大  所以又把 三国中最大的高句丽比作马韩
宋史:敕定安国王乌玄明。女真使至,得所上表,以朕尝赐手诏谕旨,且陈感激。卿远国豪帅,名王茂绪,奄有马韩之地,介于鲸海之表,强敌吞并,失其故土,沉冤未报.......


定安国王臣乌玄明言:伏遇圣主洽天地之恩,抚夷貊之俗,臣玄明诚喜诚抃,顿首顿首。臣本以高丽旧壤,渤海遗黎,保据方隅,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4-11 10:22 编辑

隋书中的记载



新罗国,在高丽东南,居汉时乐浪之地,或称斯罗。魏将毌丘俭讨高丽,破之,奔沃沮。其后复归故国,留者遂为新罗焉。故其人杂有华夏、高丽、百济之属,兼有沃沮、不耐、韩獩之地。其王本百济人,自海逃入新罗,遂王其国。传祚至金真平,开皇十四年,遣使贡方物。高祖拜真平为上开府、乐浪郡公、新罗王。其先附庸于百济,后因百济征高丽,高丽人不堪戎役,相率归之,遂致强盛,因袭百济,附庸于迦罗国





在分析历史记载的时候 最忌讳的就是根据断章取义去歪解


通篇看 新罗篇的全文   按白话文翻译 大致可以是这样的

新罗 在高丽东南  占据汉时的乐浪岭东和南部都尉等地  魏末毋丘俭打句丽时  句丽王曾避难至此地(乐浪岭东) 后来王室又回到故都(指丸都城重建)  留守在当地的高句丽人 后来被新罗吞并了 所以新罗人中 包括了 汉人 百济人 高句丽人  所以新罗疆域包括了 沃沮 不耐(东秽)韩秽(汉江下游)等地


1   这一段要了解的是   魏征他在讲  新罗疆土的来源   也就是说 新罗的汉江上游和汉江下游是吞并而来  


接着来


其国王本来是百济人  传至金真平  中央册封他为乐浪郡公    真平王的祖先 曾附庸于百济  后来百济攻打高丽时  因为吞并了高丽的汉江上游 强大起来  然后偷袭百济的汉江下游  且改附庸于伽倻了


2 这一段  要了解的是   其王本百济人 说的到底是什么的问题。  这里的其王本   指的这个时代 是 对应 其先附庸于百济  后因百济征高丽 改附庸于伽倻 这一段而言的  


这里通篇没有马韩什么鸟事        上一段说的是 新罗当下的领土是什么性质领土   下一段讲的是  领土具体是通过什么事情来的     前后文所指  均是 从5世纪末 新罗逐渐摆脱高句丽的统治之后  和百济结盟(这里描述为投靠百济) 到 551年 真兴太王吞并汉江下游为止的这半个多世纪发生的事件


当然, 这里  魏征搞错了两点, 1  新罗当时并没有依附于百济 两国是同盟关系 而且新罗在吞并了汉江上游之后 国立甚至已经超越了百济   2  不是新罗依附于伽倻  而是相反 真兴王时期 伽倻诸国开始逐渐被新罗吞并


那么   我凭什么说   其先本百济人 这里说的 就不是三韩那个久远年代的事情呢?  有没有其他的旁证呢?  有


看 北史的记载


新罗者,其先本辰韩种也。地在高丽东南,居汉时乐浪地。辰韩亦曰秦韩。相传言秦世亡人避役来适,马韩割其东界居之,以秦人,故名之曰秦韩。其言语名物,有似中国人,名国为邦,弓为弧,贼为寇,行酒为行觞,相呼皆为徒,不与马韩同。又辰韩王常用马韩人作之,世世相传,辰韩不得自立王,明其流移之人故也。恒为马韩所制。辰韩之始,有六国,稍分为十二,新罗则其一也。或称魏将毌丘俭讨高丽破之,奔沃沮,其后复归故国,有留者,遂为新罗,亦曰斯卢。其人杂有华夏、高丽、百济之属,兼有沃沮、不耐、韩、灭之地。其王本百济人,自海逃入新罗,遂王其国。初附庸于百济,百济征高丽,不堪戎役,后相率归之,遂致强盛。因袭百济,附庸于迦罗国焉。传世三十,至真平。以隋开皇十四年,遣使贡方物。文帝拜真平上开府、乐浪郡公、新罗王。




----------------

好  我们来分析  北史在说些什么  1  北史上面讲了  辰韩人由马韩人来做王  下面则摘录了和隋书一模一样的内容。  那么  李大师如果 把 百济人当做是马韩人  为什么  会在  新罗人曾经被马韩人统治的这件事情和 他们被百济人统治过这件道听途说之谬论之间 加了一个 或称  两个字呢??

明显 这里   作者是把两件听说的内容 并列为两件事看待的  并不是在这里 把 百济等同于马韩



那么   其王本百济人这个谬论怎么来的


梁书(589年成书)  开皇十四年是 594年

新罗者,其先本辰韩种也。辰韩亦曰秦韩,相去万里,传言秦世亡人避役来适马韩,马韩亦割其东界居之,以秦人,故名之曰秦韩。其言语名物有似中国人,名国为邦,弓为弧,贼为寇,行酒为行觞。相呼皆为徒,不与马韩同。又辰韩王常用马韩人作之,世相系,辰韩不得自立为王,明其流移之人故也;恒为马韩所制。辰韩始有六国,稍分为十二,新罗则其一也。其国在百济东南五千余里。其地东滨大海,南北与句骊、百济接。魏时曰新卢,宋时曰新罗,或曰斯罗。其国小,不能自通使聘。普通二年,王募名秦,始使使随百济奉献方物。其俗呼城曰健牟罗,其邑在内曰啄评,在外曰邑勒,亦中国之言郡县也。国有六啄评,五十二邑勒。土地肥美,宜植五谷。多桑麻,作缣布。服牛乘马,男女有别。其官名,有子贲旱支、齐旱支、谒旱支、壹告支、奇贝旱支。其冠曰遗子礼,襦曰尉解,洿曰柯半,靴曰洗。其拜及行与高骊相类。无文字,刻木为信。语言待百济而后通焉


百济者,其先东夷有三韩国,一曰马韩,二曰辰韩,三曰弁韩。弁韩、辰韩各十二国,马韩有五十四国。大国万余家,小国数千家,总十余万户,百济即其一也。后渐强大,兼诸小国。其国本与句骊在辽东之东,晋世句骊既略有辽东,百济亦据有辽西、晋平二郡地矣,自置百济郡。晋太元中,王须;义熙中,王余映;宋元嘉中,王余毗;并遣献生口。余毗死,立子庆。庆死,子牟都立。都死,立子牟太。齐永明中,除太都督百济诸军事、镇东大将军、百济王。天监元年,进太号征东将军。寻为高句骊所破,衰弱者累年,迁居南韩地。普通二年,王余隆始复遣使奉表,称"累破句骊,今始与通好",而百济更为强国。其年,高祖诏曰:"行都督百济诸军事、镇东大将军、百济王余隆,守藩海外,远修贡职,乃诚款到,朕有嘉焉。宜率旧章,授兹荣命。可使持节、都督百济诸军事、宁东大将军、百济王。"五年,隆死,诏复以其子明为持节、督百济诸军事、绥东将军、百济王



好了  看到了么?  梁书在讲什么?   梁书在讲 晋以后到 百济圣王(扶余明) 时期  百济是一个大国 新罗是一个小国   公元521年  新罗王募秦  始通中原要以百济随从的身份


那么  梁书写的对不对 。 当然没毛病  梁书出版之后 过了5年  新罗王在中原的角度才登上了乐浪郡公的职位。新罗才变强大     那么 百济圣王时期 百济到底是不是比新罗更强大 答案也是肯定的  新罗是因为吞并了汉江上游 国力才超越了百济。  那么 521年 新罗作为百济的附庸 遣使中原 这事对不对,我认为是错的,这时候 虽然 新罗在罗济联盟中 是作为弱国的那一方  这场北伐也确实是百济主导的(百济有收复故土的强烈意志) 但新罗彼时 绝对不是什么弱鸡  也绝对不是什么 无文字 刻木为信  


但就这样的歪曲  造就了 后代的 魏征这家伙  直接把 其王本百济人 当做是事实的这么一个让人愤慨的结果

李大师好歹 把两件事情并列了 而且 用 或称 来表明了自己的严谨性 以及良知  而魏征这家伙   就如我在另一个帖子里 骂他歪曲 百济出自高丽的记载一样   他压根就做不到客观记载

他似乎是一个很喜欢 强吃弱的这么一个逻辑的人   把一些含糊的描述 不经过严密的求证 就妄下结论 而且是以他那 强吃弱的逻辑


而这种思想  以及这种记载  恰好 非常符合诸如value 这样的人的胃口  所以说  断章取义 歪曲事实  妄下结论之辈 层出不穷  某些才高八斗的古圣贤们  是要负很大的责任的
清人黄维瀚编纂的《渤海国记》中有:
自稱定安國立大祚榮裔孫烈萬華 注朝鮮歷史【 下十七】
按宋史外國傳定安國為馬韓之種為契丹所攻破糾合餘眾保於西鄙建國改元開寶三年其國王烈萬華因女真使入貢謂定安國為馬韓種雖不足深信然亦無烈華萬為大祚榮裔孫之語其後國王烏玄明自稱為渤海遺黎祇可由此證其為渤海右姓中之一族不得因此謂其國王為王族也大抵朝鮮歷史所說渤海史事每不免於武斷以不引用為是

----------------------------------------------------------


针对黄维瀚的这段话  我们去分析 他在讲什么  value 又是在这里 怎么偷换概念为我所用的

1  他说 宋史中  謂定安國為馬韓種   不足深信   因为無烈華萬為大祚榮裔孫之語   

什么意思   因为 烈万华不是大祚荣后裔。 那么 如果是呢? 是不是就是深信了?  老黄在这里 有没有完全否定  马韩种=大祚荣家族  这层意思?


其後國王烏玄明自稱為渤海遺黎祇可由此證其為渤海右姓中之一族不得因此謂其國王為王族也   


看看这句话    人家老黄的意思是  因为 后面登场的这个 乌玄明 同样只是渤海右姓中的一族 而非大祚荣家族后裔。 所以  烈家 乌家统治的 这个 定安国 被称为 马韩之种是 不可深信 有待商榷的


人家就是这个意思   



至于  后面的  大抵朝鮮歷史所說渤海史事每不免於武斷以不引用為是   那是老黄在另说其他   因为 定安国马韩种的说法  源自宋史   这一段是结束了  老黄最后来一句 朝鲜对渤海的记载不免过于武断   应该是指当时朝鲜的史学界 采用了 宋史对 定安国的这种说法而言的。


就是说    宋史定调  朝鲜认同   老黄以乌烈两家非大氏而 认为 宋鲜之说有失偏颇


这仅仅可以看做是 老黄的一家之言罢了   更不能以此就推敲出什么 高丽人对中原的政治诈骗。  这种栽赃 这种污蔑  充满了恶意 且严重缺乏逻辑性。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4-11 12:41 编辑

【泉献诚墓志铭】
君讳献诚, 字献诚, 其先高句骊国人也.
曾祖大祚, 本国任莫离之, 捉兵马, 气压三韩, 声雄五部




【泉男生墓志铭】
其王高藏及男建等咸从俘虏, 巢山潜海, 共入堤封, 五部 三韩, 竝为臣妾.
卞国公 泉 男生 五部酋豪, 三韩英杰.


【高慈墓志铭】
公讳慈, 字智捷, 朝鲜人也.
先祖随朱蒙王, 平海东诸夷, 建高丽国已后, 代为公侯宰相.
地蕴三韩, 人承八敎



【泉男产墓志铭】
君讳男产, 辽东朝鲜人也, 昔者东明感气, 逾?川 而开国, 朱蒙孕日, 临浿水
而开都.
东明之裔, 寔为朝鲜.


【泉毖墓志铭】
卽开府仪同三司 朝鲜王 高藏之外孙


【高震志铭】
震, 字某, 渤海人. 祖藏.
公迺扶余贵种, 辰韩令族.
其一曰, 朝鲜贵族



---------------------------------


从高句丽人自己的墓志铭来分析 隋唐以来   三韩对高句丽人 或者说对半岛人是意味着什么呢




从 这些墓志铭中  我们可以看到  三韩之称 大抵上是和 朝鲜之称是并存的 遥相呼应的    也就是说  高句丽人彼时  为什么自称三韩人   因为 他们自称朝鲜人。  而史书中   朝鲜人是 三韩人的源头   有 准王入马韩之说 和 辰韩谓乐浪为阿残之说等


这也是 高震墓志中 写 朝鲜贵族=辰韩令族的缘由



也就是说   在隋唐时期   三韩至于高句丽人 并不是简单的 三韩=半岛地区的概念   三韩并不是地理概念   是朝鲜之种=三韩种的概念的吸收为基础的


但是我们说    三韩中   为什么后来 在崔致远的笔下  只有新罗是辰韩种  高句丽则是马韩种了呢, 这是他自己的归类。  因为他在朝鲜半岛是有权威的学者  所以他的一家之言 最后在 唐末五代  成了主基调


有人说  高丽人对五代人宋人搞了政治欺诈   

我说  如果要搞政治欺诈了   那 也是  高句丽人自己先认了朝鲜 认了三韩 认了辰韩为祖宗   不要把罪名加到高丽人的头上


过去 linxiao曾经说  王建所谓三韩山川 和  高句丽之继承意识要区别对待,也就是说  他认为王建同时兼备 三韩人和高句丽人的双重意识   


但我今天可以很明确的说,这种观点的视角是完全错误的      因为  高句丽人 他们本身自隋唐以来,就早已有了 三韩之种的意识   韩族=朝鲜种=扶余种  早在隋唐时期就已经形成了


现代的人   根据某些蛛丝马迹或者有的没的所谓证据, 硬是在那里 区分 韩种和 扶余种的差异,甚至 韩种和朝鲜种的差异     但事实是  至晚自隋唐以来   这三个所谓的种族  就已经是代表一个种族了


因此   我们说  宋史中 关于定安国的记载    我们怎么去看


第一种可能    宋人早就因继承了唐人的认知 把 渤海人看做是 三韩之种  且同时 采用金富轼的主张,把高句丽当做马韩 因此把定安国当做马韩 渤海当做马韩


第二种可能   虽然史书记载  是崔致远把三国固定在了三韩的各自名号上   但 实际上  这种 马韩=高句丽 弁韩=百济 辰韩=新罗的  固定式  并不是源自崔致远  而是来自当时的唐朝史学界  是一种 纯粹的 意识形态的扩展


因为  高震可以 自称辰韩令族    已经说明了 某韩=某国  这种模式在唐代已经是比较流行的  只是 各种说法之中, 后来崔致远采用了  马韩=高句丽的说法


我认为   自少   辰韩  和 马韩  被半岛三国都用于自称使用过  因为啥的, 因为 根据史书  辰韩 和马韩有朝鲜背景,而弁韩则比较模糊。 所以 一旦有了朝鲜人的意识,就很自然的会有 辰韩人 或者马韩人的意识
启云所谓我的逻辑  简直就是不知所云


宋人谓定安国为马韩种  继承自唐人对高句丽人视作三韩种    唐人对高句丽人的这种意识 源自 高句丽人自己对三韩种的归属感,   高句丽人对三韩种的归属感源自高句丽人对古朝鲜的归属感  


扶余族 和 古朝鲜族  作为分列的两个群体   这在韩国正统史学界是已经被公认的, 只是在 扶余人和古朝鲜人的血统,文化 语言 这些方面 到底属于同一个系统,还是不属于一个系统上面 存在着两说

而 其中 分属两个系统,但从很久远的上古时代开始 就有了密切的交流以及混血  因此 从血统上 文化上 语言上,都非常的趋同  这种观点目前是主流


而这种观点  又并不是拍脑袋论证出来的    是有考古证据作为支撑的   


稍等片刻 我会把 为什么 扶余人和朝鲜人的关系密切的证据上传于此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满亡命,聚党千馀人,魋结蛮夷服而东走出塞,渡浿水 (史记)

朝鲜王满,燕人...椎结蛮夷服而东走出塞,渡浿水 (汉书)

---------------------------------------------------

椎结  东北少数民族才有的发型  


扶余人面具  和  2300年前出土于辽阳市的 古朝鲜人 青铜斧制作容器中印刻的 人面像 两者均表现出了 完全一致的发式  


这是 后世扶余人和古朝鲜人之间 存在文化传承的证据之一
通过对匈奴墓葬出土的发辫实物以及陶俑、壁画等考古资料的梳理,参照文献中的相关记载,对匈奴人"披发"、"椎结"、"编发"、"索头"等发型的辨析可知,匈奴人的发型包括:披发,又有各种变化;长发后披,尾端扎松松的马尾巴;辫发,有两股、三股之分;盘发,两鬓和脑后披发,头顶结髻


-------------------------------------------


从这里可知   匈奴人的发式是有多种多样的 其中 椎结并不是其主要类型。而对于古朝鲜人来说, 椎结应该是非常典型的特征。  从这一点可以分析出   扶余人面具上的 椎结 肯定是受古朝鲜人的影响形成的  而 匈奴之椎结 同样很可能是和古朝鲜或者扶余的交流中融入的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4-11 12:38 编辑

因此  这样的证据 让人怀疑  高句丽人对古朝鲜的认同感,到底是不是从吞并乐浪之后开始萌发的??


有人说 朝鲜半岛的民族单一化 始于高丽  有人说  朝鲜族形成于7世纪  有人说 扶余人韩化始于百济南迁   


但事实上  和乐浪毫无相干的 夫余人  他们已表现出了和古朝鲜人的文化趋同。


忘了说了 上面的 扶余假面是 公元2世纪的文物。  并不是高句丽吞并乐浪之后,因此 不存在 乐浪传高丽再传扶余的可能性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4-11 19:59 编辑

北史记载新罗传世三十至真平 是将错就错  其王本百济人的说法本来就是意淫的 是根据罗济联盟时百济主导为所谓线索  这不能成为 中原人把马韩当作百济的证据  这就是一个歪曲滋生的果实而已 李大师他仅仅是记录了两件他听说的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4-11 20:23 编辑

北史
一件事 新罗以前不能自立为王 马韩人统治他们
二件事 又据说新罗王是百济人 传了三十代到真平 (真平是百济人)

隋书

一件事 新罗其先百济人 依附于百济 真兴王时吞并沃沮 不耐 韩秽等地

梁书

一件事 新罗以前不能自立为王 马韩人统治他们
二件事 6世纪初 其国小 当百济的跟班

三国志

一件事 新罗是辰韩十二国之一 不得自立为王 马韩人统治自己

让大家自己去判断吧 到底是不是 隋书根据梁书去意淫了 是不是李大师比魏征严谨
魏征简介

著有《隋书》序论,《梁书》、《陈书》、《齐书》的总论等

也就是说 梁书是他专攻的书之一
这里我要修改一下我的错误 北史的新罗部分应该是李大师的儿子李延寿写的  其出版年代晚于隋书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4-12 10:46 编辑

value   不是大力纠缠你 是你在胡搅蛮缠懂么?  中国历史有多长  是考古结合文献去慢慢求证的  因为历史文献避免不了会有记录者的主观色彩进入  从而时常会出现错误或 文献和文献之间 相互矛盾的地方




我们当然不能按照西方人的标准去衡量自己的过去和现在    西方文明在过去的三百年间 确实是强势文明  所以他们就说  青铜器的出现是文明的重要标志    他们还说  社会应该是从 原始社会 到 奴隶制社会 然后再到封建社会 然后进化到资本主义社会


但是  纵观全世界的文明史?  封建主义制度  一共才几个?   就三个  中国的周代  欧洲的中世纪  日本的幕府时代

日本人是东亚最早西化的国家  他们因自己的封建制度 和欧洲的很类似,所以就又把这种模式通过殖民 移植到了中韩等其他东亚国家的思想中


这就是为什么 韩国的历史学界那么绞尽脑汁的去求证 壬辰倭乱之后朝鲜上流社会开始反思 开始实用主义思潮  是 资本主义萌芽     这也是为什么中国某些学者那么热衷于去宣传 明代其实已经开始了资本主义萌芽  因为他们接受了 西方的那种游戏规则,那种带有偏见的衡量标准   他们因自卑而去 试图向别人的标准靠近没错


甚至我们去看 韩国的历史教科书上过去怎么教育的  他们居然认为 日本在19世纪敲开朝鲜的国门时 朝鲜官员不懂 关税为何物 是一种愚昧的表现


不知道资本主义的那一套 难道就愚昧么?  那 洋人不知道 忠孝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 是不是也是愚昧?


封建社会 其性质 说白了 就是王权不够    王权不够的弊端也有的是   而且历史上 中原那么多次分裂 其性质 又和封建社会有何本质不同?  人家是分久而不合  咱们只是分分合合而已

现在国内某些历史爱好者 甚至学者 他们说 古人认为蛮夷戎狄愚昧落后 是有其道理的 你看 周边民族 他们的文字比我们晚  青铜器比我们晚  形成封建制度国家(相对部落联盟的某种他们认为的高级国家形态)比我们晚。  他们当然比我们落后了。 这逻辑可不可笑?  他们没搞明白一件事情  古人鄙视蛮夷 是因为上述这些西方人看重的东西么?  难道不是因为忠孝仁义礼智信?   他们的这种思想 是不是才是真正的被阉割的思想? 是你该去敲打的对象?


关于青铜器  青铜器是干啥的? 他能提高农业生产力么? 不能 只有到了铁器时代 铁制农具 才能给农业生产带来革命性的提升  青铜器更多的是用于  原始宗教基础上的王权强化  其作用也仅仅是类似于 三大教。  



人家青铜器比咱早 但咱们有玉   人家马车比咱早 但咱有牛车  咱不需要依赖草原地貌 所以起初不需要马而已

人家石制建筑多 所以遗址保留情况更好,咱们木质建筑多 所以遗产保留情况不太好  但 石本身并不比木高端  只是木比石不幸而已


好了 关于  用西方的偏见去衡量自己这个话题 我就说到这里


接着说  疑古     疑古可不单单是 疑文献   文献出现疑点  那么还是要结合考古去对比才能最终得出结论  如果考古还没有进展呢? 那我们当然是要先 搁置疑点了    但我们在搁置疑点的同时 是不是要因为 这事没有最终的定论 所以就宁可信其有呢?

比如 夏   这个王朝   在殷墟没有发现 或者说 遂公盨没有被发现时  人们当然可以继续信司马迁 而且也那么做了  在釜山大成洞伽倻王族墓葬被挖掘之前  没人想过伽倻人其实是扶余人   因为史书中根本没有这方面的记载, 在 天马冢  和 几个 新罗王和王室后代墓志铭被发现之前  没人想到过 新罗王室和匈奴人有过关系


但是这一切全都被发现了。 我们不仅从中发现了 历史记载中的那些 相互矛盾的地方 哪一个是在说谎 哪一个是正确的 甚至发现了很多 我们本来以为 完全毫无疑问的东西被颠覆了


这就是疑古派存在于世的价值。 疑古派从来都不是自我阉割派  不是你去肆意污蔑攻击去敲打的对象!

你的那种 爱国心 爱族心  为我尊大的思想  如果不能结合实际 不能认清敌我就 在那里胡乱挥舞  那只能是给你那尊贵的族和国丢人现眼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