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关于 椎结 和 渠帅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4-12 15:29 编辑

汉 扬雄 《蜀王本纪》:“是时人民,椎髻左言  

《后汉书·西南夷传·西南夷》:“其人皆椎结左袵,邑聚而居,能耕田。”





满亡命,聚党千馀人,魋结蛮夷服而东走出塞 (史记)

朝鲜王满,燕人...椎结蛮夷服而东走出塞,渡浿水 (汉书)






-----------------------------------------------------------------------------------




《史记 司马相如传》:“会唐蒙使略通夜郎西枣中,发巴蜀吏卒千人,郡又多为发转漕万余人,用兴法诛其渠帅,巴蜀民大惊恐


以故遂定朝鲜,为四郡。封参为澅清,阴为荻苴,唊为平州,长为几。最以父死颇有功,为温阳


右渠未破时,朝鲜相历谿卿以谏右渠不用




《魏略》载:“王莽地皇时,廉斯鑡为辰韩右渠帅,  郡表鑡功义,赐冠帻

诣乐浪贡献。光武封苏马諟为汉廉斯邑君






沃沮诸邑落渠帅,皆自称三老
封其渠帅(东秽),今不耐濊皆其种也 无大君长,其官有邑君三老
弁辰亦十二国,又有诸小别邑,各有渠帅
辰韩....诸小别邑,各有渠帅大者名臣智,次有俭侧,次有樊秖,次有杀奚,次有借。

景初中,明帝密遣带方太守刘昕、乐浪太守鲜于嗣越海定二郡,诸韩国臣智加赐邑君印绶,其次与邑长


自领以东七县,都尉主之,皆以濊为民。后省都尉 建武六年,省边郡,都尉由此罢。其后皆以其县中渠帅为县


公元12年,高句骊县侯被王莽诛杀,王莽令更名高句丽为下句丽,高句丽侯邹被贬为下句丽


汉光武帝八年 高句丽王遣使朝贡  始见称王 (三国志)
建武八年  高句丽王遣使朝贡  光武复其王号 (后汉书)




朝鲜王满者  辽东太守即约满为外臣(但不听且杀了辽东太守涉何
马韩最大, 共立其种为辰王
汉倭奴国王金印
扶余秽王之印
夫租薉君银印






泰常八年,蛮王梅安率渠帅数千朝京师,求留质子,以表忠款  初 诸蛮本居江、淮之间,其后种落滋蔓,布於数州,东连寿春,西通巴、蜀,北接汝、颖,往往有之。在魏世不甚为患;

------------------------------------------------






疑问1  虽然史书中把 张角等人 叫做 渠帅, 但 为什么  我感觉 这个渠帅一词 是专门指的东北夷 西南夷  江淮蛮夷??






疑问2  

椎结为什么会在 东北夷 西南夷之中出现? 是不是有什么关联








--------------------------------------------------------






然后再顺便屡一下 东北夷土著的那些官职






中原给他们的官职




三韩各小国 最高首领 臣智  对应 汉官职 第二等 邑君   俭侧 对应 邑长   




古朝鲜 那些叛国者  都是 侯职 侯被郡守管   高句丽初期也是 侯  后来升为王 那么郡守(太守基本上对其丧失了控制力 ) 三韩各小国首领 是 邑君职 比如辰韩廉斯地区首领   沃沮和东秽首领 最初也是 邑君职 都被都尉管  后来因为反抗  给东秽沃沮升职为 侯  罢免了 东部都尉  南部督尉也被韩人破坏, 民多流入三韩






我相信 三韩之主 辰王,肯定是也有过 中央给他颁发的  类似辰王之印之类的东西










那么   整理一下








朝鲜王    扶余秽王  马韩辰王  倭奴国王      和  郡太守的关系






名义上这四国是对中央称臣的  中央通过郡守 (太守)和他们交流 名义上干涉他们的内政。  但实际上 他们不会完全听命






澅清,荻苴,平州,几。温阳。岭东沃沮秽民各县侯  句丽侯  和太守的关系





名义上这些人是对太守称臣的   中央通过太守和他们交流   对他们的干涉是有 但比较有限   实际上 他们中 有些人相对听话,有些人不会完全听命






夫租薉君  诸韩邑君  秽君南闾   和郡太守的关系




在升格为  侯之前  均实际对太守称臣  中央通过太守直接统治他们  对其直接干涉,但其中有一些君长是 真心听话,有些是虚情假意  




---------------------------------------------------------------------








第三个问题    秽人 和韩人  他们存在 他们自己内部的官职






根据史书记载  沃沮人 和 秽人  均自称三老   这是他们固有的官职




扶余有   马加  猪加  狗加  牛加 等




高句丽 有  相加、对卢、沛者、古雏加、主簿、优台丞、使者、皂衣先人等



韩有  臣智,俭侧,樊秖,杀奚,邑借  等


朝鲜有   裨王长  相  将  等






那么    古代中原有 左将军 右将军之官衔   又有 封  辰韩廉斯邑首长为 右渠帅的记载   因此   作为外臣的  朝鲜王  他会不会被称为  右渠?  也就是说  右渠乃 右渠帅之简略






那么    渠帅  词义 来源是 渠   这个 渠会不会是 东北夷 和 西南夷  江淮蛮夷之间 同源的一个 王的称号?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4-12 15:40 编辑

然后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


本来  太守和东北各国国王之间 是互相不对付   但 当 东北各国国王吞并了郡县之后,中央又让他们去直接当太守了    这时候  这个太守 其性质就和 关内的汉地太守又不一样了   有时候 又变成纯名义上的  实际压根也不听话

这也是   隋唐执意要举国之力去灭掉他们的缘由



那么 我们看   百济 高句丽 和 古朝鲜的灭亡   其实他们三个国家 是完全相等的等级下被灭的。  首先   他们均扩张了领土(方数千里) 其次 他们均有实力 杀掉郡县的太守


然后  他们又均控制过周边的小国 为其称臣。
朝鲜王    扶余秽王  马韩辰王  倭奴国王  



这四个国家  为什么我们说他们 并不是 中央集权的国家, 因为他们都是 国中有国


朝鲜国吞并了 方数千里之内的诸多小方国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岭东秽国

扶余国是有 四出道的各大加联盟组成的王国  

马韩是三韩盟主  新罗 百济皆为其内属小国

倭奴国就更不用说了  只是一个代表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4-12 16:09 编辑

《魏略》记载,“昔箕子之后朝鲜侯见周衰,燕自尊为王,欲东略地,朝鲜侯亦自称为王,欲兴兵逆击燕,以尊周室  其大夫礼谏之,乃止。使礼西说燕,燕止之不攻

后子孙稍骄虐,燕乃遣将秦开,攻其西方,取地两千余里,至满番汗为界,朝鲜遂弱




很明显    按这个记载  以中原人的视角   朝鲜是从 侯国  变成了 王国  而且是可以主动攻打燕国的实力强盛的国家  


因此 这里本身就有自相矛盾之处   从朝鲜的行为来看 他们其实并不是侯国的水平,而是王国的水平。  从  史记:武王乃封箕子于朝鲜而不臣也   也可以窥探出  其实朝鲜一开始就从来不是 侯国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4-12 16:20 编辑

虽然 我们否认 箕子朝鲜的存在, 但是可以从箕子朝鲜相关的记录中, 窥探出 当时的人在 歪曲朝鲜的时候  其心理底线具体在哪里     换句话说   朝鲜被描述的越弱小  其实他可能在当时的实际国力本身也越小  但实际上,字里行间所表现出来的  却说明了 朝鲜并不是小国




东夷之国  朝鲜为大 得箕子之化



扶余 于东夷之域,最为平敞, 魏略曰:其国殷富,自先世以来,未尝破坏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