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看 "论上古歌部字的韵尾" 之思考

뽈록하게   bor lok            (词义为 有波浪状的 突出的)뽈록뽈록   bor lok bor lok    (形容波浪状突出的)
뽀드라지   bo tu ra tsi          (身上长得痣 青春痘等)



我认为 这个词  应该是和 汉语的 波 是同源词   这个波字  郑张/潘/李方桂  都拟音为 有流音尾的 pal / par    是有道理的 正确的




火     郑张/潘 的 拟音是 qhwal /  

火    朝鲜语固有词 是   pul   

火     日语固有词   是   pi

火    满语            是   tuwa

我认为  日韩的 火  很可能是 汉语上古音 火的借词   满语的 火 可能受到了汉语 火的影响后再变化



有人会说  声母差很多啊  !  其实差的并不大   联想粤语中的 火 怎么发音吧  fa  





教    郑张/潘       kraw

教    韩语固有词   가르치다    karw


明    郑张/潘       mrang        明夷
马    郑张/潘       mra            马韩
顶一个给大力看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7-4-18 14:07 编辑

我之所以 在这里说  韩语的 火  可能来自 汉语火 的上古音的可能性  是为了说一下  我之前研究高句丽语时一个并不太确定的事情



我在研究高句丽语地名时 说过  新罗人训读一些字  不一定高句丽就也会训读  其中 就有  火这个词



我当时说  高句丽地名中的 加火押  这里的 火 应该是 高句丽自己使用的 并不是新罗改的  加上 高句丽并没有 把 火训读为 伐 的 例子, 因此 这里的  加火  发音 可能和 那些学者推测的  中  kabun  无关  而且 此地名 改为中和县 是高丽时期的事情, 我对此的辩解是 毕竟 高丽人并不是高句丽人(有点把高丽人看作是新罗人的先入为主)  



但  首先  高丽人并不一定是新罗人的延续,尤其是在一些地名的理解上


其次  如果说  火这个字 新罗虽然训读为 伐   但如果这个词本身 就是上古汉语的借词  那么就存在一种可能性,   新罗 和 高句丽 均从上古汉语中 借用了  火这个词


那么  就不存在 谁训读了 谁不训读的差异了, 也许   火在新罗发音是 伐

但是  在 高句丽  也许 发音是  哇 (因为高句丽语不存在 声母 h)  


而   加火押  发音  kawa kapa        新罗统一后 改名 唐岳   



再看  另一个高句丽时期的地名  国原城


新罗占领后  改名为 国原小京

新罗统一后  改名为  中原京


此处 我们可以看到   高句丽语的 国/kawa  对应 新罗方式下的 中/唐


而  我们都知道  唐不仅从发音上和中是相同的 而且 从词义上 也存在相同的情况


那么  我们可以再一次推倒出    新罗人 因为 知道   国/加火 在 高句丽语中是  中间的含义, 所以才会用 中/唐  来汉译了



那么就出现了     高句丽汉字音中 国 怎么发音  是不是可以和 kawa 对应  这个问题  而 据我研究  入声韵k 确实在高句丽汉字音中是被省略的  而且 双元音在高句丽语中也是不存在的 因此   国的发音 变成 kawa 或 ka-o 的可能性是极大的


中   kawa/ka-o   加火     高句丽语

中   kapu                      新罗语

中   kapun                    中世高丽语

中   kawun                    现代朝鲜语



再看另一个词     松村活达


百济地名  松村活达   高句丽改名 釜山   金山


松村活 对应 釜


松村活  怎么发音    后鼻音省略  不存在 送气清音 ts’   不存在 送气音 h  

sotu-wa / sotu-o


釜-大锅     韩语   sot 솥     正好对应  松村活的发音  

金-铁-徐罗   韩语   suet  쇳    正好对应  松村活的发音


因此   活这个字音 在这里  并不存在 h 或 k 这样的辅音声母  应该是准确的   活没有 火 同样也应该是没有的  因此 我之前 把  高句丽使用的 火字的发音 拟音为  kwa 应该是错误的
此外 我曾经说过    在早期新罗语中  儿化音韵尾是不存在的  这从三国志东夷传中的 三韩地名韵尾和后世新罗地名中导出的新罗语韵尾的儿化音化作对比之后可以看得出来的


比如   斯卢    -   新罗        弓为弧  kwa   对  现代韩语  hwar



那么 这种 儿化音化 在高句丽语 百济语中 均不存在 新罗早期语中也不存在 为什么后期新罗语会出现的呢? 我认为 可能是和 匈奴势力统治新罗之后 改变了新罗的语音规律有一定的关系, 类似于 东北官话 北京官话被满蒙语影响后 有了一定的变化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