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具茨山”与日本的历史起点》

本帖最后由 丁维兵 于 2017-4-19 10:56 编辑

作者:丁丁哥 2017/04/19

“具茨山”是中岳嵩山的余脉,位于河南禹州、新郑、新密、长葛一带,现在由于山中发现很多远古奇异的岩画、壮观的城堡、神秘的石棺墓葬,再加上拥有很多上古传说,在全中国都有点名声飞扬,有说“具茨山”是中国之中、中原之中、中州之中,是黄帝特意登访过的地方,甚至有人说是黄帝的中心活动地域。

但非常奇怪,在查看日本地图时看到,日本竟然会有“茨城县、东茨城郡、西茨城、北茨城市、茨城町”等相对聚集的地名,具体位置是在日本的本岛中部的东海岸边,离东京较近的只有小几十公里,但这里几乎就可以称为“茨地域”,那么多“茨”在这个地域存在,真的是与“具茨山”相关吗?

据百度词条摘抄:日本茨城县(日本的县相当于中国的省)——茨城县是在日本本州岛中部,其东临太平洋,坐落在关东平原东北部,属于首都圈,所说的“东茨城郡、西茨城、北茨城市、茨城町”等或属于或小于“茨城县”。

“具茨山”是黄帝时代就已存在的地名,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的“茨”都去到了日本?这真叫人难以想象,但又不像是有哪里出错。

再仔细看看,日本的这个地域及附近还有“久慈山、久慈河、久慈市、久慈郡”,这个“久慈”的读音感觉就是很像“具茨”,这会是与“茨城”的互证吗?据百度介绍,说到“久慈”,还有说这里还出产“慈姑”,如果这样,这个“慈”和“茨”字的用处跟中国一样,都是也跟“慈姑”和“茨菇”相关。

其实还不止这些,在同样的地域及附近,中国有“中牟县”,日本有“大牟田市”。

同样的地域及附近,中国有“丈八沟”,日本有“八沟山”。

同样的地域及附近,中国有“鸠山”,日本稍远一些有“鸠山町、鸠之谷市”。

还有,中国距离较远的福建省东部有一个地名叫“霞浦县”(中国有不止一个“霞浦”),而在日本的这个地域及附近有“霞浦市”和“霞浦湖”,“霞浦湖”是日本的第二大湖。

最为奇特的是,中国在大西南非常偏远的云南省楚雄市还有“鹿城镇”和“正浦社区”的组合,而在日本的这个地域有“鹿岛市”和“北浦湖”的组合。

鹿岛市——鹿岛市位于茨城县东南端,距日本首都东京以东约80公里,其面积约有93平方公里,其“鹿”的地名源于历史,不是一时的偶然因素造成的,比如开始时一些分散的小地名叫:南鹿岛村、北鹿岛村、八本木村、古枝村、能古见村、七浦村、鹿岛町;后来,鹿岛町、滨町、鹿岛村、古枝村、能古见村合并为鹿岛市;再后来七浦村被废除,部分辖区被并入鹿岛市。

北浦湖——日本本州东南部的湖泊在霞浦湖东,面积36.1平方公里,仅次于“霞浦湖”,湖面海拔0米,最深7米多,现为鹿岛工业区的重要水源地。

很可能中国广西省的“浦北县”也是“北浦”,只不过两个字调转了一下。

那么,怎么样才能在日本形成“茨地域”地名分布的这种情形呢?

虽然,黄帝时期就有了“具茨山”,但估计黄帝去到日本的可能性并不大,起码没有谁听说过黄帝被逼迫而需要出走。

最有可能到日本形成“茨地域”的其实是尧王,尧王离黄帝大约只晚了几十年,这里面有一个鲜为人知的秘密细节,尧王的名字原来其实是“垚”,但因为尧王父母的族源里有“平”,而“平”的古字形是“兀+丂”,后人用“垚+兀”重新立了“尧”字,现在日本只有“垚”字,这应该是在“尧”字之前已经去了日本。

在日本,“茨地域”其实是“平姓”(严格讲是“平氏”,下同)的地域,939年(天庆2年)日本历史上极重要的“平将门叛乱”事件就是发生在这里,当时有很多这里的“平姓”人物都参与了历史活动。

在中国,“具茨山”是“襄之地”,“襄”曾有“襄平”的地名,这也是“平姓”,而且“平”是尧王的族源之一,其被封在唐都时,封地的北界就是“右北平”,既现在的“北平”,这都是“平”。

尧王的历史痕迹非常曲折,尧王的出生地在山东潍坊的“唐河”(已经枯竭,只有“唐河村”等记忆),成年后被封在河北保定的“唐都县”,后来他上山西由北往南治水,之后说是禅让给了舜帝,但本人却是到了山东日照的“十日国”旧址,留下了“尧王城”的痕迹,日照市的“尧王城”是在大海边了,如果“禅让”是假或者遇到状况,有些支系应该是可以出走的。


如果将这个曲折过程的最后一站算是“尧王城”,而倒数第二站算是山西“平阳”,现在尧王有争议的所谓“禅让”,应该就是发生在这倒数第一站与第二站的区间,而“具茨山”正好也是在这个区间中途。

而如果当时真的有些尧王的支系出走到日本,日本的人文历史就应该是由此而始了,按照历史界公认的纪年推算,这是距今约4400年。

而留在中国的更多和更大的尧王支系,当时应该是继续随机散布,包括后来去到“霞浦”、去到“浦北”、去到楚雄的“鹿城”和“北浦”、去到全国各地甚至更远。

顺便插进来一点:华夏部族联盟从中原到楚雄的总耗时应该不会很长,否则就很难将“鹿城”和“北浦”的相关元素一齐带来。

以上这些思考,应该打开了认识日本历史起点的大门。


不过,与日本历史起点相关的可能还不止“茨地域”这一个亮点,日本京都还有同样而且同时相关的“日照地域”亮点,京都拥有山东日照市的一些地名,比如“岚山、苍山、堰、野、泽”等等,这应该也是源于尧王的那段历史的,而且其可能也是与“平姓”有关的族源,所以,“平将门叛乱”之后,日本并不是完全剿灭了“平姓”。

另外,本文所说的“霞浦”地名,也是日本历史起点的一个重要亮点,因为上古时,“叚”是华夏部族联盟的水族的专用字,现在水族最隆重的节日是“敬霞节”,水族人就是“亻叚”,或者说是“假人”。


由于水族是参加了华夏部族联盟造字和造出“假字”的重要部族,所以在此应该也是给日本带去“假名”文字的部族,其中的“平假名”应该是“平部族的注音文字”,“片假名”应该是“片部族的注音文字”。

水族的祖庙叫“假庙”,已知一个在山东青岛郊区,一个在辽宁西部的锦州市凌海市,辽宁西部有一条“假河”,有“假河沿村”等,但水族可能不一定是“平部族”,也许只是随行的部族。

研究日本历史起点同样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最早的这些“茨地域”和“日照地域”之外,后来在唐朝时期可能还有与之相近似的“长安地域”,只不过相对来讲这是有点已知的事情。

但是,可能很少人注意到,唐朝时中日的亲善交往可能也是与尧王有关的,因为尧王出生地和成年时的封地就是“唐”,如果唐朝的“唐”是与之有关,当时中日的统治者可能还有血缘关系,甚至语言可能会有某种程度的相通,历史上关于尧王可能不是禅让的信息,多数就是出自唐朝人物之口,包括李白也曾经说出过。

普天之下的“唐人”和“唐人街”概念,应该是在“茨地域”和“日照地域”时已经奠定,然后又经唐朝时固化,只不过后来唐朝的固化,可能反而屏蔽了最初的奠定,从根本上讲,“唐”是源于尧王,而不是源于“唐朝”,特别是对海外而言。

附:关于“真名”与“假名”:

华夏是一个超大的部族联盟,其每一个成员如果没有名字,是根本无法运行的,于是,凡是加入者,都应该尽快起名,而如果想好了表意字的名,表意字是“真部族”造的字,叫真字,所以,这名字就叫真名,真名直截了当、极具优势,没有文化也非常好辨认;而如果一时还没想好真名,就先用标音文字纪录,这是一时性的名字,这种注音文字是“假部族”造的,叫假字,所以,这名字就叫假名。




——由《丁丁哥的家》原创:http://blog.sina.com.cn/gzddg

1

评分次数

“具茨山”系列之二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