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科学就是这么近不得进步的,非基因遗传、先父遗传什么的,都开始有实验支持了:


颠覆生物学经典概念:遗传不仅仅靠基因


2018年05月04日 08:48新浪科技
缩小字体放大字体收藏微博微信分享52腾讯QQQQ空间



  在经典遗传学中,“基因型”(个体携带并可传递给后代的一组基因)和“表型”(生物体短暂拥有的环境和经验印记,但这些特征无法传递给后代)之间有着根本区别。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5月4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多年来,基因能编码生物体所有可遗传特征的观点一直是遗传学和演化生物学的基本准则之一,但这一假设总是与混乱的实证研究结果不协调地共存着。近年来,随着一些重量级新发现的出现,这种不协调变得越来越明显。
  在经典遗传学中,“基因型”(个体携带并可传递给后代的一组基因)和“表型”(生物体短暂拥有的环境和经验印记,但这些特征无法传递给后代)之间有着根本区别。只有那些由基因决定的特征才被认为是可遗传给后代的——因为遗传只能够通过基因的传递实现。然而,与“基因型/表型”二分法矛盾的是,一些基因上完全一致的动物和植物显示出了可遗传的差异,并且能对自然选择做出反应。
  与经典遗传学相反的是,目前在某些复杂性状和疾病中,无法用基因来解释亲属之间的相似性,这一问题被称为“遗传性缺失”。然而,尽管个体的基因型似乎不能解释其部分特征,但有研究发现,亲本的基因在没有遗传给后代的情况下,也能影响后代的性状。此外,对植物、昆虫、啮齿动物和其他生物的研究表明,个体在一生中所处的环境和经历——饮食、温度、寄生虫、社会联系等——都能影响其后代的特征,对人类自身的研究也表明我们在这方面也非特例。这些发现中,有一些明显符合“获得性遗传”的定义——根据谷歌时代之前一个著名的比喻,这种现象就跟从北京发出的中文电报在到达伦敦时已经翻译为英文一样不可思议。然而,我们今天还可以不时在学术期刊上发现这类现象的报道,而就像互联网和即时翻译为通讯交流带来了革命性变化一样,分子生物学的发现也正在颠覆有关代际遗传的观点,比如哪些特征能遗传,哪些特征不能遗传。
  生物学家现在面临着一个巨大的挑战,即理解不断出现的新发现如何颠覆一些根深蒂固的观念。通过阅读有关这类研究的最新综述,然后再翻阅任何一本本科生物学教材的介绍性章节,每个人都可以感受到其中越来越严重的不协调。传统遗传概念中显然缺少了某些东西,它宣称遗传完全由基因介导,否认了环境和经验的某些影响传递给后代的可能性。
  如果某些非基因突变是可遗传的,那么随之而来的是,这些突变也能对自然选择做出反应,并且在没有基因变化的情况下产生跨世代的表型变化。这种变化并不符合演化上标准的遗传定义——只限于世代之间等位基因频率的变化。这一定义由演化遗传学家费奥多西·多布然斯基(Theodosius Dobzhansky)提出,抛弃了基因是可遗传突变唯一来源的假设。根据这一假设,基因是自然选择能够作用的唯一原始材料,会产生跨世代的表型变化。然而,回想一下,达尔文对基因突变和非基因突变之间的区别并不了解。他最深刻的洞见是,应用于种群内部可遗传突变的自然选择可以在不同世代中使生物体的平均特征发生改变,因为这些可遗传特征总是与大量存活的后代有关,将在每一世代中表现在更大比例的个体上。将非基因机制并入遗传性并不需要对这一基础的达尔文理论做任何改变。
  非基因效应
一些母体和父体效应似乎是作为帮助后代在最可能遇到的环境中取得优势的手段演化出来的。

  一类非基因效应(如母体效应)非常明显,几十年来已经在科学上得到了承认。根据定义,母体效应表现为母体的表型会影响后代的表型,而这一效应无法用母体等位基因的传递来解释。这类效应可以通过母体对其后代的多种影响途径来实现,包括隔代表观遗传、卵细胞结构的变化、子宫环境、母亲对产卵或产子的地点选择、后代将经历的环境改变,以及产后生理和行为的相互作用等。一些母体效应是母亲特征对后代发育产生的消极后果,包括母体中毒、疾病或衰老等产生的有害影响;另一些母体效应则代表着生殖投资策略,能增强繁殖成功率。也就是说,这些非基因效应有时能增强,有时也能减弱母亲及其后代的适应能力。
  直到最近,母体效应还被认为只不过是一种干扰,即遗传研究中的某种环境“误差”来源。但至少,遗传学家确信在大多数物种(包括重要的实验室“模型生物”,如果蝇和小鼠等)中,父亲只能将等位基因传递给它们的后代。然而,近期的研究揭示了许多父体效应的例子,包括小鼠、果蝇和许多其他物种。事实上,在有性生殖的物种中,父体效应可能与母体效应一样普遍。
  后代可能受到环境和经验、年龄,以及父母双方基因型的影响。环境因素(如某种毒素或营养物)可能会导致亲代身体发生改变,从而影响后代的发育。正如我们所看到的,身体机能随年龄增长而退化也会影响生殖功能,以及可遗传的非基因因素,从而影响后代的发育。
  亲本中某种基因的表达影响后代表型的现象被称为“间接遗传效应”。或许与直觉相反的是,这类效应可以很好地放到非基因遗传的范畴内,因为它们是由非基因因素的传递介导的。例如,在亲本中表达的特定基因可能会影响它们对后代的行为,或者改变种系中其他基因的表观遗传特征,从而影响后代的发育,即使后代并没有遗传该基因。
  对小鼠的研究提供了一个间接遗传效应的显著例子。薇姬·纳尔逊(Vicki Nelson)及其同事通过不同的近交系小鼠品系培育出了除Y染色体外在基因上十分相似的雄性小鼠,接着他们提出了一个非常奇怪的问题:雄性的Y染色体是否会影响其雌性后代的表型?任何在高中生物学课堂中保持清醒的人都知道,女儿不会继承父亲的Y染色体。因此,按照经典遗传学的逻辑,父体Y染色体上的基因不会影响其雌性后代。然而,纳尔逊和同事们发现,父体的Y染色体确实会影响雌性后代的多种生理和行为特征。事实上,父体Y染色体对雌性后代的影响程度可以和父体常染色体或X染色体的影响相当,后两者都是雌性后代能继承的。尽管我们还不知道其中的机制,但Y染色体上的基因肯定能以某种方式改变精子的细胞质、精子的表观基因组或精液的组成,使Y染色体上的基因能影响没有遗传这些基因的后代的发育。
  一些母体和父体效应似乎是作为帮助后代在最可能遇到的环境中取得优势的手段演化出来的。这种“预见性”父母效应的例子中,最典型的是当亲本受到掠食者威胁时能诱导后代的防御,水蚤就是如此。水蚤是一类微小的淡水甲壳动物,用一对较长的附肢作为桨,在水中缓慢地移动。它们很容易被掠食性昆虫、其他甲壳动物和鱼类捕食。当发现来自掠食者的化学信号时,一些水蚤物种的反应是从头部和尾部长出棘刺,使自己变得更难被捕捉或吞食。曾暴露于掠食者压力下的水蚤所产生的后代,即使在没有掠食者信号的情况下,也会长出棘刺,并且可能经历生长速率和生活史的改变,进一步降低被捕食的可能性。许多植物中也会出现这种跨世代诱导的防御措施;当受到植食动物(比如毛毛虫)的攻击时,植物所产生的种子能分泌出气味难闻的防御性化学物质(或者能对植食动物更快地启动这类防御措施),而且这种诱导防御能够持续好几个世代。
  尽管目前尚不清楚水蚤母体如何诱导后代的棘刺发育,但一些明显具有适应性的母体和父体效应例子都涉及到将特定的化合物传递给后代。举例来说,美丽灯蛾(学名:Utetheisa ornatrix )能通过食用豆科植物来获得吡咯里西啶生物碱。雌蛾会受到这种化学物质含量丰富的雄蛾吸引,而这些雄蛾能将部分毒素储存在精液中,作为“结婚礼物”注入雌蛾体内。雌蛾将这些生物碱整合到虫卵中,使其后代变得对掠食者来说不大“可口”。
  父母还能帮助后代为可能面临的社交环境和生活方式做好准备,比如沙漠蝗虫(学名:Schistocerca gregaria)。这种昆虫能够在两种截然不同的表型变种之间转换:灰绿色的“孤独”变种和黄黑色的“合群”变种。合群变种具有生殖力较低、寿命较短和脑部较大等特征,而且有聚集形成庞大迁移群体的趋势,能够吃尽大片区域的植被。在遇到密集的蝗虫群体时,蝗虫的行为方式可以从孤独迅速转变为合群,而且雌性蝗虫所经历的种群密度也会决定它们后代的变种类型。然而,有趣的是,整套表型的改变会在几个世代中积累,表明母体效应是累积性的。这种效应似乎是由传递给后代的物质(通过卵细胞质和/或包裹在卵细胞上的附属腺体产物)介导的,而生殖系谱中的表观修饰也可能发挥着某种作用。
  不过,父母的经历并不一定会使子女表现得更好。首先,父母可能会误判环境线索,而环境也可能变化太快,意味着父母有时会根据错误的情况调整后代的特征。例如,如果水蚤的母亲诱导了后代发育出棘刺,但掠食者一直没有出现,那后代就要一直背负着棘刺,无法从这一特征中获得好处。在这种情况下,预期的父母效应实际可能会伤害后代。一般而言,后代面临一个复杂的问题,即如何把父母接收到的环境线索和自己直接从环境中接收到的线索整合起来,它们最佳的发育策略将取决于那些更有用和更可靠的线索。
  虽然亲本的预期效应可能会误伤,但总体而言,这些效应还是会受到自然选择的青睐。不过也有许多亲本效应根本就不具有适应优势。压力不仅对体验到压力的个体有害,而且对它们的后代也会产生有害影响。例如,美国伊利诺伊大学的凯蒂·麦吉(Katie McGhee)、艾莉森·贝尔(Alison Bell)等人的研究结果显示,暴露于模拟捕食者攻击的雌性棘背鱼科鱼类会产下学习速度缓慢的后代,它们在面对真实捕食者时无法正确应对,因此会比没有经历过模拟攻击的雌鱼所产后代更容易被吃掉。这些效应会让人联想起人类母亲在怀孕期间吸烟的可怕后果。对人类群体的相关性研究(以及在啮齿类动物中的实验性研究)显示,母体吸烟并不能帮助发育中的胎儿对呼吸道刺激做好准备,反而会改变子宫内环境,导致幼儿容易患上肺功能衰退和哮喘,此外还会降低新生儿体重,造成生理紊乱和其他问题。类似的,从酵母到人类的许多生物体中,大龄父母往往会产生体弱或寿命较短的后代。尽管通过生殖谱系传递的基因突变可能会导致这样的“亲本年龄效应”,但起主要作用的似乎是非基因遗传。因此,虽然某些类型的亲本效应代表了可以增强适应性的演化机制,但另一些亲本效应显然也会传递病症或压力。这种“非适应性”亲本效应可以和有害的基因突变相当,尽管它们与特定条件下稳定诱导的基因突变有很大差别。
  亲本效应有时能产生危害的事实表明,后代应该演化出能减轻伤害的方法,或许可以通过屏蔽从父母那里得到的特定非基因信息来实现。即使父母及其后代的健康利益十分一致,这种情况也可能发生,因为对父母及其后代而言,错误的环境线索或亲本病症的传递都是极其不利的。不过,正如达斯汀·马绍尔(Dustin Marshall)、托拜厄斯·乌勒(Tobias Uller)等研究者所指出的,父母及其后代的健康利益很少一致,因此亲本效应有时会成为父母和后代冲突的舞台。个体会选择能最大化自身利益的资源分配方式。当某一个体预期在一生中能产生不止一个后代时,它就会面临如何在多个后代中分配资源的问题。举例来说,母亲可能会通过产生更多数量的后代来最大限度地提高繁殖成功率,即使这一做法意味着对每个后代的投入都会减少。但是,由于每一个后代都可以从母亲那里获得更多资源而受益,因此这种“自私”的母性策略对后代来说代价高昂,并且可能会筛选出反制策略,使后代能从母亲那里获取更多的资源。
  事情还会进一步复杂化,母亲和父亲的利益也可能出现分歧。举例来说,大卫·黑格(David Haig)指出,父亲往往可以通过帮助它们的后代从母亲那里获取额外资源而受益,即使这些额外投资会减少母亲的健康利益。这是因为,每当雄性有机会与多个雌性一起养育后代时,每一个雌性都有机会同其他雄性交配,因此雄性的最佳策略就是自私地榨取每一个配偶的资源,为自己的后代谋福利。在非基因遗传演化中,这种亲子关系和父母对后代投入上的冲突是一个具有潜在重要性,但又很少有人探索的维度。
  饮食对适应性的影响
  雄性指角蝇的差异非常明显:在同一根木头上的典型群体中,你可以同时找到2厘米长和5毫米长的个体。
  在构成一个动物生存环境的无数要素中,饮食对于形成达尔文式的适应性、保持健康和其他许多特征而言尤其重要。事实上,饮食也可以对不同世代产生重大影响。科学家对指角蝇(学名:Telostylinus angusticollis)受饮食的影响进行了研究。这种蝇类主要分布于澳大利亚东海岸地区,在腐烂的木头上繁殖。雄性指角蝇的差异非常明显:在同一根木头上的典型群体中,你可以同时找到2厘米长和5毫米长的个体。不过,如果在实验室中以标准的幼虫食谱进行饲养时,所有成年雄性指角蝇都会长成十分相似的体型,这表明野生状态下的体型差异大部分是环境因素造成的,而非内在的遗传因素;换句话说,足够幸运获得充足食物的蛆虫会发育成体型较大的成体,而缺乏营养的蛆虫最终只能接受微小的体型。
  然而,这种由环境因素诱导的雄性表型变化会在世代间进行传递吗?为了找出答案,研究者用两种培养基对来自同一母体的雄性指角蝇幼虫进行培养,一种是营养丰富的培养基,另一种则是稀释之后的培养基。
  研究人员将获得的大、小两组雄性指角蝇与用相同食物培养的雌性指角蝇配对,然后测量它们的后代特征。他们发现,体型较大的雄性指角蝇会产生较大的后代,而后续的工作显示,这种非基因父体效应可能是通过精液中传递的物质介导的。然而,由于雄性指角蝇转移的精液量很小,比一些昆虫物种的雄性所产生的通常含有营养物质的精液小几个数量级,因此这种效应似乎不涉及将雄性的营养物质转移到雌性或其后代体内。
  科学家近期发现,这种效应甚至可能扩大到由其他雄性所产下的后代。安杰拉·克林(Angela Crean)按前述方法获得了大、小两组不同体型的雄性指角蝇,并用雌性与这两组雄性都进行交配。首次交配发生在雌性的卵未成熟时,而第二次交配发生在两周之后,此时卵已经成熟,并被包裹在无法渗透的硬壳中。雌性指角蝇在第二次交配后很快就产下了卵,科学家采集了这些后代并对其进行基因型分析,以确定亲子关系。由于蝇类的卵只能在成熟时受精(精子通过卵壳上的特殊开口进入卵细胞),而雌性储存精子的时间很少达到两个星期之久,因此科学家毫不意外地发现,几乎所有指角蝇后代都是源自第二次交配的雄性。有趣的是,后代的体型会受到母亲第一个交配对象在幼虫阶段的饮食影响。换句话说,如果幼虫的母亲第一次交配的对象在幼虫阶段营养充足的话,它们就会长得比较大,即使这个对象并不是它们的父亲。另一项独立进行的实验排除了雌性指角蝇会根据对第一个雄性的视觉或信息素评估结果来调整对后代投入情况的可能性。由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来自第一只雄性精液的分子会被雌性体内未成熟的卵吸收(或者以某种方式诱导雌性改变对发育中的卵的投入),从而影响另一个雄性所育胚胎的发育。在孟德尔遗传学出现之前,这种非父隔代效应(被德国演化生物学家奥古斯特·魏斯曼称为“先父遗传”)在科学文献中被广泛讨论,但早期证据并不令人信服。近期的研究提供了第一个现代证据,表明这种效应是可能的。尽管先父遗传并不在通常的“垂直”(父母—后代)遗传概念范畴内,但它突出说明了非基因遗传违反孟德尔假设的可能性。
  有充足的证据表明,对哺乳动物来说,父母的饮食也会影响后代。20世纪上半叶时,有研究者开始进行饮食——特别是对蛋白质等关键营养物质的限制——对大鼠影响的实验性研究,目的是深入了解营养不良的健康后果。20世纪60年代,研究者好奇地发现,在怀孕期间喂食低蛋白饮食的雌性大鼠所产生的后代,以及这些后代的后代,都显得病态十足和骨瘦如柴,具有相对较小的大脑,神经元数量减少,在智力和记忆测试中表现糟糕。近年来,研究工作已经转向了解营养摄入过量或不平衡的影响,以大鼠和小鼠作为实验模型来深入了解人类肥胖症的情况。现在我们可以确定,母方和父方的饮食会对后代发育和健康情况产生多种影响,其中一些效应是通过胚胎干细胞在子宫内的表观遗传重编码来实现的。例如在大鼠中,研究显示母鼠的高脂肪饮食会减少造血干细胞的增殖,而富含甲基供体的母鼠饮食会促进胚胎神经干细胞的增殖。研究还发现,大鼠中高脂肪的父鼠饮食会导致雌性后代的胰岛素分泌减少和葡萄糖耐受力降低。人类也有存在这些效应的证据。
  回顾目前对扩展遗传的研究现状,我们会想起20世纪20年代的遗传学,或20世纪50年代的分子遗传学。我们的所知所得,只能使我们明白更多未知的存在,以及未来将面临的挑战。不过,一个已经无可置疑的结论是,在将近一个世纪里塑造了实证研究和理论研究的高尔顿式假设,已经违背了现在发现的许多情况,而这意味着生物学又将迎来令人振奋的时代。实证研究者将在很多年里忙于探索非基因遗传,观察其生态效应,并确定其在演化上导致的结果。这项工作将需要开发新工具,还需要设计巧妙的实验。理论研究者也有着同样重要的工作,包括澄清观点并做出新的预测。在实践层面上,现在医学和公共健康领域同样清楚的是,我们不需要成为“我们所获得天性的被动传递者”,因为我们的人生体验在塑造我们传递给后代的遗传“本质”中发挥着非同寻常的作用。(任天)



关键词 : 后代遗传基因雄性亲本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8-5-5 09:19 编辑

海洋哺乳动物的基因组序列在什么程度上如何惊人的联系?莫非基因还能溶解于水,雨露均沾?抑或微生物的共生使得分化很远的物种也能基因趋同?毕竟生物离不开水,海水比空气、比陆地的传导性要好。水去为法,普陀海会,抑或量子纠缠!这么说都有点玄幻了!原始文献怎么说?

科学家对物种基因序列重新鉴定,最后发现进化论并不完全正确
2018-05-05 06:26:58 新浪看点 作者: 科技直播现场作者: 我有话说(1人参与)



[size=+0]近期,一篇发表在科学进展期刊上的论文说到,有研究人员研究了几种庞然大物的基因组序列,其中包括猛犸象和世界上最大的动物蓝鲸,结果发现海洋哺乳动物的基因组序列在某种程度上有着惊人的联系,这意味着传统的进化论观点可能不是完全正确的。

[size=+0]研究人员运用一种网络进化分析的新型检测方法对鲸类的基因组进行排序,结果发现自然界中生物的进化比达尔文的想象要复杂得多。除此之外,他们还研究了长颈鹿的基因组序列。来自歌德大学的进化遗传学家Axel Janke在进行过基因分析后,向他的同事说明了实际上长颈鹿的种类有四种,不只有一种而已。现在实验室里的研究人员还在研究长颈鹿到底经过了怎样的进化过程。

[size=+0]达尔文的进化论就好比一颗大树,树上的分支代表着一个物种,所有生物的始祖都是一样的。达尔文认为新物种的出现是由于长期的地理隔离,使得生物为了适应不同的环境而不得不作出改变。这个理论可以用于解释为何长颈鹿有四个物种,在同一条流域生存的长颈鹿可能因为河里水位的上升,导致栖息地被分为四块分离的区域,久而久之演化出了四个物种。

[size=+0]但是同样是在海洋里,鲸鱼也有很多种类。鲸鱼都是生活在海洋里,它们也出现了物种的进化,然后形成了不同物种的鲸鱼,这个过程是在同一个地理空间中发生的,和达尔文阐述的进化论有所不同。我们必须客观看待这种现象,毕竟达尔文那个年代的研究就只能通过观察来获取证据,而现代的生物学家可以通过基因组序列检测等方法来观察到物种之间更加微妙的联系和区别。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Is the octopus an 'extraterrestrial import' that arrived to Earth via comet? Paper resurrects controversial theory that life began elsewhere in the universe - and claims alien viruses raining down on our planet drove evolution


  • New paper resurrects controversial panspermia theory to explain life on Earth
  • Theory claims universe is a single biosphere, and life did not originate on Earth
  • Instead, says life was transported here by cosmic objects which drove evolution
  • The researchers say the octopus could be a living example of this phenomenon
  • Its features, which appear suddenly in family tree, may be due to imported genes
  • But, many experts have dismissed the theory, and say it can't be taken seriously
By Cheyenne Macdonald For Dailymail.com
Published: 21:56 BST, 14 May 2018 | Updated: 00:21 BST, 15 May 2018


82 shares
142
View
comments

Roughly 540 million years ago, life on Earth changed dramatically; the planet, once dominated by simple organisms, suddenly became home to most of the major animal groups known today.
The Cambrian Explosion marked a critical turning point on the evolutionary timeline – and, some speculate it may have been driven by forces from out of this world.
A bizarre and widely dismissed theory known as panspermia argues that life on Earth was seeded by biological material transported from elsewhere in the universe.
And, according to a new study based on the theory, octopuses could be evidence of this.
Given the complexity of the octopus’s nervous system, ‘camera-like eyes,’ flexibility, and camouflage abilities – which appear seemingly out of nowhere in its family tree – the study proposes the cephalopods may have alien origins.

+3


As the transformative genes responsible for the octopus's complex features can't be traced back through its family tree, the researchers say they 'seem to be borrowed from a far distant "future."' They argue such genes could have been carried to Earth from somewhere else

It’s one of the many bizarre claims in a new paper published to the journal Progress in Biophysics and Molecular Biology.
The study, authored by 33 researchers from universities and institutes around the world, reviews evidence that is consistent with the Hoyle-Wickramasinghe thesis of Cometary (Cosmic) Biology – or, panspermia.
By this theory, ‘the entire ensemble of habitable planets in the galaxy constitutes a single interconnected biosphere.’
This would mean that life exists all across the universe, and arose long before the first organisms began to emerge on Earth.
The researchers argue that ‘life may have been seeded here on Earth by life-bearing comets as soon as conditions on Earth allowed it to flourish (about or just before 4.1 Billion years ago).’


‘Living organisms such as space-resistant and space-hardy bacteria, viruses, more complex eukaryotic cells, fertilised ova and seeds have been continuously delivered ever since to Earth,’ they continue, ‘so being one important driver of further terrestrial evolution which has resulted in considerable genetic diversity and which has led to the emergence of mankind.’
Viruses and retroviruses play a critical role in the argument, due to their ability to alter the genetic makeup of the organisms they infect.

+3


The researchers argue that ‘life may have been seeded here on Earth by life-bearing comets as soon as conditions on Earth allowed it to flourish (about or just before 4.1 Billion years ago)’

Alien viruses raining down onto Earth could, for example, have given rise to the ‘staggering level of complexity’ seen in the genome of the octopus, the researchers suggest.
The researchers point to the differences between the octopus and the ancestral nautilus, arguing that the sophisticated features seen in the octopus ‘appear suddenly on the evolutionary scene.’
As the transformative genes responsible for the octopus's complex features can't be easily traced back through its family tree, the researchers say they 'seem to be borrowed from a far distant "future."'
‘One plausible explanation, in our view, is that the new genes are likely new extraterrestrial imports to Earth – most plausibly as an already coherent group of functioning genes within (say) cryopreserved and matrix protected fertilized Octopus eggs,’ the authors wrote.


Alien viruses raining down onto Earth could, for example, have given rise to the ‘staggering level of complexity’ seen in the genome of the octopus, the researchers suggest, as illustrated above

WHAT WAS THE 'CAMBRIAN EXPLOSION'?
Scientists have long speculated that a large oxygen spike during the 'Cambrian Explosion' was key to the development of many animal species.
The Cambrian Explosion, around 541 million years ago, was a period when a wide variety of animals burst onto the evolutionary scene.
Before about 580 million years ago, most organisms were simple, composed of individual cells occasionally organised into colonies.
Over the following 70 or 80 million years, the rate of evolution accelerated and the diversity of life began to resemble that of today.
It ended with the Cambrian-Ordovician extinction event, approximately 488 million years ago.

+3


A recent study linked the historic rise in oxygen responsible for the formation of animal life on Earth to fossil fuels. Pictured: This black shale, formed 450 million years ago, contains fossils of trilobites and organic material that helped support these in oxygen


[url=][/url][url=][/url][url=][/url][url=][/url]

‘Thus the possibility that cryopreserved Squid and/or Octopus eggs, arrived in icy bolides several hundred million years ago should not be discounted as that would be aparsimonious cosmic explanation for the Octopus’ sudden emergence on Earth circa 270 million years ago.
‘Indeed this principle applies to the sudden appearance in the fossil record of pretty well all major life forms,’ the researchers add.
With such bold conclusions, it’s little wonder why the paper has drawn criticism from other scientists.
At the very least, some experts say it calls for additional research to put the hypothesis to the test.
There’s one thing, however, most appear to be in agreement on.
The article ‘is worth thinking about,’ says virologist Karin Moelling of the Max Planck Institute Molecular Genetics, in Berlin, and Institute of Medical Microbiology, Zürich, in commentary published in the same journal issue, according to Cosmos.
But, ‘the main statement about viruses, microbes and even animals coming to us from space, cannot be taken seriously.’



Read more: http://www.dailymail.co.uk/sciencetech/article-5728601/Is-octopus-extraterrestrial-import-Paper-revives-theory-life-Earth-began-elsewhere.html#ixzz5FZ9tzTl2
Follow us: @MailOnline on Twitter | DailyMail on Facebook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这则新闻俺昨天也看见了,章鱼君是来自星星的
唯心还是唯物?

科学家首次移植软体动物“蛞蝓”记忆


来源: 神秘的地球
  • 时间:2018年5月16日 12:36







科学家首次移植软体动物“蛞蝓”记忆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ETtoday:「记忆移植」是科幻小说的常见主题,但它有可能真的实现。期刊《eNeuro》14日发表一项研究指出,一组团队在将带有基因讯息的核糖核酸(RNA)转移到另一只蜗牛上时,成功移植了原有的记忆;这份研究对阿滋海默症与创伤后压力症(PTSD)来说,是巨大的里程碑。


据BBC报导,原本的蜗牛接受训练,发展出防卫反应,当它的RNA转移到另一只没有受训的蜗牛时,后者则出现类似接受刺激时会有的敏感反应,这为记忆提供了新的线索。


科学家们对名为加州海兔(Aplysia californica)的海洋蜗牛尾部施加轻微电击,经过几次冲击后,蜗牛学会收缩来保护自己免于伤害。当研究人员之后敲打蜗牛时,发现曾受到电击的会持续约50秒的防御性收缩,而未曾接触电击的则只有收缩1秒,可见受惊的蜗牛对于刺激已变得敏感。


接着,科学家从被电击过的蜗牛中的神经系统提取RNA,转移到较小、没有敏感反应的海蜗牛上,结果发现,这些未受惊蜗牛的反应就像曾受到电击一样,显示约40秒的防御性收缩;当他们对培养皿中的感觉神经细胞做同样的事情时,也看到类似的效果。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教授,也是研究作者之一的格兰兹曼(David Glanzman)表示,结果看起来就像是他们转移了记忆,此外,过程中蜗牛并没有受到伤害,「这些是海洋蜗牛,当它们惊慌时,会释放美丽的紫色墨水,来躲避侵略者。因此蜗牛感到害怕时会释出墨水,但在生理上并不会因为电击而受到损害。」


研究人员说,虽然蜗牛的中枢神经系统有大约2万个神经元,人类则被认为拥有100亿个,但海蜗牛的细胞与分子的变化过程与人类相似,这次的研究结果被视为是未来有望缓解阿兹海默症与PTSD的一个步骤。


当被问及这项研究是否有助于人类的体验也能转移时,格兰兹曼说他不确定,但他乐观看待未来有关记忆的各种探索。


相关报道:科学家们首次移植软体动物记忆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加利福尼亚海兔和有毒的蛞蝓,如果从其他软体动物的脑中将神经中枢核糖核酸(RNA)分子移植到它们脑中,它们可以继承同属动物的记忆。


在发表在《eNeuro》上的文章中称,这彻底改变了科学家们对记忆本质的看法。


大卫•格拉兹兰和他来自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同事们写道,“将一个蛞蝓的RNA分子移植到另一个时也会将它的记忆移植过去,这一发现是记忆可以以化学形式储存的很有说服力的证据。所有这一切都说明,未来,我们借助RNA,可以抑制旧的记忆,或在脑中‘写入'新的记忆。”


生物学家培育了两个加州海兔种群。其中一个群体生活在相对安全的地方;另一个群体则是定期砸到电击。两天后,科学家们从它们身上抽出了神经中枢,分出了他们的RNA分子,并将它们放到了第一组海兔的神经元中。


第一组海兔在被注射了RNA分子后,身体开始“蜷缩”,准备应对再一次的电击,尽管它们此前根本没经过这种痛苦的过程。科学家们总结道,这就保留了在未来通过类似注射治疗不良记忆和精神病的希望。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基因能在不同物种之间跳转,真的很酷!
(受不了了,被控制了,黑客奸细,实为民贼)
(半个钟头没看什么,自己评论也难输入,就想把超链接加上都不行,只好拷贝个题目:基因能在不同物种之间跳转,真的很酷!)!
2018年07月30日 11:03新浪科技综合
缩小字体放大字体收藏微博微信分享2腾讯QQQQ空间

  来源:科学大院
  你的基因是从哪里来?
  显而易见的答案是——来自你的父母。他们的卵子和精子融合在一起,创造出独特的遗传物质组合,最终成为了你。然而,新的研究为这个众所周知的故事泼了一盆冷水:原来人类身上发现的大量基因物质,实际上是在过去某个时候,从其他物种身上“跳转”过来的,而这个过程可能是动物进化的主要驱动力,无论是鸭嘴兽还是人类。
  人类和其他动物共享大量的遗传物质,这使得遗传学家重新思考传统的遗传观念。| 图片来源:Bill Bachman / Alamy
  遗传物质除了在物种内部从亲代到子代间进行大量纵向传递(vertical transfer),还会在不同物种的水平转移(horizontal transfer),这一想法可能会改变我们对于人类和其他动物如何形成的理解。“研究表明,这种可能来自任何地方的外源DNA,最终会以某种方式进入我们体内,并开始改变周遭的事物。”在最近的《基因组生物学》上发表了一项研究的生物信息学博士后Atma Ivancevic如是说道。
  生物界细菌、古菌、真核生物之间,基因水平转移与垂直传递的生命树。图中绿色(色素体)和橙色(线粒体)的线表示了两种类型的基因水平转移。图片来源 | Wikipedia
  让我们从头开始。首先,跳跃基因(jumping gene)并非真正的基因,而是基因之间的非编码遗传物质,是可转移的基因成分。人类基因组中超过一半的物质是这种转座子(transposable element,又称转座因子,是一类DNA序列,能够在基因组中通过转录或逆转录,在内切酶的作用下,在其他基因座上出现),然而,它的许多实际功能仍然是一个谜。Ivancevic说:“其中一个功能似乎是尽可能地自我复制。”
  David Adelaide是Ivancevic的导师,也是这篇论文的共同作者。他之前发表的研究发现了一种叫做Bovine-B(BovB)的转座子,能够在各种动物之间跳转,比如犀牛、蜥蜴和鸭嘴兽。为了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研究小组在759个不同物种的动物、植物和真菌的基因组中,寻找BovB和另一种被称为LINE-1(L1)的转座子。(这759个不同物种的完整基因组已经能够在线获取。)
  Ivancevic说:“我们想要揭示更多信息,看看能否理解转座子为什么在基因组中移动,以及它们到底能够传播多远。我们试图在距离非常遥远的物种之间寻找相似的匹配因子。”
  BovB和L1转座子是真核生物体内最丰富的两种逆转录转座子(retrotransposon),然而,两者具有非常不同的特性,含有两种转座子的生物种类也差异巨大。
  在研究的759个不同物种中,BovB转座子只出现在72个物种中,且完全局限于动物。因为知道BovB转座子可以在物种之间转移,研究人员首先跟踪了这种类型的遗传物质,并且发现了一些奇怪的关联:一些BovB在青蛙和蝙蝠之间至少转移了两次;而且起源于蛇的BovB占牛和羊基因组的比例至少达到了25%。
  人们一直以为L1转座子只是垂直传递,然而,根据Ivancevic的研究,他们在追踪L1后发现,L1占人类基因组的17%,可能比BovB古老得多。他们第一次发现L1也可以水平转移:L1一共出现在559个物种中,包括植物、动物以及几种真菌,普遍存在于除了鸭嘴兽和针鼹之外的所有哺乳类动物中,而鸭嘴兽和针鼹是仅有的两种含有BovB,然而缺失L1的物种。(鸭嘴兽和针鼹是地球上仅存的两种卵生哺乳类动物,属于原兽亚纲中的单孔目,只分布在大洋洲地区。)
  这使得研究小组得出结论:L1转座子很可能从未存在于单孔目动物,相反,它们一定是在1.6亿至1.91亿年前,兽亚纲与原兽亚纲分离时,进入其他哺乳类动物共同祖先的基因组中。
单孔目的鸭嘴兽和针鼹 | 图片来源:Wikipedia
  Ivancevic甚至想到了一个机制。
  问题的关键是,BovB也存在于臭虫和水蛭等害虫中,而L1则存在于诸如海虫和牡蛎等水生寄生物中。这使得Ivancevic和她的同事们相信,转座子可以利用这些寄生物或其他吸血生物(如蜱或蚊子)作为载体,进入不同生物的DNA中。
  蝙蝠也可以发挥作用。转座子在许多果蝠(fruit bat)物种中不活跃,这可能是因为食昆虫的习性使它们特别容易受到水平基因转移的影响。换句话说,蝙蝠似乎已经发展出一种更强的能力,可以抑制自己体内的转座子,然而同时却扮演着宿主的角色,将转座子转移到其他物种中。
  并不是所有转座子本质上都是不好的。Ivancevic指出,虽然L1可能与癌症或神经系统疾病(如精神分裂症)有关,但是其他转座子可能与胎盘形成有关,又或许能有利于免疫系统。有证据表明,转座子几乎是偶然地既做好事又做坏事。
  另外,人类的许多L1也不活跃。这就像是基因组试图利用转座子、或者抑制转座子以达到自己的效果。
  英国普利茅斯大学的生物学讲师Chiara Boschetti同样在研究水平基因转移,然而并没有参与Ivancevic的工作。她说,这类研究表明,科学家们过去认为的“垃圾”元素,对于基因功能或调控实际上有着重要作用。在某些情况下,甚至会影响DNA分裂或复制,以及染色体如何工作。
  “我认为转座子确实具有改变接受基因组的潜力,很可能会有影响。”她补充说,新的研究提出了新的问题,比如这些转座子转移的速度有多快,以及它们在基因组中有多活跃。
  科学家早就知道,基因物质可以在细菌之间水平转移——这就是细菌能够迅速对抗生素产生耐药性的原因。但发现更复杂的生物体也能做到水平基因转移的发现正变得越来越重要,并且这促使人们对基因遗传概念进行更多的研究。她说:“水平基因转移为一切都增添了随机的动态元素,这在某种程度上很酷。”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唯心还是唯物?

科学家首次移植软体动物“蛞蝓”记忆


来源: 神秘的地球
时间:2018年5月16日 12:36






科学家首次移植软体 ...
癯鹤 发表于 2018-5-16 16:50
更高级动物的记忆呢:

小鼠的记忆可以被人为改变 下一个会轮到人类吗?



来源: 神秘的地球
  • 时间:2018年7月28日 17:32







每张图中的绿色部分,都代表被萤光蛋白标示出「标记」记忆的地方。 PHOTOGRAPH BY STEPHANIE GRELLA



实验进行之前,会先在小鼠身上注射一种含有萤光蛋白的病毒,并在小鼠脑中放置光纤。 PHOTOGRAPH BY STEPHANIE GRELLA



当小鼠经历了正面、负面和中性的体验时,该蛋白就会绑定特定的记忆,让研究人员可以确定这段记忆储存在脑中哪个部位。 PHOTOGRAPH BY STEPHANIE GRELLA



研究团队以光线直接照射小鼠头部,就能叫出一段回忆。 PHOTOGRAPH BY MONIKA SHPOKAYTE



在这个行为观察箱中,小鼠会经历能触发它们正面或负面记忆的状况。 PHOTOGRAPH BY JOSEPH ZAKI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Sarah Gibbens 编译:钟慧元):小鼠的记忆可以被人为改变。下一个会轮到人类吗?目前尚在研究的实验,有朝一日或许能治疗多种精神症状,但也引起专家学者争论这种实验可能带来的希望与危险。


还记得第一次骑脚踏车的感觉吗?初吻呢?或是第一次心碎之时?那些难忘的时刻,还有这些回忆所触发的情绪,能在我们心中回荡数十载,不断累积、并强烈地塑造出我们个人的独特性。


但对经历过严重创伤的人来说,那样的记忆可能想忘也忘不掉,而这些痛苦万分的记忆,可能会让人留下足以影响一生的身心症状。


如果,创伤性记忆可以不必让人这么痛苦,那会怎样呢?随着我们对人脑的了解不断演进,各个神经科学家团队正一步步朝着操控记忆、借此治疗如创伤后压力症候群(PTSD)和阿兹海默症之类的症状。


到目前为止,这项研究主要是在其他动物身上进行,例如小鼠。但随着这些初步实验持续获得成功,科学家正在研究在人类身上测试的可能性。但对于改变了「某人之所以为某人」的身分定义究竟代表什么意义,科学家仍绞尽脑汁想解决这方面的伦理问题。


我们在不久的未来,就能改变人的记忆,这点是做得到的。不过,做得到就代表我们应该要做这件事吗?


记忆到底是什么?


神经科学家通常会把单一记忆定义为一个「记忆痕迹」(engram),也就是与特定回忆相关的脑部组织发生物理性改变。最近的脑部扫描显示,记忆痕迹并非独立存在脑部的某一个区块,相反的,记忆痕迹的样子就像散落在整个神经组织上的彩色飞溅痕迹。


「记忆在脑中看起来像是一张网,而非一个点,」国家地理探险家暨波士顿大学神经科学家史帝夫.拉米雷兹(Steve Ramirez)说。这是因为在创造一段记忆时,让这段经验难忘的种种视觉、听觉和触觉资讯会全部一并输入,而脑细胞会从这全部的区域进行编码。


现在,科学家甚至可以追踪到记忆在脑中如何移动,像是侦探追踪雪中的脚印一样。


2013年,当拉米雷兹还在麻省理工学院的时候,他和研究伙伴刘旭就已经有了突破性的进展:他们可以瞄准小鼠脑中形成记忆痕迹的细胞,然后植入虚假的记忆。在他们的研究中,小鼠对特定的刺激会产生害怕的反应,即使它们先前并未受到制约。


虽然小鼠的脑不如人类复杂,但拉米雷兹说,它们还是可以协助神经科学家了解人类的记忆如何运作。 「人脑是蓝宝坚尼跑车,而我们研究的是三轮车,但轮子转动的方式是一样的。」他说。


好回忆能盖掉坏回忆吗?


拉米雷兹和同事在目前的研究中,正深入探讨正面和负面回忆是否储存在不同的脑细胞群中,还有负面回忆能不能被正面回忆「覆写」掉。


为了替老鼠准备好进行实验,研究团队在小鼠脑部注射了含有萤光蛋白的病毒,并以手术植入光纤。之后小鼠会被给予可避免病毒发光的饮食,直到研究人员准备好标记一段正面或负面的经验。


创造正面回忆的方式,是把雄鼠放进有雌鼠的笼子,待一个小时;而负面回忆则是把小鼠放在会传导短暂脚底电击的笼子里。一旦小鼠被制约,会将特定的触发条件与每一次的经验相连结,研究人员就会帮它们动个小手术,让科学家可以刺激那些与正面或负面记忆痕迹相关的细胞。


他们发现,把小鼠放在会让它联想起恐惧的笼子里,然后再触发它的正面回忆时,小鼠比较不会那么害怕。研究人员认为,这样的「重新训练」记忆或许能协助消除某些老鼠的创伤。


「我们运用正面回忆,试图像用神奇画板一样『手动涂抹』掉一些记忆。」拉米雷兹说。然而,这些原本的恐惧回忆究竟是消失了,还是只是被压抑,目前尚不清楚。


「假如拿Word档案来比喻的话,就是不知道你是另存新档,或是直接覆写了原本的旧档。」团队成员史黛芬妮.葛瑞拉(Stephanie Grella)说。


多伦多大学的神经科学家席娜.乔瑟琳(Sheena Josselyn)则运用了另一种不同的技术,可以完全消除小鼠害怕的回忆。辨识出与某个记忆痕迹相关的特定细胞之后,她的团队让这些细胞里的蛋白容易受到白喉毒素(小鼠通常可以抵抗白喉症)的影响。一旦注射毒素之后,这些特定细胞就会死亡,然后小鼠就不再害怕了。


「这只是这些细胞的一小部分,而这些记忆基本上是被消除了。」她说。


从小鼠到人类


拉米雷兹和乔瑟琳都强调他们在小鼠身上做的实验都还很基础,但他们也都看到了未来用在人类身上的治疗潜力。


「正面的资讯有可能覆写掉创伤性记忆。」拉米雷兹说。比方说,那些受创伤后压力症候群或忧郁症所苦的人,可以让他们的记忆改写,这样他们对痛苦的回忆就不会产生强烈的情绪反应。


乔瑟琳希望,目前在小鼠身上进行的研究,有一天也能用于治疗神经性疾病的患者,像是思觉失调症和阿兹海默症。但拉米雷兹也说,别以为不久的将来就可以走进诊所,搞定你的记忆。


在小鼠身上做的实验牵涉到一些技术,像是用蓝光直接照射大脑,也就是说要切开小鼠的颅骨,让神经组织直接暴露在外面,这种技术不太可能用在人类身上。拉米雷兹说,未来治疗上可能会使用的是红外线,这种波长可穿透人类皮肤;乔瑟琳则认为注射或服用化学药物才是最可能的选项。他们俩都说这些工具可能都还要等个几十年。


但我们应该做这件事吗?


如果真有一天,我们能够更改人类的记忆,那么应该容许哪些人接受这种治疗?应该只提供给那些负担得起的人吗?儿童呢?如果关键证人和目击者记不得某桩罪行,司法系统是否会因此而居于不利地位?


这些都是纽约大学生物伦理学家亚瑟.卡普兰(Arthur Caplan)认为值得开始思考的问题,即使这些科技在临床上还不能施用在人类身上。他是最早几位对CRISPR基因编辑技术的伦理问题积极发声的人,这种基​​因编辑工具现在已经可以编辑人类胚胎,可能会改变未来许多代的人类。


「我非常相信,某些伦理问题必须在科学准备就绪之前,就及早审慎考虑。」他说。


讨论到操控记忆,卡普兰说,科学家和立法者都需要想一想,容许某个人接受这类治疗的最基本资格是什么。这不该是人人都可以接受的,他说,或许应该只限于那些受到严重的创伤后压力症候群困扰的人,还有其他治疗都无效的那些人。


比方说,如果军方可以把这种技术用在患有严重创伤后压力症候群的退伍军人身上,那我们可以容许军方修改那些将重返战场的军人的记忆吗?


「他们应该知道自己曾经做过很糟糕的事情吗?这样能阻止他们再度做出糟糕的事吗?还是说你希望冒险让人做糟糕的事情,然后再把他们的记忆清得一干二净? 」他不禁纳闷。


在研究上有进展的同时,神经科学家也表示他们一并考虑到了这些伦理困境。 「操控记忆的概念可以、也应该用于治疗情境中。」拉米雷兹说,他并不把这种能力视为好或坏。就像水一样,端看你如何使用。 「这么基本的东西可以用来滋养你的身体,也可以用来当水刑。如果水能载舟亦能覆舟,那么所有东西也都一样,可行善也可作恶。」他说。


「我并不是百分之百反对,」卡普兰又加上一句:「只是进行的时候需要非常非常小心。」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赞,立贴以来,我国最激动人心的科研进步:

只剩一条染色体仍然活着!中国科学家探索生命极限


2018年08月03日 08:47新浪科技综合
缩小字体放大字体收藏微博微信分享46腾讯QQQQ空间




单染色体酿酒酵母3D图
  来源:环球科学ScientificAmerican
  真核生物的基因组拥有着一定数量的染色体,融合染色体的生命体是否能存活,还属于未知。目前世界上染色体融合技术还不成熟,融合染色体至一条更是未有先例。日前,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植物生理生态研究所研究员覃重军,创造了世界首例只有一条染色体的酵母生命体,该研究结果8月1日发表在了世界顶级期刊《自然》杂志上。
  日前,中国科学家成功地将酿酒酵母的16条染色体融合为1条染色体,人工创造了一种新型的酵母菌株,这是国际首例人造单染色体真核细胞。令人意外的是,尽管融合显著改变了三维染色体结构,但是含有融合染色体的酵母细胞并没有出现重大的生长缺陷。除了删除了少数非必需基因外,新菌株所含的遗传物质与正常酿造酵母相同。研究人员在8月1日的 《自然》期刊中报告了这项成果。


  真核生物的染色体数量差距很大,人类有46条染色体,猿类拥有48条染色体,雄性杰克跳蚁只有1条染色体,还有的生物染色体数量达到几百条,那么染色体数量本身对生物来说意味着什么?数量的变化对生物会有怎样的影响?多条染色体具有什么优势?物种对染色体数量的改变有多大的容忍度?这是一直以来没有人能回答的问题。
  “这项研究可以让研究人员探索染色体数量减少后,可能会出现的结果。”在同期刊发的评论文章中,法国国家科学研究院、法国国家健康与医学研究院Gianni Liti写道。“令人惊讶的是,将16条染色体合并为1条之后,它们依然能够存活。”
  “在我看来,染色体数量在真核生物中是随机的。”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植物生理生态研究所研究员覃重军说,他也是本次研究论文的通讯作者。“所以,我想,如果我们能够创造一条染色体,那么我们就可以回答很多问题了。比如,有机体对染色体数量的改变有多大的容忍度?”
  染色体16合1
  研究人员在实验中用的酿酒酵母一共有16条染色体,每条染色体的两端都会有一个叫做端粒的保护性结构,同时染色体还有一个着丝粒的结构,着丝粒对细胞分裂时染色体分离具有重要作用,它能确保染色体各部分在细胞分裂过程中精确地分配到母细胞和子细胞。
  “简单地通过端-端融合减少染色体数目的错做并不可行,因为这样一来染色体就会有两个着丝粒。”Gianni Liti在文章中写道。


染色体融合方法示例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将两条染色体融合成一条,研究团队通过基因编辑的技术将染色体的端粒和着丝粒精准地去除,然后将已经构建好的两条染色体从缺口处进行结合。在重复了15轮染色体融合后,共去除了30个端粒和15个着丝粒,剩余2个端粒和1个着丝粒。最终将酵母的16条染色体融合成一条完整的染色体。为此,研究团队花费了4年的时间。

外圈是原本的16条染色体,内圈为融合后的单条染色体
  酵母生长周期短,这意味着这种染色体整合的菌株在实验室可以长期追踪,长达数月甚至数年。这就使得研究者可以追寻影响染色体融合菌适应性能力的基因,从而来准确调控这些菌株的稳定性。
  生存奇迹
  在完成了染色体从16条到1条的融合之后,研究小组深入鉴定了其代谢、生理和繁殖功能及其染色体的三维结构。他们发现虽然人工创建的单条线型染色体的三维结构发生了巨大变化,但酵母具有正常的细胞功能。这颠覆了染色体三维结构决定基因时空表达的传统观念,揭示了染色体三维结构与实现细胞生命功能的全新关系。
  与此同时,他们发现,总体而言细胞大小、形状等特性都没有太大的改变,只有极少量的基因表达有所改变。当细胞在不同的条件和压力下生长时,染色体数量减少并不会导致严重的生长缺陷。另外,染色体数量的改变并没有阻碍其繁殖,它们都可以同具有相同数量染色体的菌株进行有性繁殖。
  不过,覃重军的团队发现,将仅有单条染色体的菌株与正常酵母菌株共同培养时,单条染色体的菌株会明显处于竞争劣势。这似乎能够说明,为什么在几百万年来,酵母染色体的数量一直保持着稳定。
  开创国际先河
  在美国,美国科学院院士、纽约大学医学院教授Jef Boeke团队也在同期杂志发表了背靠背研究文章,Jef Boeke是国际酵母基因组计划的负责人。此次,这位酵母研究领域“老将”将酵母染色体从16条融合为2条,虽然他们经过很多努力,但是依然没有成功获得具有1条染色体且存活的酵母菌株。
  在接受外媒采访时,Boeke 解释说,这种差异有很多可能的解释,但比较合理的解释可能与大小有关。他指出,覃重军团队从酵母染色体中删除了更多的重复序列。
  Gianni Liti认为,两个研究组之所以出现这种差异,可能是因为他们以不同的顺序和方向进行酵母染色体的融合。如果是这个原因,那可能意味着只有特定的基因组结构才能最终实现。未来,通过各种融合途径来减少染色体数量,将揭示染色体结构对细胞存活的影响。另外一种解释是,实验中意外引入了突变,从而影响了细胞对新基因组的耐受性。
  “在这次竞争中,我们可以说完胜了美国科学家!”覃重军在接受文汇网时表示。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