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与Y-O父系源流的人谈心:基于民族融合的华夏族基因继承

与Y-O父系源流的人谈心:基于民族融合的华夏族基因继承


笔者写这篇文章, 一如既往,再次声明:本人从未说过本人是古埃及人后裔一类的话。对于未确定的东西,本人一向谨慎。有的人可能会基于本人对Y单本群类型族源分析来做推论,则概与本人无关,也比较反感。相反本人说过“入夏则夏”“入夷则夷”的话。

本人对古埃及就是夏朝的证明,纯粹是从夏朝自身文化属性进行证明,并不涉及基因问题。基因问题不能用作证实或证伪夏朝。但对基因问题分析确实是可以用来分析文化传播和人口是如何迁徙模式,本人正是基于此来做Y源流追踪。


然而很多人内心里都有种族主义心结,非常敏感于基因问题。也对本人基于Y源流这一新的科技手段来追踪分析文化和人口迁徙,以及华夏族来源迁徙模式,极度敏感,进而对本人进行无理攻击谩骂。有这些行为表现也很大程度上基于错误的认知。尤其是在复旦大学某些以科学名义兜售私货的“专家”引导下,一些对分子人类学一知半解的人,几乎完全陷入新Y纳粹种族主义大粪坑之中。

根据已有的分子学数据和定义,Y-O系人群是东亚、东南亚、东北亚和部分南亚、中亚和大洋洲等某些地区人群的主要成分之一。汉族中Y-O系可能占到7成。Y-O系人群是走出非洲的现代人群在东南亚或东亚地区的分化,并成为东亚“原住民”,这是很多人共识。正是因为基于此种认知,被测试出Y-O系的人群,尤其对“文明本土起源论”情有独钟,任何“文明外来论”都被认为是对他们的“侮辱”。然则汉族并非只是O系汉族,还有C、D、N、Q、R等。以O系为主的族群也并非只有汉族,在东亚、东北亚、东南亚、南亚、喜马拉雅一带都有O系高频的族群。当我们试图仅以父系源流为标记来探讨民族的基因时,往往失去了更本质的真实面目,而陷入错误认知的误区。

本人并不愿意承认自己是种族主义者,但是跟种族主义思维者谈话,也需要用你们听得懂的话来讲。不可否认,在世界按国家类别所做的平均智商测试中,东亚地区以平均约105分的成绩领先于欧洲地区平均100分,更高于非洲不到80分的成绩,在这里似乎确实呈现了不同族群的智商某种不平衡发展的一个现状。刚看到有个网友评论本人帖子讲:“最宝贵的事物是什么呢?是祖先赋予的优秀体质相貌,特别是优秀的大脑。”在我们理念中,华夏族是我们的文明起源,我们继承华夏族基因,是华夏族基因赋予我们“优秀体质相貌,特别是优秀的大脑”。当长期这样的信念突然面对“埃及夏朝论”的时候,很多人第一反应:你这么说,就是说华夏族跟我们没有关系了?“优秀的华夏族基因”跟我们没有关系了?于是一些人立即采取过激反应。

然则这并不是真相的全部,因为华夏族基因并不是只有一条Y染色体基因,而是还有22对常染色体基因,女性还有两条X染色体,男性也还有一条X染色体。在这23对46条染色体中,除了一个具有男性特征、很少功能基因的小Y染色体只能父传子外,其他45条染色体,都可以在婚姻联盟中,通过基因重组方式,而被族群内的每个个体所继承。这里假设华夏族子女与非华夏族人通婚(为简单化,不考虑更复杂的XX之间的重组),都再生下一对子女,我们可以看到华夏族X和非华夏族X基因,都被第二代3/4子女所继承。华夏族男子与非华夏族女子结婚,生下的男子继承的是非华夏族女性的X基因,而非华夏族男子与华夏族女子结婚,生下的儿子是继承的华夏族女性的X染色体。一男一女结婚,性染色体有3个X,1个Y,就是说华夏族与非华夏族通婚,对后代基因的影响,若不考虑常染的重组,华夏族对后代的基因影响并不能仅通过Y染色体频率来计算,实际上还有3倍的X染色体频率。由于Y染色体比X染色体小很多,功能性基因也更少。华夏族与非华夏族通婚的结果,华夏族男人实际继承更多的是非华夏族基因,而非华夏族男子实际继承了更多的华夏族基因。这也是外甥为什么更像姥爷的原因。因为父传女,女传子。





从现在已有的非复旦出处的测试数据分析来看,汉族中O系尤其是O3系频率可能被大大高估,

这里复旦的数据是否存在问题,相信随着以后更大数据量的出现,大家或能看到一个更加真实的结果。O3系被高估,那么依据“埃及华夏论”推测华夏族Y频率则可能被大大低估。如果再放大3倍,那么华夏族与东亚“原住民”融合而来汉族每个个体实际继承的华夏族基因要多得多。

有多位网友,都做了古埃及法老雕像与中国人尤其是北方汉人的对比照,相似度极高的撞脸事件频频发生。这是不能用恰合来搪塞的,这只能说现代汉族人继承古埃及人的基因程度非常高。在华夏族Y频率或许不高的情况下,如何对汉族族群的相貌会产生如此大的影响,我们需要给出一个解释。上面因通婚而产生的影响是一个方面。但不可否认的一点事实,华夏族女性比华夏族男性留下后代的机会会更大。但这似乎还并不能解释全部现象。比如华夏族原本母系基因类型到底有哪些,在现代汉族人中的频率有多少,这都还是没有答案的问题。

一个常见流行说法,说聪明基因是存在于X染色体中,笔者打算采纳这种说法。同时,笔者这里提出一条新颖的科学假设。笔者假设:在卵子与精子结合过程中,在大自然进化选择下,带有更聪明基因的X染色体会具有优先选择权,或者说大自然进化法则会让更聪明的X染色体遗传下去。这里仍然做简化处理,不考虑XX之间的重组,让我们来看看如果让更聪明的X染色体遗传下去会发生什么情况。这里我们先假设最初的华夏族X基因比非华夏族X更聪明。
  • 本来男人X和Y在受精过程中或许有同等的选择权。但当华夏族男人与非华夏族A女子结合时,如果精子中Y与卵子X结合,由于Y染色体上不具备聪明基因。那么更优秀的聪明基因就会中断。大自然为了让更优秀的华夏族基因遗传下去,就会让精子的X更有能力与卵子中的X结合。换句话说,当华夏族男子与非华夏族女子结合时,往往更容易生女儿。标记为融一代XX。
  • 当华夏族女人与非华夏族A男子结合时,正好表现出了另外情况。更聪敏的卵子X染色体,会排斥精子中较不聪明的X染色体,避免与其重组而被中和,这样更聪敏的卵子X染色体将只能优先选择精子中的Y染色体。换句话说,当华夏族女子与非华夏族A男子结合时,更容易生儿子。标记为融一代XY。
  • 假设融一代女子XX继续与非华夏族B男子结合,卵子中来源于华夏族X基因会优先选择B男人中Y,而生下融二代儿子。融一代男子XY与非华夏族B女子结合,精子中来源于华夏族X基因会优先遗传下去,只能和卵子中结合,而剩下融二代女儿XX。这样我们就可以看到在融二代中,把融一代来源于非华夏族A的X基因给淘汰了。
  • 以此类推,我们可以看到在融三代中,把融二代中来源于非华夏族B的X基因给淘汰了。
  • 上面是假设理想情况,但以此逻辑去类推,当原来华夏族与非华夏族通婚,经过许多代融合之后,华夏族的聪明基因将会被遗传下去,而许多不聪明的基因将会被淘汰再以此类推,常染重组时也可能会发生类似的情况,即来源于华夏族更好看的基因会被遗传下去,不好看的基因会被淘汰。这样我们就可以解释现代汉族为什么与古埃及人那么相似的原因了!





通过以上分析,我们非常明显可以看出,如果陷入Y纳粹主义认知误区,是非常愚蠢的。也许你的Y并非来自于古埃及,但有可能你的基因90%来自于古埃及人遗传。在这种情况下,你去诅咒古埃及人,是不是就是在诅咒你自己呢?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瓦人的父系Y和母系线粒体据说在现代人中都已经灭绝,但是我们现代人有1-4%的常染基因却来自于尼人和丹人,正是这些来自尼人和丹人的常染基因,使现代人获得了更优秀的生存能力。同样地,或许正是因为来自于古埃及的华夏族人与东亚人的融合,才使得东亚区的平均智商领先全球。

最后,即使是不会重组的Y染色体,当族群融合时,生活等诸多习惯变得一致时,两个不同来源Y染色体也会发生趋同突变现象,大自然就是这么奇妙!所以,这就是民族!复旦李辉等人所鼓吹的Y民族论,既不是科学的,也是非常有害的。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博客 http://blog.sina.com.cn/bcrj1
分子人类群:237476545
微信公众号:鹰蛇之夏(ID:bcrj-wmjy)
本人学术科研能力,甩复旦大学现代人类学实验室,几条街!
博客 http://blog.sina.com.cn/bcrj1
分子人类群:237476545
微信公众号:鹰蛇之夏(ID:bcrj-wmjy)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