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兵策儒剑论“民科”

兵策儒剑论“民科” (2017-05-18 11:22:27)[编辑][url=][删除][/url][url=]转载[/url]


“民科”是个热门话题,什么是民科,在百度百科“民科”词条,有好事者给“民科”下定义:
民科 一开始指我国体制外、非官方的民间科学家,后延伸为泛指所研究课题不属于自己所学专业领域或在所研究领域没有取得博士学位的科学家。民科概念的实质不是一种对科学家群体的分类,而是把民科伪科学划等号的学术评价。因此民科是贬义词。由于人类历史上大量的第一流的科学成果都是民间科学家取得,当今量子时代真正的第一流科学成果往往是跨学科、边缘学科、综合学科、交叉学科研究的成果,任何科学成果都是科学家或科学爱好者无身份约束条件下认真观察深入调查苦苦思索大胆设想反复验证的结果,把民科伪科学划等号既不符合历史,也不符合逻辑,没有科学学根据。

对于这个定义,笔者是基本赞同的。定义民科不能按照是否“体制内专家”或“民间科学爱好者”的身份去定义。还有吃饱了饭没事干的、竟然专门研究“民科”的“体制内专家”,如可能不知科学为何物的北京师范大学哲学系教授、最早研究“民科”的专家之一田松曾对“民科”这样下定义:“科学共同体之外进行所谓科学研究的一个特殊人群,他们或者希望一举解决某个重大的科学问题,或者试图推翻某个著名的科学理论,或者致力于建立某种庞大的理论体系,但是他们却不接受也不了解科学共同体的基本范式,与科学共同体不能达成基本的交流。总的来说,他们的工作不具备科学意义上的价值。”

某些学者认为:对那些没有受过恰当的专业训练,不具有必备的专业知识,但是又自称做出了重大科学发现,未获得科学界认可,却以其毕生精力不懈地推销自己的人,把他们称为“民间科学家”并不恰当,更恰当的称呼应是“科学妄想家”。获悉心理学界把这类自认是伟大的发明家、科学家的人视为精神病患者,得的是“夸大妄想症”。

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副研究员郑永春:“民科”,他们明显区别于普通的科学爱好者,归纳起来有三个主要特征:
1、“民科”们大多不屑于研究小问题。
2、“民科”们常常把科学和神话混搭。
3、“民科”们基本没有受过专业科学训练,也无意接受科学训练,数理功底较差。

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研究员宋正海认为,民间科学爱好者中有的人不乏真知灼见,不应给他们戴上“伪科学”的帽子。还有一些支持者称,目前中国的科技体制呈现行政化倾向,束缚科技进步。在此情况下,民间科学应得到支持和鼓励。

对于这些关于民科不同的声音,笔者认为都有道理,但都不全面,因为你根本就不可能用同一个定义、同一个模式去定义每一个不同的“民间科学爱好者”或“跨学科研究者”个体的行为到底是怎样的模式,你可能也没有去了解他们每一个的个体到底有怎样的知识背景!

笔者也非常同意中国有大量的可能有“精神病疾患”的“民科”存在,正因为如此,“民科”在中国是100%的贬义词,同时也成了“体制内砖家”基于自我保护本能而挥舞的一个帽子利器。然而中国“民科”中确实也有被学界认可的例子,如临沂人郑晓廷初中肄业,曾拥有国有矿长的身份。他倾尽3.6亿财力建立起全世界最大的恐龙博物馆,收藏有总数高达39万件的古生物和矿物标本。以他的名字命名的“郑氏晓廷龙”挑战了始祖鸟作为鸟类祖先的地位。他在《自然》等国际权威的专业期刊上发表文章超过十篇,曾在3天之内,在两个顶级刊物上连续以第一作者的身份发表论文,在整个学术界都极为罕见。现在,他受聘为临沂大学教授和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客座教授。

笔者同时也需要指出,虽然中国有庞大的依靠纳税人寄生的“体制内专家”群体,但这个群体中可能90%(可能过于武断的数字)是属于民科。专家都如此,绝大部分国人就更无知了,因为无知,一方面又太过自负,另一方面又特喜欢崇拜“专家权威”!

以上对于民科定义基本是针对一些民科现象做的一个非实质性的概括性的现象归纳,这样的定义本身就是不科学的,这样的定义本身就是民科性质的!笔者则想给出关于民科的科学规范定义笔者对于民科的定义很简单,你是否有三个具备:
你是否在研究领域具有基本的常识知识,
你是否具备基本的科学思维逻辑,
你是否具备科学的研究过程。
只要三个不具备中,有一个不具备,那你得出的观点结论可能就是非科学的“民科”结论。若三个条件都具备,不管你得出的理论如何惊世骇俗,就一定具备某种合理性和科学性。

很多体制内砖家,在本领域都没有任何研究成果,却也喜欢“跨学科研究”。比如有院士用“三个代表理论”来跨学科研究量子理论,有的人用“毛泽东思想”研发芯片,有的“哲学家”通过个别案例就能跨学科去研究“民科”等等。笔者可以很遗憾的说,“体质内的专家”,90%可能缺乏基本的常识和基本的科学思维逻辑,更缺乏踏实的科学研究过程。比如,我喜欢拿复旦大学现代人类学的专家们调侃。笔者部分承认他们在遗传学领域有一些基本的知识,很多人也具备一些基本的科学思维逻辑。但是他们很多人喜欢“跨学科”发表与“历史学”、“文化人类学”、“考古学”方面密切相关“高论”。我看到有网友评价他们在历史和文化人类学方面知识可能高中还没有毕业,就是说他们缺乏历史和文化人类学的知识,更严重的是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考证的研究过程,就喜欢对媒体发表“民科”言论。比如最近媒体说复旦李辉通过基因测试证实了伏羲!我就想问:你是怎么证明中国神话人物伏羲这个人的?你是否有证明伏羲这个人的研究过程?如果伏羲这个人都没有得到证明,你又是怎么知道某某遗骨就是伏羲遗骨?可以说李辉在很多方面符合很多专家对“民科”所下的歧视性定语,如“跨学科”、“偏执性精神疾患”、“妄想症”、“无法交流”、“把科学与神话混搭”、“不屑于研究小问题”等等。

“望文生意”也是很多民科的一个显著特点,我不会百分百去否定你的“望文生义”结论都是错的,但是我会去关心你“望文生意”的背后有没有一个研究过程。我这里可以举三个例子:

第一个例子是职业美术家王大有,跨学科研究文化人类学等。他被人嘲笑为民科的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把“印第安”说成“殷地安”。我们都知道“印第安人”由来是哥伦布到达美洲时误以为到了印度(India,随把当地人叫印度人(Indian),后来中国人把这个词翻译成“印第安人”以区别印度人。但是按照王大有自己的解释,说“殷地安”是当地人的打招呼的用语,哥伦布听到美洲当地人跟他们打招呼“殷地安”,就把他们称为Indian人。我不知道王大有是否去过美国,有没有这么一个考证过程,如果他真的有这么一个考证,美洲土著真的用“殷地安”类似发音打招呼,或者哪怕有过这样传说,那么王大有这个观点就不是“民科”结论,就不能被忽视!

第二个例子是中科院广州地化所研究员孙卫东,他的专业一直是地球化学,或更细点是同位素地球化学。他在历史、文化方面的知识是缺乏的,他抄袭罗灵杰和兵策儒剑的东西后,为了能够表现出有点他自己的东西,会借题发挥一些东西。比如Hyksos这个词来源于古希腊语,在古埃及语中的意思是“外国的统治者”,中国这边翻译为“喜克索人”,有的人也给翻译成“海客斯人”。孙卫东根据“海客斯”的翻译就望文生义说是“从海上来的客人”。显然他没有一个研究过程,只要他能动一下指头搜索一样,就可以看到维基百科网页关于Hyksos的详细介绍Wikipedi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Hyksos),他就不会生出这样让人笑掉大牙的解释来,这就是典型民科。那么至于他在本专业领域又如何呢?我认真阅读了他那篇在自然报告下发的“商青铜器神秘来源”的文章,通篇逻辑多处自相矛盾,数据与结论甚至根本相反,完全看不出有经过科学训练的科学思维!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他那篇本专业文章仍然是一篇民科文章!

第三个例子是网上最近民科例子,有个叫“十万昆仑”在天涯发帖,通篇都是没有考证过程的“对音大法”。我不会说对音大法就一定是错的,但是你没有考证过程,望文生义,就是让人耻笑的民科做法。比如我又看到有人在网上为了吹捧“马来”,说“马来”的意思就是“骑马来的人”。“马来”是英文单词Malay的音译,我没有考证也不敢保证Malay背后的本意是否是“骑马来的人”,但是你根据音译字面就随心发挥,不是胡说八道的民科又是什么呢?

上面重点说的是否具备研究过程。是否具备科学思维和基本知识是两外两个重要方面。比如在《科学》杂志发表所谓“大洪水”论文声称证实了夏朝、证实“大禹治水”的那个研究团队就缺乏最基本的常识。常识逻辑是:大洪水传说是与伏羲女娲传说有关的,而与大禹无关,“大禹治水”传说是河流泛滥问题,这是两个完全不同性质的问题。这个研究团队把“证明发生了一场洪水”就说成是证明“大禹治水”,既缺乏常识,也缺乏证明大禹、证明夏朝的基本过程前提,和李辉一样,是属于把本末进行倒置。更加可笑的,这个“脑洞”原来早就是有民科在报纸上发表过。这是典型的一起专家抄袭民科脑洞现象。

又比如拿二里头考古队长许宏为例,根据他的简历,他是山东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后来进入社科院考古所。他可能有一些基本的考古学知识。然而他的思维很混乱,很显然的没有经过系统的科学训练,文科专业毕业生缺乏科学思维这是社科院系统的人一个通病。比如许宏写了一本书叫“大都无城”,他就发掘了一个二里头小村庄,没有找到城墙,就敢说“大都无城”,这就是缺乏科学思维的典型的“盲人摸象”模式,完全是一个文艺青年写小说模式。同时也反映他视野与知识非常狭窄,连中国本土境内的更早的良渚古城、石峁古城、三星堆古城可能都不知道,因为这些更大更早的遗址都是有城墙的!石峁城墙还是砖砌的!良渚城墙还是石头地基的!许宏号称研究夏商周,难道连夏初“鲧作城”都不知道吗?可见许宏不仅缺乏科学思维,知识也非常狭窄,更不要论关于埃及学的知识了!

笔者论证埃及夏朝论,从结论上看可能是“颠覆性”的,于是很多人没看我的文章、不知道我的研究过程,一听观点就立即给我扣上“民科”帽子。以许宏为典型,还给我扣上“典型民科”帽子。甚至网上还有一些人不断质疑我的背景、我的学历等等问题。既然大家对我的背景这么敢兴趣,可能也到了该我自己不得不表白的时候了。本人其实一向是很“低调”的,并不喜欢宣传自己。但是为了保护“知识权”,我需要把新浪博客进行实名认证,不得不在新浪微博上如实填写个人的信息,按照要求上传了之前的一张名片。新浪编辑就用这个名片的头衔给我定了“头衔”,之后几次申请更换都没有成功。也填写了我毕业学校的名称,我在合肥中国科技大学本硕连读8年,拥有该校理学学士和硕士学位。然而有人看到后,竟然声称我是造假,是利用“名校”吹嘘自己,声称要去调查。非常欢迎某些人去调查!

那么本人是不是如许宏所定性的“没有经过系统性的科学训练”呢?本人高考数学是满分,以全省名列前茅的成绩进入中国科大。在校期间,基础课程中,数学各分支(高数、分析、代数、复变、数理方程等等)、四大力学(理论力学、电动力学、量子力学、热力学)、四大化学(无机、有机、分析、物化),除物化选修课最后放弃没有拿到学分外,其他全部拿到学分。考研时主科目是量子力学。但是本人太过兴趣广泛,又有其他问题干扰,在校期间成绩确实一般,甚至还有两门补考,一门是电子线路,这是由于学潮问题造成的,是个系统性问题,很多人都补考。还有一门是流体力学,补考是在老师个人的办公室做的,终于还是过了。学了流体力学,我只有一句感叹:真TMD难!全是数理公式推导!好吧,其他还有什么湍流、环流模式一堆堆更复杂的数理公式,根本就不是人学的!曾经对自己说:不能让下辈子学这玩意。后来读研又修高等激光物理、量子光学、混沌动力学、群论、实变、狭义相对论等等。看到文科生说本人“没有经过科学训练”,我就笑了。

本人在校时还阅读过不少科技史和人文历史方面的图书。例如二十五史演义,我从初中就开始看了,当时对作者把伟大的农民起义军”太平军,称为“长毛”就难以理解。对作者侮辱太平军领袖感到愤慨。然而现在我都懂了。试问有几人把二十五史演义都看过?本人甚至连金庸小说中郭靖和杨过人物名字原型在图书馆历史书中都看到了!金刀驸马郭靖原型是成吉思汗西征时的汉人将领郭宝玉,而杨过,字改之,历史上真有其人名!当识就恍然大悟,金庸能写出那么好的武侠小说,是有深厚的历史功底的,他把人物放在历史大背景下,就有不一般的意义。

毕业后,我有两个选择,一个继续读博,一个留校任教(当时我的导师非常希望我能留校)。最终我选择进入了一个事业单位。三年后,一方面感觉体制内研究基本就是一个糊弄,本专业发的文章对于我来说感觉基本没有意义,另一方面我的兴趣转移了!跨行!干他娘的IT!好吧,刚跨行,我是一个IT民科,不,更准确说是民工!最终我成为18摸某操作系统研发的一个Technical Leader,率先第一个帮助中国团队拿到项目的Full Ownership,就是说了除了中国团队的测试任务,还拥有该项目的自主设计和开发权!还发表了多篇论文,成为国内在该领域第一人,谁还敢说我是IT民科?然而18摸也在走下坡路,从那里出来后我又担任过技术总监、项目总架构师、事业总经理等职务。

然而我的兴趣真的很广泛啊,我竟然对军事、外交、内政等等也爱“出谋划策”,不,是“指手划拳”几句。自打我出道起,我就是各类“精英专家”的绝命杀手。解放军报社邀请我去过至少45次,外交部那里也挂上了号,外交部也邀请俺进去过外交部。大家不要以为我泄露什么机密啊,就是想证明纵然俺是一个网民“民科”,可是说出话来可以秒杀各种“专家”,让上面非常重视!

然后,要命啊,我的兴趣又转移了,这也是我的“致命缺点”。分子人类学,埃及学,你知道我花了多少时间吗?关注分子人类学已12年!研究埃及学已有7年!你有我的知识多吗?你有我的科学思维吗?你有我付出大量时间的研究过程吗?有的人说1万小时定律,即在某一个领域花上1万小时,就可以成为该领域的专家。遗传学需要实验条件,我不具备,俺就不吹了。埃及学领域我花费小时早已超过1万小时!理工科一旦跨行搞文科的东西,那是分分钟秒杀!更何况互联网条件下,可怜的那些文科生自以为“壁垒”的东西早已荡然无存!

看看到底谁是民科啊?

我的更多文章:


博客 http://blog.sina.com.cn/bcrj1
分子人类群:237476545
微信号:鹰蛇之夏(ID:bcrj-wmjy)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