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97# lindberg

   看来你误读了我的原话,我可没有上头骨与遗骨分离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论坛是不是出问题了?怎么总重复一句话?
101# lindberg
我的意思是,单看遗骨的形状是根本无法断定性别的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103# imvivi001

我没理解错你的意思,我在96楼说了,光凭头骨会比较困难,但身体完整的话还是可以的,不管哪个人种性别差异还是明显的,我觉得只要遗骨完整,绝大部分应该没问题,除了个别特殊的。
根据语言学、考古学以及分子人类学的最新发现与研究成果,提出一个新的突厥语形成的假说,个别细节可能还需要进一步斟酌,不过感觉大体上是可以成立的,如下:
51592
imvivi001 发表于 2017-6-10 09:06
感觉比较合理
短暂的统一融合,然后又分裂开来各自演化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7-7-2 20:39 编辑

85# imvivi001

其实奥库涅夫文化并存的文化有几个,奥文化本身也有好几个区域,每个区域的人种类型都不大一样。

总的来说,以前的一些结论被修正过,当地的土著人种成分很古老,不是什么欧亚混血(我个人觉得说不定代表了欧亚分离前的样子)

周末看了wiki和百度上关于南西伯利亚东部地区(环贝加尔)的青铜文化glazkovo和石板墓文化(slab grave)的资料,其中错误百出,互相矛盾,让人无法信任,不过有几点有些意思:
     glazkovo应该是被石板墓兴起取代了,按wiki上说是从中国北方崛起的匈奴帝国从BC12世纪开始征服了蒙古高原
     按wiki关于石板墓的介绍,该文化兴起于BC13世纪,匈奴在BC3世纪兴起,但在BC6世纪到BC3世纪之间没有发现什么考古遗迹(意思是石板墓消失了一段时间???)
103# imvivi001

我没理解错你的意思,我在96楼说了,光凭头骨会比较困难,但身体完整的话还是可以的,不管哪个人种性别差异还是明显的,我觉得只要遗骨完整,绝大部分应该没问题,除了个别特殊的。
lindberg 发表于 2017-6-18 23:35
有一个细节挺有意思。根据之前俄国考古学家与体质人类学高手判断,鬼门2号古人是一个男性,可是基因检测却显示是一个女性。到底应该相信who? 俺宁愿相信科学,呵呵~
imvivi001 发表于 2017-3-25 22:20
千万不要迷信摸骨书,尽管一般情况下还是具有很好的参考价值的,但在缺乏DNA情况下只能是参考,仅此而已~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85# imvivi001

其实奥库涅夫文化并存的文化有几个,奥文化本身也有好几个区域,每个区域的人种类型都不大一样。

总的来说,以前的一些结论被修正过,当地的土著人种成分很古老,不是什么欧亚混血(我个人觉得 ...
lindberg 发表于 2017-7-2 20:37
这个话题不宜在这里展开讨论,不妨去分子人类学版区那个讨论奥库涅夫的帖子中继续讨论~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感觉比较合理
短暂的统一融合,然后又分裂开来各自演化
狗见愁 发表于 2017-6-19 15:56
其实印欧语的形成也非常类似~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7-8-10 22:35 编辑
从考古来看,南西伯利亚(环阿尔泰-萨彦)地区到达华北有几条路线:
(1)东南至鄂尔浑河流域,从鄂尔浑河流域南下至狼山山口;
(2)向东至贝加尔湖地区,南下先至蒙古高原,然后从北至南至燕山;
第(1)条应 ...
lindberg 发表于 2017-6-16 10:25
其实几条路线之间,也是可以互通的。

第3条和第4条路线的西半部分开发相对晚一些,和月氏人或吐火罗的祖先东进有关。

第(1)条路线可以转到居延海,向东至狼山(相当于插入第3条路线),或者沿黑河溯流而上进入河西走廊(相当于插入第4条路线)
我认为在匈奴征服草原和扩张过程中 征服者语言可能已被被征服民族或其同盟同化了

就像察合台汗国与金帐汗国的征服者一样

原始匈奴我倾向于他们说一种藏缅语

但是我怀疑在匈奴强大时期 是否有一种通用语的存在 我倾向于没有

在它的版图上 应该有塞语 叶尼塞语 乌拉尔语 藏缅语 突厥语 蒙古语 汉语

依赖目前粗线条的证据 任何假说都是猜想都是押宝 楼主的押宝方式 就是全都押一点...

我反而认为 从后来草原和匈奴版图上的语言和部族分布来看 匈奴时代的语言状况恐怕是复杂的 最大的可能就是大家各说各的

而且 我觉得游牧民族的语言 应该不会像日语 韩语那样 出现混合语 如果两种语言影响融合 最后也只能说二者中的一种
1

评分次数

  • imvivi001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