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争论容易跑题,可能是题目设置太含糊的缘故。
二里头是夏是商?其实应该拆成几个小题目进行讨论:
1)是夏都?还是商都?
2)是夏的地盘?还是商的地盘?
3)是夏人的地盘?还是商人的地盘?
4)是处在夏的年代?还是处在商的年代?
或者都是?或者都不是?
至今还有不少人质疑夏是不是存在。
不管二里头吧,之前有龙山文化约1千年,再之前有仰韶文化约2千年。
这商之前还有至少3千年的考古实证呢,装个夏绰绰有余吧?
只不过现在不能确定哪个是夏而已嘛。
难道要证明当时是不是叫夏?
都是怎么想的?
争论容易跑题,可能是题目设置太含糊的缘故。
二里头是夏是商?其实应该拆成几个小题目进行讨论:
1)是夏都?还是商都?或者都是?或者都不是?
2)是夏的地盘?还是商的地盘?或者都是?或者都不是?
3)是夏人 ...
jinyufei 发表于 2017-7-23 15:04
对于这样的问题,我们可以看一下何驽的观点。
何驽认为,对部分分歧较大的问题,可以借鉴刑侦科学,建立一套证据链,来同相应的古代文献进行系统的对应。目前,夏商周考古学因为缺乏完整的逻辑链条,很难直接将考古学物质文化遗存与文献记载中的国族、人群直接联系,这是由于目前的研究方法有局限所致。
任何一个单一的考古学证据都难以对复杂历史问题有定论。但是若研究者能提出若干个证据,且都能形成逻辑序列,就能指向一个较可靠的阶段性结论。同时,在夏商周考古研究中,对所应用的文献资料,一定要对其可信性进行讨论和甄别。
争论容易跑题,可能是题目设置太含糊的缘故。
二里头是夏是商?其实应该拆成几个小题目进行讨论:
1)是夏都?还是商都?或者都是?或者都不是?
2)是夏的地盘?还是商的地盘?或者都是?或者都不是?
3)是夏人 ...
jinyufei 发表于 2017-7-23 15:04
所以,许宏说的,如果“没有甲骨文一类当时的自证性文书资料出土,不可能解决都邑的族属和王朝归属问题”——这种说法就是双标!因为这种说法显然是建立在文献学基础上的。如果没有文献记载,殷商甲骨文的出土能说明什么?能证明什么?
对郑州商城和偃师二里头出土的青铜器,我们换一个视角看,就是对其合金技术和矿料来源方面的研究,该研究来自田建花。研究的结论对于我们判断二里头的性质、郑州商城和偃师商城的性质极具意义。
田建花说:“本论文首次系统研究了24件郑州地区出土的二里岗期青铜器,取样铜器的形制、纹饰特征明确,样品的质和量皆有保证。”
田建花说:“笔者根据形制、纹饰等类型学特征对取样器物进行了分期,在此基础上,进行了铸造痕迹的观察以及成分分析、金相分析、铅同位素分析,为了解商早期王都地区青铜冶铸业提供了迄今为止数量最多的一批数具和信息,也使二里岗时期不同地域铜器群冶铸相关的比较研究建立在了数量较为可观的数据信息基础之上。”
田建花说:“对铸型分范技术的研究显示,郑州二里岗期绝大多数容器均为浑铸成型,但肩部有立体兽首的尊、罍,以及提梁卣的制作存在着分铸。
二里岗时期,出现了分铸和模印纹饰等新的技术,水平分范、垫片布置、补铸和镂空定位等技术在二里头基础上有了进一步的更新和发展,单叠纹饰,口沿加厚作层阶状、圈足镂空等外观特征是受当时技术限制所致。”
田建花说:“金相、扫描电镜和电感耦合等离子体发射光谱(ICP-OES)化学成分研究显示,郑州二里岗期铜容器均铸造成型,继承了二里头晚期铜容器以铅锡青铜为主,以锡青铜为辅这一合金配比技术路线,但更趋完善;较之盘龙城,其铜使用量高,铅的使用量低。”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