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流居耽罗(济州岛)的中国人(蒙古人)(转帖)

有元疆域,北逾阴山,西极流沙,东尽辽左,南越海表,可谓大哉乾元,国土相较今日那是阔气的很。甚至历来因半岛气息浓厚极为排外的高丽半岛,也在多次鏖战后被元人渗入势力,半岛北部的平壤以及盖马高原一带,被元政府设立了双城总管府自行管理,剩下的高丽国土还设置有半羁縻的征东行省,留给高丽国王—因联姻成为黄金家族重要血亲的大元朝驸马爷过生活。除此之外,今日的大韩明珠海外飞地济州岛,更被元政府收入囊中直接统治,在岛上设置有耽罗军民总管府,直接统治了数十年之久。今日去往济州岛游览的国人常年不息,近期更有新闻报道岛上最多的外籍地主乃是中华人士,却少有人知晓这片土地上也曾有过中国人的统治痕迹。如此一想,所谓的苏岩礁都不算什么争端,韩国人应该还我济州岛噻!!

       济州岛古称耽罗,中国史书中又有州胡、东瀛州、涉罗、聃牟罗、儋罗等称呼。生活于清乾隆、嘉庆年间的李氏朝鲜文人韩致奫,在其所著《海东绎史》中解释说,东国方音【朝鲜语】称岛为“剡”,称国为“罗罗”,“耽”、“涉”、“儋”皆为“剡”的谐音,耽罗即“岛国”的意思,此说应是正解。济州岛“幅员四百余里”,是韩国最大的岛屿,“北枕巨海,南对祟岳”。山川秀美,号称形胜,且盛产柑橘和马匹,所谓“家家桔柚,处处骅骡”,正是东海一片福地。

  13世纪的朝鲜半岛,蒙古-元政权同高丽前后搏杀数十年,终于降服高丽,但半岛局势仍不太平。不甘心屈服元廷的高丽爱国人士,以及在与元朝战争中失去朝政大权的武臣集团,对高丽王室的亲元姿态心怀不满。元世祖至元七年(高丽元宗十一年,1270),高丽权臣林衍发动兵变,其主力“三别抄”失败后,次年“有余党金通精遁入耽罗。” 在济州岛贵日村筑起缸坡头城,以此为据点与高丽-蒙古联军作最后的抗争,盘据耽罗将近三年。是时,“贼旣入济州,筑内外城,恃其险固,日益猖蹶。常出掳掠,滨海萧然。” 为夺回这个海上枢纽,至元十年(1273,高丽元宗十四年)四月,元廷命忻都、郑温、史枢、洪茶丘等将领,“领兵入海,攻拔耽罗城,禽金通精等,奉诏诛之。” 随后,元置达鲁花赤于耽罗,并派遣军队上岛驻扎。其后数十年间,耽罗的控制权在元朝和高丽之间几经转手。至元三十一年(高丽忠烈王二十年,1294),高丽国王“请还耽罗。元丞相完泽等奏奉圣旨,以耽罗还隶于我【高丽】。” 紧接着在大德四年(高丽忠烈王二十六年,1300),元人意图重新在高丽设置省治,于是以“皇太后又放廐马”的名义再次将耽罗收归,并设耽罗军民总管府,但在高丽的反复陈求下,最终改设为非行政单位的军民万户府,而主官也由高丽人出任。五年后的忠烈王三十一年(1305),该地又被还属高丽。而根据《高丽史》记载,忠烈王三十四年又有元朝派遣济州达鲁花赤的记录,而《元史》还曾记载,元惠宗元统元年十二月(1334),还曾“以奴列你他代其父塔剌赤为耽罗国军民安抚使司达鲁花赤。” 可见耽罗在元朝和高丽之间始终处于归属游移的状况。在元朝统治耽罗期间,第一批中国人,主要是元朝官吏和随员、驻屯军及随军商人等群体,开始出现在耽罗岛上,这批人虽然流动性较大,随着任职以及驻扎时间的改变而多数又走出了耽罗,但一些人员因为种种原因留存下来的可能性还是有的。

       耽罗大规模中国人群落的形成,始于耽罗的元朝官方牧场的设立。元廷统治耽罗后,因为其地自古就出产良马,很快就被用作大元太仆寺的海外皇家牧场使用。太仆寺运来中国的“胡马”以及骆驼、牛、羊、驴等牲畜在岛上繁育,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大批元朝养殖、管理人员。这些上岛生活的中国牧人,构成了济州岛上第一批定居的中国人群落。自至元十三年(高丽忠烈王二年,1276)元人“以马百六十匹来牧”开始,经过近百年的生聚,耽罗生活的元朝牧人,逐渐融合为一个被高丽人称为“牧胡”的族群。他们占据岛上丰美的牧场,和居住在沿海村庄主要以渔业为生的耽罗本地民众分隔为两个体系。这一时期的耽罗政府,有点像并列的平行政权,高丽人的当地政权对”牧胡“没有太大的控制力,他们有可能曾凭借外来征服者的权势,在岛上资源分配以及与原住岛民的相处中呈强势态度,作为骑马的汉子压制着当地弱小的渔业居民,这使得原住民和外来牧人之间始终存在敌视。时至今日,在济州岛的方言中,仍保留有一个非常严重的骂人话:“蒙古崽子몽고놈의 자식”。可见当年耽罗岛上的这两个族群,曾存在有较深的矛盾并未有太多的交融。

耽罗归属高丽的时期,元朝对耽罗的牧胡和皇家牧场仍保留着管理权,像元仁宗延祐五年(高丽忠肃王五年,1318)四月,耽罗岛上发生高丽猎户暴乱,元廷敕命征东行省“督兵捕之”。之后还专门派吏部尚书等人来“责问慰接魏王及耽罗叛状。” 可见这次动乱影响了元朝在岛上的利益,亦即岛上牧胡也被动乱波及。及至元朝末年,随着元朝对高丽控制力的减弱,高丽开始逐渐收回让渡给元朝的权益,耽罗的高丽地方政权也开始对牧胡施加管理,这使得原本只服从元朝太仆寺而对高丽管辖不以为意的牧胡们开始暴走。凭借着天生强悍的战斗力,“牧胡强,数杀国家所遣牧使、万户以叛。” 元惠宗至正二十二年(高丽恭愍王十一年,1362),元人和高丽关系因王位之争转入紧张,牧胡又在耽罗起事,拥星主高福寿为首,同时请求直隶元朝。元廷同意,派副枢密使文阿但不花为耽罗万户,文某一到耽罗,就杀掉了高丽委派的万户朴都孙,此后耽罗基本为元朝控制,元人从海道派遣官员前往当地管理。四年后(1366)的十月,高丽将领金庾领兵偷袭耽罗,却被牧胡打退。为此牧胡向元廷上书告变,并要求在耽罗重置万户府自行管理。隔年(1367)二月,高丽恭愍王赶忙上表元惠宗辩解,说此次冲突,“金庾实非讨济州,因捕倭,追至州境樵苏,牧胡妄生疑惑,遂与相战耳。” 请求元廷“令本国自署官,择牧胡所养马以献。” 当时的元朝已是覆亡前夜,无暇顾及偏处海外的耽罗,同时又有拉拢高丽之意,当时传说“帝欲避乱济州”,于是“乃诏以济州复隶高丽。” 再次将耽罗管理权送归高丽。高丽按部就班的加紧对牧胡的管理,由此在两年后又激起牧胡起事,史载时有“牧子哈赤跋扈,杀害官吏。”【哈赤,应即达鲁花赤简称】占据了耽罗全岛,继而又降,但只臣属高丽按时贡马,俨然独立一方,高丽对此衔恨于心却又无可奈何,只好听之任之羁縻了事。到了洪武五年(高丽恭愍王二十一年,1372),元朝已经灭亡数年,明朝势力还未深入辽东,高丽人没了后顾之忧,于是借机派人向明太祖上表,称“耽罗国恃其险远,不奉朝贡,及多有蒙古人留居其国,宜徙之。” 而且江南反明余党,“兰秀山逋逃所聚,亦恐为寇患,乞发兵讨之。” 看完高丽上表,朱洪武乐的顺水人情,于是口谕高丽:“休小觑他,多多的起将军马尽行剿捕者。” 得到明廷允许,高丽开始了积极备战,等到洪武七年,明人遣使高丽要求贡耽罗牧马二千匹,耽罗牧胡首领声称:“吾等何敢以世祖皇帝放畜之马,献诸大明。” 只送马三百匹应付。高丽人以此为借口,声明耽罗不肯向明朝贡马,派重臣崔莹率领三道兵马,“战舰三百十四,锐卒二万五千六百有五。” 一番激战讨灭了耽罗牧胡反抗军三千,首领石迭里必思、肖古秃不花、观音保三人都被传首王京,在岛上复置官吏。从此耽罗全岛复归高丽管理,岛上的原本桀骜不驯的华人,也逐渐融入原住民中。

       耽罗中国人的第二个来源,是流放人口的进入。因为耽罗位于全罗州道南部海域中,“波涛汹涌,凡往来者难之”,于是成为元朝政府重要的流放地之一。元朝首次流放犯人,是在至元十二年(高丽忠烈王元年,1275)四月,刚刚统治耽罗的元廷,就将盗贼百余人流放耽罗岛上,之后的五月和八月,先后又有两批七十三名犯人被接连遣送而来。至元十五年(高丽忠烈王四年,1278),当时的耽罗达鲁花赤塔剌赤,还奏请元廷将留滞耽罗的罪囚,“于高丽险恶岛子里教入去。” 即将高丽西海岸的诸多小岛都作为流放地使用,结果引发高丽的反对,数次上书中书省,称“小邦诸岛虽多,皆与陆地不远,上司所遣罪人已难安置,况今耽罗地元放罪囚并使移置,非惟置之无地,朝夕恐生他变。其耽罗元放罪囚,乞令依前往坐,仍使官军监守。” 元廷为此下令“别介险恶岛子,方便敎存住的。” 并没有答应高丽的要求,但史载流放人员最多的地方,还是以耽罗为主。虽然此后的历史记载中,再未出现针对此类普通犯人的具体流放记录,但根据相关资料推断,元代耽罗岛作为一处流放地始终被使用着,一直延续到元末。根据《元史》记载,元代流放犯人,大致的规则是“南人迁于辽阳迤北之地,北人迁于南方湖广之乡。” 如此耽罗流放的犯人中,极有可能很大一部分,是来自中国南方原南宋统治区域。据朝鲜史书《东史纲目·地理考》记载:“济州多元人子孙,今赵、李、石、肖、姜、郑、张、宋、周、秦之籍,以元为姓贯者是也。” 这些汉族姓氏的留存,可以推知来自汉地的流放犯人应该有一部分贡献。除了普通罪人,元代还常有皇族、大臣被流放耽罗,如延祐四年(高丽忠肃王四年,1317),仁宗之兄魏王阿木哥被流于耽罗。元英宗至治二年(高丽忠肃王七年,1322),流徽政院使罗源于耽罗。元惠宗元统元年(高丽忠惠王后元年,1340),流孛兰奚大王于耽罗。这类人相较普通犯人多数有回国的机会,但应该也有一些低级官吏以及随从、家眷留居耽罗的可能。济州在收归朝鲜管辖后,仍被当局作为一处流放地使用,故而今日的济州,竟有一种被称为流放文化的存在。

       元朝灭亡后。又有一批包含元朝皇族的元人俘虏,以及反明武装集团人员,大规模进入耽罗居住。第一批被送往耽罗的前元皇族,是“故元梁王把匝剌瓦尔密及威顺王子伯伯等家属。” 梁王把匝剌瓦尔密尽忠元朝,在洪武十五年(1382)明军攻取云南之战中自缢。威顺王子伯伯,又称伯伯赉、伯伯太子,父亲威顺王宽彻普化是忽必烈第九子镇南王脱欢的后裔。洪武元年(1368),明军攻占大都,元朝宣让王、镇南王、威顺王后裔中的六位王子被俘,伯伯太子应即其中之一。洪武七年(1374),明太祖派伯伯去云南招降梁王,被梁王留在云南。明朝占领云南后,梁王家属和伯伯等人被集中送往京师南京。明太祖对这批前元皇室的安置问题费心许久,杀了怕闲话放了怕造反。也许是因为元代分封云南的云南王、梁王,都曾与高丽王室有过一定关系的历史,【出自高丽王室的元朝沈王王暠,迎娶了元朝梁王松山的女儿。云南王孛刺,也曾被流放高丽,后来做了云南王遣使和高丽往来】加之耽罗岛孤悬海外难有作为,又有前元牧人在此居住,是个绝佳的流放地。于是在洪武十五年的四月,刚刚被押送南京的这批蒙古王族和他们的家属仆役人等,共三百一十八人,就立即被送往耽罗岛安置。

       又过了几年,洪武二十年(1387),明朝打败纳哈出扩展了在东北的势力,开始考虑收回高丽恭愍王乘着元朝衰微,蚕食的前元双城总管府(今朝鲜盖马高原一带)的土地。为了这一计划,明太祖重置了前元铁岭卫,还刻意利用耽罗居住蒙古人这一事实,在次年五月,下诏高丽,声称“耽罗之岛昔元世祖牧马之场。 今元子孙来归甚众,朕必不绝元嗣,措诸王于岛上,戍兵数万以卫之,江浙发粮以赡之,存元后嗣,使元子孙复优游于海中,岂不然乎。” 这一举措以所谓安置前元诸王为理由,威胁高丽自己将以数万兵进驻耽罗,有逼迫高丽在辽东问题上让步的意图。与此同时,为了对抗明朝的领土期求,高丽禑王决定跨过鸭绿江进攻明朝辽东地区。结果高丽大将李成桂发动政变,废黜禑王与明朝为善,之后明朝也不再要求原铁岭以北鸭绿江以南之地的,但将元人俘虏送往耽罗的计划仍旧得到实施。这一年的十二月,明太祖派前元院使高丽人喜山等人到高丽求马及阉人,同时传下圣旨:“征北归顺来的达达亲王等八十余户,都要教他耽罗住去,您去高丽说知,教那里净便去处打落了房儿,一同回报。”【《明实录》记载第二年四月:诏故元诸王来降者,俾居耽罗国,且遣中使往谕其国,为造庐舍处之。】为此高丽专门派典理判书李希椿前往济州。“修葺新旧可居房舍八十五所”,可见被送来的人员数量不是少数。洪武二十五年(高丽恭让王四年,1392)正月,明人又送“故元梁王孙爱颜帖木儿及四名随侍”往高丽,“命高丽送至耽罗国,依其亲族。”

       进入耽罗的反明武装集团人员,主要是兰秀山之乱后,失败逃亡的余党及其家属。兰秀山即今舟山群岛的秀山岛。明朝初年,舟山群岛聚集着大批不愿降服明朝的前元残余势力、海上豪族、海贼等利益集团,他们依托海岛对江浙地区不时袭扰,成为明初的一处重要隐患。在明廷的强力镇压下,这些反明人员往往远走海外寻找避难之所。耽罗地处海上要冲,自古与江浙地区频繁通商,双方利益关系盘根错节,因此成为海上豪强选择的一处安身之所。洪武五年(高丽恭愍王二十一年,1372)高丽为了征服耽罗,还专门上书明廷,称耽罗为“兰秀山逋逃所聚。” 可见当地居住有一定数量的因反明而逃亡的中国移民。而江浙与耽罗贸易的兴盛,也可以从侧面推知,当地肯定还有一定数量的,因贸易原因而居住耽罗的中国商人。此外,还有零星各行业的中国人流居耽罗,像《高丽史》曾记载,高丽恭愍王曾“召元梓人【木匠】元世于济州,使营影殿,世等十一人挈家来。” 这批工匠据说是元惠宗为了留退路,专门派去耽罗给自己盖宫殿的。由此可见耽罗还居住有元朝工匠家庭。而明太宗朱棣,曾派使臣到朝鲜,要去耽罗岛上元朝修建的法华寺,把元时良工铸造的弥陀三尊佛像取走。如此元代还曾有僧人前往耽罗。

       时至今日,济州岛居住的中国人后裔,一般以“大元”、“云南”作为自己乡贯。至今在济州岛的西归浦市河源里一带,仍有王子墓、王子洞 、梁王子田等地名留存。河源里创建于元代的法华寺,出土瓦片上也留有“至元”年号,通过这些留下的元朝遗迹,后人推断今天的西归浦市河源里一带,曾是元代移民的主要生活区域。今天的济州岛,也依然残留着一些中国片段,像当地民间饮食中的荞麦饼和灌肠,据说就是中国人带来的外来饮食,而今被济州人发扬继承,成为当地的招牌特产。
失踪人口回归
这是转来的一篇文章,有个很有意思的问题,蒙古人、满洲人到底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算是独立于中国、汉人的独立民族,什么情况下算是中国人、汉人
失踪人口回归
据说在西方社会,所有亚裔都会被视为是中国人,Chinese / chinky / ching chong chinaman
3# Manaus
在西方人的民族概念里,汉人与chinese是等同的。谈论历史问题的时候,蒙古人、满洲人什么时候算是中国人,什么时候算是独立于中国的蒙古人、满洲人,例如蒙古人西征的黄祸是中国人还是独立于中国的蒙古人

在日韩满蒙等民族又是怎么定义的
失踪人口回归
其实绝大部份外国人,包括非洲黑人都没兴趣细分你是Korean还是Mongol还是Chinese还是Japanese,都当是chinese了。正如同中国人不会细分法德英美加等国家,都是老外或是白种人。刚果人或是南非人也没分別,都是老黑
5# Manaus 不对,他们分的很清楚的,例如降到东北问题、伪满问题、外东北问题的时候,满洲人与中国人截然分开。降到清末民初的蒙古独立,蒙古人也是截然分开的


蒙古人对高丽的殖民统治到算到中国人头上,对日本的征伐也算到中国人头上。但是到了涉及到内蒙古的民族问题,外蒙独立的时候,这绝对是分开的
失踪人口回归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