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40# slim
看到过这种说法,。

但巴尔干情况复杂,没有哪个人群有绝对优势,文化和人群的混合情况严重,其实早期竖井墓王朝更像是洞室墓文化,但也有不小差别,MVK人群和洞室墓人群可能在巴尔干就混合了
36# imvivi001
我前面说过了,我没有什么很好的证据,只是网友slim让我谈谈我的想法,我觉得探讨一下也挺好,说不定有别的思路。
...色雷斯人是一个广泛的部落联盟,布里吉人被认为是一个色雷斯部落是毫无问题的,但他们和弗里吉亚人的亲缘关系也是被很多人联系过的,他们最早的语言早就淡化了,这也是很正常的,准确地说他们是一个被色雷斯化的部落。

至于色雷斯人核心部落本身,肯定来自更晚的移民,这是毋庸置疑的,而且很可能和木椁墓相关
lindberg 发表于 2017-10-29 23:27
至Odrusai部族建立曾经兴旺一时的Odrusai王国或公国时,以Odrusai为核心的色雷斯地区的确存在一个广泛的“部族联盟”,其中也包括某个布里吉部落,不过根本谈不上是核心部族。这个“部族联盟”更像是初期的西周,其中包含了各个民族的侯国与伯国。而与西周初期不同的是,这个联盟规模很小,而且都是由当地的“巴尔干山戎”部族组成的。因此更恰当的,可比之为中国历史上的“山戎”或“山越”。
    色雷斯语与弗里吉亚语相差甚远,把二者相关联纯属脑洞开的大,呵呵
    事实上,色雷斯语到底算不算严格意义上的“印欧语”,我看还要打一个问号~~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42# imvivi001
不是把色雷斯人与弗里吉亚人关联起来。

布里吉人当然不是色雷斯的核心部落,是被色雷斯化的当地部落(比真正的色雷斯人来的早多了)。

把布里吉人和弗里吉亚人联系起来是很多色雷斯学家的看法,语音上可以对应上。
43# lindberg 对了,最近看一些老文发现国内一些考古学家在2000年前一般将驯化马的起源地追溯于阿凡那羡沃文化,但是这十几年一般都指向博泰遗址了。最基本的原因肯定是随着国外学者比如安东尼的研究的深入探讨而变化,但是他们沿用的标准却让人深思,以前林梅村说阿凡羡那沃拥有最早的家马殉葬所以是起源地,而安东尼应该是强调乌拉尔山以西利用马的历史更加悠久,并且在博泰有最早的考古证据,基因研究也指向这一带。(据说安东尼的观点最近也发生了改变)不知老兄对此有没有研究呢?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7-12-3 23:55 编辑

44# slim
看过一些资料,思维还在发散中,要集中梳理一下再说。

一直事情比较多,一有整时间就会学习一下分子人类学文章。

不知安东尼的观点有啥变化?

看过安东尼的书,他强调的是驯化马出现在公元前4千纪以前,在史前的一些最疑似的遗址中,他最支持的乌克兰没找到证据,所以他退而求其次定位Botai,不过好像他一直惦记着高加索的某地,不知有啥进展没有?

好像英国剑桥前一阵搞了一个基因研究,还是把起源定位在乌克兰附近(应该是第聂伯河东西两岸)。

我以前说过,家马作为一个整体(就是所谓马政)和个别野马被驯化是不一样的概念,人类在这个问题进行了漫长的实践,英国有毛子血统的女考古学家Marsha A Levine现在还坚持真正意义上的家马是在BC2500后出现。

以前看过一个文章,说马可以用蹄子刨用嘴拱,从厚厚的积雪下吃到牧草,所以马驯化的进步可能和全新世以后的几次降温有关。

比较明显的是西元前5千纪末以后,很多遗址马的陪葬和祭祀比较多的出现。当日在这以前,伏尔加河中下游的两个铜石时代的文化Samara文化和Khvalynsk文化就已经出现了这种现象,但很难说是驯养马还是野马,就算是家养马,也是杀了吃肉。

我觉得真正意义的马政,不是杀马吃肉,不是挤奶,而应该是作为快速的载具或者拉车工具而出现。

就说这么多,等待新的研究成果吧
44# slim
看过一些资料,思维还在发散中,要集中梳理一下再说。

一直事情比较多,一有整时间就会学习一下分子人类学文章。

不知安东尼的观点有啥变化?

看过安东尼的书,他强调的是驯化马出现在 ...
lindberg 发表于 2017-12-2 19:00
最早的证据只到博泰吧。乌克兰的那个马骨后来被证实很晚,看来马的驯化还是在乌拉尔山以东的范围包括中亚北部这样。按照您的作为拉车工具才算的话,那么无论如何也是辛塔什塔文化阶段了,还是在中亚北部。以前不少学者推测中国境内也有一个独立起源的家马,但是近几年貌似提的人越来越少了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7-12-3 09:07 编辑
最早的证据只到博泰吧。乌克兰的那个马骨后来被证实很晚,看来马的驯化还是在乌拉尔山以东的范围包括中亚北部这样。按照您的作为拉车工具才算的话,那么无论如何也是辛塔什塔文化阶段了,还是在中亚北部。以前不少学 ...
slim 发表于 2017-12-2 19:13
骑乘也算啊,不过我怀疑BC2500以前的被骑的马都是个别被征服的野马,体型比较大一些,当时可能还没有意识找体型大的马交配来获取个大的下一代。就算意识到,也不一定有好的方法来得到健康的小马。

地点的话,从维斯瓦河-喀尔巴阡以东,一直到南西伯利亚,都有可能
骑乘也算啊,不过我怀疑BC2500以前的被骑的马都是个别被征服的野马,体型比较大一些,当时可能还没有意识找体型大的马交配来获取个大的下一代。就算意识到,也不一定有好的方法来得到健康的小马。

地点的话,从 ...
lindberg 发表于 2017-12-2 19:18
骑马的证据也不好找驯化总感觉看的书里都指向博泰,估计那里的证据最多吧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7-12-3 09:07 编辑

48# slim
就是马的个头相对大一些,而且有疑似马奶的证据(挤奶应该是家马吧)。

如果开始挤奶了,肯定比伏尔加铜石时代前进了一大步了,毕竟是“次级产品革命”嘛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