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本帖最后由 历史的天空 于 2018-9-17 17:59 编辑
很好!是得走出去宣传,让世人知道专家此前说法可能存在错误。不过,对存疑之处最好别说死。特别是明显存在问题的横北M2墓主即晋武公、霸伯即晋文公,这样会减弱我们论证的可信度。此外,在正式的文章中,最好能尊重 ...
Hanhe 发表于 2018-9-17 12:37
哈哈,关于小宗大宗首倡权问题,至少谁最先提出这个问题,至少到现在我都模糊。卧马先生也提出比较早。你也算是比较早的,但是对你的主要证据和观点,我就一直很模糊,因为你对横北M2墓即晋武公之说好像也一直有不同或否定意见,而这个证据是我认定横北即小宗墓的核心文字证据。所以文章就没有强调大面上的小宗大宗首倡权问题,而是从具体晋武公、晋文公问题着手,只有细节证据问题坐实,才能真正坐实大宗小宗问题,所以在细节问题上,我绝对不打马虎眼,两个关键细节和证据:兵策儒剑解读倗伯称就是晋武公称的铭文;卧马先生解读霸伯盂是记载晋文公践土会盟的额铭文。细节问题容易得到证明或否定!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对这铭文解读,我已在文章中向学术界发出挑战。
问题到了现在,你是否也能够正式来篇文章,总结下你的证据和结论?如果下次再有论文,就把引用你的文章加进去,百家争鸣嘛。
博客 http://blog.sina.com.cn/bcrj1
分子人类群:237476545
微信公众号:鹰蛇之夏(ID:bcrj-wmjy)
只是说说,没那么严重。别介意!如果不是你说姬周是Q-M120,我本人是不会去深究的,也不会去挖掘那么多证据。
只是说说,没那么严重。别介意!如果不是你说姬周是Q-M120,我本人是不会去深究的,也不会去挖掘那么多证据。
Hanhe 发表于 2018-9-17 17:58
嗯嗯。我这篇纪行文章,已经反馈到山西学者那里,已有学者表示很值得研究。相信翼城县政府和临汾市相关学者,会得到不一样的信息、思路和想法,可能会不再盲从以李学勤学伐为首的臆断。
博客 http://blog.sina.com.cn/bcrj1
分子人类群:237476545
微信公众号:鹰蛇之夏(ID:bcrj-wmjy)
我后来又验证了卧马先生对霸伯盂的文字解读,每个文字都验证了,与历史记载的践土会盟过程真是出奇地一致。连会盟过程第一天主要是周王赏赐,另外一天是举行会盟仪式(首先是践土,即“践敏”--快速行走践土),都是一致! 所以,我已经认可看了卧马先生对霸伯盂践土会盟的解读。“践敏”这两个字,李学勤给解读成“敢敏”,我反复查了字典做比较,最后认定那确实是个“践”字,而不是“敢”字。
博客 http://blog.sina.com.cn/bcrj1
分子人类群:237476545
微信公众号:鹰蛇之夏(ID:bcrj-wmjy)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8-9-18 11:06 编辑

我的解释见本贴97#122#
对卧马先生的论证文章,我没细看。“历史记载的践土会盟过程”,我没查到如霸伯铭文那样详细的礼仪程式。即使部分仪式相符,也不能证明是同一次盟会,或霸伯就是践土会盟的主人。这与霸伯铭文记载的时间对不上:《左传》记载践土之会在“僖(公)二十八年,夏五月”,而翼城大河口墓铭文是“唯(王)三月”。

请转告卧马先生,我不是有意反驳他,只是根据史籍早就判断出晋文公不会葬在大河口墓地。晋文公去世后,是先出绛,再殡于曲沃。
对于甲骨文、金文的破译,还是谨慎一些为好。对于倗即庄,虽然有陶文、一贝为庄、淅川墓等佐证,在找到相关典籍对应一段金文后我才敢说“定论”。在“文化人类学综合区”那个主帖中,我保留了两件核心证据,其中之一就是这个,希望在正式发文时披露。另一核心证据是“以芮伯、芮公断代”,已在这个辅贴中讲过。
我目前还没有完全排除晋国大小宗实为分国的可能性。类似于这次践土之会的不少内容,都表明史籍存在掩饰(晋文公召周王参加盟会改为周王狩于河阳),都是使之符合周礼。
本帖最后由 历史的天空 于 2018-9-17 20:40 编辑
我的解释见本贴97#、122#。
对卧马先生的论证文章,我没细看。“历史记载的践土会盟过程”,其仪式记载出自哪里?《释例》有记载吗?我没查到如霸伯铭文那样详细的礼仪程式。即使部分仪式相符,也不能证明是同一次盟 ...
Hanhe 发表于 2018-9-17 19:39
这个月份差异,我也早就注意到了。
唯三月,是指第一次周王赏赐时间。
而第二次,“用章卉献日”,即会盟日,具体时间,在霸伯盂上没有写。文献记载夏五月应该是指会盟日,即践土那天。当然也不排除记载上可能也会有问题。
《史记 晋世家》载:五月丁未,献楚俘於周,驷介百乘,徒兵千。天子使王子虎命晋侯为伯,赐大辂,彤弓矢百,玈弓矢千,秬鬯一卣,珪瓚,虎贲三百人。晋侯三辞,然后稽首受之。周作晋文侯命:“王若曰:父义和,丕显文、武,能慎明德,昭登於上,布闻在下,维时上帝集厥命于文、武。恤朕身、继予一人永其在位。”於是晋文公称伯。癸亥,王子虎盟诸侯於王庭。六年,冬,晋侯会诸侯於温,欲率之朝周。力未能,恐其有畔者,乃使人言周襄王狩于河阳。壬申,遂率诸侯朝王於践土。孔子读史记至文公,曰“诸侯无召王”、“王狩河阳”者,春秋讳之也。


《春秋 经》载:二十有八年,五月癸丑,公会晋侯、齐侯、宋公、蔡侯、郑伯、卫子、莒子,盟于践土。陈侯如会。公朝于王所。六月,卫侯郑自楚复归于卫。卫元咺出奔晋。陈侯款卒。秋,杞伯姬来。公子遂如齐。冬,公会晋侯、齐侯、宋公、蔡侯、郑伯、陈子、莒子、邾人、秦人于温。天王狩于河阳。壬申,公朝于王所。晋人执卫侯,归之于京师。


    《左传 僖公二十八年》载:晋师三日馆谷,及癸酉而还。甲午,至于衡雍,作王宫于践土。乡役之三月,郑伯如楚致其师,为楚师既败而惧,使子人九行成于晋。晋栾枝入盟郑伯。五月丙午,晋侯及郑伯盟于衡雍。丁未,献楚俘于王,驷介百乘,徒兵千。郑伯傅王,用平礼也。己酉,王享醴,命晋侯宥。王命尹氏及王子虎、内史叔兴父策命晋侯为侯伯,赐之大辂之服,戎辂之服,彤弓一,彤矢百,玈弓矢千,秬鬯一卣,虎贲三百人。曰:「王谓叔父,敬服王命,以绥四国。纠逖王慝。」晋侯三辞,从命。曰:「重耳敢再拜稽首,奉扬天子之丕显休命。」受策以出,出入三觐。

博客 http://blog.sina.com.cn/bcrj1
分子人类群:237476545
微信公众号:鹰蛇之夏(ID:bcrj-wmjy)
本帖最后由 历史的天空 于 2018-9-17 20:49 编辑

关于绛县的晋文公墓,没有发掘,也不知道是否盗过,不知真假。即使晋文公本人没有葬到大河口,他的重臣如狐偃等和他的儿子子孙等,也可能是葬在大河口。大河口几个超规格墓葬,是称霸的体现。恰好只有晋文公称霸之后的晋国才有如此实力。不可能在同一时间,同一位置,还有另外一个称霸的又不见于历史记载的“霸国”。
另外,“践土会盟”历史只记载了一次吧
博客 http://blog.sina.com.cn/bcrj1
分子人类群:237476545
微信公众号:鹰蛇之夏(ID:bcrj-wmjy)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