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本帖最后由 baiyueren 于 2018-1-2 14:21 编辑
在4.5万年之前,现代人世系可能并没有扩张到欧洲、东亚、东南亚这些地区,而是活动在西亚到南亚一带的有限范围内。这一时期现代人群之间的遗传距离可能并没有现代表现的这么明显。
豢龙氏 发表于 2018-1-2 14:08
我认为你的这段话是对的,以下就你36楼跟帖来回复:
1、不是未分化,而是一直在分化中。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所谓的“现代成分”不断被强化。
比如说,HG成分其实在很多史前中亚-南亚人群里就已经有不低的比例了。只是随着向欧洲西北内陆地区的迁徙,被进一步选择和强化而已。

2、在“现代成分”不断被强化的同时,在最后一万年也会产生更多地方适应性变异。
比如说西欧亚的白化突变就不只一种,有散布在整个高加索人种中的,可能属于史前就产生的变异,而西北欧人的金发蓝眼,则应该是在最后一万年内产生的最新的白化突变。
NRY: O2a1c1a1a1a1a1a1a1a1(源自粤西云浮)
mtDNA:B4d1(源自浙北慈溪)
百越人的人类学文集 http://blog.sina.com.cn/baiyueren
我所说的“未分化”是相对于现代的“分化”类型而言的。
1、我从目前的考古及分子人类学证据来看,至少在4.5万年之前,现代人(至少是我们祖先的主要来源的那部分人群)的活动范围并没有那么大。在4.5万年之前,现 ...
豢龙氏 发表于 2018-1-2 14:08
为什么一定要4.6万年之前呢? 根据最新的考古学检测,印尼的佛罗勒斯小矮人大规模衰减于5~6万年前,极有可能与到达的现代智人有关(之后可能还有孑遗,不过已经数目极少了)。

我认为,在农业发明之前,猎采方式的人类的流动性无疑是相当大的(尤其是男性,女性可能相对比较稳定),这个从田园洞古人与现代东亚人的差别、以及东南亚的P跑去遥远的欧洲可见一斑~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为什么一定要4.6万年之前呢? 根据最新的考古学检测,印尼的佛罗勒斯小矮人大规模衰减于5~6万年前,极有可能与到达的现代智人有关(之后可能还有孑遗,不过已经数目极少了)。

我认为,在农业发明之前,猎采方 ...
imvivi001 发表于 2018-1-2 15:47
至少目前为止似乎并没有见到属于现代人的遗骨在4.5-5万年前已经出现于欧洲、东亚、东南亚的可靠证据。现代人的父系和母系的分化也集中在4.5到5万年前的这个时间段内。不否认在5万年前可能有属于现代人的人群迁徙到了边缘地区,但这些人群对于现代族群在常染上的贡献并非主流,而且可能是十分微弱的。
C-M130交流群:542136235
36# 豢龙氏
还有,从体质人类学的角度来说,到3.5万年前地球上的人种已经可以明显分为赤道(类巴布亚)人种和广义克罗马农人两种了。比如说:西欧的克罗马农人和格里马迪人,以及在南俄科斯坚科和松基尔遗址人骨都可以找到这两个人种或其混血类型。
所以,怎么可能说到3.5万年前现代人还处于不分化的原始状态呢?
NRY: O2a1c1a1a1a1a1a1a1a1(源自粤西云浮)
mtDNA:B4d1(源自浙北慈溪)
百越人的人类学文集 http://blog.sina.com.cn/baiyueren
36# 豢龙氏
还有,从体质人类学的角度来说,到3.5万年前地球上的人种已经可以明显分为赤道(类巴布亚)人种和广义克罗马农人两种了。比如说:西欧的克罗马农人和格里马迪人,以及在南俄科斯坚科和松基尔遗址人骨都 ...
baiyueren 发表于 2018-1-2 16:44
我已经在前面说过,我所指的“分化”指的是现代族群之间所达到的状态(即彼此之间达到了一定的遗传距离)。我认为这种状态是在末次冰盛期开始之后才逐渐成型的。“分化”是一个漫长而复杂的过程。
C-M130交流群:542136235
本帖最后由 baiyueren 于 2018-1-2 17:06 编辑

如果要对应常染的话,我认为:
1、HG(黄色)就是典型克人的常染,而中东(土黄)、中亚(浅绿)、代表的是广义克人的常染。所谓的美洲(灰绿)应该就是ANE(也属于广义克人)的常染。以上整体就是古西欧亚人群的常染。
2、而非洲(玫瑰红)、大洋洲(浅灰)、南亚(浅蓝)其实是古赤道人种(类巴布亚)的成分。由于类巴布亚人此时已经在欧亚大陆南部沿海分散开来,所以这些成分的来源并不难理解。
3、东亚(蓝灰)成分应该在3.5万年前刚产生的。如果说K14也有一点所谓的“东亚成分”,那么应该是暗示他们也有一点从东亚-南陆回流的古东欧亚人的成分。
NRY: O2a1c1a1a1a1a1a1a1a1(源自粤西云浮)
mtDNA:B4d1(源自浙北慈溪)
百越人的人类学文集 http://blog.sina.com.cn/baiyueren
Sungir墓葬被称为欧洲旧石器时代晚期最壮观的墓葬之一。被埋葬的三个个体都伴随有丰富的陪葬品,包括象牙珠首饰、服饰和长矛。墓葬中总共有13,000千枚以上的象牙珠(大概需要1,0000个小时的加工)。墓葬上还覆盖了红色赭石材料。文章对常染的分析认为该人群与捷克的Vestonice和Pavlov遗址的人群有着较近的亲缘关系。这三处遗址同属于格拉维特文化(Gravettian Culture),都出土了大量象牙制品。
根据付巧妹2016年的文章,3万年前左右的Pavlov1的父系同样属于C1a2。3万年前左右的Vestonice遗址虽然没有明确属于C1a2的结果,但有一例CT(×IJK)。
由此可以看出,C1a2父系所代表的人群很可能与格拉维特文化相关,并且是活跃于西欧亚地区北部的猛犸猎人。
C-M130交流群:542136235
Sungir墓葬被称为欧洲旧石器时代晚期最壮观的墓葬之一。被埋葬的三个个体都伴随有丰富的陪葬品,包括象牙珠首饰、服饰和长矛。墓葬中总共有13,000千枚以上的象牙珠(大概需要1,0000个小时的加工)。墓葬上还覆盖了红 ...
豢龙氏 发表于 2018-1-10 16:08
撒赭石粉这个传统广泛见于欧亚大陆,好像美洲也有,看来是人类非常古老的传统,直到青铜时代中期才逐渐减弱。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