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段天璟在该书中关于“二里头文化的碳十四年代”,或许代表了众多学者对二里头测年的看法。碳十四测年是受制约的,即碳十四测年不应违背考古层位证据。

而最新的二里头的碳十四测年恰恰就出现了违背考古层位证据,许多学者已经指出了此点,并多认为关于二里头遗址各期测年都偏晚了。
二里头遗址各期测年数据非常重要,希望看到更多的权威评判~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二里头遗址各期测年数据非常重要,希望看到更多的权威评判~
imvivi001 发表于 2017-11-19 09:23
是!所以详细介绍一下段天璟的关于二里头文化的碳十四年代的分析。
段天璟的观点

A:二里头文化的碳十四年代:
学界关于二里头文化的碳十四测定结果,大体有两种意见。一种以《有关所谓“夏文化”的碳十四年代测定的初步报告》为代表,认为二里头文化的碳十四年代为公元前1900-前1500年。代表了20世纪80年代以来学术界对二里头文化绝对年代的认识。一种以《夏商周断代工程1996-2000年阶段成果报告(简本)》为代表,认为二里头文化“拟合后”的日历年代在公元前1880-前1521年之间。更有学者在此基础上认为,二里头文化存在的时间不超过300年或可说仅有200年。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发表了偃师二里头、密县新砦、洛阳矬李、临汝煤山、登封王城岗、郑州洛达庙、温县北平皋、垣曲古城南关等遗址的部分单位的碳十四测定结果共计84个,其中二里头遗址的碳十四测定结果有59个,占多数(附表三)。
段天璟的观点

B:二里头文化的碳十四年代:
首先,我们选择偃师二里头(表1-2-1)、垣曲古城南关(表1-2-2)、洛阳矬李、温县北平皋(表1-2-3)等遗址典型单位的碳十四数据进行简单分析。

可以看到,这四个遗址的大多数碳十四数据成了本书分期结果的力证。例如,二里头遗址(表1-2-1)ZK—0212、ZK—0927、ZK—0764、ZK—0257的上、下限年代随着其相对年代的逐步晚近而偏晚。同样情况在垣曲南关商城(表1-2-2)早段的BK87029和晚段的ZK-2125碳十四数据也有体现,矬李H5和北平皋H3两个属于二里头文化不同时期的单位的碳十四数据也呈现出早晚的区别。
段天璟的观点

C:二里头文化的碳十四年代:
然而,不容忽视的是,仍然有部分数据没有显示出其所在时期的年代情况。例如,二里头遗址ZK—1077的年代偏晚,而二里头遗址ZK—0926、ZK—0923却明显早于该遗址第一段的碳样年代。正如仇士华先生在《初步报告》中指出,ZK—1077的标本为炭泥,其年代偏晚可能与其材质有关。而由于早期的遗物可以出在晚期的遗存之中,因此,在相对年代较晚的遗迹单位中出土年代偏早的碳十四标本年代是可以理解的。这就意味着,在排除了测量误差的情况下,我们应该取该期中年代相对较晚的碳十四年代来估算其绝对年代。

那么,对待像ZK—1077那样晚期混入的,年代确实较晚的碳十四年代,我们应该如何剔除呢?另外,怎样才能避免较早的碳十四年代数据对该遗址年代上限的干扰呢?仇先生指出,要使用“统计的观点”。笔者理解就是要在尽量大的选取样本量的前提下,选择大多数数据所集中的数据区间。因此,二里头文化的碳十四年代范围实际上是一个数据统计的结果,仅是一个最可能的情况。我们从这一思路出发,考察二里头文化的碳十四年代,即选择能够包括较多二里头文化碳十四数据的时间段。
本帖最后由 W7167N 于 2017-11-20 08:43 编辑

段天璟的观点

D:二里头文化的碳十四年代:还需要说明的是,目前我们有三类关于二里头文化的碳十四数据:一类采用了新的高精度表的碳十四数据,如《初步报告》中发表数据,共有32组;另一类采用的高精度树轮年代校正表较旧,如《碳十四(1965-1991)》中发表的数据,共有55个;还有一类是《简本》发表的具有“拟合后的日历年代”的碳十四数据,共有18组。

对比《初步包括》和《碳十四(1965-1991)》所采用的两种高精度表数据,我们发现新表绝大部分数据的年代范围较旧表的大。因此,我们可以认为,用旧高精度表数据估算出来的碳十四年代的范围应属于“保守估计”。另外,鉴于旧高精度表数据最多,在统计的意义上更具代表性,因此我们先用旧高精度表数据来初步估算二里头文化的碳十四年代。

查附表三可知,目前共发表有55个使用旧高精度表测算的数据,61.8%的上限年代数据落在了2000B.C-1700B.C之间,而43.6%的上限数据落在了1900B.C-1700B.C之间;58.1%的下限年代数据落在了1700B.C-1500B.C之间,38.2%的夏县年代数据落在了1600B.C-1400B.C之间,据此,我们根据旧表的年代粗略估计,二里头文化的年代范围在2000B.C-1500B.C之内。
本帖最后由 W7167N 于 2017-11-20 08:44 编辑

段天璟的观点

E:二里头文化的碳十四年代:从相对年代来看,二里头文化晚于西吕庙H14、王湾H79、王城岗五期、瓦店三期以及新砦一、二期等类“进入夏纪年”的遗存。《简本》指出王城岗五期的AMS测年数据以及使用OxCa1拟合后的日历年代为2030-1965B.C。《禹州瓦店》报告公布了瓦店三期最早和最晚的两个经数轮校正的碳十四数据,分别是IVT1F2(2140B.C-2070B.C)、IVT4H24(1780B.C-1730B.C)。《禹州瓦店》指出,瓦店三期与王城岗五期存在相同的放射性碳素年代数据,而正如上文和《禹州瓦店》所揭示,瓦店三期的年代“或可晚至王城岗五期”。因此,IVT4H24的测定年代可能偏晚,瓦店三期年代的下限大体也应与王城岗五期相当,王湾H79的碳十四年代为距今3965正负95年,也进入了王城岗五期的年代范围。

值得注意的是,《简本》根据1997年发掘获得的17个单位测定的18组碳十四数据,“拟合”得到的二里头文化日历年代的最大范围在1880B.C-1521B.C之间。虽然,《简本》所采用的单位未见发表,我们还不清楚这17个单位的具体相对年代和分期结果。但《简本》希望新砦二期遗存能够填补王城岗五期、瓦店三期等遗存与二里头文化之间的年代缺环。
段天璟的观点

F:二里头文化的碳十四年代:
然而,《新密新砦》报告认为,新砦一期经拟合后的碳十四日历年代当在2050B.C-1900B.C之间,新砦二期经拟合后的碳十四日历年代当在1850B.C-1750B.C之间。

可以肯定的是,《简本》发表的二里头文化碳十四年代数据与《新密新砦》报告报道的新砦二期的年代数据存在矛盾,即新砦二期的年代进入二里头文化的范围里来了。《简本》与《新密新砦》中的碳十四测年过程中使用了同样的方法,故二者产生冲突的原因不应是误差或测量精度不同。

此外,刘绪发现,《简本》关于二里头遗址的下限为公元前1521年的结果晚于二里岗下层早段的测年结果,刘先生根据《简本》关于“洛达庙类型”遗存晚期的“拟合后的日历年代下限为公元前1630年,早于二里岗下层的公元前1600的年代上限”,而“洛达庙类型”属二里头文化晚期处于二里头文化的年代下限,且已有很多层位关系证明其早于二里岗下层文化的事实,判定《简本》关于二里头遗址关于各期测年都晚了。
段天璟的观点

G:二里头文化的碳十四年代:
我们知道,碳十四测年不应违背考古层位证据,如二者有冲突,层位证据更可信。刘绪所指出的《简本》的这组数据虽较《初步报告》的结论更精细但很可能存在偏晚的情况,是不容忽视的。

笔者认为,王城岗五期、瓦店三期、王湾H79和新砦一期等遗存的碳十四年代测定结果与类型学比对结果相一致,其年代下限大体均与王城岗五期的1965B.C不冲突,因此这些遗存反映出的碳十四年代应大致符合实际情况。如《简本》报道的二里头文化年代上限1880B.C的测年结果比实际情况晚的判断正确,那么“新砦二期”的测年结果也存在偏晚的可能。因此,我们认为二里头文化的碳十四年代上限确定在公元前1900年前后应较合理。
段天璟的观点

H:正如上文指出,二里头文化的相对年代应早于二里岗下层一期,这一结论可以通过考古学文化面貌的对比被证实,并具备诸如陶器形态等明确的可操作标准。诚如刘绪指出,《简本》将二里头文化最晚的洛达庙类型晚期遗存和郑州商城经拟合后的碳十四测年日历年代存在矛盾。如我们可以通过《简本》表十四、表十五中的数据,概括出洛达庙类型晚期遗存的碳十四年代的最大范围是1740B.C-1540B.C,而郑州商城二里岗下层一期早段的碳十四年代的最大范围是1600B.C-1490B.C。因为《简本》中的拟合年代是68%的“置信区间”的前提下得出的年代范围。二里岗下层一期早段有68%的可能性在1600B.C-1490B.C的范围之内。而《简本》中二里头文化的年代数据在同一“置信区间”的条件下可以晚到1521B.C。结合上文根据旧表对二里头文化年代下限的粗略估计,我们认为,可以将二里头文化的年代下限约略定为1500B.C.

综上所述,我们根据目前发表的考古学材料,认为20世纪80年代得出的二里头文化碳十四年代的范围在公元前1900-前1500年的结果更合理。

如果《简本》根据《竹书纪年》等文献估算出来的夏王朝的积年(471年)和夏王朝的始、终年代(公元前2070-前1600年)能够成立的话,二里头文化的开始应晚于夏王朝的兴建,而其结束也稍滞后于夏王朝的灭亡。
段天璟的这本书还谈到了“渭河流域地区二里头文化时期的考古学文化面貌”以及“二里头文化对西方的侵袭”。
渭河流域又分渭河上游地区的客省庄文化遗存:师赵村、西山坪以及关中西部遗存,并论及关中西部的“望鲁台-乔家堡类型”的性质;
渭河流域下游地区的是老牛坡远古文化类型;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由于二里头文化的扩张而引起的客省庄文化的西进、北上和齐家文化的退却!
段天璟的观点

(1)以朱开沟遗址为代表的河套地区二里头文化时期的考古学面貌非常复杂,其主要文化组成有三:其一是以单把鬲为代表的文化,这类遗存与河套地区早于它的文化缺乏联系,在文化面貌上显示出与客省庄文化存在源流关系。其二是以花边鬲、蛇纹鬲类遗存为代表的本地文化因素,这类文化遗存具有的显著特征即花边作风及其演变而来的蛇纹装饰的风格,很可能源自以大口、二里半、永兴店等遗址发现的属于龙山时代的永兴店文化。其三是来自杏花文化及其后继者的以鋬手鬲为代表的文化遗存的影响。

从地域上看,单把鬲类遗存主要分布在乌兰木伦河-窟野河以西的鄂尔多斯高原和黄土高原地区,花边鬲、蛇纹鬲类遗存主要分布于乌兰木伦河-窟野河以东的南流黄河沿岸地区以及河套平原的部分地区。与前两类遗存相比,鋬手鬲数量较少,在窟野河两岸地区均有零星发现。

据朱开沟遗址显示,龙山时代主要盘踞于关中地区的客省庄文化,在二里头文化时期前后出现在了河套地区西部。——在二里头文化时期,客省庄文化在其老家关中地区的生存境况如何?
段天璟的观点

(2)张忠培在对客省庄文化深入研究的基础上,首先将被发掘者划入齐家文化的甘肃天水师赵村与西山坪遗址“师赵村第七期遗存”的性质认定为客省庄文化,并揭示了这个时期客省庄文化的流向:随着二里头文化占据渭河流域,客省庄文化的一部被逼迫到了河套地区,而另一部则滞留在渭河上游及其临近地区接受二里头文化影响进入以西山坪第七期为代表的“西山坪期”,其后继者为寺洼文化;齐家文化发源的甘、宁地区也受到了二里头文化扩张风暴引起的“多米诺骨牌”效应的影响——在客省庄文化的影响下西迁。可见,二里头文化时期渭河上游地区的客省庄文化的确认,对判定二里头文化时期甘青地区的齐家文化遗存具有重要意义。

那么渭河上游地区,二里头文化时期的考古学文化面貌究竟怎样呢?
段天璟的观点

(3)客省庄文化“西山坪期”的内涵与分组:
《师赵村与西山坪》报告指出,师赵村遗址和西山坪遗址均发现了“师赵村第七期”文化遗存。张忠培精辟地阐述了此类遗存属于客省庄文化的原因,这里不在赘述。需要说明的是,师赵村和西山坪遗址的“师赵村第七期”遗存之间亦存在早晚关系。

师赵村遗址“师赵村第七期”遗存T317②:10鬲(图六五,17)属于客省庄文化较早阶段的典型器物,T317M4:1D型侈口罐、T380F26:1斝(图六五,15、14)与二里半遗址永兴店文化IIF5:1小口罐、IH96:1斝相似(图六五,20、19),T335②:7盆(图六五,13)与三里桥遗址三里桥文化T234:06盆(图六五,18)相仿。可见,师赵村遗址“师赵村第七期”遗存的年代应相当于龙山时代。

西山坪遗址“师赵村第七期”遗存少量采集陶器的年代属于龙山时代外,如西山坪采:05与客省庄H173:1斝相类(图六五,12、16),绝大部分陶器的年代晚于师赵村遗址同类遗存。
段天璟的观点

(4)客省庄文化“西山坪期”的内涵与分组:
我们发现,西山坪T48H18:13罐(图六五,11)与朱开沟遗址单把鬲群第二段M4012:6罐相类(图六五,5),西山坪T49③:13鬲(图六五,10)的足部特征与晋中VI期I段峪道河H1:1相类(图六五,3),其颈部特征介于朱开沟M4037:3与M1017:4类鬲(图六五,6、4)之间,以上述陶器为代表遗存的年代应已进入夏纪年而早于二里头文化时期。另外,西山坪T31H7:2甑(图六五,9)与二里头文化早期同类器皂角树H163:4(图二,4)相似,不同的是该器为素面;西山坪T47③:10、T48③:17鬲(图六五,7、8)的颈部较长的特征与晋中地区二里头文化时期具有代表性的高领鬲酷似(图六五,1),以上述陶器为代表遗存的年代应属二里头文化时期。

这说明,“西山坪期”遗存有进一步分期的可能。于是我们初步将客省庄文化“西山坪期”分为两组,第一组以T48H18、T31H7和II区第③层部分遗存为代表(图六六,8-15),第二组主要以II区第③层绝大部分遗存为代表(图六六,1-7)。
段天璟的观点

(5)客省庄文化“西山坪期”的内涵与分组:
无独有偶,集中发现“西山坪期”遗存的西山坪遗址II区,还有③→T48H18的层位关系,再次证明了“西山坪期”第一、二组间的相对早晚关系。

目前见于发表的与客省庄文化“西山坪期”类遗存较少,主要有渭河上游地区的武山傅家门、彬县庄农、凤翔大辛村等遗址。

庄农遗址出土的鸮面罐与西山坪T48H18:6相似(图六六,15),将其归入第一组;傅家门T28H1:14、大辛庄M3:1均与西山坪T9③:3双大耳罐相似,而这些陶罐又与朱开沟遗址墓葬第三段M4006:1双耳罐相仿,故其属于第二组。

综合上文比较的结果,渭河上游地区的客省庄文化“西山坪期”的第一组的年代相当于“进入夏纪年而早于二里头时期”,第二组的年代相当于二里头文化早、中期。
段天璟的观点

(6)“望鲁台—乔家堡类型”的性质:
有学者认为,二里头文化时期西安以西的关中西部地区有早晚两类性质不同的文化遗存,早的属于客省庄文化,晚的被命名为“望鲁台—乔家堡类型”,以望鲁台、乔家堡等遗址采集到的花边罐、折肩罐、高领鬲、侧装双鋬鬲等器物为代表。

该意见将以麟游县蔡家河H29:9、11类花边罐为代表早期遗存的划入客省庄文化,是值得肯定的,朱开沟墓葬一段AI、AII式花边罐(M4014:1、M6018:4)与之相类。而经过与朱开沟遗存进行对比,可以发现所谓的“望鲁台—乔家堡类型”,性质与河套地区东部的朱开沟遗址花边鬲类遗存基本一致。例如,“望鲁台—乔家堡类型”Ab型鬲口部与朱开沟居住址二段T246②:4类花边鬲相类,AaII、AaIII式罐口部的花边作风可以从朱开沟居住址四段H1055:6类花边罐上找到相似的情况。由是我们也可以判定,该类遗存的性质与河套地区花边鬲、蛇纹鬲类遗存密切相关,其年代上限进入夏纪年,并有一部分遗存的年代相当于二里头文化时期,下限晚于二里头文化。
段天璟的观点

(7)“望鲁台—乔家堡类型“的性质:
现在,我们可以对朱开沟遗址发现的三类文化遗存的关系做一个初步的判断了。

二里头文化时期前后,客省庄文化向河套地区的迁徙加速了该地区考古学文化面貌的变革。当地的永兴店文化在客省庄文化的冲击下进化为朱开沟遗址花边鬲类文化遗存,这类遗存既保留了河套地区的文化传统又吸收了客省庄文化的作风,例如,花边鬲就是在继承了永兴店文化陶器在口部装饰附加堆纹风格的基础上,将客省庄文化花边罐上的花边施加于陶鬲的口部而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另外,花边鬲类遗存还受到了来自黄河东岸的忻定盆地和晋中盆地地区的文化影响。

关中西部地区“望鲁台—乔家堡类型”的发现,使我们还可以认识到:客省庄文化之后,朱开沟遗址花边鬲类遗存仍然没有放弃关中西部地区,直至寺洼文化的出现。
段天璟的观点

(8)渭河下游地区二里头文化时期遗存的年代和性质:
20世纪50年代末,张忠培在渭河下游的华县南沙村遗址发现了以南沙村下层为代表的一类文化遗存。当时,张先生就指出该类遗存“和分布于伊洛地区的同时期遗存则有区别”。同时,张先生在华县元君庙遗址中发现了以M451为代表的一类文化遗存,张先生当时就指出,“第三层的文化内涵及墓葬,与洛阳东干沟、偃师二里头一类文化遗存相近”。

应该承认,渭河下游地区二里头文化时期的考古学文化面貌比较复杂。

除南沙村下层、元君庙M451外,目前在华渭地区发现相当于二里头文化时期的遗存主要有,华阴横镇M9、老牛坡88XLI2H24、86XLIII1H16、泄湖遗址TI④M3等。

南沙村下层H11、华县元君庙M451、老牛坡6XLIII1H16具有典型的二里头文化特征(图六七)。例如,南沙村H11:2口部形态与二里头中期晚段圆腹罐的口部形态相似(图六七,13)。老牛坡86XLIII1H16:14花边罐、H16:18双大耳罐均与二里头文化中期晚段圆腹罐形态雷同,86XLIII1H16:18双大耳罐亦见有二里头文化所惯用的花边做法(图六七,1、2)。元君庙M451:2双耳罐(图六七,10)酷似二里头遗址五段VIIIT13④:11双耳罐(图一,83)。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