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日语为什么是孤立语系
首先琉球语是日语的亲属语言,当然如果说琉球语是一种日语方言也可以。
而与日语关联大的语言是阿尔泰语系(不讨论阿尔泰语系是否成立的问题)和韩语。他们有一致的语法,同时日语与韩语共享大量中阶、高阶词汇(其中高阶词汇基本是汉语、梵语以及近来的英语介词)。但日语与阿尔泰语系缺乏同源词汇,尤其是底层语词汇,特别是数词。
而缺乏共同的核心词汇是把日语归入孤立语的原因。
通过对比解读出的高句丽语词汇(特别是数词河一些底层语词汇),高句丽语与日语是同一语系,历史上,朝鲜半岛、中国东北、俄罗斯远东地区曾经存在过,一些日语的亲属语言,但他们都消亡了。
失踪人口回归
本帖最后由 启云 于 2017-11-9 20:28 编辑

即使秽语和日语从基础数词方面是同源的
注:您老承认就好,还算有基本的语言常识,基本的认知逻辑,不失为能承认部分现实

但无论从斯瓦迪士核心词 还是从普通词汇的角度 秽语和韩语同样是深度相关的 为什么某些人永远都在无视这一点?
注:解读出的高句丽语词汇,少说有几十个,那些是与韩语深度相关的,怎么解读出来的,可有旁证?

还说什么韩秽之间 与韩满之间 韩汉之间的关系是一样??满汉和秽语之间 有韩秽之间那么多的同源词么? 韩满之间有韩秽之间那么多的同源词么?韩汉时间的那些同源词怎么多起来的 自己没个B数么?
注:又是自己加戏,下面是我的原话:

他无论怎样,确实对 朝鲜民族内部自身怎么去认定我们的源头起不到任何影响,
注:韩人的民族观不是韩族与满族、蒙古族等阿尔泰语系民族同源吗,韩族的源头在阿尔泰语系民族那里,理由就是韩语与满语等阿尔泰语系语言在底层语词汇的发音同源性(这是最重要的一点)、语言的发音规则(元音和谐现象、流音的存在)、语法这三项的一致性,这三项也是语系划分的基本标准,同时这一标准也将韩语与汉语、日语完全隔离开来,即汉语、日语、韩语分属三个不同的语系,汉、和、韩三族各有不同的民族源头。同时这一语系划分标准,也将高句丽语与日语连接起来,即高句丽语与日语同属一个语系,拥有同一民族源头,从民族语言、民族源头上给高句丽与韩族划了一条鸿沟,高句丽与韩族是分属两个不同语系、不同的民族源头的两个完全不同的民族,高句丽与韩族的民族距离,可以参看日、韩之间的民族距离。
我这段话,给出了三个层面的语言比较,这三个层面的语言比较都是同一标准-语系划分的基本标准,第一层面是韩语与阿尔泰语系的关系,第二层面是汉语、日语、韩语对比、语系归属划分,第三层面是高句丽语与日语、韩语的对比、语系划分以及相关的民族关系判定

语系的划分标准,将高句丽语与日语连接起来,即高句丽语与日语同属一个语系,拥有同一民族源头,从民族语言、民族源头上给高句丽与韩族划了一条鸿沟,高句丽与韩族是分属两个不同语系、不同的民族源头的两个完全不同的民族,高句丽与韩族的民族距离,可以参看日、韩之间的民族距离。
失踪人口回归
即使是这样又怎样?夫余系从建国到灭亡从来都只是我朝鲜民族的一部分而已

omg,两个不同语系、不同源头的民族是一个民族??????

你不如说两个拥有不同y染色体的男人是亲兄弟,是同一个父亲生的
失踪人口回归
即使秽语和日语从基础数词方面是同源的
注:红山人承认这一点,就从根本上承认,高句丽语与日语同属一个语系,拥有同一民族源头,高句丽语与韩语分属不同的语系,高句丽语与韩语是两种语言,不同的语言构成不同的民族,高句丽与韩族是两个并列的民族,并且拥有不同的民族源头
失踪人口回归
本帖最后由 启云 于 2017-11-9 21:03 编辑

韩语的系属一直都是学术界争论的焦点,基本上可以有三类的观点
第一类观点认为韩语属于阿尔泰语系,因为韩语有阿尔泰语系的语言特征。
流音不会出现在本土词汇(固有词)的首个音节上
元音调和
黏着语的特征
韩语的这三个语言特征为该观点提供了相当有力的支持。但是韩语跟阿尔泰语系的其他语言之间的同源辞汇却非常少,反对该观点的学者一般都以此作为反驳的力证。
第二类观点认为韩语跟日语共属于一个新的语系。持该观点的学者们认为韩语的文法与日语的文法有着惊人的相似度,两者历史上又共同受过古汉语的影响。但是韩语跟日语之间缺乏同源词也成了异议的学者们反驳该观点的力证。
第三类观点认为韩语跟日语一样,都是孤立语系语言,他们跟目前世界上已知的语系都没有关联。持该观点的学者们以“同源词问题”支持着该观点。


注意韩语的阿尔泰语系的语言特征:
流音不会出现在本土词汇(固有词)的首个音节上
元音调和
黏着语的特征

至于同源词汇,虽然非常少,但不是没有,而且非常底层,例如父母亲的称呼,韩语明显与阿尔泰语系语言同源

韩语与其他阿尔泰语系语言差距如此之大的根本原因就是,韩语在历史上长期被秽貊语系、汉语族群所隔离,或者说,阿尔泰语系语言的最东段-半岛东南一隅(基本就是庆尚道,辰韩、新罗旧地)的韩语与相邻最近的阿尔泰语系语言-松花江以北的通古斯语系语言之间,缺少了无数的连接点语言(同属阿尔泰语系语言),这些连接点语言族群应该在历史上存在过,但被从辽西向东北、半岛扩张的日秽语系族群所消灭、覆盖、隔离
失踪人口回归
阿尔泰语系的语音特征,日语具备的很少,日语是一元音很少的单音节语言,这一点与汉语很像,只是日语不像汉语那样一音、一字、一义,日语中多音节含义词汇很多
失踪人口回归
韩语:母亲-어머니(eomeoni);父亲-아버지(abeoji)
满语:母亲-额尼、讷讷、额么;父亲-阿玛、玛、哲哲(有知道的网友,提供满文拼写、拉丁字母拼写)
日语:母亲-ははおや(hahaoya);父亲-ちちおや(chichioya)、てておや(teteoya)
失踪人口回归
本帖最后由 启云 于 2017-11-10 10:56 编辑

韩系源自古朝鲜同样也是证据比较充分的, 韩秽之间的融合才促使了朝鲜民族的诞生, 公元7世纪高句丽百济的灭亡,就如同秦并六国。 但汉族也并不是秦汉才形成的, 秦汉之后古典戎狄蛮夷也没有完全消失, (就如句丽灭国前,韩秽融合也早就形成。 句丽灭国以后秽人也没有人间蒸发)

注:韩人只融合了大同江以南的高句丽人和其他秽貊语系民族,没有资格对着大同江以北的高句丽人与其他秽貊语系民族指手画脚,他们自始至终不是什么韩民族。就像韩人只融合了半岛乐浪郡的汉人遗民,没有资格说其他地方的汉人也是韩民族

未来假如徐夷君古墓挖出了 徐夷语言  1  卡塔  2 豆腐  3 塞 4 奈  

注:任何历史都基于事实,那个徐国没有任何历史资料表明,这个古国的语言不是汉语族或是汉藏语系,红山人拿徐国说事,不如拿中山国说事,毕竟中山国的山字形青铜礼器完全不同于华夏文明体系,至今也解释不了这个东西,徐国完全不存在这种差异

高句丽语通过其土语地名的解读有切实的证明表明这种语言与日语的同源关系,及其与韩语的距离

秽人从4世纪以后 无论高句丽 还是百济,都开始说朝鲜语了,这我之前也是论证过的。
一个是 高句丽吞并乐浪以及南迁平壤,一个是高句丽南下吞并百济北部 百济迁都熊津, 一个是新罗真兴太王崛起吞并汉江流域 北扩至咸兴一代  这一系列的变动,都促进了 高句丽语和百济语变成韩语。

注:又是红山人自己加戏
       全盛时高句丽统治区基本包括辽东郡、乐浪郡、扶余、高句丽本土(国内地区)、南北沃洎、东秽、百济本土(汉江流域,基本等于京畿道),稳定时期的国土去掉百济本土(临津江、汉江以南的部分)、东秽南部(大致以何瑟罗为界),这一地区内的人口大头就是郡县汉人遗民、秽貊语系部族民,外加少部分通古斯人、韩人(多集中在京畿道南部、江原道南部),韩人在这里面人口、文化都没有优势,高句丽凭什么改说“韩语”,高句丽改说汉语的可能性都比改说韩语的可能性大,汉人有远比韩人更多的人口和文化优势。新罗景德王时期整理九州地理,北三州仍然有大量的高句丽时期土语地名显示出与日语的同源性,这足以说明,高句丽存在的时期,其语言的本民族性,一直没有改变过,典型就是“皆伯”-王逢
失踪人口回归
秽貉人和朝鲜族的关系大概类似东夷、戎狄等和汉族的关系吧,确实朝鲜族不能仅仅视为韩系的历史,就如同汉族不能仅视为华夏的历史,东夷、戎狄等也都是汉族祖先的组成部分。

剪径者的这一段话,混淆了民族的源流和汇流。韩族的源流就是韩语系民族的新罗,日秽语系的高句丽、百济、伽罗只是汇流,正因为是新罗灭亡了伽罗,融合了百济、大同江以南的高句丽才形成了今天韩族的语言、民族意识面貌,如果是汇流的日秽语系的高句丽、百济、伽罗生存到最后,消灭吞并了新罗的话,那么毫无疑问,今天半岛人群的语言、民族意识都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百济、伽罗的日秽语系人群数量小,相对韩语人群没有优势,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其实百济的存在,只会造成半岛韩语人群分裂的固化)。高句丽更好说明这个情况,因为新罗只接受了大同江以南的部分,其人口数在整个高句丽人口数过少,相比新罗的韩语人群,劣势更明显,所以新罗才有条件韩化这些秽貊语人群;如果整个高句丽都被新罗吞并(从历史进程看,这种可能性很低),那么韩语人群想完全通化这片秽貊语系人群几乎没有可能,类似于五胡、元、清对汉人的状态。这就是新罗、百济、高句丽对韩族的不同,没有百济、高句丽,韩族仍然存在,没有新罗了,今天的韩族就没有了,要么被高句丽同化为秽貊语系民族,要么与百济的韩语人群形成两个不同的民族
失踪人口回归
新罗(辰韩) 来自乐浪(古朝鲜)  中韩史书均有记载。
注:哪里说明,哪本书,说出原文

古朝鲜来自辽西从考古上可以论证。
注:只有两个古朝鲜,为别为箕子、卫满所建,“朝鲜”是戈纯粹的汉语组合词。不要随便替辽西的非华夏族群按上“朝鲜”的国名
失踪人口回归
本帖最后由 启云 于 2017-11-10 13:45 编辑

新罗(辰韩) 来自乐浪(古朝鲜)  中韩史书均有记载。
注:哪里说明,哪本书,说出原文

古朝鲜来自辽西从考古上可以论证。
注:只有两个古朝鲜,为别为箕子、卫满所建,“朝鲜”是戈纯粹的汉语组合词。不要随便替辽西的非华夏族群按上“朝鲜”的国名
启云哪来的底气  说出朝鲜人没资格对大同江以北指手画脚?
注:不要不知羞耻地顶着“朝鲜”的名称,大同江以北的高句丽人直到灭亡都没有“韩”过,不要不要B脸地给他们拉郎配

大同江以南的高句丽人只占整个高句丽人口的一小部分又是哪个史书中记载的?
注:哪里记载高句丽的人口绝大多数集中在大同江南????????

乐浪地区汉人可以多到 可以直接把乐浪等同于 汉人为主的地区来看又根据哪个记载?
注:历代史书的记载和丰富的乐浪郡墓葬群足以证明乐浪郡的而民族面貌,就是一个汉族地区
乐浪郡建立后,有任何把内地汉人大规模强迁至乐浪郡的记录么?
注:笑话,箕子卫满的国民本就是华夏族群,需要大规模的移民??????????

凭什么说旧古朝鲜区域内人民肯定是汉秽为主,肯定区别于韩人?
注:你在否认《三国志》、《三国史记》、《东国舆地盛缆》吗?你算什么东西
失踪人口回归
本帖最后由 启云 于 2017-11-10 16:42 编辑

红山人又在哪里班门弄斧,送脸下乡,这是《三国志》的原文:
辰韩在马韩之东,其耆老传世,自言古之亡人避秦役来適韩国,马韩割其东界地与之。有城栅。其言语不与马韩同,名国为邦,弓为弧,贼为寇,行酒为行觞。相呼皆为徒,有似秦人,非但燕、齐之名物也。名乐浪人为阿残;东方人名我为阿,谓乐浪人本其残馀人。今有名之为秦韩者。始有六国,稍分为十二国。

有点文言文基础的人都不难理解这段话
自言古之亡人避秦役来適韩国,马韩割其东界地与之。
注:古代有汉族人逃避秦朝的劳役来到了韩国,马韩将他们安置在东部

其言语不与马韩同
注:(逃亡汉族人)的语言与马韩不同,《三国志》的另一段记载“(挹娄)言语不与夫馀、句丽同”

名国为邦,弓为弧,贼为寇,行酒为行觞。相呼皆为徒
注:这些都是典型的汉语称呼

乐浪人为阿残;东方人名我为阿,谓乐浪人本其残馀人
注:这里指出这些汉人是从乐浪郡逃亡来的

至于唐代的墓志铭称呼高句丽遗民为“三韩”,omg,古代这类民族称呼上的错误认识河张冠李戴比比皆是,古代汉人也没有耐心仔细区分研究这些海东蛮夷,就像今天的美国人,认为日本人、韩国人是中国人分支的人大有人在(实际上绝大多数美国人对世界的认识是相当无知的,这是强势民族的“傲慢”资本),今天我们就是要纠正古人的错误民族认识。不独是高句丽遗民,古今汉人对异族的张冠李戴比比皆是,高句丽遗民只是不起眼的一例。就是今天对日、韩民族的错误认识仍然大有市场


红山人拿出异民族的错误认识说事,透着一股子民族自卑,李氏朝鲜时期都非常明确的认识秽貊与韩人(今天意义上的韩民族)的民族差别

俄罗斯、阿拉伯、蒙古等民族称呼汉人为“契丹”,说明汉族“契丹化”了,汉语已经是阿尔泰语系语言了,法兰西、西班牙已经日耳曼化了,不列颠联合王国、条顿骑士团已经凯尔特化了,普鲁士王国已经爱沙尼亚化了(或者说波罗的海民族化了),保加利亚已经突厥化了,否则人家为什么顶着别的语言民族的名称呢???

古代汉人从来把吐蕃、藏族与突厥、蒙古并称“胡人”,这说明什么,说明藏族早就阿尔泰化了,否则凭什么汉人称呼他们胡人呢
失踪人口回归
本帖最后由 启云 于 2017-11-10 16:48 编辑

今天我们要做的就是纠正古人的错误民族认识,尤其是对高句丽等秽貊语系民族与今天意义上的韩民族混淆的错误认识,这种错误认识,让这个无耻民族从我们身上揩了不少油,这个无耻民族非但不知恩图报,还要继续从我们身上揩油,又盯上了东北尤其是延边、长白山,今天我们要有一个清醒的民族认识。
说明一下,政府尤其傻逼地任由棒子们在长白山立了一个狗屁狗熊吃蒜的雕像,今后就是一个不定时炸弹
失踪人口回归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