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中兴祖孔仁玉墓志铭

本帖最后由 kongshibei 于 2017-11-21 23:19 编辑

http://www.jnwenbo.gov.cn/art/2014/8/24/art_5959_150655.html

                                    
                                           掌故知鲁:鲁国郡“孔府君”墓志铭



彭庆涛 贾国俊



       2008年的夏初,曲阜市文物局对孔氏中兴组——孔子第四十三代嫡孙孔仁玉墓塚进行了修葺时,发现墓后室的券顶已经被揭开,随即专业人员进入墓室查看。在墓室中,寻找到一块墓志石——孔仁玉《鲁国郡“孔府君”墓志铭》,这是墓室中唯一存留的遗物。这块墓志为单体制石,高64厘米,宽65厘米,厚13.5厘米,四边内侧阴线刻以缠藤花卉,外侧阴线刻多位身着朝服、表情安详,看似圣贤的坐像,中刻铭文617字。
  这一墓志的发现意义何在呢?又能不能给研究孔仁玉这一历史人物提供一些更有价值的史料呢?让我们先来了解一下这个墓志上的主人孔仁玉其人吧!
  在曲阜,有关“中兴祖”孔仁玉的故事可谓家喻户晓。孔仁玉,字温如,是一位对整个孔氏家族存亡绝续有着重大影响的人物,与其紧密相连的便是五代时期“孔末乱孔”史案。史案的“真实性”被孔氏族人深信不疑。那么,流传至今的“孔末乱孔”史案讲的是怎么样的一段历史传奇故事呢?
  历史进入到唐末五代时期,这一时期,孔子家族后裔的人数已为数不少,但因外任做官和躲避战乱,他们多流散在外,定居于曲阜故地的相对较少,不足十户之家。此时,宦官乱政,藩镇复起,战乱不休,社会动荡。唐朝皇室自顾不暇,对孔氏家族的优待、重视也远不如以往,没有了主持家族内部管理的体制。这时,孔氏家门发生了一件大逆不道、不可思议的灭主惨案。被杀害的是孔子四十二世嫡长孙孔光嗣,他未能承袭文宣公的爵位,在唐天祐二年(905年)被任命为曲阜东邻的泗水县主簿。后梁乾化三年(913年),孔景的后裔孔末(本姓刘,按照当时孔家的规矩,凡到孔家为奴仆者,一律改姓孔,故刘末也叫孔末)见天下大乱,时局动荡,孔氏宗族涣散无主,便起了谋逆夺位的野心,遂组织力量将生活在曲阜的阙里孔氏族人进行杀害。最后,孔末又到泗水县衙谋杀了孔光嗣,夺取了阙里家业,并取代其位,主孔子祭祀,俨然以孔子嫡裔自居。而且要对孔光嗣的儿子、当时只有九个月大的孔仁玉也斩草除根。孔仁玉正巧被其母(一说乳母)张氏抱回在曲阜张羊村的外祖母家,躲过了当时的杀戮。孔末得知后,为斩草除根率人包围了张家,逼迫交出孔仁玉。此时,张家主妇张姥姥为了救圣人之后,竭尽其能,将自家与孔仁玉一样大的儿子交了出去,混淆蒙蔽了孔末,这才救下了孔仁玉。为此,孔家视外婆张家为世代恩亲。
  从此,孔仁玉在艰难中隐姓埋名,刻苦学习,奋发图强,逐渐长大。他九岁时便精《春秋》、通六艺。
  到了后唐明宗长兴元年(930年),有人上书皇帝:“曲阜令孔末非圣人之后,光嗣有子名仁玉,现育于外婆张氏家中。”揭露孔末窃取官爵,假冒嫡裔的真相,奏明孔子嫡系后裔孙孔仁玉才是合法的文宣公人选。此时,在外祖母家长大的孔仁玉已经十七(一说十九)岁了,博通六经,为人严整,处事果断。朝廷知道了事情真相后,于是下令诛杀了孔末,授仁玉曲阜县主簿,主管孔子祀事。长兴三年(932年)迁袭丘(今山东宁阳县)令,封文宣公。从此,断了十多年宗脉的孔子世家得以中兴,而绵延不断,故而后世族人把孔仁玉尊为“中兴祖”。然而,阅读完墓志铭文后发现,孔仁玉生平远非“孔末乱孔”史案中那样富有戏剧性的传奇,并且还有较大的差异。那么,真实的孔仁玉又会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
  诚然,墓志铭文中的语言含有许多褒美之词,但无需褒美的姓氏名谁、生卒年月、族系关系、官职品序等基本的人生信息,是非常真实可信的。该铭文清晰地记载了:孔仁玉,字无违,为孔子四十三代孙。在九岁时,其父“泗水君”孔光嗣去世后,“乃传家为陵庙主”,自然而然、顺理成章地继承了奉祀职位。守墓尽孝完毕,“制授曲阜主簿,二年而就,转县令兼袭封文宣公。”两年后袭封文宣公,在政治上大有作为,通晓百工,被誉为神童。成人后,常常亲自过问并认真对待乡里所反映的社会问题,每当回复会见其治所旧吏时,人们都把他称之为父母官。慕容作叛时,孔仁玉遭受其灾:凶神恶煞(貔貅、大馗)般的慕容官兵烧杀掠夺,摧毁了孤立无援的县城,孔仁玉大义凛然地“揖让而出”,毫无惧色,他那高大的“七尺”身躯,官兵见到连连称奇。慕容叛军被平后,周高祖谒拜陵庙,孔仁玉作为陪侍,受得了“绯兼赐银器、杂彩、茶等”赏赐。在等待拜谢新的职位任命之时,天王郭威去世,此后官累至当地(兖)州都督府长史,于宋乾德二年(964年),卒于任期内,享年五十四岁。夫人裴氏同穴而葬。有四子:长子宜,次子宪,及未成年御哥、庆哥(乳名,即后世所载冕、朂);两女,一个出嫁,一个待闺。“抆泪相勉,合兹大事,自殡及葬,鲜不中礼。”一语,道出了孔仁玉殡葬时期的悲切与隆重,自始至终完全按照丧葬礼仪程序完成了安葬。
  这就是史实中孔仁玉一生的记录,九岁丧父,为官后大有作为,也经历过大难,但这灾难是来自慕容作乱,而并不是“孔末乱孔”。灾难的制造者“慕容”,是当时盘据在兖州,称霸一方的慕容彦超,担任兖州节度使,《新五代史》中有这个人的传记。从大的历史环境考证,这些记录是符合历史真实的。
  从铭文中我们看出,未成年的孔仁玉并非史传在襁褓中九个月时,其父被孔末所害后,张氏冒死藏匿,精心抚育至十七岁等等事宜。关于孔光嗣之死,铭文虽然没有明确地交代,但我们还是能够看出孔仁玉是极其自然的情况下,顺理成章地继承了“陵庙主”,没有任何异常。如果孔仁玉小时候如史传故事所说的那样,在襁褓之中就遭到追杀,这样关乎氏族存亡的一件大事,铭文中是不可能不提及的。况且在铭文最后看到“公之庆兮,传子孙兮”的特殊赞语,说明当时对圣裔的延续是非常在意和关注的。同时也说明,那时在阙里的孔氏宗族子孙,的确近乎灭绝,孔仁玉是唯一的圣脉传人,但也绝不是后期史传的那样。
  至此,我们清晰地看到了墓志铭中记载的孔仁玉和史案“孔末乱孔”传奇的孔仁玉存在的巨大差异。我们不禁疑惑,为什么古人会杜撰了这一虚无的,但听起来又非常可信,感染力超强的“孔末乱孔”的历史故事?而且为什么会被广泛的孔氏族人所认可呢?
  究其历史原因,大概有以下几方面。首先,使人仰视的社会地位和优越的生活礼遇,诱导了传奇故事的产生。其次,族群之间的矛盾争斗史,当然是传奇故事产生的基础。最后,面对族群内部严峻复杂的局面,及混乱的族系结构,必须理清族群内衍续关系,才能更好地巩固集团的利益堡垒,这就是传奇故事产生的主因了。
  虽然,墓志的发现打扰了早已尘封已久的孔氏历史文脉,撼动了孔氏族人的情感记忆。可是随着孔仁玉墓志的现世,一切围绕在孔仁玉身上的种种传奇,终于可以清晰的明辨出来。通过对这篇墓志铭的正确解读,我们可以校正谬误,从而使许多历史谜团能够大白于天下。然而,历史的真实性和文化之间的差异有其固有的作用和意义,这也为我们研究历史和文化不同的范畴提供了某种线索和启示。


(济宁日报2014年8月24日)



本帖最后由 kongshibei 于 2017-11-21 23:24 编辑

b36f5f00ly1flopebwuhpj20dy0cz76u.jpg
2017-11-21 23:21

b36f5f00ly1flopee4qk8j20e409c75t.jpg
2017-11-21 23:21
本帖最后由 kongshibei 于 2017-11-21 23:34 编辑

山东大学赵文坦教授对中兴祖孔仁玉的传说和信史有专门的研究,见《文宣公孔仁玉中兴本事考》一文,相信很多人已经看过。他作为一个外姓,相对客观,能够对孔家历史如此了解,能够得到这样的结论也是不容易的,然而他可能不敢再往前走一步。中兴祖孔仁玉的血统应该是可靠的。多了解点真实的可信的历史,少听信一些传言谣言,要有分辨能力,质疑精神,独立思考能力,造假的是可耻的。不知道后人在讲孔仁玉故事的时候,为何不提真正的叛乱者慕容彦超,而杜撰一个孔末呢?

文宣公孔仁玉中兴本事考_赵文坦.pdf (311.75 KB)
会不会是当时孔末依附了慕容彦超,所以造成后世记忆出现混乱?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本帖最后由 kongshibei 于 2017-11-22 19:45 编辑

4# imvivi001

我觉得也有可能,毕竟这个故事的最早提出离孔仁玉已经过去三四百年了。孔末可能是个帮凶,或者是远支的依附了慕容的姓孔的很多人的代称,当然,也有可能就是外姓。
孔末后人不认为自己是孔末后人,他们也认为自己是孔子后人,也祭祀孔子,有的所谓孔末后人说自己是孔乘儿子孔景进之后,但不被内孔承认。孔景进是不是就是后来说的孔景?
在现在的家谱上,孔拂长子孔元直是绝后的,但在一本早期家谱上,孔元直也是有儿子的,甚至孙子也很多,不知道为何元朝皇帝不选孔元直后人做衍圣公,而且后来这些人竟然都从家谱上消失了。与此差不多同时,出现了所谓孔末乱孔的故事,而且孔末好像也有一些后代,这不能不让人联想孔元直等人与孔末的关系。如果这样,孔末后人就有可能是争夺衍圣公失败的孔元直之后,被说成外孔,或者排除出家谱,原因可能是永远剥夺这部分人争夺衍圣公的资格,相当于开除党籍,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孔末这个人,应该被当做文学上的反面人物来看,其原型,可能也不只一个人,而所谓他的后人,可能也是成分复杂。也许只有亲自杜撰这个故事的人清楚。
不过,这些都是猜测,并没有坚实的历史依据,但可以肯定的是,孔仁玉后人尤其是孔思晦和外孔的关系可能不太好。矛盾是有一点的,但内容夸大了。搞不清楚为何对慕容彦超避而不谈,难道时间长了忘了,或者慕容彦超势力很大惹不起?不敢随便猜测。

QQ图片20171122123746.png
2017-11-22 12:39

QQ图片20171122123413.png
2017-11-22 12:39


孔元用孔之全一系被大篇幅介绍,不知道为何后来到了他的后代孔思诚那里就成了非嫡系,并且被废。再后来孔元直一系就没有记载了,孔元孝的长子次子也没有记载,这么多人突然都从家谱上消失了。
QQ图片20171122125220.png
2017-11-22 12:53

这就是现在能看到的谱系图,少了很多人,按说即便是某个人没有后代,也应该把他的名字写上。家谱中让人不解的地方很多,而这一段,这几代是最混乱的。
还有一种说法,孔元用就是老大,孔元孝是次子,而孔元直是老三(老末)。
应该是你理解的错误,看你传的图片,是孔拂5个儿子,长子元直,然后是元直2个儿子,之经、之文。元孝3个儿子,之昂之训之厚。
本帖最后由 kongshibei 于 2017-11-22 19:47 编辑

6# 风虎云龙

有可能,如果这样孔拂的老四老五就不知道去哪了,也许在后面写着。而元直2个儿子,元孝的前2个儿子都没有出现在后面的家谱中,不知道是否都绝后了,即便都绝后,按理来说也应该写上。家谱上很多绝后的都写上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必要写。

50d7fed3572c11df4d217600682762d0f703c234.jpg
2017-11-22 19:42


南北宗世系上孔拂几个儿子的排序与这个古谱也有不同,孔元用是老大,元孝老二,元直老三,不清楚真实的情况,不过也没必要追究这么多了。
本帖最后由 kongshibei 于 2017-12-15 19:30 编辑

8# sahaliyan

墓志铭应该也是有侧重点以及作者本人的主观态度的,但是否也会有不实之处?
比如孔淘是孔道辅之子,这个好像也只出现在王安石的这篇墓志铭里,其他地方提到此人,但没有明说是孔道辅之子。而后世一般认为孔舜亮也是孔道辅之子,最早可能出自孔元措的《祖庭广记》,但却没有被王安石提到,不知道这两个人是不是同一人。王安石的墓志铭应该早于祖庭广记这个家谱。
11# sahaliyan

我估计可能是会稽孔的世系传承之前并不是很清楚,而孔仁玉这边很清楚,后来大宗南渡以后承认了会稽孔,并且也纳入孔仁玉体系,而北宗也接受了南宗的这一说法。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