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二里头遗址是夏后氏王朝的哪个都?

现在做个假设,二里头遗址是夏后氏王朝的遗址,是王都。是哪个都?
哪个都不是。
博客 http://blog.sina.com.cn/bcrj1
分子人类群:237476545
微信公众号:鹰蛇之夏(ID:bcrj-wmjy)
有说是太康至桀的,有说是少康至桀的。都认为1~4期为王都。那谁来把这个坑填平一下。斟鄩,帝丘,原,老丘,西河。最后又落在斟鄩。第一观点,其中太康失国,后羿居之。用考古遗存说明一下。第二观点,讲一下少康中兴,用考古遗存说明一下。其中杼王老丘后,长达150~200年不曾变,解释一下。三,四期已落入商纪年,请参照解释之。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11-28 17:00 编辑

窃以为乃东都!
没怎么看夏代历史。不过礼失求诸野,历史求助也看看入夷则夷的夏人后裔,考虑东胡北狄常有五龙五帝五京制度(越王也有分都建制),可能遗传自夏朝。神农氏时代刀耕火种烈山而食,都是游耕,黄帝也是迁徙往来无常处,可能除了曾经合符的祭祀点(也说不定随后又迁走了,不见得是定居地),都是行都,师兵为营卫,类似成吉思汗的怯薛军。直到唐尧时代其实仍然如此,河北叫唐山、尧山、祁县、唐县、行唐(也是行都?)的就好些地方,山西也有很多类似地名。说明唐尧时代仍然还都是行都,太行山的陉就是唐部落东西迁徙的通道。夏代虽然有《禹贡》制度,但是生产力不发达,推测夏代也有类似后世的五都制(起码夏禹会合诸侯的盟地就不止一处),之前的夏部落也还有行都,比如咱推测实沈的大夏在西域,可能安诺遗址和哈拉帕遗址都是夏人的都城,分别是夏都和冬都呵呵(难怪《摩诃婆罗多》与“涿鹿之战”那么像,同源的史诗),中间迁徙的地方就叫“行都库什山”,铁门关开伯尔(开拔)山口就是类似太行山的陉。虽然史书没记夏朝有五都制,但是以理揆之,应有,但可能就是史官不确定,所以没记,只记载后羿和商人斩首行动攻击的地方而已,可能只是夏王行都而已。文字不发达,史诗不啰嗦没用的,或者就是啰嗦了,史官惜墨没记载。无字真经的历史因为史诗非遗传承人在历史变革与盛世时没有君子不养艺人的情形下也就耗散了。即使如评书一样,也因为熵增原理糊涂了事实(类似摩诃波罗多之战,都吹成了核武器大战,若然《封神演义》、《西游记》、《杨家将》、《七侠五义》若产生得早,为各地长老津津乐道,查不出作者被史家采编,那不也成了史书?),史官也不会随便记入史册。虽然类似《左传》等不是没记录类似神话的“古史传说”,但一般史官不以个人视角记载,而是以他人言说的方式,当做故事一样。因为史官治学严谨,不语怪力乱神,所以很多神话性的族源传说都被过滤了。即使记载下的,顶多说“其国人传说”、“其邻国传说”等等,不然,皇帝责问事情真实性,史官不明不能证明,那就是欺君之罪,要杀头的(也因此,出现对本朝开国皇帝的若干溢美神话,不能免俗。但这不是中国史官及世界史家传统)!

私冒猜,夏朝五都:
东都:二里头
西都:安诺
南都:哈拉帕,或会稽
北都(幽都):龙城,或图瓦
中都:龟兹

“武观(五观)”、“五子之歌”、“韦顾昆吾夏桀”,可能说明了五都制度。商朝时也是分四伯侯嘛!作为习惯,周代还有五霸(虽然基本是异时空称霸了)。秦汉后世的封建时代早期和后来北方游牧民族也常有“五都”、“五部”、“四季按钵”、“五国城(合一?)”、“四大汗国(巧合而已)”设置。现在的英国还好几个自治领,故夏代的天下不必以明清封建晚期类比。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不奇怪么?想用二重证据时,用的溜溜地:对已不利时,闭口不谈二重证据了。
不奇怪么?想用二重证据时,用的溜溜地:对已不利时,闭口不谈二重证据了。
考古报告,常被认作是第一手资料。其中意味,旁人是很难体会的。客观不客观,第一现场发掘人是最有发言权的。废话我也不多说,以众所周知的许大俠博客举2例,大家玩味一下:
1:中原一千年之嵩山篇:"王城"是怎样造出的
2:二里头遗址“1号大墓”学案综理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7-11-28 19:02 编辑

夏人,现在越来越觉得来自东方(更早则未知),和一股来自长江(江汉)流域的势力联合。

至于“兴于西羌”,可能是更后来的同盟者(羁縻之,提供武装力量)。
我也怀疑实沈的大夏跟大禹的大夏不是一支,而阏伯呢,也不好说就是中原人。文化古老传播广泛,同名部落和人物也是在在皆是。以至于我感觉“Asia”都是大夏。怀疑印欧、闪含、汉藏、阿尔泰语系共同曾有个天下中央的政权。
首先,商丘得有丘,“阏伯”发音接近“鄂博(敖包)”,应该是起源于斯基泰的巨石堆(昆仑——库尔干),也属于早期巨石文化的金字塔之一种(巨石文化和金字塔传播之广泛,几乎可以说跟神话联系)。敖包(玛尼堆,藏语“玛尼”来自佛教六字真言,很有意思的,“玛尼”前后两个字发音接近“敖包”)至今仍为藏族、蒙古族的神圣场所。但是藏、蒙历史却远不如汉族,汉族其实也跟西戎学到了绕塔诵经这个礼佛仪式。说明印度释迦族(塞克)的确是文化渊薮。既然他们可能跟夏有关,又跟商部落的始祖有关,正说明文化同源,神圣的参商是兄弟,故有雷同词汇。唐虞时代东方商部落领袖契为司徒,而德国有斯图加特(“巴登”发音也接近“八狄、拔都、不丹”,“符腾堡”发音接近“无棣”、“越城”、“於菟”),英国有斯图亚特王朝。之所以我把闪含语系也给包括进来,因为他们的始祖“亚伯兰”,发音也接近“阏伯”。“阏伯”后裔若是东西征讨,成了亚洲土著的领袖,也不是没可能,咱还是很希望这一小撮领袖都是黄种人,西去的只不过是淹没在白种人、黑种人的汪洋大海里了。
既然商部落始祖名称在西方大夏之地仍是普通名词。不奇怪阏伯若真是封在东方的商部落领袖,那么携带跟夏部落同源文化,而在东方留下同名夏部落则毫不奇怪。其实五帝前期的历史还是混沌,那段时间可能就是文化交融期,所以传承下来名号的,不一定是古老部族后裔。类似哈萨克族现在有很多古代蒙古族甚至通古斯人的部族名号,但是即使文化相关,他们不一定是那些古代民族的直系后裔。张冠李戴是个很普遍的现象,但是能传下名号,还得说意义重大——言与神同在,言即是神。起名字,不都希望获得天佑么?譬如成吉思汗的名字,即使是取自他爹地敌人的也一样奉天承运!
夏禹之前是崇伯鲧,领导的部落叫崇部落,不叫夏部落。确实也很有南夷-东夷特色,比如“崇”发音接近“终黎-钟离”(安徽双墩钟离国君墓葬,很像是夏人葬式——堲周,土偶环绕一周)。崇伯鲧,后来被流放羽山-羽渊,又让人想到虞渊,东南夷杨越文化进步的多是岛夷。夏人和商人起码在中国唐虞时代就是盟友(都是大臣,并不交恶),《禹贡》记载夏人管理岛夷,而又说商人也跟岛夷关系密切。感觉“大鲧-大公(太公)-大衮(腓尼基人神)”似乎有同源性。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11-28 19:12 编辑

9# 癯鹤
刚才看了一下,原来“Asia”这个名号来源于腓尼基语“Asu”。让人想起了日本的“阿苏火山”,岛夷东西传播大夏名号?于是又想到“亚速海”、“亚速尔”、“耶稣”。乌孙发音也接近之,乌孙和大夏本来就有关,都在西域大夏故地。腓尼基发音很接近“飞廉”。腓尼基又称“布匿”,发音很接近“拂涅”、“渤泥”。塞人岛夷,应该都是大禹治水勘理天下的考察队、远征队、宣传队(是不是播种机?还难说,因为还不知道谁是夏,谁是夏人贵族主体民族,假如是欧洲主体,未免太讽刺了,我华夏保留了欧人历史,他们忘光了?太混炖了。但若说是中国主体,也有点说不过去,要说O系岛夷确实在南洋两大洋开拓有力,但是对主体文明来说,至今未见古DNA证据,且今日分布过于集中于中亚而鲜见其他地方,所以估计五帝主体可能是Y-N,勘测天下的主要是Y-R、Q、C、O、I、J,部分E、D;但是太和稀泥了,感觉跟没说一样。还是等古DNA数据呀),一查山,一探海,乃成《山海经》,竖亥、大章特其领袖集体名号耳!《竹书纪年》卷上:“帝禹,夏后氏,母曰脩己 ,出行,见流星贯昴,梦接意感,既而吞神珠。 脩己背剖而生禹于石纽 。”大禹母亲叫“修己”,发音很接近“塞克”,《大荒北经》载“有毛民之国,依姓,食黍,使四鸟。禹生均国,均国生役采,役采生修鞈,修鞈杀绰人。帝念之,潜为之国,是此毛民。”大禹有个重孙子叫“修鞈”(是不是夏王之一?),发音更接近“塞克”。塞人沿着沙漠-草原也传播了“萨哈”、“萨哈连”、“桑干”、“黠戛斯”、“萨迦”、“萨根”、“萨克森”、“苏格兰”、“斯克”、“撒哈拉”、“丰臣秀吉”(日本也有塞人文化——骑马民族)等跟“夏”有关的名号。
迦太基(Qart-ḥadašt,该词源于腓尼基语,意为“新的城市”,英语:Carthage),腓尼基语“城市(qart)”发音也接近汉语“郭”、藏语“噶尔”、蒙古语“固伦”。腓尼基语“新的(ḥadašt)”,发音有点接近“哈达”,藏族迎接客人献哈达,客人刚来,自有新意。莫不是执玉帛者万国,腓尼基乃岛夷之领袖也?

还有个非常有意思的,下面这个新闻里阿拉伯沙漠里的遗迹,非常像日本的古坟,莫非是Y-D/E系的文化钥匙?

澳洲考古学家透过Google Earth发现沙特阿 澳洲考古学家透过Google Earth发现沙特阿拉伯遍远沙...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